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路途 (入v通知)

商翼连着费时两天准备的东西,这趟去空曌的路途才正式的出行全文阅读[skip]银河突击。

王撵仪仗四周有着高大骏马随行,精炼的侍卫,还有几位富态的厨子也跟着,这一次随行的队伍比往年人数可是多了几倍不止,就这样浩浩荡荡的往着空曌驶去。

中途一路上浩星煜凌都在王撵没有出现露个面,王撵四周所伴随的官员也忍不住打量着他们前方不远处的座驾,暗自想着,陛下这次怎么没有弄出个什么事情来,根据当年的资料,陛下现在不应该是这样平静才对。

一边小心翼翼的伸长脖子探首,一边对着王撵右边的商翼打着一些难以看懂的手指,然而,商翼就是商翼,对着现在这场面他完全的不在意,也不去看左边那群没有脑子的人,淡定的模样,让随行的官员脸上的神情很是精彩。

这样的变脸让坐着王撵内的九辰看的兴味盎然。“父皇,才发现你的臣子们变脸的速度倒是十分有趣,你瞧,商翼不理的那一位,到现在面色还很红润呢。”

“嗤,果然人是不能比的,左丞相就淡定的主,还是一如当年什么都没有变,只是他周身那沉稳的气质倒是让人更安心了,如果…。”还未说完,本来坐在一边看书的之人手臂一伸,芊长的看似弱小的身子就倒入了冷梅香怀里。

“乖宝儿,在父皇身边,为何却总是瞧着外面的那些男人,莫非父皇还不如他们好看”

放下微风荡漾起的窗幔,九辰顺势的倒入父皇的怀里,嘴角挂起流氓地痞该有的笑意,侧首好好的打量起面前之人。

都说西辰左相生的俊美,乃是西辰第一美男,沉稳的气质,俊逸谦和的面容,一国之相爷的职位,赢得待字闺中无数女儿家钦慕。

在他看来,父皇的那张脸才是最完美的,只是碍于父皇的身份,也是太多的时候父皇整日的板着脸,气势逼人,没有哪位胆子够大才说出去西辰帝君才是西辰国的第一美男?

浩星煜凌双手环在儿子的腰间,低头在他耳边细语,语气带着从未有过的认真“看的可仔细,乖宝儿说,父皇于左丞相谁好看呐…。”

他说话的时候,手指勾起儿子的下颚,让其抬高头,看他的面容更清楚,显得应了刚才看的仔细的话。

九辰自然知道仔细说的是哪里,如果他现在说左丞相比较好看,看来西辰的少一位精明衷心的丞相了不是,从上次八公主的事情他可是清楚了不少父皇的脾性。

他心里所想的,如果跟实际情况相差很大的话,这人会利用一却的因素去添堵。

凭借着前世的经验,这样的人是最不能招惹的,惹上了就是一辈子放不开,一生的纠缠,得罪了,就是一辈子的无奈,一辈子的后悔。

浩星煜凌见着儿子看着自己的脸出神也没有出声的打扰,有些事情他是可以上前去引导,也有些事情是要自己去想明白,此时见着儿子躺在怀里安静乖巧的模样,这样很好。

骑马走在王撵的商翼好奇的看了一眼陛下的座驾,刚刚还有声音的座驾里,现在寂静无声,难道又是九殿下睡着了?

也真如商翼所想,九辰实在是不行跟那位纠结的帝君在讨论左丞相玉父皇谁美的问题,直接无视帝君闭上眼睛,在冷梅香的怀抱里找个舒适的位置会周公。

浩浩荡荡的出行,气势磅礴的队伍,到那里都是引人注目的存在,可是就没有听见队伍有一个人说话的声音,直到可以休息的商会的时候,商翼下令今晚在这里休息,这个队伍才有一点小小的议论声出现。

王撵停在一撞拔地而起三楼的商会门口,商翼才传音过去说道:“陛下,今夜休息的商会已道”言下之意的意思,您现在可以出来了,不用躲着不想“见人”。

众人等了一会儿,不见王撵有任何动静,也不知道里面的人听见没有,有些个别的官员就对商翼使眼色,无奈之下商翼只能在一次提醒。

“陛下,商会已到”

浩星煜凌抱着用毯子裹着的儿子出来,面色阴沉的看着一边低垂着头的商翼,清冷的声音笑到:“商翼,本皇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多了一个主子。”

“去找夜一。”

“是”

等浩星煜凌已经不见了身影商翼才站起身,让跟来的侍女侍卫们安排了跟随官员的住处,吩咐侍卫黑夜里的警卫,才冷着脸去找夜一,今天犯了一个陛下列里出来的死罪,当年陛下列出来的三条规矩的第一条。

到了商会的内室,浩星煜凌轻柔的放下怀里儿子,掀开毛毯把一边精心准备的云蚕丝被子盖在儿子的身上,让他沉迷时不时亲吻下的粉嫩小嘴,现在轻微的嘟起,好似梦里也有什么事情让他不开心,璀璨如星的眸子现在闭上,浓密细长弯翘的睫毛在眼帘下投射出一圈小小的印迹。

浩星煜凌噙着平时九辰看不见的邪魅的笑,附在九辰耳边低声细语“乖宝,父皇想吻吻你呢,你…。答应吗”。

明明就是问句,愣是掰成陈述句,内室静怡无声。

“哦~乖宝既然不出声阻止,那就是同意了”。

浩星煜凌愉悦的表情,亲吻上了那张让他算计怎么得到的小嘴,攻入城池狠狠的扫荡了一番,才不舍的退开,嘴角边的笑意始终未退,就如一只狡猾的狐狸,刚刚在别处抓来的鸡,守候着得来的美食。

外面节奏礼貌的敲门声响起,浩星煜凌站起身放下丝帛帐幔,走到窗边的椅子上坐下。

“陛下,热水已经在隔壁放好了”进门的是脸色苍白的商翼,看来这次夜一手下并没有留情,就看着商翼走路的样子就知道。

漫不经心的模样,似笑非笑的的看着门边额角有着冷汗流出来的商翼,浩星煜凌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随着商翼挥了挥手,示意已经知道了。

关上门,往着自己的房间走去,靠着门板身体滑落在地,眼前一黑,忍受不了身体内那种所不清楚的痛,晕了过去。

一抹黑影从房间的墙角处走了出来,大手一把拉起地下人无奈的道:“长着心不会用,受苦了才知道”。

------题外话------

当初码字时候想想这书大概就上100多收藏就不错了,至于入v的事情都木有想过的,昨天突然间收到编辑通知这文可以入v的通知惊讶了下,

嘿嘿,表嫌弃小生啰嗦哈。

接下来小生公共节章数字可能要少一点了,因为入v要万更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