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四国聚会

诺大的膳厅一片静谧,精雕细琢的檀木桌椅整齐的摆放着,在檀木桌上摆放着几道精致的菜肴,散发着可口的香气,然而,现在那扑鼻的香味没有了以往的魅力,只能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淡了起来。

翠玉的杯盏在那微微颤抖的手中握得越来越紧,直至杯盏上出现细细的痕迹,带着香甜的气温的**从杯盏里流出,沾湿了握着杯盏那宛如白玉雕刻而成的手指,不动声色的将即将滴落在地面上的水渍掩去。

东方傲然刚想开口说话,外面的走廊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是先前东方傲然身边的那位侍卫吩咐下去的菜色的陆续的盛了上来,看着这样的现象,俊美的五官散发出一股难言的气势,肃穆的神色,自然而然的溢出上位者的威严。

这才是真正的帝王威严,无须刻意。

“不急着回答,九辰想来也是饿了,先用膳,”这么问着,似乎并不打算等九辰回答,他缓缓放开了刚刚邹起的眉,露出了笑容,那笑,仍旧一如往日,唇角扬起,眼中笑意灿然,不似那些不知世事的少年笑意,而是那种经过了岁月的洗礼,有了时间流逝的沉淀,如今展现是给人安心、平和想要忍不住靠近的笑意。

站姿东方傲然身边的那位穿着黑衣的男子,听着这话的时候懂事的上前支会那些个侍女放菜食,九辰也没有反对,人如今是在别人的地方上,主人有什么问题提出来,他们这些做客的当然要配合,虽然说他现在还做不到什么叫积极配合。

“帝君需要跟九辰一起用膳?”有些无奈的看着坐在对面之人。

“无须,本皇先前已经在大殿用过”东方傲然放下手里的差点被他捏碎的杯盏,起身坐在九辰的右手边,拿起桌子上摆放的另一双筷子,不顾他人惊讶的眼神,自顾的给身边少年夹菜,这一次他知道了,给少年一片荤菜,在一片蔬菜,这样就算少年撇着嘴,也会吃下去的。

一个夹菜,一个认真的吃着,这么温馨的一幕让大殿上本来严肃的气氛,悄然的改变着,特别是站在东方傲然身后的那位男子,看着优雅吃着食物的九辰就是一脸的深意,眼里时不时的闪现的光芒,好似下定什么决心似的。

享受这个过程的东方傲然那挂在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猛然间有种自豪感从灌满了胸口出,看着亲手夹得菜被少年慢慢的吃了去,这感觉真的很不错,没有什么词语来形容这自豪感,他现在好像有些知道了,为什么那个手段残酷的西辰帝君,能把在她母妃宫里一夜孩子,抱回去,亲手养大,直至如今十三年时间。

看着身边的少年乖巧的吃着,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他西辰帝君能把一个孩子养大,教育的如此优秀,难道他就不能么,西辰帝君会的他都会,甚至是,那人不会的,就算他也不会,他有那个心思去学。

少年把碟子最后一根蔬菜吃进嘴里的时候,了然,昨天晚上的那顿晚膳,他也给少年夹了同样的彩色,到了最后人都走了,那菜还放在碟子里,前前后后想了一下,发现了一个小问题。

今日看来,果然是这样,没有用过的筷子夹出来的菜,少年都会吃掉,没有像是昨日一样邹着眉头,这孩子看来是有着严重的洁癖。

“九辰,你父皇没有告诉过你,没有长大的孩子要多吃蔬菜?”见着少年放下筷子,东方傲然也随即的跟着放下。

“帝君这是打趣九辰么,十三岁的年纪那里还小,”九辰倒是无所谓的摆了摆头,他没有那个义务把他跟父皇的一些问题告诉东方傲然,在说了他有不是空曌的皇子。

“看来九辰还未长大,来,把这个喝了”东方傲然倒是不介意对她隐瞒的九辰,反而让他身后的人,把端在手里的东西放在九辰面前,然后观察着少年的脸色。

九辰看着面前的紫玉被子的东西,来空曌的皇宫什么都不好,唯一让他庆幸的是,他不用再喝那个可恨的**了,那现在摆放在他面前的东西他太熟悉了,他已经喝了这个东西十三年了。

瞥了一边若有所思的两人,无奈的端起紫玉杯子“帝君,这个…。”

“呵呵…这是今日早上西辰帝君派人送过来,嘱咐九辰一定要喝,顺便让本皇看着九辰喝下去”东方傲然自然是知道那杯子里装的何物。

紫玉杯,也就是在九辰生下来的时候住进明辰宫,浩星煜凌专门为他儿子打造的奶瓶,看着杯子里那莹白的**,九辰对他那个心性无定的父皇不满有加上了一层,他如今已经是十三岁的年纪了,可是还跟小时候一样喝着奶,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十三岁了身上还有着奶香味。

“咳咳…”轻咳嗽两声抛弃一些尴尬,父皇难道就不会让他的影卫偷偷送过么,一定是故意的。

“帝君,不是说要带九辰走走,现在如何”

自始自终都没有眼神都没有离开过九辰的东方傲然,深沉的黑眸盯着少年略过一丝光亮,道:“如今是秋季,常见的百花早已经开败,不过空曌有一种花可是九辰没有见过的”

“帝君还是可是昙花?”

“正是这话,这花本来是夜晚才开,本皇用了秘法让他白日里也能盛开一个时辰”。

“西辰偏北,景色自然是比不过空曌,”

东方傲然不知为何原因停下脚步看了一眼九辰,只是笑而不语,九辰一味的跟着东方傲然身后,时不时的真放开心思开着这空曌御花园的景色,秋季百花开败,树木也变成了秃子头,虽然没有凄惨的表现,那也不如春季生命复苏的景象来的欢喜。

玲珑精致的亭台楼阁,清幽秀丽的池馆水廊,石匠雕刻出来栩栩如生的石雕,都使这空曌的御御花园秋天也别具一番风味。

褐色的高墙环绕,碧波湖倒影着岸边修养的老柳树枝条,不远处精致高起门楼,四面抄手游廊。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雍容华贵,花园锦簇,剔透玲珑,那些环绕在老柳树上的白色花朵争相开放。

也许是不和时段的开放在,这花在白天又是能一副模样,柔嫩的花瓣上还有着清晨没有随风风化去的露珠,风起摇摆枝叶的时候,那露珠泛出纯白的光芒,那一霎那间放佛折射出了整个世界的柔美。

有着秋意带出来的香气,幽美芳香。

“帝君,你这样做是不是违反了规律呢?”九辰的视线落在了东方傲然的身上,还是那副纨绔子弟该有的漫不经心,眉宇间带着的笑意,确实有着帝君长久宠爱养出来的骄傲。

“有些东西打破了原来的样子,才能得到另一个美,本皇认为这是值得的”简单的几句话语,东方傲然并未多言,是了,每一个人看待事物的角度,跟处理的方法都不一样,既不能要求别人顺着你,也不能自己打破自尊附和他人。如果是父皇,再喜欢的东西,一旦破坏了原有的,他就不会的简简单单的打破,他会是都破坏掉,然后按照他自己的心里想法来,就算这个过程中他心里难受,他也不会停手。

“不知帝君有没有想过,打破原来的,等有时间回忆起来觉得原先的好很多,那时候帝君不知如何做”少年自命风流的把玩着手里的莹白小扇子,雅痞的姿态被他展现的无疑。

东方傲然面上没有丝毫的不高兴,相反的她觉得少年能在他面前露出这样子,看来有些方面已经认定了他,有些东西不是时间来衡量的。

“不如和,既然做了,为什么要后悔”低低的话语声飘荡在亭子内,与那含笑的表情呈现出某种异样之感,

坐于他面前的九辰却只是淡淡的挑了眉,“帝君果然是非常人,不过,帝君跟九辰如此,未免不招人怀疑,九辰可是嫌疑之人”

东方傲然就算是对他有兴趣,也不会放下鼎盛过太子之死的事情来来陪他熟悉空曌皇宫的路,今日才会突然而至,又说了这么一番话,定是有什么事情,在西辰时候,那些附属西辰国下面的小国每到大的节日时候必定会派人来,他也跟着父皇去了很多次,那些来人中也不乏是本国的帝君。

跟那些国君谈话的时候比现在轻松了几倍不止,不知道东方傲然到底要干什么,只能在他每说一句话的时候,在脑子里快速的反应跟分析,之后才是说出口。

九辰悠然的拿起那用盘子装起来精致的糕点,开始慢慢的嚼咽。看是经过这么半天的相处,他也知道了一些东方傲然的脾性,对刚刚的话没有任何反应,神色平静的用吃着手里的糕点,此刻他正想着如果现在是在父皇身边,他一定是赖在父皇怀里找个舒服的地方睡觉。

“陛下,西辰帝君来了,”

不知什么地方出来一人,单膝跪地的对着他头上的东方傲然传话。

“西辰帝君来了…。,带西辰帝君过来好了”

“九辰可是想西辰帝君了?”

那些跟随过来伺候之人,听见陛下问着那位名号响彻大陆的西辰九殿下时候,都把耳朵听觉发挥到最大的用处,怀着各种心思,不少人的眼神都往亭子里的少年看去,只见安坐于帝君身边的少年微微一笑,露出了些温柔之色,“鲜少离开过父皇,怕是父皇担心九辰在宫里给帝君惹麻烦,所以才来看看”

想想平时父皇对他所有的东西啊都是严格的放置,不允许任何人动手去触碰,即便是现在他住的地方是空曌皇宫,他今日早上发现,一些他平时用的东西都出现在了他住的殿内,身旁那霸道之人,即便不做别的,也从来都喜欢将他揽在身侧,抱在怀里。

不知想起了什么,九辰唇边扬起的弧度愈发明显,但在他人眼中,只见陛下跟九殿下说完一句话之后,九殿下对陛下的态度分外的和悦,在那沉静如水的眼眸中泛起的笑意虽然浅,却是从未有人见过的,几分柔情,几分欢喜,还透着些暧昧难辨的深沉,那说不清道不明的神情才一瞬间便敛了下去,却已足够让人为之生出无限的联想。

少年不经意间展现出来的姿态,迷惑了周围的世人,东方傲然定定注视着座上的那抹身影,眼中划过了一道异彩,随即也轻笑出声:“九辰果然还是没有长大,才一日不见西辰帝君就如此想念”

随着他的语声落下,周围之人不知为何突然从痴迷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众人有些不知所措的,只能站在原地眼睛专注的看着地面,在也不敢偷瞧。

只是这一幕刚好被侍从带进来的浩星煜凌所见,他的宝贝儿子随着时间流逝,那张笑脸越来风华了,今日只是一个小小的笑意就让众人痴迷,不知道往后…。

“父皇不在,乖宝儿可有听话”走进亭子的浩星煜凌没有顾忌一边做着的正主,动作自然的打横抱起他的宝贝儿子,低声笑道。

“自然有”他当然有听。

不管众人的表情,霸气侧漏的帝君在打趣完他儿子时候,对着对面一直看着的东方傲然说了一两句话,就抱着自家的儿子消失在人家的视线里。

由亭子之上一路行往九辰住的偏殿,早在接到西辰帝君要来的消息,如今见着一个面容仙姿的男人抱着殿下,看来他就是西辰帝君了,白色的身影并未停留,路上的宫人与侍卫见那位传闻西辰帝君由远处而来,都纷纷行礼退避,在宫里待的久了,从那未近身便已透出的压迫感上已觉了出来,西辰帝君似乎心情不愉,此时若有些行差踏错的,恐怕就是陛下也不会保全他们,

九辰被浩星煜凌抱在华丽,看着路上君上不敢抬头的宫人侍卫,又抬头看看抱着他一语不发的父皇,也觉出了些不对劲,父皇此时的不快为何而来,真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明所以的被抱进了他如今居住的殿内,才进了房内,便被一把按在了墙上。

“竟然在他人露出了那般的神情,父皇一不在乖宝儿身边,乖宝儿就不乖,看来父皇得想个办法让乖宝儿记得父皇说的话,一字不漏的记住”抬起了身前之人的下颚,浩星煜凌危险的半敛着眼眸,微蹙的眉宇透着隐约可辨的警告和不满之意,“乖宝儿记不住父皇的话,可是觉得父皇拿乖宝儿没有办法?”

从东方傲然第一次在国宴上看见孩子的第一面,就露出了那种别有深意的笑,当时没有怎么在意,随着在往后每一次东方傲然见着孩子时候,先是以长辈的方式出来交谈,随后发现每一次见面两人的关系都会更近一步。

搁在下颚的指尖并未放松,狭长的鹰眸探究着他眼中的神色,因他的话而略感错愕,九辰靠在墙上,环臂搂在了父皇的腰间,“没有,父皇说的话,都有记住”唇边扬起了笑,听完了这些话,他已知这究竟是怎么一么一回事了。

“既然有记住,为何还在别人面前露出笑意,嗯…”说着这番话,放在九辰颚下的指尖往他的唇上轻轻抚过,触着指下的手软,浩星煜凌带着些嗜血的冷意,略微勾起了唇,“真怕本皇的乖宝儿太过入戏,以乖宝儿之姿,没有多少人能不受乖宝儿的诱惑”

“父皇,东方傲然真的对我别的心思”出尘之姿少年对着男人眨巴看下眼睛。

“乖宝儿方才的神情父皇可都看在眼里,别人面前不许这样”在唇上婆娑的指尖停下了动作,语声渐沉,浩星煜凌天垂首在那柔软之上轻咬了一下。“父皇跟东方傲然两人在十多年前就是就是相互竞争了,父皇无趣的时候正好是我出生,之后又是被你亲自的抚养长大,所以,父皇可是一个成功的父亲呢,父皇有收到消息,东方傲然在某些方面是在模仿父皇你吧,比如说在用膳的时候,帮我夹菜”东方傲然身为空曌的帝君,自然不甘在某些方面输给了父皇,父皇以言语相迫,他仍未有丝毫怒意,只对自己有几分特别,自然需如此应付。

眼中的笑意早已无法遮掩,眼前的孩子,对他有着多么强的独占欲,他自己是最清楚,想放在一个别人都看不见的地方,独为他一个人欣赏,想着,如果他这样做了,那么,这个孩子一定会愤怒的跟他绝离吧。

见还在抱着他的父皇不答,眼中笑意却如此古怪,手中的莹白小扇子抵住父皇的胸口,想脱离下冷梅香夫人怀抱,缓下了神色,“父皇笑什么,可是又在背后算计着九辰,跟东方傲然相处的不久,也清楚他对某些事物的执着,”

“父皇笑,乖宝儿为什么老是记不住父皇的话,每一次都需得提醒,不可随意对他人露出只有本皇可见得的模样,往后不许对他人如此,即使只是周旋或者是做戏。”

属于他的乖宝儿与所有人眼中的乖宝儿全然不同,出尘的气质,淡漠带着温柔之色神情,亦或者是隐藏在淡笑之下的冷意,为了自己留下后招掩盖真实实力的乖宝儿,还有或是魅惑或是不觉间情挑,破坏掉谪仙的气质,被体内**驱使软软乖巧的躺在床榻上的乖宝儿。

大手搂着软腰一再抱紧,浩星煜凌说着这番话,先前的不快已淡去,话间却仍是带着警告的。

含笑的眼带着愉悦,低低的话语声轻缓以极,充满了挑人的暧昧情意,一分分接近了“父皇要乖宝儿以后离东方傲然远一些,乖宝儿子这次能不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