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地皇榜

?“你的意思是!?”李名扬愣愣的看着长青大帝,甚至忘了用传音发问。wWw。。coM

孙尚香看着李名扬吃惊的样子也是一阵疑惑,刚想发问但看到父皇的眼神后,很快就识趣了走了出去。

孙尚香刚刚走出去,长青大帝忽然脱下上身的青袍,转过身去的时候李名扬看到他后背上有一头活灵活现的巨熊的纹身。看到这个画面,李名扬下意识的说道:“为什么不是龙?”

长青大帝又转过身来,青袍随手穿好,笑着问道:“为什么要是龙?”

“你们不是皇族么,俗世皇族就都喜欢用龙为图腾啊。”李名扬一副理所应当的说道。

长青大帝笑了笑,说道:“我们东黎族的图腾就是神熊,怎么会用龙。”

“东黎族?”李名扬好奇的问道:“你真也是天府遗民?你们皇族都是?”

“嗯,整个皇族都是,但皇族成员只是有可能会具备东黎族血脉,并且这个可能性极低。”长青大帝解释了一句。

“哦,这么说来你们倒是跟青麟族差不多。”李名扬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青麟族?”

“就是龙庭军的赵家,他们也是天府遗民,青麟族的血脉继承也很困难,整个赵家也就不到十人拥有青麟族血脉。”李名扬说道。

“原来是这个原因,我之前也很不解为什么赵凡那个老财主会发了疯的帮你作战,甚至已经到了不惜要卖固定产业的程度了。”长青大帝笑了笑,随口问道:“他们这么帮你,其实也是为了帮自己吧。”

李名扬看了看长青大帝,忽然感觉世事就是这么奇妙。来此之前自己最担心的不是长青大帝敲诈自己,反而就是担心他询问自己关于天人族或者是其他天府遗民的情况,但在他表露了身份后,自己竟然就对他再难设防,哪怕两人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

“是不是自己也很好奇,为什么见到天府遗民总会不由自主的亲近?”长青大帝忽然问道,李名扬愣神的时候他又突然随手一划,就见他随手在空中划出一道漆黑的口子。

他也能划破虚空?看到这一幕,李名扬顿时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他看。之后才释然,圣灵境强者可能都已经达到了这样的程度,转轮当时也说过这并不是只有他自己才能做到的。

长青大帝取出了一个十分奇怪的圆盘,看起来好像是阵盘,又比阵盘好了许多,仔细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放大了许多的转经筒,大到李名扬需要开启战体状态才能勉强用一只手抓住。

“这是地皇榜。”长青大帝的声音飘来,李名扬也正好刚刚抓住地皇榜。之前看到长青大帝随手把东西扔过来还以为这东西不沉,入手后李名扬才庆幸自己刚才下意识开启了战体状态,这所谓的地皇榜少说有十万斤!

“这是武器?”李名扬好奇的把玩着手里的这个重的惊人的大家伙,下意识挥动了一下撇撇嘴说道:“不行,有些不顺手啊,砸中了固然有效,可是想用这东西打中人实在太难了些呀,能给我用这东西砸中的家伙,也根本犯不上我如此大动干戈。”

李名扬一路走来都是伴随着一场又一场的征战在成长,拿到地皇榜的第一时间想的也是这个东西对战力的提升和帮助。

长青大帝嘴角有些抽搐,深吸一口气后说道:“你试着去跟它沟通一下。”

“沟通一下?”李名扬一只手抓着地皇榜已经有些吃力,转而双手抱住了他,看着长青大帝问道:“这东西是什么东西?”

“你试过就知道了。”长青大帝故意挑起李名扬的胃口。

李名扬将信将疑的尝试着跟这个大家伙联系,他知道想用神识探入其中是绝对不可能,冷静下来后再看眼前这个大家伙,他下意识好像在开启传承记忆一样,开始跟这个大家伙沟通起来。

只听脑海里忽然响起一声脆响,随后李名扬就感觉“嗡”的一下子,大量的信息涌入到自己的脑海中,整个人都险些直接被冲击的傻掉。

太多太多的破碎的画面涌入到自己的脑海中,诡异的是这些画面就好像原本就该属于自己一样,曾经脑海中的许多破碎的传承记忆,因为这些破碎画面的加入,终于合成了几个稍显完整的片段。

“太初,你可知罪?”

“知罪?你我到底谁有罪!”

……

“太初是无罪的!”

“闭嘴,我们不能让你带着天人族走向深渊,把王冠交出来!”

……

“苦了你了,孩子。”

“我不是为你,我只求本心无愧。”

……

“赢文,今日起,你便是新的王。”

“嗯,知道了。”

“那罪囚?”

“你们不是说好发配轮回台了吗,还问我做什么。”

……

“我来放你走。”

“你不想要你头上的王冠了?没用的,你还太小,解不开镣铐。”

“那你就带着轮回台逃!”

“你……”

“你是对的,希望你能坚持下去,保护好太初大人。”

……

看着李名扬捧着巨大的地皇榜,坐在地上一会笑一会哭,长青大帝眼睛里透出希冀神色,地皇榜他已经研究了近三百年,却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他很想知道李名扬到底在里面看到了什么,只是他更清楚这种事情是根本没法知道的。

李名扬终于再度睁开眼睛,脑子里组建出来的那几个完整的片段虽然让自己有如身临其境,可仍旧没有太明确的线索,片段终究只是片段,所有的一切还需要猜测。

太初是谁?赢文是谁?到底是太初有罪还是那个天人王有罪?赢文就是公羊文吗?那我是谁?

李名扬发现自己知道了事情终于多了一些,却又感觉好像还不如不知道,现在脑子乱乱的,反而什么事情都想不清楚。

长青大帝上前收回了地皇榜,问道:“你记起了什么?”

李名扬很快把心里的疑问收了起来,长青大帝再友善,这种事情终究也不能现在就跟他说,也许是时候找个时间跟骨灵好好谈一谈了,可能这件事连转轮都已经无法再参与其中。

“这个地皇榜是天府里的一块界碑炼制而成的,地皇是天府里的一个强者,因为是大地族的最强者,所以被称之为地皇。我在这里还知道了另外七十九个天府族群的不太完整的消息,不过没有去天府的方法。”李名扬很快平静下来,除了自己的那些奇异记忆片段外,他把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在地皇榜里也知道了东黎族的情况,一个以神熊为图腾的族群,不过不是靠蛮力出名,而是他们的图腾真的是一尊神,他们的血脉天赋是借助神熊的神之力战斗。这是一个相当奇异又强大的族群,这是李名扬在了解了东黎族情况后的结论。

当然,光看长青大帝就可以知道,一个连身边侍卫都是圣灵境强者的家伙,他绝对不是战力超群那么简单。

“你们东黎族拥有如此强横的天赋,你又掌握地皇榜数百年,难道连去天府的方法都没有掌握?”李名扬无比好奇的问道,现在在他眼里长青大帝并非是什么皇族大帝,只是一个跟自己研究天府的天府遗民而已。

长青大帝很喜欢这种轻松的谈话方式,面对李名扬的质疑,长青大帝苦笑了一声,说道:“看来虽然你在地皇榜里看到了更多东西,却显然还是少了点关键。”

说着话,长青大帝顿了一下,说道:“太具体的消息我估计也说的不太清楚,还是给你找个熟人说给你听,这样你也能更放心不是吗,我知道你对我还是有戒心的。”

如果在外面,对外面的人,长青大帝永远不会说出这句话,如果有人听到他这样说的话,基本上也就是他已经对那人起了杀心了,但天府遗民在轩辕界里相遇总是会不由自主的亲近,长青大帝也在不经意间变得没有了那本就微弱的上位者气势。

李名扬其实对长青大帝确实没有多少戒心,只是像这样阅人无数的老家伙,一双眼睛早已经精明的好似能看透人心一样,自己虽然看过地皇榜后给了许多说法,但事关自己最隐秘的那一部分,却是只字未提,要说长青大帝没看出来只能是自欺欺人了。

不过事关这等**,就算明知被对方看出,他也不打算多说什么,现在只是期待着长青大帝给自己一些干货,看来长青大帝确实掌握着一些自己极感兴趣的消息,否则也不会贸然把自己叫来。

不过听到长青大帝说要请熟人来的时候,李名扬两条眉毛顿时都要竖了起来,虽然明知道长青大帝绝对不是那种下作到会抓自己朋友来威胁自己的人,但现在他还是忍不住一阵心慌,但当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后庭深处慢慢走出来后,李名扬却有些哭笑不得。

一个气势惊人的庞大凶兽慢慢走出来,许久不见那一身气焰滔天的架势仍在,不过凶兽的声音却无比和气:“小名扬,好久不见呀。”

来者竟然是青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