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四章 担忧

?现在的情况就已经变得十分有趣,天府和地府几乎可以是连接在一起的存在,而原因就是出在轩辕大陆上。∝⊥頂∝⊥∝⊥∝⊥,◆.↓.c→om送走了原本垂头丧气,但在跟自己交谈以后已经又变得雄心壮志的神殿大佬们后,李名扬也开始在轩辕大陆上的巡视。到了现在,李名扬已经真正决定这个超级大陆就要叫轩辕大陆,至于其他几个主界修士到底是什么想法,这个就不是李名扬要考虑的事情了。

不过现在轩辕大陆的情况却不是那么良好,经历了最后阶段的空间壁垒破碎而引起的浩劫之后,虽然轩辕大陆的整体范围并没有缩太多,看起来仍旧至少是在四品的行列,但在这里的许多原本很好的东西,现在却都已经变得残破。当然,受到冲击最多的当属大陆上的生灵。

不管是人类修士还是各类妖兽甚至是灵兽,在这一次的浩劫当中都遭受到了莫大的损失,相比之下,天人郡自然是受到影响最的,甚至可以是几乎没有的,虽然动荡之际,这个地底世界也曾遭受了冲击,但最后化险为夷也还是让躲在这里的人都大大了喘了一口气。可是相比整个轩辕大陆的情况,其实整个天人郡也只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毕竟所谓的天人郡也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庞大的郡府,如今的天人郡在浩劫之初就已经缩水很多,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天人郡的整体实力其实就连过去的三成都已经赶不上。不过其中受到影响最大的终究还是资源的问题,因为天辕界和丰台界的消失,尤其是丰台界,天人郡已经基本上等于没有稳定的灵石来源,就靠原本在这里的那些灵石矿脉,是肯定不可能供养上百万的修士的。

最后这个艰巨的任务还是落在了赵灵瑞的身上,正所谓术业有专攻,李名扬很相信这个青麟族的胖子肯定是可以很好的完成这个任务。他当年也过,单纯的从灵石矿脉里攫取灵石,然后给自己的修士大军供给,这就是最低等的做法,虽然这样的做法很保险,但这样一来,不管是有多少的资源,都肯定会出现捉襟见肘的窘境。

这个事情起初李名扬不是很理解,但简单一之后也就彻底明了。灵石矿脉虽然也不算太过稀少,但想要找到一条灵石矿脉,首先肯定是需要有足够多的修士去四下探查才行,找到灵石矿脉后如果这是没有主人的还则罢了,可如果很不巧的是这个灵石矿脉已经有了主人,那么就需要派遣修士大军去抢夺,或者美其名曰的是征讨。把属于别人的东西抢过来,也可以叫征讨,这就是战争的真正意义。

不过既然要爆发战争,势必涉及到修士大军的调动,而在大战当中自然不可能一消耗都没有,修士和资源的双重消耗之下,必定就涉及到成本的问题。所以如果真的只是单纯的发现一两个灵石矿脉,这东西抢与不抢真的不见得有太大的意义,除非像当年中原的局势比较稳定的时候,各个郡王之间不敢轻易开战,也就只能在一两个灵石矿脉上不断的摩擦。但实际上就算是那些郡王也不可能真的就是为了抢夺几个灵石矿脉而不断战斗,那里的战斗也只是战略性的而已。

真正靠武力去抢夺资源,虽然成功之后收效巨大,并且只要成功,短时间内就可以看到极多的好处,但如果失败,也将会是一场血本无归的赔本买卖。所以一直以来赵灵瑞都秉承着不靠武力,就要头脑赚灵石的方法。既然如此,李名扬现在也就将整个天人郡的发展彻底交到他的手中。

过去的手李名扬就要已经这样交代过一次,但毕竟经过这一次的浩劫,整个轩辕大陆都是一副百废待兴的局面,在这样的情况下将这个重任重新交付给赵灵瑞,实际上就已经等于是将他推到了天人郡里层的位置上。此后,长青大帝,秦战等人也都留在了天人郡当中,至于那位战神强者,倒是很希望跟着李名扬去一次地府观光一下。

“你是通神之境强者对吧。”李名扬开口问道。

“是的,怎么,战神不能进地府?”孙寒好奇的问道。

“也不是,就是随便问问,能不能去地府跟实力无关。”李名扬摆摆手,随后道:“想要去地府的话,需要有绝阴玄骨,能够真正的抵挡地府里的侵蚀之力才行。”

“绝阴玄骨?”孙寒愣了愣,但终究是见多识广之辈,他倒是知道绝阴玄骨的存在也明白是怎么回事,随后倒是很坦诚的道:“我没有绝阴玄骨。”

“那就很遗憾了,如果你强行要去地府的话,最终的结果就是在地府里骨肉消散。”李名扬无比认真的道。

“这么严重?”孙寒有些无法理解,但强者终究是强者,有很多的时候能成为强者的人都基本上有一个共同,就是听劝。因为自身拥有无比强大的时候,所以绝大多数的时候他们并不需要贸然的去做什么单纯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有勇气的事情,白了就是他们不会忽然一腔热血涌上来,然后就能去拼命。

因为自身的强大,他们做任何事情也都是从自身出发,分析出最理性的结果。虽然跟李名扬认识的时间很短很短,甚至只有一两天的时间,但孙寒也能看得出来,李名扬对他身边这些人是不藏什么秘密的,地府的这个情况基本上应该就是真的。毕竟其实这么多年以来,孙寒也确实没听过谁去过地府还能活着回来的。

当然,眼前的这个名叫李名扬的家伙确实是第一个了,至少是他认识的第一个。

“绝阴玄骨。”孙寒念叨了一声,忽然笑着道:“有机会的话,真应该弄一个玩玩。”

对此,李名扬只能当做没听到。

轩辕大陆的情况基本上就是这样,李名扬已经没有心思再在这上面消耗时间,如果是过去,他倒是真的不忍心看着这么多人受苦,但现在他也能够做到心如止水的看着这一切。到底,其实李名扬终究也不是什么圣人,他也只是对自己的手下更加的爱护,仅此而已。他从未自我标榜,也更没发过什么宏愿自己是救世主,更何况以如今天府里的大环境,现在轩辕大陆上的整体情况来看,天人郡的人只会是这个大陆上最幸福的人。

赶往地府,终究还是李名扬最急切的想要做的事情。

重回地府,对李名扬来讲真的就好像是忽然又回到了家一样。天府固然是好,甚至哪怕是还笼罩在地皇神的威压,自己还需要不断的处心积虑的要去想办法营救公羊文的时候,李名扬都不得不承认,天府里的环境才是最适合修炼的,不管是修士还是妖兽。

但哪怕如此,李名扬最喜欢的地方却还是地府。自己的成长之路的后期虽然已经远离了这里,甚至因为去的地方一个比一个谣言,都已经几乎跟地府隔绝,但对这个的感觉,终究还是最好的。

“回来了。”转轮笑眯眯的看着李名扬,真的如同老家的长者一样。

李名扬笑了笑,头道:“回来了。”

一人一鬼,一师一徒,一朋一友,在这样的情况下显得愈发的和谐起来。

“地府真的平和许多了。”尝试着跟着转轮一起施展鬼遁,虽然效果不佳,但终究还是有了几分样子,看着地府里的山川河流,虽然入眼的尽是死灰之色,但当映入心里的时候却已经是勃勃生机。在地府里看出生机,也就李名扬这样的怪胎会做到。

当然,作为怪胎的师傅,转轮自然也有这样的“修为”,走到最后又走到那片奇幻的空间当中之后,转轮开口道:“混沌一族其实已经基本上被打散,再想要跟地府分庭抗礼已经不可能,这里的时间流速也已经慢慢要恢复常态,一切都在朝着最好的趋势发展。”

“可是,六道轮回,真的没问题么?”李名扬还是忍不住问道。话的时候,他已经看到了那个庞大的诡异的轮回之像。记得第一次看到六道轮回的时候,自己就曾深深的被震撼到过,如今再看,依旧如此。

天地之威,仍旧是个人之力无法与之抗衡的。

“六道轮回,就要看狱皇大人了。”转轮倒是很随和的道,听起来却又有了几分认命的味道。

“如果有机会,我倒是真想去天位战场里看看。”看到李名扬疑惑的看着自己,转轮笑着道。

“你现在也一样可以去啊,地府里随便留下哪个阎罗不行,反正他们最后也能恢复神力。”李名扬很自然的道。

闻言,转轮只是笑笑,未置可否。

见状,李名扬也马上明白,转轮这样做确实有着不少苦衷,其他的几个十殿阎罗到底有多不靠谱,其实此事已经无须赘述。

转轮似乎也刚刚想到这里,忽然开口道:“如果去了天位战场,真的有可能一去无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