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鹤的这一句话,直接让我忘记了方才的那股恶心劲儿,猛地从饭桌前站了起来,脸上带着焦急的神色问道:“说,你把夏静的魂魄到底拘押在什么地方了?!”

要知道,我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反应,完全是因为夏静出事的原因,一直以来都让我十分的自责!

和我这样冲动恰恰相反的是高鹤,只见他朝着我轻微的摆了摆手示意我先坐下,然后漫不经心的说道:“对,曾经是我把夏静的魂魄拘押走,可是现在我真的不知道她被拘押在哪里。”

我看着高鹤这漫不经心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一双手上青筋暴露,甚至连刚被野狼划伤的那道疤痕,都因为激动地神情而又撕裂了开来。

一丝鲜红的血液,从我脸上花落,加上我现在神情愤怒的脸色,可谓是恐怖之极。

但是高鹤,却依旧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更是朝着我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说道:“其实,怎么说呢,我这次找你,完全是想求你帮忙,毕竟、嗯毕竟我也是一个受害者!”

“你是受害者?”我冷笑的同时,发出了心里的疑问,直觉的高鹤这句话说得很是可笑。

高鹤没有因为我的这反唇相讥而暴怒,相反的则是一脸的惆怅,更是直接和我闲聊了起来。

“其实,我不止是不知道夏静的魂魄在在哪里,并且还被他们给阴了!”说完这些话的高鹤,眼中透露出了很大的无奈感。

尤其是当高鹤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那有些可笑的五短身材,然后苦笑着说道:“你应该知道,也见过我的手段,对,我是给陈世达办事跑腿的,而他也正是看中了我的这一身本领,还有,你猜的没错,野狼和他的那几个手下变成‘活尸’和‘活死人’也是我干的。”

当高鹤说完这些话,我更是直接全身戒备的提防这他了,可是他接下来的一段话,却让我感到有些震惊和匪夷所思。

“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利用完了我,居然还想着杀了我,幸亏我临时应对,凭借过硬的本领,才侥幸躲过了这次灾难,只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我才选取了这一具身体!”

难怪,我在最初遇到高鹤的时候,总觉得

他身上有些不对劲的地方,直到他这么一说,我才仔细的打量了起来,果然这一副身体和他的脑袋及其的不协调,这才明白了其中还有这么一回事!

“你的意思是?”

“对!没错,我想让你帮助我夺回身体,当然作为交换条件,我会帮助你提供有关陈世达所有的犯罪材料,到时候还能助你一臂之力,毕竟,我也要拿会属于我的东西,还有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高鹤越说越气愤,一双小短手更是拍的桌子直晃悠。

“说吧,需要我怎么配合你?”我沉吟了片刻,然后直接说了这么一句:“不过,我也有问题要询问你,首先,刚才我经历的那些,又是怎么一回事?还有野狼曾经和我说过,吴迪还没有死?”

随着我的这话说出口,高鹤掩饰不住眼里的兴奋劲,只是当听到最后的一句话的时候,却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吴迪的事情,我真是不知道,因为那时候的我刚被野狼这个家伙追杀,直到后来,我才找到了这副身体,才悄悄地跟了上来。”

“难道野狼身后还有人?是陈世达!”

我自言自语的说着这话,可并没有得到他的回应,只听他继续说道:“至于怎么配合我这件事,还得从你的疑问开始说起。”

随着高鹤的述说,我才明白,原来这竟然是一个天大的阴谋,首先是陈世达这个人,他除了暗中为非作歹祸害一些人外,还和境外一些人员有所交集,并且在暗中还妄图长生,也正是因为这样,在他无比雄厚的资金链支撑下。

有着一群身负邪术的人,帮着他为非作歹的同时,更是无辜杀害了不少的人,在暗中拘押起这些无辜人群的魂魄和鲜血,妄图唤醒一个沉睡已久的恶魔再次降临。

“恶魔?”

我有些难以置信发出了一声疑问。

“怎么,觉得有些好笑?”高鹤烦了我一句之后,接着说道:“他想凭借着唤醒恶魔后的力量来妄图长生不死!”

我哭笑着摇了摇头,这才明白了其中的缘故,难怪会有不少的人无故失踪,更有夏静的魂魄白拘押这件事,还有当我联想到高鹤的遭遇时,直接问了一句:“难道唤醒这个恶魔需要这么人的魂魄?”

“哼,不止是需要这么多的魂魄,还需要很多的鲜血!”高鹤苦笑一声,接着悲哀地说道:“没想到,我帮着他一心一意的做事,最后还差点把自己给搭上了!”

“你刚才所遇到的那些异类,就是因为受到了恶魔邪恶气息的感染,所以才会这么疯狂的嗜血杀戮,而那些死去的魂魄和鲜血,都将会是成为恶魔的补品!”

我明白了事情的所有经过之后,看着高鹤一字一句的问道:“难道你就只是想取回你身体,这么简单?”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当然,我还要钱,要很多很多的钱!”高鹤眼中透露出一股贪婪的神色。

事到如今,我虽然和高鹤有过一定程度上的交恶,但是在这时,我俩却达成了某种合作协议;在高鹤的带领下,我跟着他来到了一座看似安静却处处透出诡异的庄园。

“你说陈世达手下的那些人都在这里面?”我看着这一所实在是太过安静的庄园,望了一眼身旁的高鹤。

躲在暗处的高鹤并没有回答我的问话,而是朝我招了招手,然后绕到了庄园的后面,从一个极为隐秘的地方,打开了一道暗门,才沉声说道:“没错,就是在这里,不过你要有些心理准备。”

“什么心理准备?”就在我发出疑问的时候,高鹤已经摇了摇头,走进了暗门。

在漆黑的通道里走了大约一根烟的功夫,我才看见一点柔弱的光芒,只不过当我看清楚周围的场景时,才明白了高鹤刚才话语当中的意思。

只见在这个暗门的通道尽头,居然是一间类似于古代的刑房,而首先落入我眼帘的则是一具具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身影。

当我仔细一眼眼地看去时,一张脸更是因为愤怒而变得狰狞无比!

一道被千刀万剐的身体上不断地有蝇蛆掉落而下,只剩下一张还算完整的脸庞,却正是我找了许久没有找到那个房产经纪人!

一胖一瘦,浑身鲜血淋漓,明显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的两具尸体,正是和我分开没有多久的王凯和周胖子!

因为目睹了这种惨烈场景、而神情愤怒,整张脸都显得狰狞无比的我,浑然不知此时,有一滴血泪正从我眼睛里流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