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不接受投降

?到了现在,许多人都下意识的想到,最近几年中原似乎发生了太多太多的大事,先是三个郡王为了南蛮那种贫瘠之地大打出手,然后是两大郡王悍然对决,结果中原八王的格局被改写成七王。但蜀王的新王座还未坐稳,又被一个谜一样的少年横空出世,拳打脚踢的把蜀王逼死在蜀都城中。

这些大事,在过去的百年当中,每十年能发生一件,就已经算得上是多事之秋,可是这些事却就是在近几年接连发生,中原的修士们到了现在都已经习惯了每过一段时间就听到一个大的爆炸性的消息了。

只是虽然听到的消息已经很多很多,甚至前段时间平阳城被屠城的消息都传了开来,但中原修士却没有想到,那样一个让个当时整个中原修士都沸腾的消息竟然还不是最大的,时至今日,可以说是中原战争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远征,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在被平原郡王和兰海郡王联手打压了近四个月,甚至被屠了一座城后,天人郡的鬼王竟然玩出了这样的一个大手笔。

一百七十万修士,也许中原的其他郡王就算把所有驻扎在玄界里的修士都调集回来都未必有这么多,更何况就算真的有这么多的修士,又有哪个郡王舍得用这么多的灵石把所有修士都召集回来,对中原郡王来说,任何一个玄界的征战都是相当困难的,所以不可能轻易放弃已经控制的玄界。更何况,一百多万修士的空间传送,光是灵石就上千万,这样的花费也不是每个郡王都愿意承担的。

不过想到锦竹军和龙庭军的强强联合,还有龙庭军在这一次大战当中展示出来的强大财力,对于李名扬这样财大气粗的做法人们倒是都释然了。

可是一百七十万修士的远征,这终究是在中原的历史上都没有出现过的事情的,正是因此,就连龙都里的一些大家族都已经开始正视起这一次的大战。

龙都之中,茶楼里,窦松一脸戏谑的看着曹郁,终于掩盖不住得意的说道:“哦,看来曹大将军才是真的猛将啊,那么你是现在就出征,还是回去跟你家家主再商量商量?”

此时此刻,曹郁气愤的已经开始全身发抖,只是想到刚刚传进来的战报,曹郁却是感觉如梦似幻。若不是到现在还要保存一点点面子,他现在都想要把那个战报亲自抢到手里来看看,事实上曹郁现在说什么都不愿相信那战报是真的。

“一百七十万修士远征?”听到这个消息,曹郁下意识的就想说不可能,这些年来曹郁虽然没有在中原征战过,但在各大玄界的战场里曹郁还是得到了很多的历练。他之所以会眼高于顶,也就是因为他自小在战场当中成长,自然是看不惯龙都里这些只知道耍嘴皮子的年轻子弟。

但也正是因此,曹郁才深刻的知道想要调动一千万修士到底需要做多少的努力和尝试,要协调守军将领之间的关系,要明确那些修士的交接任务的事宜,还要计算传送的费用等等等等。最主要的是一旦从一个玄界里拉出来太多的修士的话,最后的可能就是好不容易征战下来的玄界可能就会被土著修士给吃回去了。

在曹郁看来,李名扬肯定是不可能调集出来这样多的修士的,但是现在事实就摆在面前,也由不得他不相信。到了最后,曹郁只能冷哼一声,不再多留一刻直接走了出去。

窦松也知道今天曹郁已经丢人丢到了家,刚刚放下狠话要去干掉李名扬,结果人家李名扬带着一百七十万修士浩浩荡荡的就直奔兰海郡而去,曹郁又怎么可能再继续刚才的话题。

只是想到曹郁临走时仇恨的目光,窦松心中也开始有自己的盘算,其实这一次他也就是为了让曹郁丢点威风,免得让曹郁在年轻一代的修士当中显得太过耀眼。可是现在看来,这样做似乎有些没有意义了,随着李名扬的强势崛起甚至可以说是直接的腾飞,将来若是李名扬想要入住龙都的话,这年轻一代的第一人的名头,必然就要落到李名扬的身上了。

窦松想到这里不禁惊出一身冷汗,不知何时,自己竟然都感觉自己好像已经要开始仰望李名扬了,尤其是想到他竟然是现在就拥有一百七十万的修士,这样的情报现在虽然都已经几乎是尽人皆知,但窦松就是好奇,李名扬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记得之前李名扬在刚刚崛起的时候,窦松听到家族中某个长老说过要防范锦竹军冲击龙都,挑战龙华战场,抢夺天池守护者的位置,只是当时不管是谁都不相信会有这样的情况,就算是有,估计也要是百年甚至是更长时间之后,毕竟在他们之前看来,李名扬能稳住天人郡的局势就已经算得上是绝对的不错的成绩了。但却没有想到,这才多久,李名扬竟然已经变得更加强悍,若是按照这样的势头发展,今年之内攻击龙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窦松知道不能再在外面厮混,当即也匆匆忙忙的赶了回去。如今的龙都,不仅是窦松和曹郁两个年轻子弟都变得心事重重,如今的龙都,就连一些老牌强者也都已经开始担心起来。李名扬的扩张速度和手段,真的是太过惊人了。

只是在现在所有的外人看来,他们也都只是因为看到了李名扬忽然变得更加强大,所以开始分析起李名扬的实力,可是兰海郡王现在却是根本没有心思去想着这些,或者说他现在也只能是想一想而已,根本不会去思考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到了现在,兰海郡王才终于明白李名扬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兰海郡王现在终于开始后悔了,后悔当初为什么一定要去进攻天人郡,也更后悔为什么要让吕振那样的嗜杀的将领去远征。若是没有那一次的屠城之事,眼前的这些情况也不会变得这么糟糕。只可惜,一切的如果都是不会出现的,锦竹军已经开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始出击,兰海郡王从没有想过,两个郡王之间的战争,竟然会发生的这么的迅速。

其实早在兰海郡王还没有彻底的退出天人郡的时候,兰海郡修士就已经遭到了锦竹军修士的进攻,从那一战开始,兰海郡修士就开始了他们绝望的人生。

有了血河界修士的加入,锦竹军现在的战力已经可以说是瞬间提升了数倍。诚然,天辕界修士和丰台界修士都是天生好战的修士,毕竟一直以来他们都生存在被真鬼包围的环境当中,自然是不可能不好战。

不过天辕界修士和丰台界修士终究不擅长战阵配合之道,所以在中原战争的正面战场上一向难以取得优势。但是到了现在,百万血河界修士的加入,他们在战阵上的配合,已经将锦竹军打正面战场的能力提升了不知道多少倍。

兰海郡算得上是一个大郡,虽然不如天人郡大,甚至也不如原本的蜀郡大,但却比长云道要大了许多,只是这一次的远征是一百七十万修士一起出动,李名扬自然已经不可能再指挥全局,转轮作为最高统帅,再一次开始了他们更加蛮横的远征之战。而没有人注意到,就在李名扬他们势如破竹的进攻兰海郡的时候,原本应该是他们的一个对手就那样消失了。

元无妄刚刚出现的时候,确实让转轮有些措手不及,也是为了跟元无妄对抗,转轮也准备了很多很多,但是到了现在,当锦竹军已经不再用精打细算去计算每一处的出兵兵力,并且锦竹军里的修士都已经杀红了眼的就要找元无妄那些蜀军余孽战斗的时候,元无妄却带着蜀军修士再一次消失在了人们的面前。

得知这样的情况,许多人都微微失望,兰海郡王更是失望透顶,其实从第一次开始被锦竹军的修士偷袭后,他们兰海郡修士就再没有一点点的喘息的机会,他们根本就好像是丧家之犬一样被人一路追杀。

不是兰海郡的修士有多不堪,实在是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实力层次上应该进行的战斗。一百多万的修士大军,虽然为了发挥出更多的战力,转轮已经将一百多万的远征军分成了许多许多的部分,但是哪怕是这样他们每一个部分都有着大量的修士。

其实李名扬这次之所以要带来这么多修士,就是为了从心理上击垮那些兰海郡修士的心里防线,要让他们知道自己麾下有多少的能征善战的修士,要让他们知道开战之后取胜的希望有多渺茫。只有让他们对胜利的渴望已经降到最低,甚至是一旦开战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想着失败,这样一来锦竹军修士可能面对的损失就会更低。

李名扬知道秦战会将血河界修士借给自己,可能也是因为看自己是一路人,或者说是为了争取到更多的好处,但说到底这些修士都是借来的,包括天辕界和丰台界修士,他们也一样不可以轻易的战败在这里,甚至是战死在这里,或者说战败其实是可以接受的,只是到了现在所有的锦竹军修士想要求一败都很难,随时随地都有十几万修士相互照应,一旦开战就是真正的群狼战术。血河界修士主攻,在正面战场上占据着绝对的优势,然后天辕界修士和丰台界修士侧翼杀入,虽然是很简单的战术,却让对手根本无力反击。

这才是最高明的战斗的手段,转轮也是想要借这一次的大战的机会,彻底的好好处一口气,身为地府王者,在地府里可谓是呼风唤雨,虽然跟混沌一族的战斗常常处于劣势,但转轮在战斗当中所展示出来的强势可不是为离开吓人,而是就是这样的习惯。

所有人都仿佛看到了一场又一场的攻城战的模板一样的战斗,锦竹军的修士一路高歌猛进,终于打到兰海郡的都城,兰海郡王现在已经在都城当中等候多时,其实啊不是真的想要在这里等候,而是因为他已经无路可逃,锦竹军在前进的时候甚至已经呈合围状态,并且其实锦竹军一路征战并非是为了杀人,当然只是说不是单纯的为了杀人,他们更多的还是想办法去破坏兰海郡王控制的玄界。

到了现在,兰海郡王已经什么都不剩了,忽然之间兰海郡王已经开始恍惚的想到了,自己已经开始有蜀王当时的感受了吧。看着城内的修士,又瞄了一眼城外的修士,兰海郡王感觉这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自己几个月前还是在中原叱咤风云的人物,可是却没有想到现在自己已经到了现在这样的程度。

“我投降,我请求投降。”在锦竹军修士大军压境,真正的准备攻城的时候,兰海郡王乔海生竟然主动站上了城墙,再一次当着几乎可以说是全中原修士给自己求饶。兰海郡王现在已经彻底看了明白,若是自己还能反抗的话,他不可能这样的自暴自弃。

只可惜,反抗的机会已经没有,兰海郡王忽然之间宣布投降,就是因为他还不想死。百万的锦竹军修士已经不可能对抗,而随着兰海郡王都已经开始直接投降,城中的修士自然更是已经彻底的放弃了抵抗,其实他们都知道,如果是放弃抵抗的话,也许至少能少吃点苦头,传闻及驻军抓俘虏之后也不虐待,这样的情况自然是让这些想要投降的修士心中稍安。

看着在城墙上已经开始不堪的求饶的兰海郡王,李名扬轻笑着说道:“看来这家伙真的是想活想疯了。”说完之后李名扬又自嘲的笑了笑,换成是谁,谁会愿意死亡的结局呢。

郭云山他们都看着李名扬,虽然一路走来李名扬不负责指挥,但是这样的大事他们都知道肯定还是要李名扬下决定。

李名扬沉默许久,最后缓缓说道:“不接受投降,攻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