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说过,我在带着董志进去龙王庙的时候,还曾犹豫不决过,但是事后我才庆幸的的很,还好是当初的一个念头,让我多带了个人,要不然我还地点交代在里面。

按照我的嘱咐,当我和董志进入到龙王庙的时候,跟在我身后的陈星辉随手就招呼了人,接着就把院落大门紧紧地关闭上。

伴随着这关门的吱吱作响,一旁跟随着我进来的董志,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里涂满了黑狗血的菜刀。

这一幕落在我眼里,不由地让我一笑,然后朝着董志说道:“董哥,放轻松点,这才哪到哪啊,刚开始而已,放松点哈。”

董志有些尴尬地伸手挠了挠头,轻声说了句:“嗯,那啥,这不是头一次嘛,多少还是有点紧张。”

其实不用董志这么说,我也能明白此时他的复杂心情,其实我当初最早遇见那个黑衣女鬼时,又何尝不是也曾这样紧张无比?

没有多说什么,我走到了院落中央,坐在留下的一张长凳上,面向龙王庙的正厅,看了一眼案桌上摇摇欲坠的灯火,继而闭目不语。

反倒是一旁的董志,除了紧张的握紧了手里的菜刀,更是不敢四处乱动,先是站立在我身旁,就这样小心翼翼的四处观察着。

“小哥,这、这,咱们就一直这样等着?”

过了一会,终于沉不住气的董志发出了一声疑问。

“嗯,时机不到,暂时先等等吧,累了就坐下休息会。”我撂下这句话后,继续闭目不语,静静地养起神来。

约摸着过了一个时辰左右的功夫,突然在院落外传来了几声大黑犬急促的叫声。

随着这黑狗的几声叫声,一旁坐在地上的董志顿时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而我也是在那一刻,猛地睁开了眼睛,接着就看到了正厅中供奉龙王像前的案桌上灯火一晃瞬间熄灭!

“小哥,是不是那个鬼魅来了?”

在我耳旁传来一道紧张的声响时,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接着就快速的转身,刚一抬起手臂,准备伸手用沾血的手指朝着董志额头点去。

结果,一阵阴风忽地吹过,我眼看着董志浑身上下一颤,接着就听到了一声惨叫!

茫然环顾着四周,甚至是被我这一举动给吓了一跳的董志,还没张口询问,这一道惨叫声接着就响了起来,反倒是把他给吓了一跳。

“哎呀妈呀,这、这是?”

我打量了一眼,董志贴在身前的那一道黄色符纸,只见这道符纸也在刹那间化为灰烬。

“对,没错,是那个鬼魅!”

撂下这一句的同时,我顺手,接着在董志惊讶的目光中完成了刚才尚未完成的举动,当我看着他的额头上多了一点鲜血印记的时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说真的,就在我睁眼的那一刻,我就猛地想起来,这个鬼魅对我肯定是暂时不敢下手,可是董志就不一样了,就怕他再次上了董志的身,所以我才会有先前的举动。

可事实上是,我的确猜对了,不过,在刚才的那一瞬间,还是让我心惊胆战了好一会,直到董志身上的符纸燃尽,我才算是想明白了过来。

应该是,那个鬼魅准备上董志的身,

可是没有想到董志身上还有符纸,所以才会没有得手。

对于这个符纸,我其实也没指望它能起到和吴伯那些符纸的作用,说白了,这些符纸就是一次性的罢了,毕竟像这个符纸可不是随便谁都能画的!

话不多说,在这眨眼的功夫,我翻手把斜背在背后的桃木剑拿在手里,全身戒备着防着这个随时出没的鬼魅。

刚才被吓了一跳的董志,眼看着我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也是不敢放松,手里紧紧抓着菜刀,一双眼睛瞪得和牛眼似的!

说时迟、那时快,我抖手就是一枚铜钱,冲着院落中东南角扔了出去,并且大喊一声道:“哼!哪里跑!!!”

这被我扔飞出去的铜钱,滴溜溜打着飞转的功夫,瞬间就击中了目标,更是发出了一阵冒着青烟的闷响声。

被我这猛然击中的鬼魅再次失去了踪影,只不过也就是在眨眼的功夫,东南角的墙上确猛地升腾起了一阵烟雾。

二话不说,我抖手又是扔出了一枚铜钱,接着大踏步冲上前去,手里的桃木剑更是直刺了上去!

让我失落的是,这一剑却刺了个空,正当我环顾四周的时候,只见补在院落上方由墨斗线布置成的‘天网’却发出了一阵青烟。

“哼!找死!”

一声冷哼发出的同时,我挚起手中的桃木剑,抖手就是扔了上去!

“看你还能逃到哪里去!”

不得不说的是,这个鬼魅一而再再而三地躲过这连续的攻击,可终归是难以逃脱我的这狠辣一击!

一声惨叫响起的同时,一个阴影,直接掉落在地上。

而早已经看呆了的董志,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眼见这个鬼魅落到在他的身侧,也是怒从心中来,随后狂吼一声。

“我草你大爷!让你作孽折腾我!”

话起刀落,就在那一瞬间,董志手里带着无尽愤怒的菜刀就朝着这个鬼魅凶狠地砍落了下去。

而我也没有丝毫的停留,手里拎着以前从老人那里得到的一根绳索就冲了上去!

这鬼魅完全没有想到,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居然让我和董志联手差点没给他逼死!

就在我和董志以为这下,能收拾了这个鬼魅的时候,而那个鬼魅好像也明白了过来,这院落内暂时是逃不出去了。

随即贴地猛地一滑,整个身影如同游鱼一样,直接窜进了正堂内!

说实话,我也没有想到,这鬼魅会整出这么一出,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这要是让鬼魅进到了正厅内,在附身到龙王像身上,那可真就是白费功夫了。

正在这时,我眼看着这鬼魅滑进正厅门槛时,心念一动,猛地抬腿挥脚,哗啦一声,直接把一个盛着鸡血的小碗踢飞到正厅内的龙王像上!

“哈哈,这次我看你还能躲到哪里去!”

一声大笑出声的同时,我招呼了一声董志,瞬间窜进了正厅,和鬼魅来了个面对面!

虽然,我和这个鬼魅那可真是打过了好几次的交道,但是却从没有见到过这个鬼魅的脸面。

因为自始至终,这个鬼魅就是一身笼罩在浑身上下浓重的黑气当中。

这次依旧是和往常一样,只不过不同于先

前那样,这次的鬼魅身上那浓重的黑气则是少了不少。

“你为么逼我,就不怕,我大开杀戒?!”

鬼魅的这句话,刚一说出口,就让我一句话给顶了回去。

“哼,你觉得还有这个可能吗?!”

因为看不清楚鬼魅的脸面,在我说完这些话的时候,鬼魅一阵沉默,接着就是发出了一声的仰天吼叫,那叫一个鬼哭神嚎!

这一幕,还真是给我和董志吓了一跳,不过转瞬间,我就冲着董志试了一个眼色的同时,然后握紧了手里的绳索。

这时候的董志早就抛开了先前的拘束和紧张感,一见到这个鬼魅,那叫一个须发皆张,一身上下散发出一种让我都能感觉到的怒气。

早就等不及的董志,这时候看见我的眼色,二话不说,拎着手里的菜刀就冲了上去,接着就是一通的胡砍乱剁!

这个鬼魅先是没有理会董志,但是等着疯狂的董志这一通胡砍乱剁后,也是惊吓不已,更是惨叫出声。

“黑狗血!”

在一旁瞅准时机,早就暗中做了准备的我,猛地一个箭步上前,带着鲜血的手指,如闪电般直接戳向了鬼魅!

刺啦一声!

一声惨叫外加一声闷响!

这个鬼魅被我一指截中,突然浑身一阵颤动,接着及瘫软在地上!

趁着这档子功夫,我和董志赶紧把这个鬼魅用我那根绳索,接着就给这家伙捆绑了起来。

忙完了这一切,我刚一松口气的时候,却忽然发现了一幕让我感到惊讶的景象。

只见刚才还浑身上下笼罩在浓重黑气中的鬼魅,这时候居然显出了身形,仔细一看,只见这个鬼魅一双眼斜耷拉着,脸色惨白,嘴唇外翻,露出一口残差不齐的牙齿,一根舌头耷拉在嘴角边。

这丫活脱脱的就是一吊死鬼的模样!

“怎么、怎么会是你?!!!”

正当我仔细上下打量这个吊死鬼模样的鬼魅时,只听一旁的董志发出了一声惊讶的叫声。

而我也曾董志的嘴里得知了这个家伙的来历,根据董志的述说,这个鬼魅,他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只是子他的印象当中,这人还是在他小时候见过。

那时候,生活都不太好,这人是个讨饭的,也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才来到这‘二十里’最初的时候,还能讨到点饭,但是后来却不知道怎么吊死在了这个龙王庙里。

因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许久,压根就没有人当做一回事,可谁知这一切的诡异都是这个鬼魅引起的!

“说吧,在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想必你刚才也吃过苦头,知道强硬下去没有什么好处,这一切是不是诡异的事情是不是你弄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正当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忽然在门外却响起了一阵吵杂声响,闹闹腾腾的不说,更是夹杂着声声惊呼。

而我一听这声音,刚准备转身去查看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时,耳旁却突然传来一声轰鸣声,接着就是头顶上方的屋脊上掉落下不少的砖瓦。

更令我震惊的则是,随着这砖瓦泥土的掉落,一道宛如成人手臂粗细的黑色影子朝着我的腰间,猛地就席卷了过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