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 无奈的现实

?老王头的眉头始终没有松开过,尽管孙尚香已经不止一次告诉他,他儿子王川的伤势已经稳定住,但看到王川始终昏迷不醒,老王头却还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李名扬一样紧皱眉头,好像在思考着什么,孙尚香现在也不敢打扰李名扬,只能陪着老王头继续等待。看着老王头一脸的皱纹,还有他这间并不算宽敞的杂货铺,孙尚香大概也看出了他生活的不易,虽然看起来他平日里的生意还算不错,但这里的地段毕竟太偏僻了一些,他所售卖的东西都不算什么精品,很难有太大利润,能勉强保持生计已经算是不错。

看到这里,孙尚香想了想忽然道:“王叔,等着你把这个杂货铺关了吧。”

“嗯?”焦虑中老王头愣了一下,看了孙尚香一眼后若有所思的头,道:“好,只要我儿这次能度过此劫,老头子我就不留在这里碍你们的眼了。”

在老王头看来这就是孙尚香要谈条件了,隔壁静心斋的生意越来越好,这是左邻右舍都知道的事情,静心斋因为地方不够用甚至已经影响到了每天的生意,如果能够把自己这个铺子盘下来的话,别看这个铺子,但也绝对能让静心斋多赚许多。老王头现在已经心灰意冷,如果自己儿子真能在李名扬的妙手之下回春,自己滚蛋就滚蛋了,要不也不知道拿什么报答人家。

孙尚香想了一会才明白老王头到底在想什么,当即苦笑着道:“我的静心斋那边确实有些坐不开,我每天其实也没有太多时间忙这些事情,不如这样,你把杂货铺关掉,然后也卖灵茶,我每天只负责炼茶,王叔您在外面帮着我们张罗一下,等着算账的时候,咱们三七分如何?您吃亏,拿走三成怎么样?”

李名扬忽然从沉思中转醒,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孙尚香,在看到孙尚香诚挚的眼神后,满意的头,竖起了拇指。做好事自然谁都喜欢,孙尚香喜欢这样做李名扬自然自持。

老王头看到李名扬的举动,心中的疑惑反而更多了起来,好奇的问道:“你是真的?只我把铺子空出来,就能跟你们一样卖灵茶?然后咱们三七分账?”

“是的,王叔你认为如何?”孙尚香笑着问道。

老王头现在还能认为如何,他的脑子不断的转着,可是就是想不明白这一对年轻到底想干什么。静心斋的生意有多好,这条街上没有人不知道,在一个根本算不上热闹的街道上,一家铺子能生意这么红火,本身就是一件奇事,尤其是一壶灵茶竟然就要一百块下品灵石,这哪里是卖东西,这简直就是在抢东西。

老王头也不是没喝过静心斋的灵茶,确实很好喝,以往每晚去聊天的时候也是因为想蹭几杯灵茶喝,但在知道灵茶的价格后却什么都不敢去了。出来李名扬他们都不会相信,老王头最近不愿意跟李名扬他们来往并不是要因为眼红静心斋生意太好,而就是因为不敢再去喝灵茶。一想到一壶灵茶就要一百块下品灵石,想着过去自己喝的那些灵茶,万一人家张嘴要灵石,老头子就是把裤衩赔给他们也赔不起啊。

无奈之下,老王头只能装出一副对此视而不见的状态,可是没想到现在人家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静心斋的生意如果自己能占到三成的收益的话,可是比自己开杂货铺赚得要多太多太多了,翻了三五倍也不止,只是这样的好事为什么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看着老王头质疑的眼神,孙尚香笑着解释道;“多了王叔您这间铺子,静心斋的生意可以好上一倍,我们分三成给你,还可以多赚两成,何乐不为?”

听着孙尚香的解释,李名扬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心中暗笑不止,做好事要做到这样费尽心机也真是世间罕见,但感受到老王头变得急促的呼吸他就知道老王头是无法拒绝这样的好事的。

果然,老王头再没有任何犹豫,答应了孙尚香,好像是一件大喜事的出现让他终于松了一口气,老王头竟然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沉沉睡去。

李名扬忽然睁开眼,笑着问道:“做的不错啊。”

“还行吧,总不能看他们一老一少就这么活活饿死。”

“你看出来了?”李名扬略显诧异的问道。

孙尚香摇摇头,道:“我不是从他的伤势里看出来的,而是从你的状态里察觉到的。如果这个家伙的伤能恢复的话,你肯定不会如此,一定是他受的伤已经无法恢复,这辈子也只能做个普通人,这样的年轻人肯定无法给他的老爹送终,所以你才会如此烦心吧。”

李名扬更加诧异的看着孙尚香,他很好奇孙尚香为什么能看自己心思看的这么准,不过一迎上孙尚香炙热的眼神,李名扬就马上败下阵来,低着头道:“这样做也不错,至少他只是修为无法恢复,手脚麻利一些的话,让他们帮忙卖卖灵茶攒灵石,将来就算我们走了他们也能有本钱再做别的。”

“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会有一些自责,怎么好像这个年轻人受伤是因你而起一样。”孙尚香又忽然问了一句。

这一句话惊得李名扬顿时愣在那里一句话都不出来,现在也已经不再畏惧孙尚香的眼神,他只是试图看透孙尚香的心思,难道这是他们东黎族的某个种族天赋?为什么她可以将自己的心思看得如此准确,刚才自己的烦心其实就是因为这个事情。

“你是怎么看透的?”李名扬毫不掩饰自己的疑惑。

孙尚香浅浅笑了一下,淡淡道:“我也不知道,从我认识你开始,我就总想着可以真正去理解你,想走近你的心里,所以一直都在这样做。在轩辕界没有机会,你总是要忙着征战和拼杀。在天府这半年是我最幸福的半年,很平凡的生活中我好像也终于看到了一个真实的你。刚才看到你烦心,我就想着可以帮你分担一下,所以就不知不觉的好像看到了你心里的想法。”

听着孙尚香的话,李名扬再一次败下阵来,这就是个妖女,她明明什么动情的话都没,但却让自己心跳猛然快了起来,甚至呼吸也变得急促,不敢再多,李名扬竟是直接开始调息很快就入定。

看到李名扬狼狈逃窜的样子,孙尚香促狭的一笑,笑过之后眼中却又多了许多落寞。可恨的人啊,为何你总是视我的美丽与真心于无物?

可恨,哼,可恨之极。孙尚香恶狠狠的朝着孙尚香挥拳,却在此时忽然听李名扬道:“我现在感觉不安的原因是王川中毒的样子让我想起来一个人。”

“谁?”孙尚香一愣,连忙问道。

“马良那个老家伙。”李名扬有些头疼的道:“我接触过的毒师并不多,毒尊和马良算是最有代表性的两个,正是他们让我知道了每个毒师的习惯和实力都会影响中毒之人中毒之后的样子。我跟马良相处的时间并不短,对这个老家伙的手段更是十分清楚。”

“你是,王川中的毒可能是出自马良之手?”孙尚香瞪大了眼睛问道。

“我也不准,但看着他这个中毒的方式却真的很像。”李名扬迟疑的道。

“应该不会啊,马良前辈的实力虽然不能至强,但玄灵境五重的实力也不是谁都能对付的。如果真是马良前辈出手的话,就凭王川这虚灵境一重的修为,还能抗到现在?”孙尚香感觉十分难以置信的问道。

“毒师用毒也不可能肆无忌惮的用,在实力不足的时候去使用高品阶的毒药或者毒虫的话,没等把毒用出去,自己就先死了。马良现在可能真的来了天府,并且就在南边的那个战场上,只是他现在的实力似乎也不容乐观,所以只能用一些并不算高明的毒。”李名扬分析道。

“那现在怎么办,去找马良前辈吗?”孙尚香问道。

“去肯定要去,但不能太招摇。”李名扬道:“首先我们不确定是不是马良真的来了,其次是就算我们真的把他带回来,他要如何在乾安县立足?南边的人都是无信仰的人,如果他肯信仰地皇神,自然需要去神殿里举行仪式。到现在我们还弄不清楚有没有信仰到底是什么样的变化,如果因此让马良有了信仰,天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听着李名扬的分析,孙尚香现在也一脸的无可奈何,很显然现在对于这个神殿,他们还没有半对抗的实力,想要对抗神殿就是跟整个地皇岭的人对抗,甚至是跟所有地皇神的信徒战斗,别他们现在实力都没有恢复,就算恢复了过来,他们也没信心跟整个地皇岭的天府修士对抗。

想到这里,孙尚香终于明白李名扬刚才为什么那么头疼了,看来想要营救马良前辈还真是个比较困难的事情。但在此时,李名扬却又忽然道:“我现在最担心的其实还是另外一个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