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说是我和董志对于这个头顶黄毛的家伙感到疑惑和惊讶,倒不如说是对高鹤居然用这种邪异的手段占据了这具身体而震惊!

毕竟这要不是高鹤发出声响,谁又能想象得到这家伙居然能抛却了自己原来的身体不要,而是以极其毒辣的手段去夺舍了这一具黄毛小子的身体。

更令我没有想到的则是,这曾经听闻过的可以说如同传说中地夺舍手段,居然能让我亲眼见着了。

在我听说的那些述说中,比较确切的是、这夺舍原是道家一种借助别人身体还阳的理论。

说是有灵魂不死或者神识不断来借尸还魂的表现,只不过,这样一来,却是某人死后复活不假,但这对还阳的人来说,那人格以及记忆却都完全转换成为了另一个已亡身故的人。

可不管怎么样,就算是这道家的夺舍‘借尸还魂’也是借了以亡人的尸体来实现,但是高鹤的这种行为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天怒人怨’,所以才会有了我那一句怒吼。

“丧尽天良?夺舍?小哥,这事怎么一回事啊。这人是高鹤、可怎么又占据了这个黄毛的身体呢?!”

一旁的董志显然一时间还难以接受这种转变,一个劲的扭着头左看右看,一会把注意力放在边上痛哭不止的女孩身上,一会瞧瞧神情诡异之极的黄毛小子。

在我咬牙切齿的一番解说下,这董志才算是好不容易明白过来,二话不说就要拎着手里的菜刀,准备扑上去干掉这个为非作歹的高鹤。

而我虽然也是恼恨于高鹤的所作所为,但是一时间尚且还能保持冷静,再说了我也拿不准现在高鹤到底是什么情况,就说刚才,我和董志本以为就此能一举击杀高鹤,却也没有想到临了临了了,还让他反手一着,弄得手足无措不说,更是苍茫中慌乱应对,差点吃了那些鬼影的苦头。

伸手拦下了怒火中烧的董志,我冷眼注视着眼神阴毒的黄毛小子,心想这家伙真是被高鹤夺舍夺去了身体,还是暂时占据了身体,现在还不敢下决定,是不是要先试探一番才好呢?

一想到这里,我有看了一眼身旁怒气冲冲的董志,小声用我和只有他能听得见的声音说道:“董哥,说真的我暂时摸不清楚这高鹤的底细,所以才伸手拦住你,但是现在我想了下,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先试探一下的好。”

早就被高鹤这一番作为惹恼的不行不行地董志,也不含糊,往地上扭头就是吐了一口唾沫,冲我重重的点了下头,迈步就朝着也分不清楚,眼前这人到底是高鹤还是黄毛小子的家伙走了上去。

一旁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女孩也就是那个小丫头,起初的时候一见到我和董志俩人先是稳定了下情绪,现在一看董志的这举动,立马又大哭起来,满眼都是恐惧的神色。

我扭头看了一眼这女孩,这才想起为什么从刚才开始就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现在一想才鸣笛想明白过来,为什么我会看见这黄毛小子和这个女孩有些不对劲和眼熟。

原来

这俩人先前的时候,我也都曾见过,只是因为当时的我正在一门心思的要对付那个纸人杀手,所以就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这俩人身上,也是到了现在才想起来。

这俩人正是先前我追踪那个纸人杀手的时候,在西台西侧遇见的一堆小野鸳鸯,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又碰到了,更令我感到有些好笑的是,当时这黄毛小子还曾对我们几个人出言不逊,现在居然会以这种局面又再次碰到,还真算得上很‘有缘’呢!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一边留意着董志举动,一边皱着眉头朝着女孩走去,也把心中的疑问,这俩人怎么跑到这芦苇荡里来了的原因问了一下。

谁知,当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那从穿着打扮上来看,明显就不是什么本分女孩的小丫头,先是愣了愣接着练就红了起来,随后才在我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断断续续地说出了事由。

原来这俩人因为我们先前一行人撞破了他俩的好事,这黄毛小子又被陈星辉手下的兄弟修理了一番,但却依旧压抑不住心中的邪火,眼看着到嘴的小丫头岂能让她飞走了?

所以才会花言巧语了一番,然后哄着这个明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却又抵挡不住黄毛甜言蜜语的女孩,就推推搡搡的半拒绝半逢迎的从了这小子的心愿。

只不过,当这黄毛小子正心里感叹着即将要驰骋一番,并且要提枪上马的时候,谁知道突然杀出了高鹤这么一个家伙?

结果在一惊之下,还尚且没来得及反应之时,就被这高鹤得手了,而那个女孩当场就吓得不轻,真是应了那一句连滚带爬,惊慌中就大喊着窜了出来。

而那黄毛小子却被高鹤以邪恶手段,直接夺舍了身体。

听到这里,我摇头看了一眼这还在瑟瑟发抖的女孩,也没有过多的安慰,只是不冷不淡的扔下了一句话说道:“放心吧,董哥不会剁了他的。”

“啊!”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当我这一句话刚说出还没有多久的功夫,只听见耳旁紧随其后的就传来了一道惊恐至极的尖叫声。

当我再次看向那个女孩的时候,才发现这女孩居然已经昏死了过去,那惨白的脸上带着惊吓之后的惊恐神色,指向前方的一只手正慢慢地落下。

我皱着眉头,刚一转过身体顺着女孩手指的方向望去,就一眼的功夫,也是让我吓了一跳!

其实,从董志走向黄毛小子准备试探下这高鹤到底现在是什么情况,以及我走到这个女孩身旁,询问了几句话,这些事情一起加起来也没有多久的功夫。

可就是这样,在我眼前突然出现的一幕还是让我大吃了一惊,也不顾的身旁昏死过去的女孩,张口就是一声大喊:“撑住了,董哥,我这就过去帮忙!”

任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时候,在董志的身前左右,距离黄毛小子不足六米远的地方,竟然围拢了七八具手提镰刀的稻草人!

而此时占据黄毛小子身体的高鹤依旧是诡异之极的冷眼注视着这边,可那些

手提镰刀的稻草人却不免让我感到有些浑身颤抖。

现在这么一看,不用多说,也能猜想的到,这些手持镰刀的稻草人应该是高鹤指使的,既然是这样,也就没有必要在让董志去试探这个高鹤的底细和情况了。

虽然,我不知道这接下来是不是该直接干掉这个黄毛小子,借此来灭杀高鹤这个害人精,但是我却知道摆在眼前的问题,就是赶紧的先帮董志干掉身旁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稻草人!

“小哥,这特么一定是高鹤那家伙捣的鬼,你不用管我,我还能招架得住,你快去干掉那个家伙吧!”

我急冲向前的身体因为董志的这一句话,顿时晃了晃,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那些面无表情,手里却拎着寒光闪闪镰刀的稻草人,接着又看了一眼,依旧是没有任何举动却显得诡异地很得黄毛小子,一时间居然愣住了。

眼前这情况不得不说,确实是很明显的很,就如同董志说的那样,只要干掉了高鹤那家伙,不用多说,那这些手持镰刀的稻草人也将就此没有了威胁。

可同样的问题也来了,就和我先前顾虑的一样,尽管知道了是高鹤占据了这黄毛小子的身体,可哪能就这样直冲冲的上去干掉他啊?

虽说我也认识不少人,加上王凯和周胖子的身份关系,可也不能不说没有任何顾虑不是?

这毕竟还是一条人命!

就在我纠结着难以取舍的时候,一旁刚说完话的董志突然发出了一声怒吼:“我特么弄死你们这些稻草人,逼急了老子我一把烧死你们!”

发狠撂下这句话的董志,挥舞着手里的菜刀就迎头劈砍向了一个稻草人。

尽管董志这一刀去势威猛的很,可我也明显看到了这家伙的后背,应该是刚才不注意,被这些手持镰刀的稻草人给袭击了。

那一道由镰刀直接撕裂衣衫后,却直接划伤后背的血腥场面,让我心中的无名火瞬间升起,接着就冲依旧没有任何举动的黄毛小子望了一眼,随后咬牙做出了一个决定。

身形一动的我,直接闪身冲进了手持镰刀的稻草人中间,一边躲闪着这些没有丝毫感情,下手异常狠辣的稻草人,手里也不断地的朝四周围拢上来的稻草人身上贴上一道道符纸。

“董哥,你上的不轻,先休息下,这边这些家伙交个我解决就好!”

一句话说出口的同时,眼看着一柄镰刀朝我腰间横扫过来,心中大惊的我,连忙一个侧身,险而又险的躲避开这差点要开膛破肚的一击。

“好,我这就过去剁了那个家伙!其实,我已经忍他很久了!”

董志一个翻滚窜出了手持镰刀稻草人的包围,抬脚就要冲向一脸阴沉的黄毛小子。

眼看着周围那些稻草人身上,已经被我几乎都贴上了黄色符纸,这才浑身轻松的松了一口气。

可当我一听董志的话语,就愣了一愣,也顺嘴念叨了一句:“可不是怎么着,我也忍他很久了,不对,等等,董哥你要去砍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