苓薇他们来到芙蓉小镇,正巧碰上林家大小姐林芙蓉的婚礼,想上次来着芙蓉镇的时候,也正好刚能上了这林家的大事,这还真是来来去去热闹都有的看。日子一晃就过去快一年了,这一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苓薇仿佛觉得自己已经老去了,已经没有希望,没有未来了,可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如花似玉的芙蓉小姐如今也要出阁了。

看见万连城一行几人走来,林老爷远远地便来迎接了,这也算得是芙蓉大婚之日来的贵客了。想当时,芙蓉若不是得到几位的救助,只怕早已与世长辞了。

“想不到小女今日大婚,还把几位贵客给招来了。”林老爷也穿得分外喜庆,见到万连城他们上去去寒暄道。

“本来还说来看看林小姐,不巧遇上她大婚,我们也来沾一分喜气吧!”万连城说着便伸手送上了贺礼。

“老夫欢迎得很啊,只是这几位是?”林老爷一时没有认出苓薇来,毕竟那时候它还是个女扮男装的假小子呢。

“林老爷,这位便是当日的洛公子啊!那时候她女扮男装,还险些被您招为女婿,那时候也还真是惊险啊……”万连城连忙乐呵呵地向林老爷解释着,听得砚心一愣一愣的,原来小姐也经历过如此离奇的事情,原来女驸马的事险些就发生在了小姐的身上。

“原来如此,老夫也不多说了,几位里面请……”林老爷宾客还多,需要他招待,便先请万连城他们进去了。

不知林小姐是嫁给了什么样的夫君,这婚礼倒也是办得十分气派,万连城看得不禁有些憧憬起来了。他期待着终有一日,能够和苓薇携手共度,结为秦晋之好。虽然这一日已经近在眼前了,但是越是临近,便觉得心里越是不相信,越是没有底气,想不到万连城的也会有这么没信心的时候,这样

也许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吧。

然而苓薇看到这一切心中却再次不自觉地想到了郑予玄,一个让自己又爱又恨,又无可奈何的人,看着林芙蓉被花轿迎走的那一刻,她甚至幻想着,此时千娇百媚的林芙蓉成了自己,正迈上郑予玄派来的花轿……然而突然之间,父亲便出来拦住了她,掀翻了花轿,表情变得无比狰狞……

“苓薇,想什么呢?”万连城见苓薇望着门外的花轿竟入了神,拍了拍她的胳膊才将她从那些子虚乌有的幻想中拉了回来。

“没……没什么……”看到眼前的万连城,苓薇被现实打了狠狠的一巴掌,是啊,现实完全不同,洛苓薇和郑予玄不共戴天,洛苓薇是在万连城的关系照顾下才走到了今天,而不久后,她就会成为万连城的妻子……

“苓薇,我一定会好好爱护你的。”万连城轻轻搂上苓薇的腰,他以为苓薇此时此刻所想的和他一样,被自己一问,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便给了苓薇这样的许诺,这也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这样认真,这样执着,这样渴望一生一世。

面对万连城的亲昵举动,苓薇有些不知所措了,虽然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苓薇突然觉得心里很愧疚,觉得自己很丑陋,很肮脏,心里想着一个男人,却倚在了另一个男人的怀中,明明还对郑予玄藕断丝连,却又不但接受着万连城的好意,明明就无法忘记心底那个人,却还要假惺惺地对另一个男人许下什么一生一世……苓薇觉得自己是个丑陋肮脏的女人,是个贪得无厌的女人。

“谢谢你。”面对这一切,苓薇只能用这三个字来掩饰自己的千言万语,掩饰那说不尽的万千思绪。

这天晚上,由于苓薇说自己身体不舒服,万连城便决定暂时在这芙蓉小镇住一晚。其实苓薇,不过是想在这旧地方

多寻一丝昔日的温存,让自己一次性回忆个够,再彻底遗忘早就该忘记的人吧。

苓薇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几个月前初来芙蓉镇的情景。记得郑予玄送自己的那盒胭脂便是在这芙蓉镇买下的,苓薇坐起来,那枚胭脂盒子她还随身携带着。此时,苓薇将它放在手上仔细抚摸着,往事历历在目……玉佩被当了,这个小小的胭脂盒子便是苓薇最后的念想了吧?可是苓薇怕这盒子太小,盛不下太深重的思念……

明月寄相思,此时的郑予玄又何尝不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知道苓薇和万连城走了,他知道苓薇即将成为万连城的妻子了,他知道苓薇可能再也不会会临安了……他也知道,自己此刻是多么深切地思念着她,他更知道自己罪孽深重,苓薇是绝对不可能再原谅他了,他们两人此生的缘分或许就尽了吧……

郑予玄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大仇已报,可是自己已经是一无所有了,到底为什么而活着,他不知道了,整日放纵饮酒,醉得迷迷糊糊,便可以什么多不想,什么都不做了……

大约是放纵的日子也过够了吧,郑予玄也觉得自己此时过的生活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没有灵魂,没有向往。黑魇堂的名声也在江湖之中渐渐陨落,郑予玄看着黑鹄,便想起父亲当年呕心沥血,废了那么多的心思才将黑魇堂建立起来,只可惜后来被奸人盗窃胜利果实,黑魇堂的名声便被毁了。郑予玄决定,就算没有了苓薇,没有了爱情,没有了一切,他也要倾尽所有的努力,重振黑魇堂,为了死去的父母,也为了冤死在自己受伤的洛平孜。是的,对洛家人,郑予玄实在是亏欠的太多了,都怪自己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杀人恶魔,都怪自己一时糊涂,误杀了洛平孜,也对任逍遥丝毫不饶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