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 好久不见

?李名扬到最后也没找到玄光,他明知道玄光就躲在城中法阵的某处,但见识过了龙华战场和人皇墓地里的法阵后,李名扬很清楚玄关布阵的习惯,这个看似坚不可摧的守阵里如果没有千八百个假阵的话,自己愿意把脑袋赔给玄光。

想找玄光不容易,想找那道暗门可就没那么困难了,毕竟之前在外面已经改造了暗门的构造,在法阵内部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很快李名扬就找到了暗门所在,有了这道暗门想要出去也就不是那么困难了。

就在此时,消失了有一段时间的玄光臭着一张脸出现了,一看这张脸李名扬就知道紫光那副嘴脸是跟谁学的,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这对主仆还真是像到了极点。

“你要干什么去?”玄光问道。

“出去帮你把这家伙勾引进来啊。”李名扬笑着说道。

“多谢,我自己可以做的很好。”

“可以做的更好一些,为什么不选一下。”

“不需要更好,这样就不错。”玄光固执的说道。

李名扬懒得废话,开始准备打开暗门。

“住手!”玄光声音变得森然起来,甚至大有要动手的架势:“再动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李名扬头都没回,笑呵呵的说道:“嗯,你不客气吧。”

“你!”玄光发现眼前这个天人族的家伙似乎可恨的让人牙根直痒痒,他忽然感觉自己好像知道为什么他是天人族罪人了。

太遭人恨!

“人呐,有的时候还是得认命,再辉煌的过去也都是过去了,活着不就得往前看么,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连天人术都修炼不了,我不也没怨天尤人,更没喜欢逞强么。”李名扬笑了笑,示意玄光别再激动,指了指城外说道:“外面那家伙既然背叛了你,就要给他点好看不是么,敢暗算天人族,真是反了他了。通力协作,事半功倍,岂不是更好?”

拍拍玄光的肩膀,一如多年老友一样,李名扬说道:“单打独斗我肯定不是他的对手,我只负责把他勾引进来,接下来的就看你的了。”

玄光愣愣的看着李名扬,不知是太多年没有看到同族的原因,还是李名扬身上就是有一种吸引人的气质,玄光看着他无比欠揍的笑脸却是一点火气都生不起来。

“祝你好运。”玄光忽然也笑了起来。

“这就对了嘛。”李名扬刚想再拍拍玄光的肩膀,结果就见一个大脚丫子狠狠印在自己脸上,然后自己就好像断线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你大爷!”李名扬悲愤的喊了一声。

“嗯?”正在努力攻城的尸皇眼神一冷,忽然看向一旁,发现那个年轻人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边。

看到自家老人的眼神,尸皇阵营方便的修士也都看到了忽然出现的李名扬,一时间几十个修士把李名扬围了个水泄不通,一个个凶神恶煞,好像就等着自家老大下令,然后就把这家伙剁成肉馅。

李名扬刚想虎躯一震把这些狗腿子震走,却忽然发现一个十分尴尬的情况——自己不会飞了……

刚才光想着出来,却忘了宋青虎没有跟着自己出来,自己就只能贴着墙根走,可是墙根只有三丈宽,显然不够用啊。李名扬心里直骂娘,脸上却带着镇定的笑容:“尸皇大人,咱们这就走啊?”

“走哪?”尸皇冷冷的看着李名扬。

“进城啊。”

“进城?”尸皇凝视着李名扬,没好气的说道:“刚才一声不响的就进城了,现在才想起来叫我进去?”

“嗨,你说这事啊,我们还一脑门冷汗呢。我在阵法上是有点造诣,刚才破着破着阵,就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头,然后就被吸了进去,没想到跟在我身边的人也都被吸了进去。我这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逃出来的,这不,刚出来就是为了接你进去的,毕竟咱都说好了要一起进城嘛。”李名扬一本正经的说着,说谎这种事对他来讲根本没有半点难度。

尸皇努力的想看透这个年轻人,结果却是徒劳,他在年轻人的笑容和眼神里看到的只有真诚,可是打死尸皇都不相信这家伙说的是实话。

“是在城里破阵的时候,不小心坠入了假阵然后被送了出来吧。”尸皇忽然想到玄光大人的布阵手段,下意识的猜测道。

“没有,城里的假阵虽多,但却没有把人送出来的。”李名扬连忙辩解。

“那就是在里面找到了玄光大人,或者是碰到了什么强大存在,想拉我当打手吧。”尸皇又问道。

李名扬连连摆手:“没有,没有,真的是出城来接您的。”

“接我进城干什么?分好东西?”

“进城先把那可恨的家伙干掉,然后在分好东西嘛。”李名扬下意识的说道,刚一说完他就马上捂住了嘴巴,额上冷汗都流了下来。

尸皇脸上冷笑不断,看到李名扬想要补救的样子他笑得更开心:“好好好,老夫就陪你进去看看,我倒要看看那个病猫还能掀起什么风浪。”

“大人,万事小心啊,这小子好像在设圈套,不能轻信了他呀。”看到尸皇“识破”了李名扬的“奸计”,他身后的狗腿子们全都开始表忠心。

尸皇忽然停下来想了想,点点头说道:“你们说的很有道理,做事还是要小心些最好,那你们就跟我一起进去吧。”

“啊?”狗腿子们都傻了眼。

李名扬心中冷笑不断:“该,叫你们捧臭脚,现在遭报应了吧。”心里这样想,嘴上却是连连称好:“好好好,多进去点人好,人多力量大嘛。”

李名扬越是如此,尸皇却确定里面肯定有一场苦战,但至少还能看到获胜希望,否则这小子也不可能逃出来救援。尸皇自信对玄光大人了解很多,以玄光的性子如果战斗有一点优势,都不可能给对手半点喘息的机会。趁你病要你命,玄光啊玄光,今天必须是你的葬身之日,这一天老夫已经等的太久了。

尸皇虽然总是标榜自己不是人皇,但毕竟继承了人皇所有的记忆,很多时候他自己也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人皇还是尸皇。反正只要一提到玄光,他就会无比兴奋。

一众狗腿子现在全都冷汗直流,天人城他们都进过很多次,甚至有的还在天人城里短住过一段时间,但如今的天人城堪称龙潭虎穴,谁愿意现在没事往里跑啊,我们只是喜欢拍拍马屁,没说喜欢陪你玩命啊。都在后悔,都想跟尸皇推脱,但看到尸皇那张忽然变得无悲无喜的脸,这些人都打了个冷颤,很识趣的闭嘴等着进城。

“小子,如果让我知道你跟是耍什么花样的话,那就等死吧。”临进城的时候,尸皇还不忘威胁了李名扬一番。

圈套戏份都演了,最后一哆嗦肯定不能差了,李名扬听到尸皇的话全身都晃了一下,强笑着说道:“这个你放心,肯定没有什么阴谋,只是大家通力合作吗。”

“这就好,带路吧。”尸皇点点头,挥了挥手。

事已至此,再做戏只会徒增变故,李名扬想都不想,直接找到那道暗门开始靠蛮力破阵。“很遗憾”的事情,李名扬战力不足,还无法短时间被破开法阵,看得尸皇一肚子恼火,没好气的说道:“让开,我来。”

“好嘞。”李名扬想都不想直接躲到一边,李名扬最大的优点就是大方,只要自己不需要的东西肯定可以跟别人分享。对于寻死这种事,李名扬更是从来不会跟人抢,只是不知道已经是一具尸体的尸皇还能怎么死。

李名扬很期待。

看着那道暗门的时候尸皇明显眼前一亮,在阵法一道也有相应造诣,尸皇一眼就看出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破阵的破绽,虽然隐藏的很隐秘,但既然现在露了出来那就只能等着被破。尸皇也不是愣头青,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没有看出上面有一丝一毫玄光作假的痕迹后才放心大胆的开始攻击暗门。

之前看着李名扬攻了老半天都没反应,尸皇身后那些狗腿子一个个都以为这事又能拖一拖了,结果正要劝尸皇下去歇息一番的时候,却只见尸皇仅仅一击便将法阵破开一道缺口。

看着目瞪口呆的手下,以及已经傻在原地的李名扬,尸皇脸上得意之色更浓,说道:“走吧,咱们进去。”

“遵命。”狗腿子们咬着牙跟了上去,他们可是知道老夫下令之后,如果拖延的话会是什么后果。

李名扬脸上冷笑不断,不自觉的终究还是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只可惜这一刻尸皇已经没有心思留意身后人的动向,他的眼中现在只有天人城,他甚至仿佛已经看到城里的那个病怏怏的大家伙,也好像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战刀夹在那家伙脖子上的画面。

可以说已经等待了上千年之久,想到终于可以将玄光击杀,继承玄光所有的一切,尸皇激动的全身都开始颤抖起来。

只是当他听到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他身子颤抖的更厉害了。

“志铭,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