万连城听到药园里的哭喊声跑了过来,苓薇此时正抱着洛平孜的尸体,悲痛欲绝,为什么郑予玄要这么狠心?为什么自己偏偏爱上了这样一个男人!

“发生什么事情了?”万连城拉着在一边哭泣的砚心,焦急地问道。

“姑爷,姑爷他杀了老爷……”砚心结结巴巴地说完这个事实,她不肯相信姑爷会是这样的人,老爷曾经对他那么好,居然是引狼入室。

“什么?郑予玄!”万连城眼神中透露着凶恶,他攥紧了拳头,心里狠狠地想着,郑予玄到底算不算男人,居然对一个女人做得这样绝。

万连城此时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他犹豫着走到苓薇面前,看着她,看着血泊里得洛平孜……他决定了,无论今后发生什么,他都会好好照顾苓薇的,他都会一辈子好好照顾苓薇的。

“苓薇,节哀吧,让伯父安息吧。”万连城紧紧握住苓薇的手,希望可以传递给她一点点力量,让她可以勇敢度过这一次又一次的风波。

“我现在什么也没有了,我什么都没有了?你让我怎么活!”苓薇一把甩开万连城的手,站起身来,对着万连城愤怒地哭喊着,此时的她已经万念俱灰。

“无论发生什么,你都有我。”万连城说着将苓薇拥入怀中,这不算是趁人之危,只要苓薇需要,他的肩膀,他的怀抱始终在那里。只是苓薇不再想要,他随时都可以离开,对苓薇的爱,让他学会了无怨无悔。

苓薇不再说话了,只是依偎在万连城的怀中,一个劲儿地哭泣着,泪流干了,人也就不会再多情了,不再多情,也就不那么容易受伤了。

苓薇决定将父亲就埋在这药园中,有这些他毕生所爱的植物陪伴着,他在黄泉路上也不会觉得寂寞了。有父亲离自己这么近,苓薇便不会忘记仇恨了,也不会再对郑予玄有着那么一丝一毫的念想了。

在万连城和砚心的帮助,苓薇第二日便把父亲下葬了,前来为洛平孜送行的人很多,有他的两个徒弟,有昔日受过他恩惠的病家,也有一些敬佩他的同行。

苓薇只是一个女孩子家,招待这么多宾客的重任自然就落在了万连城身上,反正此时,万连城已经将苓薇视作自己的至亲之人,将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家。而不知其中缘由的宾客们都还笑谈道,没想到这洛平孜还招了这么优秀个女婿,万连城听到此话也不反驳,反而心里还偷着乐。

送完宾客之后,苓薇还是跪在洛平孜的坟前久久不愿意离开,将纸钱一张又一张地扔进面前的火堆里,火光映红了苓薇的脸,火焰在苓薇的双目中跳跃,此时,太多的懊悔涌上心头,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爱错了人,父亲怎么会引狼入室,招致杀身之祸?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爱错了人,现在怎么可能这样可怜楚楚,一无所有?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爱错了人,又怎么会让洛家变得如此败落,自己变得如此狼狈?

“苓薇,节哀顺变。”万连城蹲下来,也将纸钱扔进火堆里。

“郑予玄,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我和他不共戴天!”苓薇说这话是咬牙切齿,所有的懊悔都化作了仇恨,是的,杀父之仇一定要报!

“我带你回京城吧,离开这个伤心之地!”万连城知道,苓薇没办法杀了郑予玄,她只是心里太苦,想要找到一个发泄的点罢了。离开这里,对苓薇来说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了,离开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了,包括爱情,包括生活。

“万连城,谢谢你。”苓薇看着万连城,眼中落出感激的泪,她没有想到,就算自己已经被郑予玄糟蹋了,就算自己现在一无所有了,万连城还是不嫌弃,对自己的爱一如既往。

“那我们和砚心一起,明日就起程吧!”万连城高兴地握住了苓薇的手,苓薇没有挣开,女人在

悲痛欲绝的时候,要的仅仅是一个可以依靠的臂膀,可以遮风避雨的港湾。

“不行。”苓薇推开万连城的手,拒绝了他的满脸期待。“我要父亲守灵百日,若果你愿意等我,我就此和你远走高飞。”

“不说百日,就是三年我也愿意等你。”万连城看着苓薇,脸上尽是掩不住的喜悦,苓薇此话的意思是,只要万连城愿意等她这一百天,他们俩就可以终成眷属了

苓薇不再说话了,一低头便看见了自己腰间的那块玉佩,那块曾经被郑予玄当做聘礼的玉佩。如今,竟是所有的悲伤都凝聚在了这里,苓薇伸手取下这块玉佩,忘记郑予玄,就从这玉佩开始吧。

苓薇将玉佩递到万连城手上,万连城一脸讶异,这不应该是苓薇家的祖传玉佩吗?怎么会递到自己手上,难道是苓薇,已经认定自己是洛家的女婿了?

“帮我去把这块玉佩当了吧,我不想再看到它!”苓薇说完便撇过头来,她怕万连城问起缘由,她怕自己还留有一丝执念。

“这不是你家祖传的玉佩吗?为什么要当了?你很缺钱吗?”万连城一连串地问题追问着,确实是疑点重重啊。

“你不帮我,我自己去!”苓薇不想回答,伸手准备将玉佩拿回来,万连城一躲开,将玉佩踹在了怀里,连忙说着:“我去,我去就是了!”

万连城拿着玉佩出了门,走到当铺前,可是他突然想到祖传的玉佩着实珍贵,苓薇不能够因为一时赌气就把它给当掉了,多可惜啊!

想到这里,万连城只是问了问当铺老板这块玉佩值多钱,便暂时把玉佩保管了起来,他相信总有一天,苓薇回想起它来的,这块玉佩迟早对苓薇有用。

回到医馆以后,万连城按照当铺老板给的价钱,自己又加了一点,拿了些银票给苓薇,苓薇也没有多说,只是收下了银票便去找砚心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