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暴发户

?李名扬不紧不慢的朝贾昊走去,不过他虽然眼睛死死盯着贾昊,但全部的注意力却都放在甲一身上。甲一现在的状态十分糟糕,不过李名扬却不敢确定他真的已经失去了战斗的能力。要知道,到现在为止,甲一还是李名扬看到过的最彪悍的一个修士。

不过尽管对甲一十分畏惧,但从他身上传出来的气息,李名扬还是可以判断出来他真的已经是到了强弩之末了。不知道是因为自己体内的绝阴玄骨的原因,还是最近修炼的功法有什么古怪,李名扬对死亡的气息十分的敏感。此时此刻,甲一身上处处透露出死亡的气息,其实李名扬真的很好奇,为什么这样状态下,甲一还能够站在那里,甚至对贾昊怒目相视。

贾昊现在最担心的也是这一点,甲一的强势他是相当的清楚的,实际上在此之前他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想过要甲一的命,可是他却只能想想,不敢有丝毫的动手的想法。现在终于看到甲一重伤,可是贾昊却仍旧不敢靠近他。

“你去,把他给我杀了。”指着甲一,贾昊对李名扬说道。

“你为什么不杀。”李名扬反问道。

根本没想到李名扬会有这样的回答,贾昊当即一愣,之后才恶狠狠的说道:“废什么话,让你杀你就去杀了他。”

“我就不。”李名扬一脸戏谑的说道。

“你小子这是找死。”看到这样的情况,贾昊终于失去了耐心,提着飞剑就要冲向李名扬。可是当他看到李名扬就站在甲一不远处之后,贾昊却又有些担忧的停在了原地。

“你过来。”贾昊再一次说道。

“真当我傻么,你要杀我,然后我还要笑呵呵的走过去让你杀?”李名扬一脸不屑的说道。

到了现在,贾昊真的是恨不得把李名扬抓过来,生生撕碎了他。

而就在贾昊进退两难,被李名扬气的快要发疯的时候,李明阳却忽然动了。

“好吧,既然你这么诚心诚意邀请我,那我就实现一下你的愿望。”李名扬慢慢走向贾昊,在刚才的扯皮当中,李名扬已经可以明确的探查出来,甲一绝对是到了强弩之末,在这样的身体状态下,甲一能够站着已经是奇迹,断然不可能再有任何的后手。

看到这样的情况李名扬不再拖延,走出三步后,就在贾昊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李名扬却是如迅雷一般猛扑向贾昊。

“什么!”贾昊没想到李名扬竟敢做出这样的举动,一时没反应过来,李名扬已经冲到了一半。

“你找死!”贾昊终究是幻灵境五重修士,当即结出一个手诀准备出手。

当看到李名扬出手的时候,甲一的眼皮不自觉的抬起来了几分,在的眼中顿时充满了震惊之色。

李名扬这一次的出手没有丝毫的留手,贾昊虽然是幻灵境五重的修士,但是在李名扬那多变的战法面前,他的这点修为却是真的不够看。

半柱香的时间,仅仅是半柱香的时间,刚才还一脸得意的贾昊,现在却已经是奄奄一息的躺在了地上。而李名扬,终于收起这段时间以来伪装在脸上的贱贱的表情,一脸冷漠的看着周围的情况。

懒得去跟贾昊说什么废话,李名扬先把吴锦的心脏挖了出来,然后又把他的百宝囊洗劫一空,这样的事情李名扬做起来已经是轻车熟路,看得贾昊和甲一全都目瞪口呆。

“你……你……”贾昊现在早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骄傲,震惊之中更多了许多的畏惧,一脸惊恐的看着李名扬,现在他只想远离这个怪物。

“我什么我,刚才不是你喊着让我过来吗,现在我过来了你怎么又怕了?”

“饶命,我不敢了,我有眼无珠得罪了前辈,还望前辈饶我一命。”看清楚眼前的形式,贾昊甚至直接哭丧起来求饶。

可惜李名扬的心肠并没有他的面相看起来这么好,贾昊还在求饶的时候,李名扬已经手起剑落,干净利落的把他的心脏也挖了出来,顺手洗劫了贾昊的百宝囊。

最后,李名扬终于甲一。

“你不害怕?”看到甲一到现在还是一副淡然的模样,李名扬好奇的问道。

“害怕有用么?”

听到这句话,李名扬大感意外。之前看到甲一的战斗方式还有做事风格,李名扬已经认定了眼前这个家伙就是一个五大三粗的二愣子,却没想到他竟然也能说出这么有深意的话。

“你错就错在太轻敌了。”忽然间,李名扬鬼使神差的说了这么一句。

甲一只是笑笑,不再说话。

李名扬并没有跟他交流的想法,心念一动,手中飞剑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准确无误的插进了甲一的胸口。

李名扬没有想到这一晚上会有这么曲折的遭遇,不过至少这个结果是他很喜欢的。想到甲一刚才跟吴锦之间的战斗,若是今天没有吴锦赶过来,再加上甲一托大非要先干掉吴锦的话,那么想到自己跟甲一对抗起来,虽然不能说自己必败无疑,但最后自己肯定至少也是要重伤。

甲一的那种狂暴到极致的战斗方式让李名扬到现在还念念不忘,杀了甲一之后,李名扬仔仔细细的翻遍了甲一的百宝囊,最后终于发现了在一个玉简里记载的横练功。

“就是你了。”看到横练功,李名扬顿时喜笑颜开。

让李名扬十分意外的是,横练功并非是自己之前接触过的那些低阶功法,而是一种炼体功法。甲一之所以会这么强悍,主要是因为他把自己的身体练到了一个十分强横的状态,仔细想想,甲一的战斗手段十分单一,其实就是单纯的拳脚出击,就是因为他的身体十分强横,导致对手很难对他造成什么有效的伤害,所以才会造成了他在战场上宛如魔王一样的情况。

不过仔细研究之后李名扬却是大失所望,首先横练功绝对不是什么速成的功法,不像修炼其他法术那样短时间内就可以炼成,想要炼成横练功,就是需要日积月累的不懈努力才可以。

对于李名扬来讲,有这几年的时间修炼一个横练功,不如多研究研究阵法。说到底,李名扬还是喜欢更有技巧的战斗,而并非是像甲一这样,在战场上就是横冲直撞。这样看起来是很爽,但死的也一样很快。

甲一的身体比吴锦强很多很多,按照吴锦的实力是不可能给甲一造成任何的伤害,若是甲一能够稍稍的谨慎一些,吴锦就算是祭出犀利的法宝,也不可能奏效。可是结果却是甲一手握巨大的优势,却被对手活活阴死,让自己捡了大便宜。

想到拼到力竭的吴锦,被阴成重伤的甲一,还有谨慎到极点,最后却还是死在自己手里的贾昊,李名扬忍不住自言自语道:“中原修士,看来也不过如此。”

幽兰镇是一个不算很小的地方,所以甲一的死对这里的其他人并没有什么直观的影响,因为其他人并不知道甲一已经身死的这个消息。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李名扬可谓是过的顺风顺水,甲一死后,李名扬从他身上得到的最有用的东西,并不是那个自己不感兴趣的横练功玉简,而是那个定位罗盘。甲一绝对是魏然最看重的幽冥修士,吴锦、贾昊和甲一同是幻灵境五重修为,也同样都有定位罗盘,可是不管从各方面对比,都是甲一的定位罗盘制作的最精良,上面所透露出来的信息也是最明确的。凭借手里这个无比精确的定位罗盘,李名扬毫不费力的开始了自己的杀戮之旅。

避开可能会被围攻的危险,选择任何一个自己能够下手的机会。一开始李名扬多少也有一些负罪感,但在杀多了之后,李名扬更关注的只是收益会是多少。李名扬第一次由衷的感觉到——要想富,多杀人。

在玲珑门里的时候,每一次自己莫名其妙的被奖赏一些灵石的时候,自己都会十分兴奋,当初肖竹儿送给自己飞剑的时候,自己想的也是到底何年何月能够把这些灵石还给她。可是到了现在,李名扬不过才在幽兰镇里杀了一天一夜,身上光上品灵石都已经多达一千块了。

什么叫暴发户,这就叫暴发户。

不过李名扬却并未一门心思的就是杀戮,在成功截杀了三个幻灵境四重的幽冥修士之后,李名扬再一次躲进了一个隐秘的地方,直接开始闭关。

李名扬很清楚这里是不适合闭关修炼的,但是现在他却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加速修炼。灵石再多,得能用上才行。经历了三个月修为无法提升的痛苦,李名扬深切的体会到了那种难熬,所以这一次他希望自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晋级到幻灵境四重,然后再把那三颗幻灵境四重幽冥修士的心脏赶紧吞下。

提升修为,这才是李名扬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情。

可是就在他刚要闭关修炼的时候,他却忽然间隐约听到了一道惊天雷声。

“出什么事了?”望着远天,李名扬喃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