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章 玉简

?当吴胜利出这句话的时候,长青大帝的眉头是皱起来的,心里却是在笑着的。终究是不对等的交锋啊,自己这边全面掌握着他们的想法,他们却根本不知道自己这边的底细,结果就是自己这边只需要稍稍演技好一,就能把对方骗的团团转。

到对地皇岭出手,有谁会比这些七叶军的人更着急?为了这一次布局,七叶军的人冒了多少风险不,就为了这一次的任务,他们甘愿让在这里潜伏多年的暗桩都放弃了潜伏,赶过来跟他们会合,这就已经是付出了相当巨大的代价了。如果准备了这么多,最终却是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去把这件事给办了,他们是肯定接受不了的。不管别人是做成了还是做不成,都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

如果别人做成了,这样的威名自然就不属于他们,而如果做成这件事的那些人顺势杀进无间域的话,估计瞬间拉起来一个庞大的队伍也不是什么虚幻的事情,到那时在无间域里他们七叶军将会又多了一个强敌。可是就算这些人做不到,但他们直接对地皇岭总殿的人出手之后,也只会打草惊蛇,到时候就算七叶军的人再想出手也肯定不可能再有机会。是以不管别人动不动手,不管成不成功,都对准备良久的七叶军是没有任何的好处的,甚至可以是坏处多多。

这样的事情吴胜利是肯定不愿意看到的,他知道另外两位军主也肯定是不会接受这样的结果,所以在长青大帝完后吴胜利只想了片刻就马上喊住了要走的长青大帝。

“还有事?”长青大帝云淡风轻的看着吴胜利问道。

“是的,还有事。”吴胜利甚至开始有些谄媚的笑了起来,言语间眼神也毫不掩饰的投向了长青大帝手里的那枚玉简。

“什么事?”长青大帝看着吴胜利,心里却已经很清楚他到底想要什么。

果然,吴胜利又略显为难的搓了搓手,随后道:“其实关于偷袭地皇岭总殿修士的这件事,我也有我的想法。”

“你有什么想法?”长青大帝故意很紧张的问道。

“跟你们实话吧,其实我们本身也是希望可以对神殿的人出手,给他们造成一麻烦的。可是在知道你们的计划后,我和我的军主们也商量过了,认为你们的计划是绝对够劲的,现在又有了这样详细的信息,我认为其实我们是可以联手的。”吴胜利一脸殷切的看着长青大帝。

长青大帝沉默许久,最终道:“这事啊,那我得跟你的军主商量商量了,这种事也不是你自己一个人可以做主的不是吗?”

“是是是,那咱们现在就去见军主吧。”吴胜利直接引着长青大帝就向外走去,在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想再迟疑,就算是还有什么有其他的打算,至少要先将那些地皇岭神殿的人行走的路线的这个消息控制在手里才行。

叶韦真和叶韦廷现在的脸色都十分凝重,看着有些胆战心惊的吴胜利,两个人沉默良久之后才终于道:“你就那么确定,那个忽然出现的家伙拿着的就是地皇岭神殿修士们行走的路线?”

吴胜利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头道:“是的,我绝对可以保证的。”

“你凭什么保证?”叶韦廷忽然问道,毕竟吴胜利并非他的手下,他的戒心还是很多的。

吴胜利微微的笑着道:“六军主,我在乾安府里毕竟潜伏了多年,在这些年时间里虽然我没有真正的融入到乾安府神殿的高层当中去,但认识的人当中也还是有能够接触到那种程度的消息的存在的,他们带回来的那个玉简绝对不可能是伪造出来的,而且里面的路线我刚才也记住了一些,跟我们之前探查到的大概情况都是相差无几的,这就证明他们肯定不是胡乱的弄了一个路线图就过来糊弄我们。”

“况且,他们之前也是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存在的。”吴胜利又马上补充道:“我们是在这潜伏着,但他们怎么可能知道我们是七叶军的人呢,又怎么可能知道我们是要对地皇岭总殿的人动手。”

听着吴胜利的话,叶韦真已经开始不断的起头来,对于吴胜利的信任,叶韦真还是有很多的,他能尊称吴胜利为吴先生就可以看出他的态度。

“对,从我们来这开始到现在,真正知道我们的秘密的人都已经聚在这里了,前些日子就连最后一批人都已经汇聚到了这里,如果这样还能泄密的话,我们七叶军也就不用在无间域里混了。”叶韦真兴奋的道。

叶韦廷虽然感觉这件事情总是有哪里不对,但在看到自己的弟弟这样的态度,还有就连吴胜利都已经如此,叶韦廷最终也只能选择沉默下去。

叶韦真开口问道;“那些人呢?”

“就在门外等着了。”

“他们有多少人?”

“就只有两个。”

“两个?”听到这个数字,叶韦真也不禁皱起眉头,道:“就两个人就想要让我们的人跟着他们一起去?”

“军主,您忘了欧阳皇帝是怎么死的了么,那两个人可都是圣灵境强者,杀死欧阳皇帝的那个刺客可是也会跟着我们一起走的。”吴胜利笑着道。

“真的?”叶韦真兴奋的道,事实上他对夜影一直都是充满好奇的,只是夜影在那一次出手后便消失不见,他也就断了对这个刺客的想法。只是没想到这次这个刺客会再度出现,叶韦真又问了一句:“他真的会跟着我一起去?”

“是的,并且不仅是这个刺客会跟我们一起走,他还带来了一个更强大的存在。”吴胜利道。

“更强大的存在?”叶韦廷在一旁问道:“你是怎么判断出来的。”

“那个强者开将自己的气息彻底的收敛起来,可是那个刺客对他的态度却好像是对待自己的主人一样。”吴胜利解释道。

“主人?”听到这两个字,叶韦真和叶韦廷全都吃惊的相互看了起来,虽然这个世上的关系无非就是亲人,朋友以及上级和下级之间,但绝大多数的人也都只是会愿意追随谁,或者是效忠谁,真的很少会有谁可以将另外一个人当成是主人看待。可是吴胜利何等的眼神,他看出了这样的情况,那就意味着极有可能就是这样的情况了。

想到这,叶韦真和叶韦廷也都终于色变,随后叶韦真道:“快请两位进来吧。”

长青大帝和夜影走进来的时候真的就是按照之前的那种情况,夜影十分恭敬的跟在长青大帝的身后,看起来就好像是个侍卫一样,有了吴胜利刚才的介绍,叶韦真他们也都看出了两人之间的主仆关系。

“这位先生,不知这次你们打算怎么做?”叶韦真并不擅长绕太多的弯子,见面之后直接了当的问道。

长青大帝更是干脆,开口道:“很简单,我们在幽兰渡等着那些人,然后截杀那些地皇岭总殿的人。”

“敌人的力量具体分布是多少,我们可还不是很清楚呢。”叶韦真问道。

“这个玉简里记载的很清楚,我们只需要按照这里的情况做出应对就可以了。”长青大帝毫不犹豫的就将这个玉简交给了对方,随后又马上道:“不过做这件事,我有我的要求。”

“什么要求?”

“你们的人也需要听从我的安排。”

“听你的安排?”叶韦廷在一旁马上皱起眉头:“不可能,我们的人必须我们带领。”

闻言,长青大帝也马上紧皱眉头,随后没好气的道:“既然如此,我们就没有什么必要可谈了。”完,长青大帝竟是带着夜影转身就要走。

“慢着,先生慢走啊。”吴胜利连忙将长青大帝给拦了下来,看了一眼两位军主,马山又对长青大帝道:“先生有所不知,我们其实并非是在这里才聚集起来的乌合之众,我们都是从无间域那边赶过来的人,我们一贯都习惯了在两位军主大人的带领下去做事,如果忽然换了主帅的话,我们的人也很难发挥出来相应的战力。您看这样如何,我们一起行动,但是互相不干涉,不过如果您那边有危险的话,我们这边会相应给予支援,如何?”

听到吴胜利的话,叶韦真和叶韦廷马上又都一起皱起眉头,但最后却都没有什么,他都知道吴胜利肯定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无的放矢,他这样做自然有他的目的。

两位军主没有什么意义,长青大帝也好像是足足思索了许久,最终才显得无比艰难的道:“那好吧,我们一定要相互守望才行的。”完,长青大帝又了一句还有事情要做,马上又走了出去,可是这次临走的时候他们却是连玉简都没有拿走。

长青大帝和夜影来的快走的也快,这样忽然来了这么一下子,叶韦真他们也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啊?”叶韦真挠着头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