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酷刑

?当锦竹军一百七十万修士大军悍然出征的时候,所有人就都已经想到了他们这一战肯定会获胜,只是人们根本没有想到他们会胜得如此的轻松。

兰海郡王的应对不能说不好,在上辽城外被李名扬“吓走”的时候,兰海郡王其实就已经开始传令回兰海郡,开始着手部署防守的事宜,甚至为了抵抗锦竹军的进攻,兰海郡王硬生生将两个还没有稳定下来的玄界里的修士都搬了回来,在这点上,兰海郡王是比蜀王要果断很多的。

只是让兰海郡王想不到的,也是让整个中原修士都想不到的是,锦竹军修士这一次的正面进攻的能力竟然已经恐怖到这样的程度,事实上现在只要稍微有点眼光的人都看得出来,如今的锦竹军其实是分成两个部分的,或者说分成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就是尖刀战队,只是这一次的尖刀战队却已经让人一想到就会头皮发麻,这一次锦竹军竟然凑出来了一万虚灵境修士组成了更为庞大的尖刀战队,一万虚灵境修士组成的战队,这是所有中原势力都梦寐以求的存在,但也只能梦寐以求罢了,毕竟不是所有郡王都能像李名扬这样对手下有绝对的控制力的。

第二部分是普通的修士大军,可是这一部分的修士大军却有着明显不同的两种作战风格,其中一部分就是几位擅长打混战的那些锦竹军修士,也就是锦竹军的原有班底,当初就是这些人将蜀王干掉,这些人的战力不可以说不强悍,但不会战阵配合也终究是一个诟病。不过他们强横的个人战力,却是让所有跟他们交战的中原修士都颇为头疼。

另外一部分,便是最后集结出来的那百万修士,这百万修士最好辨认的一点就是他们并不穿灵甲,但是他们所展示出来的彪悍的战力却是让他们的敌人常常头皮发麻,如果不是确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是从空间传送法阵当中走出来的异界修士,所有人都会怀疑他们就是土生土长的中原修士。在战阵配合上,他们竟是比中原修士都要熟练许多。尤其是在变阵上,他们的变阵之快,就连一些中原的老牌将领们看到之后都常常咋舌。

因为这百万修士的身上总是带着浓浓的血之气息,又因为这一战的正面战场全部都是这些修士打的,打到中后期的时候,人们就已经开始将他们区分出来,称他们为血杀军,他们所过之处,确实是血流成河。

有李名扬等一众强者带队的尖刀战队,有庞大的血杀军稳扎稳打的跟敌人正面决战,又有数十万修士不断的在敌军的侧翼不断骚扰,更是在这样占据全面优势的情况下,他们还是不断的偷袭,埋伏,甚至仍旧是重伤兰海郡修士然后不杀也不治愈。

兰海郡王不是输在策略上,也不是输在智囊团上,他是输在绝对是实力面前。面对一百七十万修士的联军,兰海郡王根本无法调集出来足够多的修士与之抗衡。更重要的是,寻常的中原郡王虽然占领一郡之地,但这个郡府里的其他贵族可不见得真的会全部听从他的调遣。

虽然面对大军压境的锦竹军,兰海郡里的贵族们都很明智的将修士汇聚到一起,但是实际出战的时候,他们还是各自为战,此消彼长之下,兰海郡输掉战争也并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了。

只是这一战从开始到结束,终究是太快了些。

此役,历时十三天。

仅仅十三天,当锦竹军的修士大军将兰海郡都城彻底推平后,大战宣告结束,兰海郡王在丢尽了颜面后却没有被杀,而是被生擒,只可惜就在他以为自己能逃脱一死的时候,李名扬却带着兰海郡王回到天人郡,回到了平阳城。

这也是李名扬在回到中原后,第一次看到平阳城。看着这座不算太大,现在却已经空无一人的城池,李名扬眉头皱的很深很深,眼里充斥着惊人的杀意。

兰海郡王小心翼翼的看着李名扬,心里咯噔一声,当即不等李名扬发话,他已经噗通一声跪在了平阳城外,然后便开始磕起头来。

饶是兰海郡王实力也算不错,但这样死命的磕头,不多时他的额头上便全是鲜血,再抬头的时候已经是血流满面,看起来狼狈不已。李名扬并没有带多少人回来,事实上他连尖刀战队的人都留在兰海郡里没有撤走,只是现在跟着他一起回来的修士却还是不少,不过却都是其他势力的修士。

随着战斗的不断发展,其他势力的探哨也都看了出来,鬼王大人似乎并不忌讳他大战的过程被其他势力看到,可能是十分自信,最大的可能也是就是想要借他们的嘴巴把锦竹军的强势给宣扬出去,李名扬这一战绝对就是在立威。

待看到兰海郡王已经变得如此狼狈后,许多观望的修士也都已经心生不忍,肖竹儿在一旁看着兰海郡王不断磕头,想着堂堂一个郡王落得如此地步,肖竹儿最后于心不忍,便想上前去拦住兰海郡王。

在这个时候,也就只有肖竹儿敢做这样的事,虽然她的实力已经很难跟得上李名扬他们的脚步,但身为天人郡主母,肖竹儿现在的身份也是相当尊贵的。看到肖竹儿要动,就连郭云山他们现在也都不便插手。

只是李名扬却忽然拉住肖竹儿,静静的说道:“这样做也根本无法洗清他的罪孽,这样的人值得怜悯。”

“可是……”肖竹儿虽然也懂,但终究忍不住说道:“杀人不过头点地,实在不行就给他个痛快吧。”

“给他个痛快?”李名扬毫不掩饰心中的杀意,冷冷说道:“这样的人还想要死的痛快些?”说完,李名扬看向仍旧在磕头的兰海郡王说道:“回来的路上,我确实给了他很多的机会,如果他想,随时都可以自杀,可是到了现在他还在乞求着自己能有一条活路,这就怪不得我了,我不是没有给他机会。”

肖竹儿虽然过去也很头疼李名扬有些妇人之仁的性格,但现在看到李名扬忽然这么冷血,她终究是有些不舒服的皱了皱眉。

其实不仅是肖竹儿,现在就连周围一些跟着李名扬征战多年的修士也不满露出几分不忍,让他们杀人他们都很在行,但让他们这样折磨一个可怜虫,这些人反而不大喜欢去做。

察觉到他们的异样,李名扬轻叹了一声,随后说道:“他很可怜?哼,他如果可怜的话这世上也就没有不可怜的人了。那个叫吕振的家伙胆子再大,难道他真的就敢自己下令屠城?如果不是得到兰海郡王的暗中授意,一个远征的将领就敢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如果不是心虚,他会在吕振刚刚被押解回兰海郡的时候就亲手杀了他?”

指着现在城墙上还留着斑斑血迹的平阳城,李名扬无比痛恨的说道:“平阳城的百姓有什么错?因为他们不能修炼还想在中原生存,所以就该杀?你们知道不知道,这些枉死之人被屠杀后,根本无法投胎,他们的亡灵会控制不住的成为怨灵,带着无边的怨气开始阳间游荡,然后碰到玄阴之气浓郁的地方汇聚在一起,然后他们就成为了百**里的一个真鬼。”

李名扬说的声音很大,甚至已经传到了远处其他修士的耳朵里,这些话他就是要说给所有人听。

“轩辕界修士都知道百**,也都杀过真鬼,在我们眼中,真鬼就是洪水猛兽,他们不但骇人,还会去害人,这些真鬼自然是所有卫道士们最喜欢铲除的。可是你们不知道,这些真鬼又有谁是真的想滞留阳间的?他们也是投胎,也不愿带着无边的怨气,成为人类的眼中钉肉中刺,最后还要被人类当成怪物除掉。”

说到这里,李名扬又指着兰海郡王说道:“就是因为他,平阳城十几万百姓,可能几年后就会成为十几万真鬼,然后为祸阳间,为了剿灭这些真鬼,又要死多少人?还有,修士之战,不得殃及平民,这是挂在龙都皇城里的祖训,他连这点规矩都不想遵守,还指望我们怜悯他?”

李名扬说的很多,作为一个郡王,也许他不应该说这么多慷慨激昂的话,只是在这个时候,李名扬却控制不住,又变成了当初那个以恶如仇的少年。

兰海郡王此时已经呆在了原地,他虽然贵为郡王,但也从没听说过竟然有这样的说法,只是不管李名扬前面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之后他所说的中原祖训,却是兰海郡王怎么都逃不掉的。

李名扬平稳了自己的情绪,他也是为了让自己身边的人知道,自己并非是忽然变得残暴,只是有些事情绝对不能触碰了自己的底线而已。

指着已经愣住了兰海郡王,李名扬淡淡说道:“抓起来,绑在东城的旗杆上,所有酷刑都让他尝一遍,折磨九十九天再让他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