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个多月来,苓薇处处都在接受着万连城的帮助,虽然还是时常想起郑予玄来,但是对万连城也不是没有半点好感,等到为父亲守灵满百日以后,苓薇便和万连城去京城,她愿意嫁他为妻。

“洛姑娘,洛姑娘!”黑鹄气喘吁吁地跑到医馆门口,大声地吆喝着。

苓薇在前堂帮忙,听见外面有人在叫自己,便迎了出去。出门一看,苓薇这人看起来有些眼熟,应该是在哪儿见过的,可是到底是谁呢?苓薇也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你是什么人?进来说话吧!”苓薇很礼貌地请黑鹄进来,黑鹄却摆手拒绝了,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他让苓薇快些躲起来,黑魇堂的人要来杀她!苓薇倒是觉得这话说得不免有些荒诞,难道是郑予玄要来杀自己,斩草除根?

“等等,我想起来了!”苓薇指着黑鹄说:“你不就是黑魇堂的人吗?快说,你有什么目的?”苓薇狠狠地盯着黑鹄。

“我说的句句属实,反正你们小心便是,堂主会派人来取你性命的!”黑鹄说完便准备离开,他知道此时此刻解释太多也多是枉然,反正话说到这里了,他们应该是会引起警惕的。

“站住!”万连城走出来,一声喊住了转身离开的黑鹄。

“我已经仁至义尽,你们不信就算了!”黑鹄见苓薇身边站着万连城,心想这个女人才没几日就移情别恋,另有新欢了?真是可耻!

“不,我相信你,杀我的人来了!”苓薇说这话是因为他看到了在不远处,郑予玄正跌跌撞撞地穿过人群,往这边走来。

黑鹄拔剑护在苓薇前面,左右张望,可是并没有看到任逍遥的人啊!

“在哪儿呢!”苓薇使劲拍了一下黑鹄的脑袋,指着郑予玄给他看。

黑鹄一看,原来是郑予玄来了,真是的,他紧张得还以为真的有人来杀

洛苓薇了。不过杀人好像不应该在白天动手……

黑鹄转身去准备给苓薇解释他听到的一切,也忘了将剑归鞘。郑予玄见此情形,以为是黑鹄要杀了苓薇,便快步奔了过来,将苓薇扑倒在了地上。

“姓郑的,你干什么?”苓薇一脚踹开身上的郑予玄,万连城连忙扶她起来,苓薇立马依偎在了万连城的怀中,一副千娇百媚的姿态。

郑予玄慢慢起身来,见大家都用诧异的眼神盯着他,心里顿生狐疑。

“你为什么还要听那狗贼的话,为什么要来杀苓……”郑予玄看到苓薇此时正紧紧地倚在万连城的怀中,话没说完就停了下来。

“我是来救洛小姐的,你不信问她自己!”黑鹄看着郑予玄,满脸的委屈,自己真实费力不讨好,在哪里都会被怀疑。

“是啊,姓郑的,黑鹄是来救我的,你才是来杀我的吧?”苓薇用恶狠狠地眼神盯着郑予玄,说话一点也不客气。

“我……”郑予玄一时语塞,但更多的是心疼,转念一想,是自己逼死了洛平孜,又还有什么资格奢望他女儿的原谅呢?

“闲杂人等请离开,医馆很忙!”苓薇说着,便和万连城亲亲热热地进去了,说实话,苓薇还从来没有主动对万连城这么亲热过,万连城那么聪明,他当然知道,这一切不过是苓薇故意做给郑予玄看的,而自己只是道具而已,只需配合就好。

郑予玄和黑鹄呆呆地站在门外,郑予玄看着洛苓薇远去的背影,心中醋意大生,而黑鹄却看着郑予玄,不知所措。

“我们走吧!”郑予玄满心惆怅,拍了拍黑鹄的肩膀,让他离开。

“就这么走了?”黑鹄不解地看着郑予玄。

“我得感谢洛小姐不杀之恩,还留在这里干什么?找死不成?”郑予玄苦笑着解释,苓薇今日没有提起剑来杀他就已经

是万幸了,况且自己现在还不能死。

黑鹄知道郑予玄杀了洛平孜这件事情,也就没有再问下去了,想必郑予玄心中,也是苦不堪言。

回到屋内,万连城自觉地放开了苓薇,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失落吧,苓薇这么做,说明她心里还是在想着郑予玄。

“苓薇,你骗不了我的!”万连城站在窗前,望着窗外对身后的苓薇说着。是的,万连城深爱着苓薇这一点不假,可是他也是个男人啊,自己的女人,心里想着的确实别的男人,他怎么可能一点儿也不介意?

“你说什么?我不懂。”苓薇刚才被郑予玄撞得不轻,一开始便觉得有些腹痛,就让万连城扶着她回房来休息了,只是此时疼痛加剧,苓薇已经面色苍白,直冒冷汗,声音极其地微弱。

万连城听到苓薇声音不对劲,便转过身来看,只见苓薇捂着小腹,面色苍白,额间冒出豆大的汗珠,再仔细一看,椅子下面居然还有血,苓薇居然流血了!

“苓薇,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万连城蹲在苓薇面前紧张得询问着,万连城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是觉得看起来太吓人了!

“肚子,肚子痛……”苓薇此时说话已经有气无力了。

万连城二话不说将苓薇抱到床上去躺着,自己出去叫来了砚心。砚心听了万连城的描述,以为小姐是经期腹痛,便跑到苓薇床前来询问。可是苓薇却告诉她,自己现在并不是经期。万连城听了以后,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立马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连忙跑去前堂叫了苓薇的大师兄。大师兄听说苓薇生病了,便立马放下手中的活计,和万连城一起,快速跑回了苓薇的闺房。

而此时躺在病床上的苓薇已经几乎昏厥,她也大约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可如果真的如她所想,万连城真的就不会会介意吗?还会对自己一如既往地好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