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震慑

?想让一个人死,自然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件事情,尤其是已经落到自己手中,摆明了可以随意下手的囚犯自然更是如此。可是想要让一个人被折磨九十九天之后再死,却是一件相当有挑战的事情。

当众人听到李名扬的命令后,倒吸一口凉气的瞬间却也是苦笑不已。在场的修士里,能征善战的人自然不少,但善于刑罚的人却少之又少。尤其是想要折磨一个人九十九天之后才让他死,这样的任务哪怕是秦战听到之后都微微摇头,暗想道看来李名扬真是气糊涂了。

但就在人们以为李名扬只是说一句气话的时候,平阳城外竟然真的竖起了一根超高的旗杆,兰海郡王还没等求饶的时候,就已经被割了舌头挂在了旗杆上。

一时间,兰海郡王要开始受刑的消息再一次传遍中原,只是这一次却比他之前战败的消息还要惊人。正如肖竹儿所说,杀人不过头点地,李名扬在击败兰海郡王的时候人们也都知道乔海生肯定活不成了,但却没有想到李名扬会下达这样的命令。

“名扬,这个要怎么处置?”郭云山看着旗杆上的兰海郡王,有些发愁的问道。李名扬是天人郡郡王,今日的身份已经不是往昔,他的命令不说是金科玉律,但也绝对要做到言出必行才行。想到若是兰海郡王不小心被中途弄死了,虽然不会有什么损失,但终究是颜面有失。

李名扬瞄了一眼已经吓昏过去的兰海郡王,很自然的说道:“这件事我会跟转轮去说,他会安排酷刑的。”

“转**人?转**人很擅长刑罚吗?”郭云山有些不确认的问道,毕竟在他看来转轮是那种实力超群的统帅,跟刑罚应该没有太多的联系。

李名扬却是嘿嘿一笑,说道:“要说刑罚啊,他可是祖宗。”

在这一点上,李名扬自然是没有半句夸张,可能说到统帅之道,也许那神秘的天府之中可能存在着比转轮更强大的强者,但要说刑罚之道,在他看来这世上绝对不可能有人能超过转轮,转轮是谁,十殿阎罗,执掌地府的王者,他如果不擅长这个,天底下也就没人擅长了。

正如李名扬所说的那样,在得知要折磨一个人九十九天再让他死掉之后,刚从战场上退下来的转轮十分罕见的坏笑一声,拍着李名扬的肩膀说道:“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正好地府里那老哥几个最近正闲得无聊,这一次叫他们都来玩玩。”

看着转轮坏笑的样子,就连李名扬都忍不住打了寒颤。十殿阎罗里主动了四个,一起商量着来惩罚一个人,李名扬现在甚至都有些后悔只说了九十九天,他毫不怀疑这几个老鬼如果真有心的话,惩罚上九百九十九天都是有可能的。

平阳城外很快建立起来一个庞大的刑罚台,已经断了舌头的兰海郡王被看押在刑罚台上,从这一天起开始经历各种各样的刑罚。起初周围观望的修士权当看一个热闹,在他们看来就凭兰海郡王这样的体质,估计一天时间都用不上就可能会被锦竹军的修士弄死。

只是一天过去了,兰海郡王半死不活,人们以为怎么着也活不过第二天了,可是三天过去了,他还是半死不活,十天过去了,二十天过去了,三十天过去了,兰海郡王总是一副即将要死去的样子,可是每每都会在死亡的边缘被拉了回来。渐渐的,在这里观望的修士都开始心惊胆战起来。这一刻,他们才终于知道什么叫刑罚。

对兰海郡王的惩罚已经过去三十天,可是在过去的三十天时间里,刑罚的种类竟然一样都没有重复过,许许多多人们看都没有看到过的刑具,都被一件一件的搬上了刑罚台,许多从头观看到现在的修士都萌生了一个想法,看来有的时候死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至少看到兰海郡王的时候,他们都会不由自主的这样想。

锦竹军对兰海郡王从不重复的刑罚,自然成为了中原修士们津津乐道的事情,若是放在以往,这件事绝对足以吸引所有中原修士的眼光,毕竟堂堂的中原郡王被人当众处置,并且还不是一刀毙命,而是翻来覆去的折磨,这样的事情自然是从未出现骨的。

可是当许多人都听说了锦竹军对兰海郡王的惩罚真的还在继续,并且每天都花样不断想要去看看热闹的时候,又一个消息从兰海郡里传了出来,这一次所有人都不再去关注兰海郡王的死活。

经过一个月时间的商议,李名扬下达了一个可以说是整个中原可以追溯的历史当中,从未出现过的事情——推平所有兰海郡的修士之城。

李名扬的愤怒,并非是因为兰海郡王趁虚而入,打了天人郡一个措手不及,他只是愤怒兰海郡修士在平阳城屠城这件事,所以这一次他也要做到最绝。俗世百姓的城池他不敢去动,也不愿去动,但兰海郡境内所有的修士之城,却在李名扬一声令下,由百万大军动手推平。

这一过程当中也出现了许多的奇怪的情况,因为修士之城当中也不是全部都是修士,其中绝大多数仍旧都是普通百姓,所以锦竹军的修士一面会十分客气的把城里的百姓都请出来,甚至补偿给他们一定的损失,然后一转身,就会毫不留情的将锈蚀之城推平。

修士之城跟俗世之城有着本质的区别,修建修士之城的城墙,每一块砖石都是经过炼制的,虽然不至于像炼制法宝那样精密,但也绝对不是凡品,修士之城的城墙对绝大多数的低阶修士来讲都是坚不可摧的,要不然的话也不可能承受得住修士之间的大战。修建一座修士之城是相当困难的事情,但是推平一个修士之城却比较简单,只要有足够多的修士,足够暴力,就可以做的很轻松。

如果说李名扬下令处置兰海郡王九十九天,这样的命令是让人乎其不意的话,下令推平整个兰海郡里的修士之城却是绝对的惊世骇俗了。

当人们看着兰海郡里一座座修士之城轰然倒塌的时候,人们都知道,兰海郡算是彻底的完了。而伴随着推倒修士之城的过程,大量的兰海郡修士也都被杀。只是锦竹军杀人极有分寸,只要不反抗,便不予理会,留下所有的百宝囊就可以离开。但只要稍有异议,便格杀勿论。

天人郡之战就此拉下帷幕,当锦竹军在兰海郡内兴风作浪,一面推倒城池,一面屠杀兰海郡修士的时候,平原郡王已经彻底缩了起来,恒远城外的平原郡修士甚至是没有摆出任何的防御阵势便直接溃逃,逃回去之后,平原郡王竟然没有在边境城池上留守一兵一卒,竟是门户大开的把一切都展示在了天人郡修士的面前。这样的做法虽然十分不堪,甚至会沦为其他郡王的笑柄,只是想到兰海郡王现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下场,平原郡王就认为自己的胆小并不是多余的。

这一战平原郡并不算败了,毕竟恒远城之战从开战到结束都打的旗鼓相当,虽然双方也打出不少的火气,但说到底其实也算得上是惺惺相惜。只是兰海郡那边的动静实在太大太大了,大到平原郡王不得不摆出一副已经失败的架势。他把边境上所有城池的修士都撤走,也是暗示这就是他们承认战败的代价。

相比于颜面,许多的时候能保住王位才是最现实的问题。到了现在,中原之上已经再没有哪个郡王想要打天人郡的主意。兰海郡已经彻底毁掉,李名扬这样破坏兰海郡,也已经表明了他不会接手这个郡府,毕竟天人郡的地盘确实太大太大了,想要多占领一个郡府需要的兵力和财力,如果投入到征战玄界上,甚至可能打下来两三个玄界。事实上,在中原上能有多少领土,也不过就是一个身份的问题,实际意义并不算太大,龙都里的那些大家族在中原并没有多少领土,但却并不耽误他们在中原被人敬畏。

在兰海郡王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平原郡王又夹起尾巴做人的时候,成王却是开始幸灾乐祸。事实上,这一次远征他本打算参加,但却是黄玄英一力主张不要冲动,甚至最后干脆明说了如果成王参战,黄玄英便永远不再管西凉郡的事情,最后成王才不甘心的放弃了围攻天人郡的机会。只是没想到,正是当时的“明智”,换来了西凉郡现在的安稳。

人总是一个十分奇怪的存在,在之前的时候成王怎么看李名扬都觉得不爽,可是当他愕然发现李名扬已经达到如此高度后,所有的脾气就都已经消失了,当然,这也可以称之为识时务。

这一日,兰海郡王终于熬过了九十九天的刑罚,在刑罚台上被李名扬一刀斩下头颅。站在高高的刑罚台上,李名扬冷冷说道:“犯我天威者,虽远必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