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凤凰战大势

?公羊文在疯狂的大吼着,吼声如浪,声声不绝。

哪怕隔着一个法阵,许多观战的低阶修士都开始出现晕眩,修为高深之辈同样紧皱眉头。

黑凤凰眼见情况愈发诡异,一发狠竟是打算在这个时候冲破公羊文周围的那一层防护,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明眼人都知道一旦公羊文恢复过来,绝对会变得更强。此前的公羊文就已经十分难缠,若是变得再强一些,就连黑凤凰也已经没有把握战胜对方。

李名扬眼神一冷,想都不想直接冲向黑凤凰,旁人不了解,他却能够感受到公羊文现在的情况,血脉之间的联系让他隐约间感觉到公羊文正在处于一个晋级的阶段,若是现在打断他,后果真的很难想象。公羊文的修炼十分诡异,就连李名扬都不是很清楚,他走的是天人一族最正统的修炼路子。

所以能够出现这样的契机简直可以说是千载难逢,自然不可以阻挡。

没等冲到公羊文身边,却看到另外一个怪物挡在了自己面前,黑凤凰微微愣神,旋即认出这是李名扬,虽然刚才的大战十分紧张,但李名扬的变化她还是看在眼里。

“什么意思?这个时候你打算横插一脚?”黑凤凰冷冷的看着李名扬。

开启战体状态下的李名扬很难保持太长时间的冷静,只是简单的说道:“这一战算他输,不要打扰他。”

“哼,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当这里……”

黑凤凰话没说完,李名扬便直接不耐烦的吼道:“说了认输就是认输,废什么话!”

“你!”黑凤凰语气一滞,竟是不知还能说什么。这终究只是一场决斗,况且其实如果真要说胜负,在郭云山他们三战三捷之后就已经分出胜负,这一战本是毫无意义的。

只是她就是气不过,这一次决斗实在是输得莫名其妙,甚至她感觉还没发力就已经结束了一样。

看到黑凤凰面有不甘之色,李名扬眼睛一转,淡淡说道:“我陪你打。”

“这小子,发什么疯。”一听到李名扬的话,郭云山和严家兄弟都是一阵错愕。已经赢了四场,这一战本就无须再打,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就算不服气也是输了,出来混就得愿赌服输,何必再去陪对方打一场。

郭云山皱眉想了片刻,拦住了想要上前的严阔:“算了,让他去吧,名扬不会做太冒失的事,相信他也是有所依仗才会如此。”

所有人脸上都露出兴奋神色,刚才李名扬三拳两脚打趴了副城主虽然赢得很彻底,但他们却看得并不过瘾,不知不觉间,众人都希望可以看到这位李城主展示出更加霸气的一面。对战黑凤凰,自然让人心生期待。

黑凤凰嘴角微微上扬:“就凭你?”

“打不打?”李名扬眼中幽光开始愈发浓郁,虽然仍旧惜字如金,但显然已经不够冷静。

见到黑凤凰仍旧冷笑但却不反对,李名扬发出一声低吼,如猛虎般直接扑向黑凤凰。

事实上,众人之所以喜欢看李名扬和公羊文的战斗,最主要的就是因为他们的战斗方式实在太过诡异,不过却让许多低阶修士看得都十分亲切。

不管是中原还是南部,低阶修士当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武者,也就是炼体修士。炼体修士虽然也是修士,但大多是因为天赋所限才走上炼体之路,世间流传的炼体之术本就没有什么高明的存在,再加上修炼者大多天赋不佳,炼体修士自然很难有所突破,所以一提到武者,人们自然都会想到是低阶修士这个群体。

武者的战斗方式就是单纯的靠身体去战斗,因为他们修炼的就是身体。

李名扬并非炼体修士,他的各种法术的威力也同样不俗,只是一旦拼起命来却就是这样横冲直撞,完全没有一个高阶修士应有的飘逸,但也正是因此,他这样暴力的战斗手段才让更多低阶修士看得如痴如醉。

“这才是男人啊。”看着李名扬赤手空拳的跟黑凤凰颤抖,完全靠身体硬生生挡住对方各种攻势,随后还能像没事人一样冲锋、重击,这样的战斗方式让所有武者都看得心驰神往,不过许多虚灵境强者却都看得汗流浃背,这也就是黑凤凰,现在换成任意一个虚灵境修士,都可能早就落得跟副城主一个下场了。

“他们两个真的是人吗?”看到最后,一些仙门的掌教忍不住嘀咕起来。

黑凤凰最初的不屑早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满脸的严峻。此时此刻她已经完全看不出李名扬的修为,她看到的就是一个好像失了魂的凶魂一样,他的眼中幽光大盛,他的全身玄阴之力和血气纵横弥漫,诡异之中透着无数的杀机。

“他要杀我!”黑凤凰已经能够感受到李名扬身上传来的浓浓杀机,最重要的是她现在已经无法忽视这个事情发生的可能性!

久居高位,黑凤凰这些年早已经习惯轻松摆平挡在自己面前的所有敌人,哪怕如凤凰城副城主那样的杀星都被自己整治的服服帖帖,今天接连被两个虚灵境修士逼到如此境地,黑凤凰的怒火已经燃烧得无法熄灭。

忽然间,黑凤凰蓦地从百宝囊中取出一块金色的好像是石头的东西。

只是一看到她拿出来的这个东西,所有了解他的修士全都失声喊道:“凤凰火种!”喊出这句话的人全在第一时间向后退去,甚至隐隐的都要退出凤凰城,一些不了解情况的人虽然一头雾水,但看到自己家掌教都在逃,他们也都顺势跟了上去。

“什么东西,什么是凤凰火种?”严阔不解的问道。

郭云山面色凝重:“不了解,应该是个很犀利的法宝。”

“我们继续看着?”严阔有些着急起来。

郭云山仿佛一瞬间想了数个计划,最后说道:“去给公羊文护法。”

看到严家兄弟有些疑惑,郭云山简单解释了一句:“名扬不是傻子,如果真的不行他会第一时间求救,他会这样拼命,肯定是因为公羊文现在不能被人打断。”

严家兄弟闻言连忙跟了上去,这一刻他们对郭云山也有了几分对当初秦言的那种佩服。怪不得李名扬把大事小情都交给郭云山处理,就凭人家在这种混乱的局面下都能看到最关键所在的能力,就值得把事情托付给他。

不过他们兄弟确实也喜欢如此,他们一向的口头禅就是烦心事你们处理,告诉我砍谁就行了。

三个强者护在公羊文身前,一脸严峻,死死盯着空中的黑凤凰。

凤凰火种是凤凰门镇宗之宝,凤凰门是血脉传承,拥有他们家族血脉之人才能坐上掌教之位,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只有家族血脉才能激发凤凰火种的威力。

取出凤凰火种后,黑凤凰直接割破手指,将伤口死死抵在那块金色的石头上。只一刹那,黑凤凰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但她手中的金色石头却好像瞬间有了生命一般,竟是十分柔软的蠕动了起来。

不多时,金色石头闪耀起来,仿佛很的成了一个火种,下一刻火种之中放出一声嘹亮的鸣叫,一阵浩瀚的炎之气息扑面而来,火种瞬间燃烧成一团惊人火焰,又是一声高声鸣叫后,火焰之中一道火影高高飞起。

凤凰!

一只火凤凰从火焰中涅槃而生,当它出现的瞬间,城中修士都感觉整个天地好像更亮了几分。

黑凤凰眼中闪烁着疯狂,一套十分复杂的手诀成型后,右手轻轻一点,轻声说道:“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黑凤凰所吸引,却没发现李名扬也早就在施展十分复杂的手诀。空中的火凤凰破空而来之际,李名扬右手伸出,轻声说道:“大势。”

火焰气息弥漫之时,一阵刺骨寒意却又侵入到许多人身上。半空中,一道巨浪凭空出现,横亘在火凤凰之前。

一切发生的极快,就连黑凤凰也没想到半空中会出现这样一道巨浪。不过黑凤凰脸上却浮现出一阵不屑:“想用水破凤凰火种?可笑!”

凤凰火种蕴含至阳火力,想要以水破之,必须水系力量远在它之上才可以。水火相克正是如此,孰强孰弱一目了然,强就是强,弱就是弱。李名扬是有些诡异手段,但她怎么都不会相信一个虚灵境一重修为的修士能施展出破解凤凰火种的水系法术。

只是黑凤凰不知道,大势可不是水系法术,而是鬼术。

大势巨浪之中看似是水,但那却是黄泉水!

火凤凰一头扎进巨浪之中,虽很意外,但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想着它下一刻会破浪而出。凤凰火种这些年始终是凤凰城修士的心魔,甚至周边城池的修士都同样讳莫如深,这一战他们躲得远远的就是担心被殃及池鱼。

黑凤凰同样信心满满,他在等着巨浪被冲破,甚至被彻底蒸发之后火凤凰直扑对手的场面出现。

只可惜,似乎他们都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