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让你走了吗

?虚灵境修士,在凌烟城里已经算得上是顶层的存在,在看到王青出手的时候,一些了解王青的人全都认定了李名扬这次绝对会凶多吉少。可是仅仅一拳的对拼,王青的右手竟然都已经有些变形,甚至一道骇人的伤疤赫然出现在他的手臂上。

王青受伤了,虽然他行为十分荒诞,但修为毕竟放在那里,大家族里培养出来的子弟,基础不可能有不扎实的情况。可是面对一个清灵境三重修士,他竟是在第一次对拼当中就遭此重创,这样的情况超出绝大多数人所料。

就连一向看好李名扬的宋佳,现在也忍不住愣在原地,目瞪口呆的看着颇显狼狈的李名扬。

“宋姐姐,拥有玄链的修士真的这么强吗?越级挑战都可以?”宁诗雯不是没见过体内有玄链的修士,甚至宋佳就是拥有玄链的修士,可是眼前的一切却让宁诗雯怎么都看不懂。

“可能,他的玄链品质比较高吧。”宋佳只能如此解释道。

虽然一拳击伤了王青,但李名扬现在却感觉全身燥热无比,甚至右手已经几乎毫无知觉。王青手上结出的那一张雷网是十分正宗的攻击性法术,所以才会在出手之后被李名扬打伤。但问题是李名扬也同样受伤,并且是绝对的重创。若不是勉强还能尝试着勾动一下手指,李名扬甚至怀疑自己的右手是不是已经废掉了。

“他奶奶的,虚灵境果然霸道,看来今天要栽这了。”李名扬脸上表情不变,但心中却已经开始担忧。

跟这种士族子弟结下梁子必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可是现在且不提身后还有上万靖山城百姓无法马上转移,就算想抛下他们不管,李名扬也已经无力逃脱。

接连两场大战,又拼尽全力跟王青对了一拳,李名扬已经筋疲力尽,现在哪怕想要搏命也已经没有机会。

王青只感觉自己好像已经要炸开了一样,派人去收拾一个小瘪三接连受挫也就罢了,没想到自己终于决定屈尊出手,竟然被对方打伤。

“我竟然受伤了,我竟然被一个清灵境的小瘪三打伤了?”王青两眼几乎要喷火一样盯着李名扬,更是不忘又偷瞄了一样观战的宋佳。在发现宋佳竟然好似痴呆了一样看着李名扬后,王青怒火更胜,怒吼一声便朝着李名扬悍然冲去。

“不要……”

“不要!”

王青冲出去的瞬间,忽然有两人大喊着冲向李名扬。

从靖山城百姓的营地当中,罗苏小脸已经哭花,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在她相反的方向,一直观战的宋佳也终于出手,挡在王青之前冲到了李名扬身旁,右手一探,便把李名扬抓在手里,带着他跳到一旁。

“宋小姐?你这是……”看到竟然是宋佳把李名扬救走,王青强忍着怒火看着宋佳问道。

“王大人,今日之事我看还是算了吧,怎么样?”宋佳一改前几日对王青的和气,变得十分平淡的说道。

宋佳态度的转变就让王青心中暗叫一声糟糕,而听到宋佳的话之后,更是一头雾水:“宋小姐,难道你要参合到这件事里面来?”

“是的。”宋佳冷冷的说道。

“为什么,就为了个小瘪三?”王青不屑的问道。

听到他的称呼,李名扬倒是丝毫不恼,类似于这样的称呼他从小到大不知道听了多少,不管是大人还是小瘪三,对他来讲都一样。

李名扬只是好奇宋佳为什么出手救下自己,他自然不难看出宋佳背后的势力绝对不简单,可是王青也肯定不是省油的灯。所以不管怎么看,他都看不出宋佳救自己的目的何在。正如王青所说,为了自己这么个小人物,不惜得罪凌烟城守备,这样的行为着实太愚蠢了些。

宋佳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慌张疑惑,面对耐心已经越来越少的王青,宋佳淡淡说道:“今日之事我也有所耳闻,更是亲眼看到了许多。他到底犯了什么事,你我心里都很清楚。我无意冒犯你,更无意冒犯王府主,我只是想请王大人卖我个面子,别再为难他了可以么。”

王青没有马上回答什么,盯着宋佳看了许久之后,缓缓开口问道:“你的意思就是你确定要帮这个小子?”

“不是帮,只是希望王大人卖我个面子而已。”宋佳依旧不冷不热的说道。

“卖你个面子?”王青忽然又爆发起来,指着宋佳的鼻子骂道:“也不看看自己算哪根葱,你配得上我的面子吗。不过是王府的家奴,也好意思站在这里跟我攀交情?不过是看你有几分姿色,让着你几天,真以为我王青少了你就活不了了?”

王青已经彻底放弃讨好宋佳,这类纨绔子弟自然不可能在一个女人身上吊死,看到宋佳一而再耗费自己的耐心,现在竟然更是当众要保自己想要收拾的人,他的理性终于彻底消失,指着宋佳的鼻子开始破口大骂。

宋佳的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王青说的不错,她确实只是王府里的一个家奴,自小被王府培养,成为小郡主的贴身侍卫。但在王府里,她的等级是极高的,再加上虚灵境修为和一手不俗的炼器造诣,早已经没人再提家奴二字。可是如今被王青当中提起,饶是宋佳这些年来养气的功夫已经做的不错,还是忍不住脸色开始愈发的铁青。

虽然不懂宋佳为什么替自己出头,但见她因为自己遭受如此羞辱,李名扬怒发冲冠,提起一口气就要动手。

可是忽然“啪”的一声传来,不管是在破口大骂的王青还是准备动手的李名扬全都愣在了原地。

宁诗雯好似一头小狮子一样怒气冲冲的站在王青面前,刚才那一巴掌也是她毫不留情的甩在王青脸上的。

“你打我?”王青感觉不可思议的看着宁诗雯。

在这个时候,宁诗雯好像瞬间换了个人一样,脸上再没有半点玩笑的表情,冷若冰霜的盯着王青,虽然仍旧略显稚气,但身上忽然迸发出的一股上位者的气息却是让许多人都一愣。

“我打你怎么了,我打你是给你面子,我堂堂宁郡主打你,你还不快谢恩?”宁诗雯无比傲慢的说道。

在场之人并非全都是普通修士,也有一些跟着王青过来的凌烟城守城军官。在听到宁诗雯那一句“堂堂宁郡主”后,他们的震惊却是其他人来的更猛烈一些。

“难道,是宁王府的郡主?”一时间,大家全都好奇的互相对视起来,虽没人言语,但从彼此的眼神和王青现在的反应里,他们都得到了答案。

宁王宁世聪,坐拥农安、华莱、宣化三府之地的实权派王者,这样的人物要说生活在凌烟城里的百姓可能不知道还有情可原。但若是这里的修士没听过宁王之名的话,那只能说他是刚来的——比如现在就显得比较疑惑的李名扬。

凌烟城位于华莱府地界,他王青之所以在凌烟城里如此肆无忌惮但却无人敢言,就是因为他父亲是华莱府府主。这样的家世,自然可以让他为所欲为。

但若是跟宁诗雯比起来,王青的家世当真是不够看了。

宁王戎马一生,战功显赫,三府之地全是他一手打下,可是宁王似乎太注重征战,一生只有一儿一女。相比于王青需要跟众多兄弟竞争才能得到任用,宁诗雯却是什么都不用做就是当之无愧的王府明珠。两相比较,王青绝对完败,哪怕宁诗雯只有幻灵境的修为,他王青也不敢把这一巴掌还回去。

王青怎么都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丢这么大的面子,想到这一切都引李名扬而起,他现在就更加恨不得想要把他碎尸万段。但是看着横在自己面前的宁诗雯和宋佳,王青一时间又不敢轻易出手。

他现在甚至有些后悔,在凌烟城里这一年多的时间太过无拘无束,他刚才实在是忘了小郡主还在这里。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他当着小郡主的面骂她的近身侍卫,自然免不得吃苦。

只是王青早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的感觉,今日之事若是真的就这样不了了之的话,他说什么都是受不了的。

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犹豫许久之后,王青故作潇洒的哈哈一笑,先对宋佳说道:“刚才是王某冲动了,还望宋小姐大人有大量不要见怪。”

“不敢不敢,小女子只不过一介家奴,受不起王大人如此大礼。”宋佳连忙闪身,神色冷漠道。

王青脸皮一阵抽搐,下面的话也再说不出来。

看到宋佳的反应,他已是对宋佳彻底死了心。更重要的是看到宁诗雯始终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王青不但不敢想着报仇,更是不敢再想办法去对付李名扬。虽然心中无比窝火,但最后他也只能一咬牙,对宁诗雯说道:“今日之事都是误会,既然小郡主出面,那我就不多打扰了。”说完,带人就要离开。

可是一向好说话的宁诗雯,这一次却脸上冷笑不断,忽然说道:“慢着,让你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