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踩碎了

?“嘿,听说了么,青岚城被屠城了。”

“什么!你确定你说的是青岚城?不是小岚城?”

“我确定啊,你当我的嘴是你的嘴那么没谱啊。青岚城两千多修士一战全死,不知道到底是谁干的。”

“不太可能吧,青岚城里虚灵境强者都不少吧,就算打不过,逃总能逃走吧。”

“要不说这事诡异呢,听城里的百姓说,忽然一群修士疯狂的开始攻城,引出青岚城修士出城迎战后,不到一个时辰战斗结束,然后青岚城的修士就被全歼了。”

“不可思议。”

“只能说不可思议了。”

在南部之战开始的时候,青岚城外的屠杀的消息也渐渐传播了起来。只是太多人都认为这只是一场闹剧或是讹传,便都没有多少人信以为真,对他们来讲,那种规模的战斗根本就不可能发生,更不可能有全歼一说,他们现在更关注的还是南部之战的战斗。

南部之战的战斗规则很简单,全部都是一对一的单场战斗。各个参战的势力都不限制参战人数,根据最后取得的名次分配资源数量。

不过相互间对战也是没有丝毫的避讳的,同一个仙门之间的修士碰到也不是没有可能。开战之前每个人领到一个号码玉简,然后就是一场漫长又残酷的战斗过程。

玲珑门一共派出五十多人参战,在诸多势力当中已经算顶尖的存在,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们需要争取的资源也有很多。

李名扬领到的号码玉简是一号,这是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在上千人参战的情况下自己能轮到一号,也算是不错的事情。

不过一号玉简并不能代表什么,这只是一个参战的序号而已,这一届南部之战当中,最受关注的只有三人,玲珑门肖竹儿,南浦门陈五岳,三元门许横。

这三人是所有参战南部之战的年轻修士中,仅有的三个修为达到虚灵境的,虽然都是虚灵境一重,但在这一代年轻修士当中,这样的修为却已经足够傲视群雄了。他们三人之间的战斗,也成为许多人期待的战斗。

除了这三人外,还有几十人都比较受关注。不过这些被关注的人当中,却是没有李名扬的。

“哎,按说呀,人们不关注你是正常的,谁让你实力不行,也没什么地位呢。可是堂堂逍遥门掌教,咋就没个人关注关注我呢。”站在擂台下等待出战的时候,汤东仍旧不服气的念叨着。

李名扬恍若未闻一般向一旁挪了挪身子,直接无视汤东连篇的废话。

现在正在进行的是一场焦点之战,之所以这样说,并非是因为双方实力有多强劲,事实上,这是一场完全一面倒的战斗,可是却还是被人列为焦点之战。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是肖竹儿的第一场战斗。身为这一届南部之战最强美女修士,肖竹儿早已经成为了众人追捧的对象。她的对手只是一个幻灵境四重修为的家伙,李名扬憋着笑看着肖竹儿在战斗。他看得出来,现在肖竹儿是强行压制着自己的实力,生怕自己不小心就把对面那个修士直接拍死了……

尽管已经小心翼翼,但取胜时她还是不小心踢折了对方几根肋骨,李名扬无奈摇头,只能替她祈祷下一场碰到点强势的对手好好玩玩。

一场完全压制的战斗,仍旧让许多人看得如痴如醉。李名扬终于发现了一些不同的地方,许多人之所以如此迷恋肖竹儿,可能跟她修炼的功法有很大关系。她身上总是散发出来的魅惑气质,似乎并非是不由自主那么简单。不过每个人修炼的功法都有秘密,他也只是自己猜测一下罢了。

汤东的第一个对手实力跟他旗鼓相当,同样都是清灵境一重修为。这样的修为,在南部之战的战场上已经算是比较常见了。

他的战斗也引来了铁文等人观战,卫金仍旧是一脸不服气的在擂台下指指点点,好像完全忘了他只有幻灵境四重修为。

虽是一场修为相当的战斗,但过程却并非是势均力敌,汤东获胜的十分轻松。看得出来,他的战斗经验十分丰富,表现出来的战力并不是很强悍,但却完胜那个看起来似乎很少打架的对手。

“怎么样,我说过我很厉害吧,看来这一战过后,总该有人关注一下我了吧。”一下擂台,汤东便忍不住得意的说道。

李名扬自然替汤东的获胜高兴,很自然的评价了几句汤东的战斗,虽然这是一场完胜的战斗,但在战斗过程中汤东也有许多地方需要改进,在李名扬看来,他完全可以更快的结束战斗。

汤东本来并未太在意,他认为李名扬不过就是在信口胡诌,是为了在人前找找存在感。但仔细听了听李名扬的分析和建议后,汤东却渐渐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这些,真是你看出来的?”听到最后,汤东忍不住问道。

“这是自然,你也看到了刚才我身边也没别人。”李名扬笑着说道。

汤东疑惑的看着李名扬,忽然间感觉有些看不透他。李名扬的那些分析和建议,每一句都说中了要点。汤东在战斗上的天赋是不错的,李名扬一说完他自然就可以分辨出其中的优劣。李名扬的一番话,竟是真的让他受益匪浅。

铁文好奇的看着汤东陷入沉思,又好奇的看看李名扬,不明白这两人在玩什么。

卫金撇撇嘴,不屑道:“哼,故弄玄虚。”

李名扬的第一场战斗很巧,也是在这个擂台上进行,不过当他看到擂台上的对手后,却不禁错愕。他的对手,竟是一个玲珑门弟子,并且还是个清灵境一重修士。

孙奇,在玲珑门里已经修炼七年,在内门年轻弟子当中也已经算得上是精英,一手青虹剑诀使的无比精妙,在玲珑门的内部决斗中,甚至战胜过一个清灵境二重的修士。

看到自己的对手竟然是李名扬后,孙奇也出现了短暂的失神。第一战就是同门相争,这样的情况也确实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早早结束第一战的赵岩和赵如陵也都赶了过来,打算看看这第一战。

“赵师妹,你看那鬼修能撑多长时间?”指着擂台上的两人,赵岩一脸戏谑道。

“他叫李名扬,不叫鬼修。”赵如陵平静的说道,随后接了句:“我感觉李名扬会赢。”

“他会赢?”赵岩大感意外的看向赵如陵,冷笑道:“这小子要是能赢,我就……”

“我没兴趣跟你打赌,谁赢谁输看下去就知道了。”赵如陵不冷不热的说道,留下赵岩后半句话说不出来,独自难受。

同样幸灾乐祸的,还有铁文一行里的其他修士,这些已经几乎有些病态,只要看到李名扬倒霉他们就开心。李名扬始终压制着修为,看起来就是个幻灵境五重修为的修士,幻灵境五重对上清灵境一重,自然不可能有取胜希望。

不过在这个时候,玲珑门观战的修士里,却有人弱弱的说了一句:“也许,这一战李师兄真的能赢吧。”

“说什么疯话呢,孙奇师兄可是清灵境一重修为,他李名扬怎么可能赢。”

“可是,你们难道忘了么,李师兄还是幻灵境三重的时候,就战胜过清灵境修士啊。”

此言一出,许多人都是一愣,赵岩也忽然惊醒,看了一眼说话的修士,又瞄了瞄身旁的赵如陵,低声嘀咕了句:“哼,那次他不过就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而已。”

李名扬看着孙奇,一时间竟是没有了动手的想法。他这次是为了帮玲珑门而来,却没想第一战就遇到孙奇。清灵境一重的修为在玲珑门的出战修士里,已经排得上中等偏上,李名扬可不想第一战就干掉玲珑门一个好手。

沉默稍许,李名扬忽然向身旁的裁决修士问道:“请问,如果我们两个打成平局的话,能一起晋级下一轮吗?”

“什么?”裁决修士不解的看向李名扬。

“哈哈,可笑,可笑之极啊。”赵岩忍不住哈哈大笑,极尽嘲讽。

卫金一行人已经彻底笑崩,不光是他们,周围观战之人也都如赵岩那般哈哈大笑起来。就连赵如陵都暗暗摇头,不懂李名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问题。

裁决修士听李名扬又复述了一遍问题后,冷笑道:“要是平局,一起淘汰。”

李名扬哦了一声,随后竟又看向孙奇问道:“你感觉,你能打进前一百么。”

“什么意思?”孙奇很意外的问道。

“就是问问你能不能打进前一百,如果能的话,这局就让你赢了吧。”李名扬很认真的说道。

“让我赢了?”看着李名扬一脸认真的样子,孙奇却好像受到了极大侮辱:“想认输就赶紧认输,不用在这找各种借口,还让我赢,难不成你认为这一战你想赢就赢,想输就输?”

李名扬没有理会暴怒的孙奇,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不行,前一百的话估计得清灵境三重才有可能……”

李名扬的声音极低,可是就在他不远处的孙奇却听得一清二楚,祭出自己的飞剑,孙奇几乎用吼的说道:“要打就打,废什么话,本来念在你主动求战的份上还想放你一马,现在是你自己找死了。”

“唉,年轻人,脾气太暴躁了。”李名扬煞有介事的摇摇头感慨,只可惜他明明还只是个十六岁少年,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反而引得人们哄然大笑。

孙奇脸色涨的通红,看到裁决修士终于发出开战命令,就见孙奇操控着已经祭出的飞剑向李名扬发起猛攻。

“哼,叫他嘴贱,惹怒了孙奇师弟我看他还怎么玩,孙奇师弟是飞剑可是相当霸道的。”赵岩继续幸灾乐祸道。

孙奇的飞剑进攻自然是很霸道的,在清灵境一重修士手上发出这样的攻势,实属不易。

可是在众人看来无比霸道的飞剑,在李名扬眼里却显得有些慢吞吞。首先孙奇的飞剑攻势讲究是猛击,所以并不如其他修士飞剑的速度快,其次就是李名扬的神识比孙奇不知道强悍多少倍,在他眼里,孙奇飞剑的飞行轨迹完全是看得一清二楚的。

就在所有人都等着看着李名扬狼狈逃窜,甚至是被飞剑一剑穿心的时候,人们却看到了十分惊奇的一幕。孙奇的飞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弧线攻向李名扬的瞬间,李名扬竟是没有祭出任何法宝,甚至就是不躲不闪的站在原地,他的样子完全就像是在等着被杀。

可是就在飞剑马上要穿透他身体的时候,却见李名扬好像杂耍般一样忽然跃起,堪堪跳过了飞剑的攻势,跳到了飞剑的上空。

“小丑……”看到这一幕,赵岩下意识的骂道,可是话没说完,他就失声。

就在人们认为李名扬是打算用这种滑稽的动作躲过飞剑攻击的时候,他却忽然极速下坠,并且一脚踩中了孙奇的飞剑。

“找死!”看到李名扬竟敢做出这种杂耍的动作,孙奇怒吼一声,当即变招。可惜下一刻,他却瞬间色变。

飞剑竟然不受控制了!

其实一切发生的都很快,从孙奇飞剑进攻到李名扬跳起又落下,都只是电光火石间,在许多人看来,甚至就是李名扬跳起来后运气极好的在落地的时候踩到了孙奇的飞剑。

这样的动作其实是十分危险的,飞剑的速度虽然不如箭矢类法宝,但也是普通法宝无法比较的。一个清灵境修士控制的飞剑,在幻灵境修士的眼中应该就是如闪电般迅捷的存在。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却被李名扬跳起来然后踩住了。

除了说运气好,已经说不出还能怎么评价了。可是就算如此,也无济于事。飞剑虽轻,但在清灵境修士的控制下,却是有可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的。

可是就在人们都等着李名扬被飞剑掀翻的时候,他们却敏锐的捕捉到了孙奇脸色的变化,随后又听到一个无比清脆的响声从擂台上传来。

看着众人好奇的目光,李名扬略显尴尬的笑了笑,看着孙奇说道:“实在不好意思,一不小心,踩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