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一章 公羊文的变化

?待到长青大帝和夜影彻底消失之后,吴胜利才奸笑着道:“军主大人不要担心,这次事情完全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怎么?”叶韦真到现在为止确实都还没有看清楚局势到底是什么情况。

“其实他们现在也就是病急乱投医了,可以想到,那个李少估计就是在买消息的时候出了什么意外,甚至可能已经死了,所以这个强者才会出现,接手这个烂摊子。但光是收拾残局可能还是不够的,他们想要的就是将地皇岭总殿的人干掉,这样才能彻底的让他们扬名。可是现在他们除了掌握着一个详细的消息之外,什么都没有,对天府的情况不了解,部署过来的力量不够雄厚,所以能做的也就是借我们的力量来做这件事了。”吴胜利一脸得意的道。

完之后吴胜利还不忘马上补充道:“您看看,他们走的时候就连这枚玉简都已经留在了这,这代表什么?都是修炼到这个境界的人,难道真的会那么善忘?他们这就是给自己找一个借口,让我们彻底的加入到他们的计划当中,这些人呐,空有一身本事,却都是一些胆如鼠的存在,做什么事情都希望拉着更多的帮手才愿意出手。”

“很显然,我们就是他们最好的帮手嘛。”到最后,吴胜利脸上的得意之色更浓的道。

叶韦真和叶韦廷虽然不擅长权谋之道,但听着吴胜利的分析,两个人却都是一脸的兴奋,仔细想想事情还真的就是这样,这些人现在连好不容易得来的玉简都已经“忘”在了这里,如果这不是故意的话,真的就是自欺欺人了。

“反正我们现在都已经掌握了这个玉简了,不如就自己去做吧。”想到这,叶韦真忽然道:“我们要做的这个事情毕竟不是一件事,一旦出现了任何的纰漏,都有可能是灭之灾,带着这些胆如鼠的家伙们会不会出问题啊?”

听到叶韦真的话,吴胜利连忙摇头:“很多的时候我们还真就得多找一些这样的人在身边,他们不是想让我们的陪着他们一起去冒险吗,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好好利用一下他们,比如在对地皇岭总殿的人动手的时候,让那个刺客找机会杀几个人,有这样的县城的打手我们为什么不用呢。”

“哈哈哈,就是就是,还是这样好啊。”叶韦真兴奋的搓着手,看向吴胜利的时候眼神里都是佩服,看得出来这个圣灵境四重的强者真的好像就是一根筋,对他口中的这个吴先生可是十分的佩服的。

而在此时,已经远离了七叶军的聚集地的长青大帝却忽然笑了起来,淡淡道:“费尽心思的演了这么久的白痴,如果还没有效果的话,可真的是对不起名扬之前的努力和我们这次的付出了。”

夜影在他身后只是很平静的咧了咧嘴,他现在更担心的其实还是自己的伤势。

不过不管怎么,安庆县的乱,这一次终于逃不过了。

乾安府大陆,乾安府神殿。

袁哲不断的来回踱着步子,自从乾安府大乱开始之后,袁哲便已经不再在自己的大陆当中坐镇,已经直接入驻乾安府神殿。在这个时候真可以是乾安府神殿正处于内忧外患的情况当中,身为神殿大神官,袁哲自然有义务肩负起更多的责任。

“张松神使还没回来吗?”袁哲开口问道。

他的侍卫头领回道:“是的,两位紫衣神使大人都没有回来,谢家人也一样都没了音讯。”

“这样啊……”袁哲眉头皱的更深起来,眼神也变得深邃无比。在这个时候如果袁哲最关心的是什么,其实就是桃园县那边的情况了。不过他最担心的可并非是那些紫衣神使,而是李名扬的消息。好不容易培养出来了一个很值得交付的人,没想到就因为他的一时冲动就这样在桃园县里失去了消息。

就在此时,忽然有侍卫进来道:“大神官,张松神使回来了。”

袁哲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随后连忙走向乾安府神殿主殿。赶到主殿的时候,张松正在向主教古月明汇报桃园县那边的情况,袁哲并没有着急发问,只是听着桃园县那边的情况后,他整个人的气息都开始变得十分混乱起来,这是因为担心而起。桃园县的混乱是不管袁哲的事情的,甚至袁哲本身都是希望看到桃园县大乱,桃源县越是混乱越是证明古月明的无能,只有这样自己才有可能将对方扳倒。

但问题是现在桃园县那边却有一个自己最担心的人,事实上袁哲根本不是因为对李名扬寄予了怎样的厚望,也不是想把李名扬培养成多么强大的修士,而是希望可以让李名扬去履行自己的诺言,保护他袁哲的后人茁壮的成长下去,可是现在桃园县方面却已经混乱成这样,袁哲隐隐的感觉李名扬的生死似乎真的变得十分难料起来。

主教宝座上的古月明现在听着张松的汇报却是已经愤怒到了极,这一次的出击,不过就是将一个已经被击杀的天人族的尸体带回来,这个任务的重要性根本不需赘述。事实上,哪怕是古月明对桃园县那边所谓的混乱也根本是不屑一顾的,在古月明看来,桃园县那边所谓的混乱也不过就是手底下这些人为了邀功,故意制造出来的一个局面而已。毕竟随着最近这段时间的剿匪的战役不断的打起来又结束,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修士在这些战役当中捞到了充足的战功。

至于那些没有战功的人,自然都是会有不平衡的地方,甚至就算是得到战功的人也肯定还会不满足,所以才会有了现在桃园县的混乱,这样的事情虽然没有发生过,但在古月明看来,事情的发展十有八-九也就是这样了,正是因此,古月明便也有了足够多的耐心等着将来想要捞战功的人出面,将那边的混乱给平息。

现在古月明的愤怒终究还是来源于那个天人族战士的尸体,这一次为了抢夺回来天人族的尸体,甚至他们不惜跟谢家彻底撕破脸皮,可是最终的结果却是没有完成任务,并且还战死了一个紫衣神使在桃园县方面,这样的损失让古月明也终于开始感觉有些不安。

原本就算是抢不到那个天人族的尸体,也不过就是少一份功劳而已,可是却折损了一个紫衣神使,并且从张松的话里得知,谢家的四个圣灵境强者全部都战死在了桃园县方面,这样的损失一经传出,谢家方面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谁也不清楚。在别人眼里,谢家可能只是一个可以稍稍的不给乾安府神殿面子的家族而,但古月明却很清楚,若论整体实力,谢家确实不如乾安府神殿,更何况乾安府神殿背后还有地皇岭总殿。

但若论难缠程度,谢家却是有着极大的杀伤力的。谢家本身就是以家族形势发展,如果只是死几个家族里的家伙的话,哪怕是天赋超群,一般也不会有什么,毕竟天赋好的修士有的是,死几个也无所谓,但问题是这次死的强者实在是太多了,对谢家来讲,四个圣灵境强者的损失已经是谢家无法承受的了,估计这一次谢家的那个老怪物真的要被吸引出来了。想到那个谢家老怪,就连古月明也感觉头疼不已。

“谢家人的尸体,可曾抢回来?”古月明终于开口问道。

张松一阵苦笑,道:“当时的情况实在是太紧急了,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在战场上停留片刻,只能拼死杀了出来。那个天人族战士虽然已经死了,但他的帮手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这一次又有几十万的真鬼被天人族战士的帮手给控制,那些真鬼根本就没有灵智,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将我们杀死,我逃走的时候我们的大势已去,根本什么都来不及做。”

袁哲在一旁听着张松讲述他在桃园县的经历,听完之后也不禁一阵唏嘘,他也没想到,最后事情竟然会到这样的程度,天人族毕竟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虽然天人族战士已死,但他的帮手却实在是太过强大,想到这里,袁哲也没有办法再去询问关于李名扬的事情。但对这个张松,袁哲却多少感觉到了一丝古怪,这个感受现在古月明也有,毕竟死了那么多人,张松竟然还能逃回来,这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得通的。

但想到袁哲还在场,古月明也只能将自己的这个猜测很好的收敛起来,最近一段时间古月明在袁哲的身上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这个在过去的时间里都已经显得有些意志消沉的老家伙,这段时间里却显得异常的活跃,不但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更是已经开始将自己的手也伸向了自己控制的范畴当中。虽然这个主教的位置,随着地皇岭总殿的人来到这里之后,自己基本上也就不用再留恋了,这次活捉一个天人族战士,这份战功足以让自己进入地皇岭总殿,并且成为总殿里的大神官。但就算要走,也绝对不能让袁哲得逞。自己可以选择离开,但绝对不能是被挤走的。

而就在袁哲和古月明在进行着无声的斗争的时候,忽然黑塔方面传来消息——天人族战士出现异状。

闻讯,古月明他们都暂时放下了眼前的事情,连忙赶向黑塔。在进入到黑塔地下十八层的瞬间,古月明他们就都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尽管这里的灵力气息已经被冲淡许多,但终究跟正常状态下有所不同,对古月明他们这些人来讲,这样的异常波动就已经足以引起他们的重视。

“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古月明直接问道。

宋忠冷汗直流的看着这位乾安府的主教大人,虽然不久前他还刚刚看到过这位大人物,并且其实自己的黑塔地下十八层主官的这个位置也是袁哲大神官提起,古月明主教最终同意,自己才坐到这个位置上来的。只是那一次古月明还算和蔼,现在他却是一副怒气冲冲的行子,让人让望而生畏。

事实上,宋忠都不知道主教大人到底在问什么,以他的能力也根本没有意识到这里有什么不同。但是在这个时候,黑塔地下十八层里的那些犯人们却都是已经紧张到了极,他们很清楚他们自己都在暗中做了什么,如果这个秘密真的被发现的话,不连累不连累那个天人族战士,他们自己的生命安全就已经很难保证。

袁哲虽然也意识到了这里的不对,但想到这里的先后两任主管都是自己推荐,现在的黑塔完全就是他想要个古月明博弈的最重要部分,他自然不可能让古月明借题发挥,当即直接问道:“那个天人族战士到底怎么了。”

闻言,宋忠瞬间如释重负,但还是一脸凝重的道:“其实我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那个天人族战士变得好像特别不正常,但却怎么都看不透,最后只能叫来几位大人们了。”

“哼。”听到宋忠这样,古月明顿时怒火丛生,本来他就已经因为最近的许多事忙的焦头烂额,这次竟然还因为一个还没搞清楚的状况就被叫来,尊贵如古月明主教大人这样的存在,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好心情,更何况这是宋忠还是袁哲的人。

袁哲不动神色,他算是了解宋忠的人,对于这个一辈子都在想方设法往上爬的人来,犯错误是绝对可以理解的,但这样的重大失误他是肯定不会出来,这样的人永远都是抱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准则去做事。既然他这次敢把人叫来,就绝对不可能有什么乌龙。

众人都憋着一股劲赶向了公羊文所在的地方,没等看到他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异样,本就幽暗的黑塔地下十八层里现在竟然泛起了真正骇人的幽光,而在真正看到公羊文的情况之后,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