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雷霆手段

?“砍歪了……”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这一刀砍得似乎有些太歪了些。

刚才那一瞬间,李名扬一刀猛地砸了下去,所有人都以为他是要砍掉秦战的手臂,结果刀光一闪之后却是一阵惊人的血花迸溅,人们便看到秦战的身体软绵绵的倒了下去。他的右臂,在这一刻也终于已经变小了下去,只是他的头颅,却是彻底消失了。

李名扬那一刀,竟是直直砸在了秦战的脑袋上,在最混乱的那一刻,所有人包括秦战在内都把注意力放在他的手臂上,可是最后那厚厚的刀背却如同战锤一般狠狠的落在了秦战的脑袋上,霎时间秦战的脑袋如同开花了一样,血光乍现,瞬间秦战变成一个无头死尸。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好像失去了发声的功能一样,堂堂一个玄灵境强者,竟然就被生生打爆了脑袋,之前也许也有人想过李名扬他们可能会取胜,但却没有想到会是以这样的方式取胜。

秦雨晴和秦言再一次目瞪口呆,看着倒在地上的秦战,一时间不知道还能说点什么。

严家兄弟抱着双臂看着眼前的一幕,先是一愣,随后却都呵呵笑起来说道:“不错不错,果然是名扬老弟,就是凶啊。”

听着严家兄弟的感慨,许多人才如梦初醒,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祖死……死了是吗?”梁程远喃喃的说道,在这个时候他已经彻底慌了神,原本知道李名扬的真实身份后,想到刚才对他的挑衅,他就阵阵的后悔,只是在看到李名扬竟然又去挑衅秦战老祖之后,梁程远又把希望寄托在秦战的身上。

甚至其实梁程远根本也没有想过秦战会输,毕竟之前秦战虽然只出过两次手,但是在蜀郡太和门的大战当中,秦战却的表现可是十分惊人的,甚至那一次他都根本没有施展出来最后的这些手段,却不想,秦战最后却是输了。

“老祖死了,死了……”梁程远眼神愈发呆滞,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对秦战有多深的感情。只有王坚知道,梁程远是已经担心自己的安危了。

想到梁程远这段时间来在太和山上的所作所为,秦战固然是将太和山搅乱的罪魁祸首,但他梁程远却也绝对是最大的帮凶,对秦雨晴和秦言这两个太和门的正统也都冒犯了不少。而李名扬虽然是忽然出现,但谁都能看出来他跟秦雨晴他们关系不浅,综合这些情况,梁程远怎么都看不出自己还有什么希望活命。

王坚虽然不如梁程远那样坏事做绝,但也不是什么好人,见到李名扬斩杀秦战之后也是一身狼狈的跌坐在了地上,身子很快恢复了原本的大小,王坚四下打量一下,悄悄对梁程远说道:“坐在那哭丧干什么,还指望那秦老贼起来救我们吗,现在不走还待何时。”

听到王坚的话梁程远这才忽然惊醒,终究是成名多年的老牌强者,惊慌之间他甚至没有停止哭泣,但却已经悄然的跟着王坚开始向后退去。

这个时候严阔已经冲上去查看李名扬的情况,严广虽是站在原地,但却好像始终关乎着郭云山和宁馨的安危,根本没去理会身后发生的情况。

严阔走到李名扬身前,开口问道:“没事吧。”

李名扬颇为无力摆摆手,勉强笑道:“有点累,刚才被打的太惨了,这老小子不愧是玄灵境强者,真有些遭不住啊。”

见李名扬还有心思开玩笑,严阔暂时放心不少,当即又马上说道:“那两个长老已经跑了,第三个长老虽然没跟他们在一起,但应该也下山了,要不要……”说到这里,严阔把手放在了自己脖子前做了一个抹脖的动作。

李名扬扫了他一眼,很随意的点头说道:“干的漂亮点吧。”

严阔一愣,他刚才其实只是试探性的问一下,毕竟在太和山的情况确实不是那么好,梁程远他们毕竟是控制了太和山上半数的修士,如果日后他们再回来坏事的话,说不定会出什么乱子。况且今天这件事就需要乘胜追击,唯有雷霆手段才能彻底控制太和山。若是拿回梁程远他们的项上人头,绝对可以震慑所有人,不管是外人还是山上修士。

只是这个决定虽然正确,但严阔有这个提议也不过就是一次尝试,在他看来以李名扬的性格也许并不会同意,却没想到李名扬会答应的这么痛快。

看到严阔有些愣神,李名扬笑了笑,说道:“我也不可能一辈子固执,人总是要学会变通嘛。”

严阔哈哈一笑,很随意的伸手挠了挠后脑勺,不远处的严广也好似很随意的打了个哈欠,对秦言说道:“我去尿个尿,郭长老你们帮着照看一下。”

秦言莫名其妙的点点头,他并不知道在这个时候严广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

闲聊几句的时候李名扬已经恢复了一些力气,这一战的消耗其实并不大,身上的伤势虽然严重,但凭借自己超强的体质,相信也只是三五天修养的事情,最主要的就是最后时刻的那一次变故。

被秦战拍的死去活来的时候,李名扬一次次想要挣扎着站起来却都无济于事,但在最后,他体内的天人封印却竟是忽然之间破开一道缝隙,转瞬间李名扬的体内又充斥着阵阵的寒流,随后他就感觉自己的右手手腕一松,那条已经锁着自己许久的镣铐竟是自动脱落下来。

甚至就在李名扬还在迟疑的时候,那条镣铐边总结缠绕在秦战的手腕上,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原以为那条镣铐可以成为自己手上一件上等的法宝,毕竟他也很想弄一个雷战鼓那样的犀利的法宝用用,结果等到大战结束的时候,他却发现那条锁住秦战的镣铐,竟然已经消失不见。

李名扬不甘心的查找过,也以为又被骨灵那小子吸收了进去,结果发现骨灵仍旧是沉寂状态,根本不像有任何复苏的迹象,看到这一幕,李名扬只能无奈的摇头,看来想要弄清楚锁住自己的锁链到底是什么东西,真的是太难太难了。

起身之后,李名扬顺手把秦战的尸体捡了起来,朝着在场众人说道:“诸位,我叫李名扬,今天过来管点闲事,希望没有给诸位添麻烦。”

没有人敢回应李名扬的话,他们都在盯着秦战那具无头死尸发呆,其实到现在还有一部分人没有反应过来秦战已死的这个事实。

不过李名扬话才说了一句,忽然间山下传来一阵剧烈的气息波动,还没等有人去探查一番,便见一个身影从山下疾驰而来。

断了一臂的严广正懒洋洋的朝这边走来,背上背着战刀,但手上却拎着三颗人头。走到李名扬身前,随手把人头扔到了地上,笑着说道:“怎么样,哥哥的实力有长进吧。”

李名扬赞赏的对严广竖起大拇指,心里也着实吃惊不小,要知道从梁程远他们开始潜逃,到严广去追击他们,前后甚至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那可是三个实灵境强者,并非三个酒囊饭袋,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击杀这三人,严广的实力不仅让李名扬感觉震惊。

当然李名扬并不知道,严广在刚刚追到半山腰的时候就看到梁程远和王坚他们,只是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他们竟然都在因为分赃不均而大打出手。三个人都知道从今后太和山是呆不下去了,但一起出逃又不见得多安全,便想着各自分飞,可是因为这段时间得到的好处分配不均,就出现了纠纷。

严广本来还愁找不到这三人,却没想到这三个人不但聚在一起,还给自己了这么个好机会,趁着三人都拼命想自保又想弄死对方多分点好处的时候,严广忽然出击,以雷霆手段斩杀三人,他们三个的百宝囊最后也成为了严广的囊中之物。

看到地上的三颗人头,所有人又都好奇的看了过去,结果一看之下更是吃惊不已,太和山上一共有五个实灵境强者,这三人便是其中之三,站在这里的人也都知道太和山这段时间的情况,他们都是秦战忠实的走狗,对秦雨晴和秦言他们这些太和门的原有势力打压的十分严重。

可是这一次,秦战刚刚被击杀,这三人又被人割了人头送了上来,再联想到李名扬和秦雨晴和秦言的关系,这些人都想明白了其中关键。

太和山,这次是真的要变天了。

秦雨晴和秦言作为太和门的正统,他们本应接手太和门的掌教之位,毕竟秦家之人是太和门真正主宰的这件事,西南三郡的人也都心知肚明。

可是想到李名扬强悍的实力,还有秦雨晴他们在这一战当中的默默无闻的表现,不禁有人开始揣测其中关键——变天是肯定了,但到底是谁变谁的天呢?

就在众人迟疑的时候,李名扬忽然招招手,对秦言说道:“大公子,你是不是来跟大家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