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屠夫的柔情

?所有人都在看着孙尚香发呆,这个绝色尤物忽然娇羞的模样让许多人都看得口水直流,尤其是一些看着她诱人背影的茶客,更是有几个连鼻血都看了出来。

结果李名扬的声音忽然不适时宜的响了起来,孙尚香的身子就猛地僵硬在那里,许多茶客看到美景不再,全都对李名扬怒目而视。

孙尚香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糟糕表现,但却更加怀恨李名扬的不解风情,本想恨恨的转身离开,但又实在好奇的想听听李名扬自己讲述一下他的经历,最终只能期期艾艾的说道:“灵茶还是刚炼制出来就喝掉最好,不如,不如去七楼静室里坐坐,我再给你炼制一壶极品灵茶你尝尝?”

“咔”“咔”“咔”“咔”

忽然间屋子里好像到处都响起这样的声音,所有茶客都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孙尚香竟然向人主动发出邀请,去七楼静室?那可是无名茶楼里绝对的禁地,孙掌柜竟然邀请他去七楼?

这一刻,所有人都开始控制不住的上下打量起李名扬来,他们都很好奇这小子到底哪里出众,竟能引得孙尚香主动邀约。他肯定是身家丰厚的,否则也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要极品灵茶喝,开始光有灵石就行吗?孙尚香会缺灵石?

难道他不仅财大,而且器粗?有人开始偷偷瞄了瞄李名扬的裆下,但却没有什么特别发现。

李名扬真的不知道孙尚香到底想干什么,他甚至想到孙尚香是不是皇族派来跟自己联系,再好好洽谈一番拍卖的事情。可是看到孙尚香这一副小女人姿态,却又马上否决了这个猜测。想到最后也猜不出个所以然来,最终也只能无奈的摆摆手说道:“多谢孙掌柜好意了,我还有事,有机会再喝茶吧。”

“咔”“咔”“咔”“咔”

又是一片心碎的声音响起,他竟然拒绝了孙尚香的邀请?

孙尚香其实并不是**,她只是对李名扬十分好奇,这种心态很奇妙,这些年来始终听着一个人的传闻,如今终于见到了这个人,自然是想跟他好好谈谈,纯粹的只是想交个朋友,但却因为犹犹豫豫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孙尚香一阵懊恼,但懊恼过后却又马上恢复了往日的神采。

堂堂皇族长公主,孙尚香自然不会真的是那种期期艾艾的小女人性格,想到自己之前的表现似乎引起了一些误会,她也不去解释,也不做争辩,只是神色坦然的又拦了一下李名扬,这一次无比自然的说道:“我是真心想跟你说说话,你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吧,鬼王大人?”

当人们看到孙尚香第三次拦住李名扬的时候,人们都已经开始猜测孙尚香是不是被人下药了,可是当他们听到最后四个字的时候,却都愣在那里。

“她,她刚才叫那人什么?”有茶客结结巴巴的问道。

“好像是鬼王大人……吧。”另外的茶客也不敢确定的说道。

窦松和曹郁同样目光呆滞,看着孙尚香从容中带着的几分尊重,再看了看李名扬,他们的心思都开始乱了起来。尤其是曹郁,他现在只感觉自己的脸皮有些发紧发热,想到自己刚才大嚷大叫要挑战李名扬的样子,可是现在知道他就站在自己面前后,曹郁竟然控制不住的有了一些惊慌。

这一刻,人们再看向李名扬时的眼光都变得不同,之前他们都以为李名扬是目中无人的狂妄,但现在却都渐渐感觉到,李名扬的散漫似乎不是因为不屑,而是自然散发出来的一种傲气。

就这么被孙尚香叫破了身份,李名扬也有些意外,但见孙尚香忽然变得无比自信的样子,跟刚才简直判若两人,虽然不知道她心里经过了怎样的转变,但看到自信的孙尚香,李名扬反而更加欣赏。

“这次终于相信我的话了?”李名扬笑着问道。

孙尚香点点头,说道:“上去喝茶?”

“走吧。”察觉到身旁修士的一样,李名扬也懒得再掩饰什么,叫上赵灵瑞便跟着孙尚香上了七楼。

李名扬走后,原本静悄悄的茶楼忽然变得人声鼎沸。所有人都没想到,他们一直追捧的鬼王大人就这样出现在了他们面前。想着今天喝茶时他们一再挑衅嘲讽李名扬的事情,有的茶客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在他们眼里,李名扬可是绝对的杀人不眨眼的魔王。

不提有多少蜀军死在他手里,就说现在的兰海郡,偌大的一个郡府被他毁掉所有修士之城,死人更是无算。只是谁都没有想到,那样一个屠夫一样的人物,竟然是这么一个样子。想着他面目清秀的模样,很多人都有些接受不了。在许多年轻修士看来,鬼王李名扬应该是那种走到哪都霸气十足的人才对。

而说到霸气,有的人开始不自觉的看向了曹郁。今天得罪鬼王最多的就是他曹郁了,先是当着人的面把鬼王说的一无是处,然后又一再挑衅,好像要生吃了李名扬一样。可是呢,现在他也只能发呆而已。

有的人都想起了李名扬刚才对曹郁说的那番话,现在再度想起来,人们才知道李名扬可不是在死撑,而确实是很中肯的一句劝告。以曹郁的身份,其实还真不够资格挑战鬼王的。虽然鬼王只是中原的郡王,而他曹家是天池守护者,但天池守护者指的是一个家族,而不是指他曹郁自己,理论上来讲,曹家家主才是跟李名扬平起平坐的存在,虽然不至于如此,但在曹家能跟李名扬平等对话的,至少也得是家主一代的长老才行。

窦松虽然震惊,但现在却完全是开笑话的心态。本来他就是想要挤兑挤兑曹郁,让他发发疯,动动手,在孙尚香面前留下个易冲动没城府的印象就好了,却没想到自己竟是不小心把曹郁引得直接撞到了那种人物的身上。

但他正在美的死后,自己却是忽然一惊。在得知那青年就是鬼王李名扬后,他竟然就已经不知不觉的把自己放在了比他低了一个境界的层次上。想着鬼王不过也是个年轻修士,自己竟然连跟他比较一下的胆量都没有了,窦松也渐渐多了几分怒火,尤其是想到孙尚香竟然主动邀请鬼王去七楼的静室品茶,窦松心里更是不舒服。

只是纵然再不舒服也只能是如此了,窦松现在也不能冲到七楼上去,其他人不知道孙尚香是谁,他怎么可能不知道,皇族长公主,长青大帝的爱女,就算她手无缚鸡之力,他又怎么敢真的去冲撞。

最后窦松只能无奈一声叹息,一句话不说的走掉,至少今天也不算一点收获都没有,把鬼王李名扬来龙都的消息带回去,倒也不错,虽然这个消息估计一个时辰之后就会传遍整个龙都。

临走的时候看了眼曹郁,窦松却是没了心思再去挑拨离间,过犹不及,这样的情况下若是再去说一些不该说的,天知道曹郁那疯子会不会把火气都撒在自己身上。明眼人可是都看出来了,在孙尚香叫破李名扬身份之后,曹郁可就没了再去挑战鬼王的胆量了。

“你倒是再狂啊,碰到更狠的你不也得歇着?”看着曹郁到现在还死撑着站在那里,窦松极有快感的想到,可一想到自己想的那个“更狠的”家伙,不由得又是一声叹息。这样的人,纵然自己再不服气,怕是这辈子也无法超越了吧。

这样的想法,整个茶楼里的人都已经暗暗萌生。平日里再怎么讨论鬼王,不管怎么追捧,他们都只是把李名扬当成一个遥不可及的人去谈论,但当他们真正看到李名扬后,心态却都有了变化。遥不可及的存在,和身边无法超越的强者,这完全是两码事。

一时间,茶楼里的气氛都很低沉。

不过在七楼的静室里,却是不断传出铜铃般美妙的笑声。这个静室就是孙尚香在茶楼的闺房,不过闺房布置的却异常简洁,李名扬和赵灵瑞都没有任何不适。孙尚香换上一身布衣,样式很普通,但却仍旧衬托出一身火爆身材。还好是布衣布裤,孙尚香又是真正的大家闺秀,倒是避免了许多尴尬。

到了静室里李名扬才知道孙尚香是多让人头疼的一个姑娘,她竟是从自己在玲珑门时候的事情开始问起。看得出来孙尚香对自己的事情倒是仔细研究过,问的很多,但却极有规律。

李名扬颇为头疼的讲述着,偶尔的时候甚至还需要赵灵瑞帮忙说几句,结果最后竟是这样生生的说了一夜,待到天光大亮的时候,才堪堪说到自己带着靖山城人在西凉郡里落脚。

对李名扬他们来说,不吃不喝不睡觉根本已经不算事,不过想到今天还要忙的事情,李名扬只能强行打断孙尚香的话头,说道:“我还有事要办,以后有机会再聊吧。”

听到李名扬要走,孙尚香没来由的心里一阵失落,这一夜的长谈,让孙尚香知道了许多自己从未听说过的事情。虽然李名扬说的都只是一些小事,甚至他丝毫没提自己现在在中原的辉煌战绩,但就是那些小事,却让孙尚香听得兴致勃勃。

“今晚你还来么?”站起身来,孙尚香下意识的问道,问完之后才发现好像这句话又引起了什么误会,当即又闹了个脸红。

偷瞄了李名扬一眼,却发现李名扬并没有因此而有什么异样反应,反而皱着眉头很认真的想了好一会,最后摇摇头说道:“不来了,以后有机会的话。”

跟孙尚香交谈一夜,看着孙尚香这样的绝色美人时不时的娇笑、惊呼、感叹也确实是个不错的享受,但这样的享受偶尔尝尝就行了,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如果皇家拍卖场那边真的很难把东西卖出个好价钱的话,那就必须尽快想办法私下联系大买家了。

“你很忙吗?”看到李名扬皱着眉头似乎有很多事在想,孙尚香小声的问道。

“不忙,不忙。”李名扬笑了笑,随后便告辞离去。

赵灵瑞做了一夜的陪聊倒是不觉得乏味,尤其是看着孙尚香这个一向清冷的长公主频频露出小女人姿态,赵灵瑞也感觉颇为有趣,但也仅仅是有趣而已。赵灵瑞虽然也不认为李名扬仅凭一面之缘就能让孙尚香倾心,但想到频频发生在李名扬身上的不可思议的事情,赵灵瑞现在便已经开始做了这样的打算,反正瞎想又不犯罪。

看到李名扬说走就走,孙尚香竟真的有些情绪低落,赵灵瑞挑了挑眉,鬼使神差的上前说道:“长公主殿下,名扬兄弟这次来龙都确实有一件大事要办的。”

“我知道的,他要卖极品寒玉嘛,我听三皇叔说过了,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固执,非得全部都换上品灵石呢?”孙尚香不解的问道,在她看来李名扬完全是做无用功,如果真只是为了忙这件事,不如赶快把东西卖给三皇叔,然后回来陪自己聊天……

赵灵瑞想了想,最终还是把李名扬固执的原因说了出来,一方面赵灵瑞是希望可以借孙尚香之口把这个原因传回皇族去,毕竟在赵灵瑞看来能不跟皇族结怨还是不要结怨的好。

另外一方面赵灵瑞也只是不希望李名扬被人误会,认为他是目中无人,或者是不会做人。

孙尚香愣愣的听着赵灵瑞说完,然后便沉默了下去。脑海中不断回荡着李名扬那一句“普通人能有几个二十年”,孙尚香忽然发现虽然听了这么多李名扬的故事,但到现在她才好像真正认识李名扬。

忽然走到窗前看了下去,刚好看到李名扬等到刚刚下楼的赵灵瑞,看着他毫无架子的跟赵灵瑞打闹,孙尚香的眼神竟是有些迷离,喃喃说道:“有谁能想到,这是个杀人无数的屠夫呢。”

又有谁知道,这个屠夫竟有如此柔情的一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