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李名扬的计策

?“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了。”宁王开口问道。

“能探查到的城池基本修士都撤走了。”王府侍卫长认真的回道,随后补充了一句:“有的城池,甚至把那些有灵根还没开始修炼的人都带走了。”

宁王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手指不断起落敲打着身前的桌子,沉默许久,忽然问道:“我们该不该去?”

侍卫长似乎早就料到宁王会有此问,但却没有什么好的主意,只能把头压得更低:“属下不知。”

“不知啊……”宁王似是微微叹了口气,终究没有像过去那样大发雷霆,只是不断的念叨着:“怎么能不知呢,怎么能不知呢……”

躲进崇文城的最初,宁王还能保持一定的从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许多表现却开始变得有些神经。跟随宁王多年的人都隐隐的察觉到,宁世聪似乎再不是过去那个宁王了,没有了脾气,没有了野心,甚至连一点警觉都已经没有。如今南部的形势可说一目了然,但宁王却连最基本的决策都无法做出。

侍卫长犹豫良久,终于忍不住说道:“王爷,也许……也许我们该去凤凰城跟他们汇合。”

话刚说完,侍卫长敏锐的捕捉到宁王眼中闪过一丝凶厉,一如从前,他刚要暗暗自责自己多嘴,却见宁王眼中的凶光只是稍纵即逝,随后竟是很随和的问道:“为什么要去汇合,你说说看。”

侍卫长给自己壮了壮胆,认真说道:“从战报上来看,这次蜀军是兵分三路南下,我崇文城虽然地处偏僻,但其他城池的修士已经走空,那些蜀军早晚会在这里找到我们,到时候……”

“到时候我们就要被血洗?”宁王笑呵呵的问道。

“属下不敢。”侍卫长连忙弓起身子。

宁王随意摆摆手,说道:“凤凰城不能去,告诉所有人都安心在崇文城呆着吧。”

“可是……”侍卫长一脸为难的抬起头。

宁王终于露出不耐神色,沉声道:“没有什么可是,告诉咱们的人都安分呆着,告诉他们的使者本王的决定。”

侍卫长仍旧面露犹豫,最后却只能颓然退下。

宁王如独狼一般站在月色之下,顽固的喃喃自语道:“我宁世聪绝不允许让他们看到我的狼狈。”

是夜,崇文城里哀声一片。

凤凰城里,李名扬接过郭云山递上来的一个战报,看完后当即一挑眉:“宁世聪不打算来?”

郭云山笑了笑算做应答。

“他是怎么想的呢?”李名扬看着郭云山,脸上也带着淡淡笑意:“这不就是找死么。”

“死要面子就是这样了,他宁可死,也一定要保住自己面子。”郭云山很冷静的评价了一句。

“面子值几个钱。”李名扬一脸不屑,最后却又面露不忍:“只是可惜了跟在宁王身边的三万修士,想必那些人不可能都是死要面子吧。”

郭云山仍旧皱眉,不置可否。

“罢了,他喜欢自生自灭就由他去吧。”沉默稍许,李名扬眉头却皱的更深起来:“只是那些蜀军……好难办啊。”

凤凰城从未像这次这样热闹活,或者说是从未有过如此辉煌的时刻。黑凤凰看着人满为患的凤凰城,一时思绪复杂。

仅仅一天时间,凤凰城里就汇聚来五六万修士,周围的修士之城的修士基本上全都第一时间通过传送法阵传送而来,对他们来讲,这点传送费用全都在刻意承受的范围。只是凤凰城虽然现在实力暴增,但想到现在的主角不是自己,黑凤凰心里就一百个失落。强势了一辈子,在最想强势的时候却没有机会。

只是想到凤凰大殿里那几个怪物,黑凤凰却是再难升起半点战意。公羊文的难缠,李名扬的诡异,还有郭云山的智谋,真的很难想象他们那群人到底是怎么汇聚到一起的。

就在黑凤凰发呆的时候,忽然看到那一对刀客兄弟走了出来。

“凤凰城主,这是李盟主制定的战略,你看一下。”严阔递过去一个玉简后便转身走开,继续寻找下一个有资格接玉简的人。

对于这对刀客兄弟黑凤凰也忌讳不已,虽然没有交手,但两人走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给她一种很危险的感觉,尽管这对兄弟平日里总是笑呵呵的。

仔细一想,忽然发现似乎李名扬他们几个人平日都很喜欢笑,若不是跟他们战斗过,真的无法想象他们几个战斗时的样子。

“都是一群怪胎啊。”看着走远的严家兄弟,黑凤凰忍不住感慨道。

不过当她看到玉简里的消息后,却忍不住一愣神。

“挖壕沟?”当已经赶到凤凰城的仙门掌教看到玉简里的消息后,都跟黑凤凰一样愣在原地。

“李盟主这个……这个……”

“这个什么呀。”

“嗨,都说不好是策略还是异想天开的想法了,修士之战挖壕沟有什么用啊。”

随着一个个玉简派发了下去,一声声的质疑也马上反馈了上来。

郭云山同样好奇的看着李名扬:“名扬,这个法子是不是有些太没用了些。”

凤凰城里的修士之所以知道玉简里的消息后没有暴动,是因为他们都以为这是出自郭云山之手,郭云山现在俨然已经成了南部第一军师,只是人们却不知道这真的是李盟主的想法。

李名扬没有丝毫犹豫,反而一脸坚定的说道:“这一战必须这么打,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取胜。”

见李名扬一再坚持,郭云山继续开始研究起玉简里的内容。

李名扬提出了一个很奇怪的想法,要在凤凰城周围挖一个深百丈,宽三千丈的壕沟。与其说这是一个壕沟,不如说李名扬是想挖一条运河。只是这条壕沟却是围绕凤凰城而挖,所以给人的感觉就是李名扬要挖一条护城河。

这是一个相当滑稽的想法,虽然中原修士让南部修士知道了修士之战也能以战争之道进行,但修士之战终究是修士之战,并不是俗世之战,护城河这种东西哪怕是对低阶修士来讲也没有太大阻碍。

不过郭云山知道李名扬并不是要挖护城河,而就是要挖一个大的惊人的壕沟。想到李名扬在阵法上的造诣,郭云山本以为李名扬是打算依靠地势布置一个超级大阵,可凭他的阵法造诣,却发现这个设想基本是不可能的,左看右看这都只是个普通的壕沟……嗯,当然了,这是一个很大很大的普通的壕沟而已……

“你到底打算怎么做?”郭云山终于不想再猜,直接问道。

李名扬也不卖关子,指着城外说道:“其实我要挖的不是壕沟,而是一个战场。”

“战场?”郭云山眼一眯,感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严大哥说过,中原之中也不全是强者,我们也都见到过,中原修士的战队之中也有武者,也有幻灵境二、三重的小修士,也有连飞剑都不会用的家伙……”

看着李名扬侃侃而谈,郭云山冷静的听着,并不去打断。渐渐的,他终于明白了李名扬的意思。

李名扬的这个设想,完全是根据中原修士的真实情况而来的。所谓的中原的精锐之师蜀军,说到底也只是一群低阶修士,普通出战修士的修为绝对不可能超过幻灵境五重,这就注定了一点——他们无法自如的使用飞剑。

武者自不必说,哪怕是清灵境的武者也一样无法御剑飞行。而寻常修士虽然在幻灵境三重就能修炼剑诀,但离御剑飞行其实还有相当一段距离。中原修士之所以强于南部修士,就是因为他们行伍之间的配合,中原修士只是强在战阵上,而不是强在个人实力。

而为了最好的完成战阵配合,低阶修士就不可能是御剑飞行在空中攻击。对幻灵境三重、四重的低阶修士来说,就算个别天赋不错的人能够御剑飞行,但一旦升空,他们全部的心神也只能放在控制飞剑上了,再想完成复杂的战阵配合只能是妄想。

所以蜀军必然是陆战,这是低阶修士唯一能够使用的战斗方式,毕竟就算是为了照顾队伍之中数量不少的武者,他们也不可能升空战斗。

既然蜀军只能陆战,那么在凤凰城周围挖一条深百丈,宽三千丈的壕沟,他们就不可能直接飞过来,只要他们敢升空,那就只能沦为南部高手们的靶子。就算他们有传送法宝,但一次装上百人的传送法宝已经算是极品,想装下几万人,绝对没有这种宝贝。

如此一来,大概蜀军来到这里后,要么他们就此罢战收兵,要么就是直接绕过凤凰城,要么就需要进入壕沟向凤凰城推进。

百丈的高度不算太高,但低阶修士是不可能直接跳起这么高,所以一旦他们进入到壕沟里,就不可能中途退出去。只要他们不退,就是双方决战的时刻。

对李名扬的设想,郭云山听完后大为赞叹,但想了想,还是颇为担忧的问道:“只是百丈的壕沟中原修士出不去,我们的人不也一样出不去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