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叫九殿下

酣睡总在不自不觉中,清晨就踩着轻盈的脚步悄悄到来,清晨的时在殿外轻轻打响,预示着那到来的又是一个崭新的早晨。

明辰宫内室,丝帛幔帐后宽大龙床上相依偎的两人也渐渐睁开眼睛,同样清亮,同样那么摄人,让人联想到那古老的种族“妖精”。

浩星凌辰大手习惯性的把身子有点往外滚的儿子抱回怀里,早晨还有些暗哑的嗓子靠着宝贝儿子小肩膀上,低低耳语“乖宝儿怎么也醒了”

耳边呼出的热气样九辰有些不适,动了动身子想往外移移,奈何他父皇抱得有些紧“父皇,早朝的时间快到了”

浩星煜凌用手捏着儿子腰间的小软肉,一捏一捏的舍不得放手“乖宝跟父皇同去”

“不去,我要睡觉”九辰拍开腰间的大手,不给面子的卷子被子就往龙床里面滚去。

“等回来父皇陪同睡”他自己起来穿戴整齐,再给宝贝儿子整理好,就抱着九辰往那个象征着无上权利地方走去。

西辰的朝堂之上从来都是严谨而知,然而今天那明黄高坐之上已然坐着一大一小两人。

右相张卫攫站在右边没有任何言语,但是却已有不少的站了出来。

“陛下,西辰从古至今,皇子没有双十是不能进朝堂,而如今九殿下才2岁有余,这是否于理不合”

浩星煜凌眼挑起似笑非笑慵懒地靠在明黄高位上,邪魅嘴角微微勾起,7分的冷然,3分的嘲讽,听着劝谏之言的大臣,不以为然的调整了下坐姿,让坐在怀里的宝贝儿子更舒服,冷然地开口“林大人是西辰几代大臣”。

“回陛下,是辰帝3年时”

浩星煜凌刚刚微微勾起的嘴角弧度慢慢再一次扩大,慢条斯理地说着“西辰的天,是本皇,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本皇不介意挥笔改动,爱卿既然这么守旧,何不去先皇墓前守灵”

“谢陛下”默默的退回自己的位置。

陛下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现在西辰的皇是他,如果要有人要遵照先皇以及逝去的皇帝说事,那就去皇陵吧,那里可以继续的陪伴先皇,

至此,再无一人上前进言。

张卫攫抬头看了眼上方似笑非笑的人,心里已经有些底子了。

九辰肉呼呼的小手在包裹着大手里肆意的乱动着,捏了捏大手的手心,有用小指头抠抠大手的指腹,小无赖的对着背后的男子而笑,他知道,从今天被父皇抱起来上朝的时候就知道,但是失算的事,他父皇做到了这一步。

父皇,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要在我下定决心的时候,你有给了我相信你的理由,那异星只说,对于这个大陆可以说是人人想要得到的,我没有那个百分之百的信心来说服自己,毕竟以前那么要好的人,都可以在背后捅一刀子。

浩星煜凌瞧着下面恭敬低头的众人,对着一旁站着的商翼使了个眼色,就抱着宝贝儿子回去补眠去了。

商翼点头领会,往前站了一步,大声喝着“退朝”

今日的早朝在整个西辰都传了个遍,西辰那个冷酷手段血腥的陛下竟然抱着两岁有余的九皇子上早朝,其中间有大臣进言,到了最后被陛下发配到了皇陵陪伴先皇而去。

这样的事情后宫最得意的还是九皇子的生母西妃,自己的儿子受宠她这个母妃自然也跟着好过,从那次陛下来西宫抱着九辰回去就再也没有来过西宫,到了现在她这个母妃都嫉妒她的亲生儿子能得到那人的宠爱。

“娘娘,既然九皇子不来,您可以去御书房去找九殿下啊”西妃身边近身伺候的丫鬟给了些建议。

西妃听见这话,眼睛亮了亮,站了起身理了理衣摆“紫,把宫里的紫薯糕拿上”

御书房现在的气氛很温馨,浩星煜凌在案桌后批改着折子,不远处靠窗的软榻上睡着一个可爱的小男孩,见着他呼吸平缓,扑闪扑闪的长长的睫毛就像两个小扇子,给他眼睛部分投下了一些阴影,桃李花瓣水润的小嘴因为可能有些热嘟着,乖惹人怜爱。

浩星煜凌在九辰睡着的上方屋顶上着手打入了一个水性的魔法石,不一会儿御书房的温度有凉快了不少,本来这个御书房也是跟现在一样,因为前段时间九辰的着凉,浩星煜凌就命人拆了几颗,刚刚弄好,商翼就走了进来。

“陛下,西妃觐见”

浩星煜凌斜身坐在软榻边上轻手的把九辰刚刚因为热而湿掉的衣服给换了下来,其过程都没有弄醒他宝贝儿子,看来这样的事情他做的是很顺手。

“让她进来”温柔的给儿子换好了衣服,有恢复到那个做事随意,平时让人看不出情绪的西辰陛下。

西妃优雅万千的从门外走了进来,有些羞红的笑脸就跟情窦初开少女一样清纯中有点了点妩媚“陛下万福”。

浩星煜凌随意的嗯了声就没有了下文,让一旁站着的西妃有些不知所措,生在后宫中的女人怎么会因为这么一点事就放弃了大好的机会。

“陛下,今儿臣妾带来了辰儿喜欢吃的紫薯糕”说完还怕浩星煜凌不相信一样,拿过一旁小丫鬟手里的食盒。

“陛下,要不也尝尝”用食盒的银筷子夹出一块递在浩星煜凌的嘴边。

放下了笔,邹了邹眉头看着嘴边的紫薯糕,他儿子什么时候喜欢吃这个东西了,他如果没有记错就上次去她宫里儿子吃了几块回到明辰宫就吐了好几次。

西妃瞧着浩星煜凌没有张口的意思也就懂事的把糕点放在一边。

“陛下,不知辰儿那里去了”她刚一进来就没有见着被眼前之人宠上天的孩子。

“爱妃”

“叫九殿下”浩星煜凌不吝啬指教别人对儿子的称呼。

“是”

西妃惨白着小脸有些不敢置信的听着耳边的话,但是她不敢反驳,她还不想死,等着门口的身影不见,浩星煜凌抬手撤去儿子身上的结界。

本皇的乖宝儿不需要那些多余的感情,他只要有父皇就行。

“对吗,乖宝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