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章 一拳

?马良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人”,第一时间根本没能出话来,远处的大战本来已经足够吸引人,但现在青荒他们却都看着忽然出现的这个“人”。他们之所以会如此震惊,就是因为知道眼前这个根本不是人。

“转**人,您怎么来了?”沉默许久,马良终于开口问道,他的话也是现在所有人的疑惑。

包括对面的神殿的修士现在看着这边的情况也一样是一头雾水,甚至就连秦战和那两个谢家修士的战斗都已经停止,在这就看出来秦战对这场大战的控制能力,虽然没有办法控制全局的胜负,但至少对面的那两个对手还是无法对他造成任何的威胁。刚才忽然出现的情况确实十分惊人,竟然有人在天府里敢这样让飞兽降落下来,只是在看到是转轮出现后秦战当即释然。

在他们天人郡当中,要最神秘的其实还就是这位转**人,虽然直到现在为止他们都不是很清楚转**人到底在做什么大事,但至少也都已经知道这个强横的存在到底是什么来历,也正是因为知道,才会更加震惊于这位大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是什么人?”远处的张松也注意到了刚才的异象,对于转轮忽然出现在这里的情况他也是亲眼所见,想到刚才那个被摔的血肉横飞的飞兽,张松光是想都能想到最后的冲击力到底有多大,可是在这样的撞击之后,那个家伙竟然毫发无伤,甚至没有一的影响,这样的家伙到底是什么实力?

看到这,张松变得更加紧张起来,也暗暗庆幸刚才没有贸然出手,这些人果然还有后手。当然张松也很清楚他现在想要全身而退也是不可能的了,但至少现在还有谢泽在前面给自己试探对方的深浅,这却是极好的事情的。

转轮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不过他的火气却不是因为马良而起,事实上在转轮的眼里,不管是马良还是青荒,都是晚辈的,这一转轮也不是在托大,而是转轮真的有这样的资格。

“名扬在哪?”转轮又问了一句。

马良这次没有愣神,而是指向了远处的一个地方,道:“在那边,那里有个密室,名扬就在密室里。”

“名扬,现在怎么样?”转轮望了一眼马良指的方向,感受了很长一段时间,但却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之后,这才脸色凝重的问道。

看到转轮的反应,马良也大概明白了转轮应该是发现了什么,也没废话,只是一脸沮丧的道:“名扬兄弟好像是长睡不起了。”

“长睡么?”转轮轻声嘀咕了一句,但脸上却没有马良这样的惨笑,随后头,但却并没有马上走向马良所指的那个方向,而是转过头看向不远处的战场,看着天空中的那个灭魔盘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那应该是一个很厉害的法宝,听名扬里面有很多的真鬼,一旦被抓进去的话就很难再逃出来,然后就要被里面的真鬼给杀死。”马良想着李名扬过去介绍灭魔盘的事情,很认真的给转轮介绍道。

“哦,我们这里谁被抓进去了?”转轮下意识的问道。

“承乾被抓了。”马良低声道,在转轮面前,就算是长青大帝自己都不会自称大帝的,马良自然也就出了长青大帝的名字。

“哦,长青大帝是么?”转轮倒是不在乎什么称呼,随后忽然看向一旁的孙尚香,在发现这个姑娘的眼睛竟然微微发肿之后十分罕见的会心一笑,他是将李名扬当成最好的朋友,但毕竟是亦师亦友的存在,看着孙尚香的时候他更多的时候还是把这个佳人当成儿媳妇看待。

“放心吧,我会把你父皇救出来的。”转轮很淡定的了一声。

“转**人还是心为妙,名扬就是死在那个人手里的,现在大帝也被他抓了进去,此人实力确实很强啊。”马良倒不是在挑拨离间,而是真的在提醒转轮。

“嗯?转轮死在他手里?”听到这句话,转轮的好不容易有了几分笑意的脸色瞬间阴沉到极,随后冷冷的看向了远处的谢泽,之后没有再多什么。

可是就在此时,饶是马良他们都已经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尽管转轮现在其实什么都没有做。而就在不远处的谢泽,现在的心情也忽然一沉,事实上刚才转轮忽然出现的时候他倒不是一反应都没有,但毕竟他需要全力运转灭魔盘,自然也就没办法去关注太多。

但现在谢泽却忽然感觉一股无边的寒意骤然席卷了自己的全身,有了这样的反应之后谢泽也不得不抽搐一分神识观察了一下一边的情况,然后他就察觉到一个脸色阴沉到极的中年男人正在死死的盯着自己看,很快谢泽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那哪里是一个男人,那分明是一个真鬼。

可是一个真鬼竟然会让自己感觉到寒意?

谢泽感觉这十分不可思议,他谢家虽然不算是驱鬼人家族,但事实上在谢家只要是有机会接触灭磨盘,至少是有可能会被培养成灭磨盘接班人的修士,都是十分频繁的接触真鬼,尤其像谢泽这样的,这一生被他抓捕的真鬼的数量都已经根本数不清楚,但就是这样的经历,都没能让他遇到一个会让他感觉到恐惧的真鬼。

在天府这样的地方,一个真鬼是真的不可能有太多的机会成长到太强横的高度的,可是现在却忽然出现了这样的一个真鬼,怎么可能不让谢泽感觉心惊肉跳。

在这个时候谢泽已经不打算再坚持最开始的那个想法,战斗打到了现在这样,他已经希望神殿的人能够看清楚局势,然后做出最正确的应对,如果是到现在还要斤斤计较到底最后功劳属于谁的话,极有可能就要阴沟翻船了。尽管现在只是出现了一个实力有些让人看不透的真鬼,但局势真的就因为这个真鬼的出现而有些变化了。

张松作为乾安府神殿里的紫衣神使,自然也不是那种愚蠢到了极的人,在确认了对方竟然是一个真鬼之后,他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能够让他感觉到心慌的真鬼,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就算是张松这样见多识广的人也根本是想不明白的。并且张松还意识到了另外一个变化,就是远处的另外一场战斗。那个圣灵境二重的修士之前一直在控制着他那边的战局,这个事情他是看得出来的,可是就在这个真鬼出现之后,那个圣灵境二重的修士竟然已经开始加重了自己的攻势,眼看这竟然就要将那两个圣灵境一重的修士击杀,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有一个解释,就是他已经有勇气应对之后的敌人。

而他们之后的敌人,不就是自己么?

想到这,张松自然也意识到了战局的变化,不等谢泽那边开口,他已经提前动手,并且直接对另外一个紫衣神使道:“去帮那两个谢家修士。”

另外那个紫衣神使也直到现在不是计较张松语气的时候,想都不想直接冲向了秦战,这样一来秦战的情况瞬间变得十分艰难,甚至好像是随时都有被杀死的可能。毕竟他的战力虽然超群,但也最多能够跟一个圣灵境三重的强者周旋一段时间,想要击杀了对方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更何况现在还有两个圣灵境一重的谢家修士在一旁不断围攻。

转轮没有再犹豫,只见他只是好像随意的迈出去了一步,然后下一刻就看到他竟然已经出现在了秦战的身旁。他的这一步迈的实在太过惊人,别神殿那边的人没有任何反应,就连秦战都被吓的直接叫了一声出来,在这样的大战当中忽然看到有一个人如此靠近自己,自然不是什么好的感受。

转轮没有开口,只是好像很随意的挥了一拳,刚刚迎上了刚才准备偷袭秦战的一个谢家修士肚子上,由于他出现的实在太快太快,快到就算是圣灵境修士也根本捕捉不到他的任何行动迹象,那个谢家修士根本都没反应过来秦战身边竟然会再出现一个人,结果就在他的攻势还没有来得及收回来的时候却已经被转轮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胸膛。

之后就连一声惨叫都没有,甚至只有一声短促的闷哼,然后就见那个谢家修士直接倒飞出了出去。这一刻,张松才将将要赶到转轮出现的地方,他刚才只是意识到转轮似乎要冲向这边这个战场,是以他也提前动了一下,结果却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快到这样的程度,自己先动却比他后到,而就在要赶到的时候却看到已经有个谢家修士被打飞了出来。

张松甚至不敢乱接,只能任由那个谢家修士摔到地上。而当他回头看向那个谢家修士的时候,瞳孔却猛地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