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残暴

?两道惊天刀芒击出,场上众人无不动容,就连郭云山都微微色变,此前只听说严家兄弟联手能威胁实灵境强者,却没想到他们的攻势竟能猛烈到如此程度。

电光火石之间,公羊文面前的黑凤凰忽然消失,下一刻她出现在两位执法长老面前,顺势扔出一个龟壳,清喝一声:“护!”

龟壳还在变大的过程中便被刀芒击中,只听轰隆隆两声巨响,再看那龟壳竟然是生生被斩成碎片,万幸龟壳还是挡住了刀芒的攻势。

两位凤凰城的执法长老已经吓傻,刚才那一瞬间他们连逃跑的心思都没有,那两道恐怖的刀芒不但声势惊人,竟是还有魅惑神智的威能,那一刻他们竟是着了魔似的站在原地发呆!

“好诡异的刀。”不知何时,黑凤凰的额头上都忍不住冒出一层冷汗。

所有观战之人都彻底呆滞,刚才那一瞬间他们怀疑若是那一对刀客兄弟乘胜追击,甚至都有可能威胁到黑凤凰的性命,实在是太可怕了,所有人都这样想着。

看到黑凤凰挡下他们的刀芒,严家兄弟不但不恼,反而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们来自中原,但跟李名扬在一起久了,渐渐的也站在了李名扬的立场上,开战前他们就商讨过这一战尽量不要杀人,毕竟多一个强者,就能多一分对抗蜀王的把握。只是刚才那一刀出手的时候他们才意识到下手重了,凤凰城修士比预想中弱太多,这样的场面竟然就直接被吓傻,甚至根本无法说是同一境界的修士。

黑凤凰面色复杂的看向李名扬,李名扬淡淡一笑道:“这两战便算我的人赢了是吧。”

黑凤凰艰难的点了点头,李名扬不计较她出手救人的举动让她十分意外。

李名扬的表现同样赢得了观战众人的赞扬,虽然在解决个人恩怨,但在这种情况下,自相残杀的事情还是能避免尽量避免。不过见到李名扬身边的几个强者的实力,这些人全都忍不住动容,尤其是那些仙门掌教,看到这么多战力超群的人就这样跟随在李名扬身边,一时间他们都更加看不透李名扬来。

虽然获得三战的胜利,但见黑凤凰并无心就此罢手,李名扬干脆不问,示意郭云山他们都退出法阵后,偌大的广场上只剩下李名扬、公羊文和黑凤凰和宋迁。

似乎都了解了李名扬的脾性,大战之前没有半句废话,四个人的战斗分别开始。

宋迁并未因为此前的战斗有丝毫动摇,事实上虽然同为凤凰城修士,但宋迁是看不起那些狗屁的长老们的,一个个除了靠自己苦修来的修为装腔作势外,根本就不知道如何用那一身修为发挥出更强的战力来。见到那些废物被清理掉,他反而感觉心情十分舒畅。

李名扬知道自己的战斗方式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所以也懒得遮掩什么,直接化身厉鬼模样开始战斗。

公羊文脸上的憨厚笑意也已经消失不见,大战开始之后,他便挥舞着手中硕大的宫殿珠子,施展着狂风暴雨的攻势。

先是看了三场干净利落的战斗,现在忽然看到如此纠结的战斗,人们愣神了一会之后才渐渐适应,但适应之后人们便开始大呼过瘾。

这才是强者和强者之间的碰撞,郭云山他们虽然赢的酣畅淋漓,但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在人们看来这一切也实在太过虚幻,所以反而觉得有些不真实。而像现在这两场甚至可以说是恶战的战斗,才是他们最喜欢看到的。

只是开战之后人们关注的对象却并非是他们熟悉的黑凤凰和宋迁,反而是相对处于弱势的李名扬和公羊文。

在战场上公羊文确实也跟郭云山他们一样展示出了不寻常的虚灵境五重的实力,但他的对手终究是黑凤凰,实灵境强者对虚灵境强者最大的优势就在于他们有命魂,有命魂加持过的灵力已经可以形成完美的护盾。有了护盾就相当于穿了两件灵甲,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攻破对方的防御已经显得极为困难。

公羊文的速度惊人,力量也相当狂暴,手持一根宫殿珠子都能一次次的砸中身形飘渺的黑凤凰,他的表现已经可以用完美来形容。看得出来,黑凤凰每一次被击中的时候脸色也很阴沉,这不是不开心那么简单,而是昭示着公羊文的攻击确实惊人。

只是在频繁得手得手的时候,公羊文同样在不断受伤。不知有心还是无意,公羊文在防守方面始终做的极差,在战场上那些那些低阶修士也可以很容易的伤到他,只是公羊文很容易受伤,但一般的伤势都很难影响到他。

不过要知道黑凤凰是实灵境二重的强者,她的攻势可是不可能没有威胁,公羊文虽然仍旧狂暴,但他身上多个骇人的伤口已经让许多人都为他捏了一把汗,但开战到现在,公羊文没有丝毫迟疑,谁也都不可能让他退出战场。

同样的,李名扬的处境比公羊文还要惨烈一些。公羊文的庞大身躯就给人一种皮糙肉厚的感觉,纵使身负重伤人们也能接受。只是在这个时候,李名扬却也同样身负重伤,这就让每个观战之人看的无比揪心。场上两人的一举一动全都落在人们眼中,李名扬毕竟只是虚灵境一重修为,而对手却是成名多年的虚灵境五重强者,巨大的修为察觉让李名扬甚至从开战之初就始终处于绝对劣势。不管是速度,力量,还是各种法术的威力,李名扬跟宋迁相比都差了大一截。

但李名扬的战意却让所有人都为之动容,那是真正癫狂的战斗姿态,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他没有半点畏惧,每一次遭受重创后,他反而会更加快几分速度,出手的时候也同样毫不手软。

李名扬和公羊文已经成为的两个血人,不过这两个血人却很骇人,因为他们身上的玄阴之力都很浓郁,浓郁到第一次看到他们战斗的人都怀疑他们是真鬼而不是人。

郭云山和严家兄弟对视一眼,在这个时候他们都已经打算出手救援,事实证明单凭一腔热血去战斗是不可能战胜实力差距巨大的对手的,宋迁本就比其他几个虚灵境五重修士强一些,黑凤凰更是实灵境二重强者,李名扬和公羊文的失败似乎已经是注定的。

宋迁脸上的残忍笑意愈发浓郁,好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对手,或者说他从未遇到过这样有趣的人,明明实力相差巨大,但却悍不畏死的每一次都发起进攻,宋迁的飞剑上已经沾满了鲜血,这是他的一个癖好,他就是喜欢看着自己飞剑上挂着敌人鲜血的样子,为此他甚至在飞剑的剑身上布置了一个有吸血功能的法阵。

“不是很狂么城主大人,现在怎么不嫌我废话多了?”狞笑着操控着飞剑,连宋迁自己都已经记不清自己在李名扬身上留下了多少道剑伤了。

李名扬的眼皮已经开始愈发沉重,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不可抵挡的疲惫感开始席卷上来,李名扬有些力不从心起来。

“郭长老,咱们动手吧。”

“他了个老娘的,砍伤我兄弟,老子现在就去屠了他的仙门。”

郭云山连忙拉住严家兄弟,脸上虽然同样担忧,但还是冷静的说道:“先别急,也许有转机。”

“什么转机?”知道郭云山不会无的放矢,严家兄弟强忍着怒火停了下来。

“气息,他们的气息似乎又开始慢慢吻合。”郭云山皱着眉头,闭着双眼缓缓说道。

严家兄弟疑惑的去感受了一番,只是场上形势太乱,一时间他们无法捕捉到关键所在。

郭云山再度提示道:“他们的气息在慢慢的趋向一致。”

“血脉共鸣?”严家兄弟终于领悟,惊喜的说道。

要说跟中原修士的三场大战,外人最津津乐道的是第三战,但他们这些人却是最难忘第二战,那一战当中李名扬和公羊文所展示出来的血脉共鸣的能力,而已算是让他们这些老牌强者都长了见识。

就在此时,被全面压制的李名扬和公羊文完全是同一时间发出一声惨烈的怒吼,随后两人身上同时迸发出一股浩瀚的血之气息和玄阴之力,猛烈的气息波动导致黑凤凰和宋迁的攻势都不由得一缓。

就在这短暂的空当,李名扬仰天又是一声大吼,他的身体开始十分诡异的迅速长大,转眼间竟是生生变大了一倍,虽然无法跟公羊文相比,但也已经是小巨人。身体变大后,四肢和脖子上的镣铐也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这样的情况是所有人都没有见到过的,所有人现在都是表情呆滞,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城主到底修炼的什么功法啊,怎么能诡异到这种程度。”

没人能解答这个问题,事实上郭云山他们也只是见到过而已,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具体因为什么李名扬能有这样的变化,却是他们也说不明白的事情。

这是李名扬的战体,天人族的真正种族天赋,这一刻李名扬的神智其实是有些模糊的,他的脑中现在更多的是战意,在战体唤醒之后,战力超群的同时,他的想法也变得相对简单了许多,但绝对不会迷失自我。

“什么怪物?”看到李名扬的变化,宋迁心头一惊,下意识的后撤了几步。

但见李名扬忽然发起冲锋后,他才真正感觉担忧。

“这速度,好快!”宋迁发现他竟是已经很难捕捉到李名扬的气息,单纯靠速度能够摆脱自己的神识锁定,这样的情况简直匪夷所思。

就在此时,变大之后的李名扬忽然出现在宋迁左侧,脸上带着残忍笑意,李名扬一探手将宋迁死死抓在手里。

在李名扬出现的时候宋迁才意识到他的存在,心惊的同时下意识又想躲闪又想控剑杀敌,结果一愣神的功夫便被李名扬死死抓住半边肩膀。

“给我破!”宋迁厉声一喝,还能自由挥动的右手瞬间结诀,空中飞剑灵动的一扭,如毒蛇般直飞李名扬后心。

正此时,李名扬却是连头都没回,便闪电般把左手甩到身后,“噗”的一声闷响后,李名扬再把左手亮出来的时候,那柄飞剑已经被他握在手里。

“飞剑……嘿嘿。”李名扬诡异的一声傻笑后,忽然脸上布满杀意,眼中幽光大盛:“想杀我?”

不给宋迁说话的机会,李名扬抡起左手狠狠砸在宋迁面门之上。宋迁想躲,但被捏住的肩膀忽然一阵剧痛传来,他身子一颤的瞬间,终于没能躲过李名扬那斗大的铁拳,“嘭”的一声,宋迁直接没了人模样,牙齿横飞,鼻梁很明显的塌陷下去。

李名扬并不罢休,捏着宋迁的肩膀连番的铁拳轰击,仅仅三拳过后,宋迁的整张脸已经被彻底毁掉。再三拳之后,人们已经看傻,又三拳过后,一些人开始忍不住说道:“杀了他吧,给他个痛快。”

场面实在太过暴力,全身带着镣铐,宛如凶魂的李名扬抡起来的拳头让人看着就胆寒,更别提挨揍的家伙。

许是还能想清楚场上局势,李名扬终究没有让第十拳再落下,好像扔一只小鸡仔一样把宋迁扔到地上,喘着粗气看向战场的另一端。

忽然的异变,让所有人对李名扬的看法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个天才少年跟其他天才并不相同,他现在就很强。

不过李名扬的异变并非场上的唯一变化,就在他异常残忍的猛砸宋迁的时候,公羊文的身上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在那不长的时间里,公羊文周身好似形成了一道天然的法阵一样,看到李名扬的变化后,黑凤凰也已经想到了公羊文肯定会有同样异变,可是她在此期间发出的各种攻击都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没有半点效果。

就在李名扬看过去的瞬间,公羊文终于从那玄妙的状态中转醒,忽然他声音嘶哑的发出一声低吼,可就在此时,他的身后却猛地出现一个庞大的虚影。这个虚影至少有几十丈高,而这个虚影就是一个巨大的公羊文的影子。

虽然只是一道虚影,但当虚影出现的瞬间,场上所有实力不俗的修士全都大惊失色。

“是要晋级吗?”李名扬同样错愕,难以置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