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万良那陡然间挥出去的巨掌所带来的震撼力真的是无以复加,我们这方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看似是他极为随意的一出手,就能造成这样的结果。

以至于就连正在筹备着血祭的吴伯,都被眼前的这一幕给震撼住了,怔怔地看着这一幕场景愣神不已。

最终还是在仇万良那嚣张至极的笑声中,才回过神来,继而专心致志的进行着血祭;而伴随着仇万良的插手,青山和马若兰那边显然难以招架住,这种凶狠至极的狂猛攻势。

尤其是当马若兰召唤出的青龙诛邪,被那一无形的巨掌拍碎之后,承受不住这种反噬力的马若兰,尚且还来不及有所准备,就被这股反噬之力震得连连后退不已。

一旁的青山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的有些惊慌失措,连忙上前搀扶住身形有些站立不稳的马若兰,轻声询问着伤势如何。

至此,不用多说也能猜想到,我们此时所面临的处境又到了何种危险的地步!

本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在场的这些人全部加起来,都不能够足以对付那个血尸陈世达,最终还是吴伯以借助鬼差的助力才算是算计了他,可谁知在这种紧要关头,那血魔会突然附身到仇万良这个邋遢的家伙身上。

而刚刚他这突然间的一出手,就把我们几个人给震慑住了,任谁也没有想到,这只是血魔附身到仇万良身上的一缕魂就能带来这种威力,由此可想而知这血魔本身将是多么的可怕。

也难怪吴伯会有那种言语,直言道这次算是在劫难逃了!

可尽管如此,我们几人还是不想就此束手就擒,因为此时我们还有一点唯一的寄托,那就是刚才吴伯所正在进行当中的血祭。

“天地玄黄、金光剑威,祖师显圣,助我一臂之力,诛邪灭魔!!!”

眼神中猛地投射出一股愤怒神色的青山,安顿下马若兰的同时,一个闪身挡在了她的身前,脚踏七星诛邪步伐连连走动的时候,手上更是不断地变化着法决,口中发出的声音也是随之如闷雷般乍起

伴随着青山这闷如奔雷般一样的声势,青山整个人脚踏七星身形闪动的同时,那原本有些羸弱的身躯也逐渐的变得壮实起来,而他手中的那一柄金钱剑也随之发出了耀眼的金色光芒。

“青哥,不要!”

眼见这一幕场景的马若兰顿时顾不得自身的伤势,强撑着受伤的身体勉强坐了起来,伸手朝着青山前行的身影茫然无助的伸了伸手。

然而尽管是这样,却依旧不能阻止青山那充满了愤怒的身影继续前行。

“兄弟,照顾好若兰,我这一去要是回不来,你也不用替我报仇,带上若兰和吴伯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不要莽撞行事!”

马若兰那有些无助的呼喊,却只是换回来了青山眼中充满柔情的一笑;当我听到耳旁传来这青山的言语时,整个人如同遭受了雷击一样,怔怔地望着青山那视死如归的身形,忍不住的摇头叹息一声,在心里苦笑着念叨了一句话:“兄弟,你这是陷我于不义啊,这种情况下,我又怎么能抛下你不管?”

“就算是咱们斗不过这血尸和血魔,可我也不会就此抛下你不管,更何况,你这话说的也算是够狠,让我不要莽撞冲动?可是你呢!你这么视死如归的冲上前去,这样就能换回我们的生存嘛?!”

所以,对于青山的这种举动,我并没有那么赞同,但是我也为青山这种舍生忘我的大无畏精神所感动,走到马若兰身旁轻声安慰了几句之后,站起身来的我,没有任何顾虑的迎了上去。

另一边的血魔一举击溃马若兰的攻势后,正以一种藐视的姿态静静观察着我们这边的举动,当他饶有兴致的看完青山的这一番举动时,眼神中也不由地流露出了一丝的玩味。

随后更是用一种带着调侃的语气不屑的嘲讽道:“金钱剑?祖师上身?七星诛邪步?就这么点能耐嘛?哼!就这么点小把戏,这就是不自量力的表现啊哈哈哈!”

当青山踏出最后一步时,整个人的气势已经攀上了巅峰状态,浑身上下洋溢着一股威严无比的气势,那

是一种如同山岳般沉稳的气息。

在无形中更是带来了一种巨大的压迫力,尤其是青山那身躯因为不断壮实后的形态,更令人感觉到了一股迫人的气势。

只不过,这股巨大的压迫力以及气势,却不足以对血魔附身的仇万良造成任何威压,只见这仇万良如同入无人之境般一样,完全不顾青山这股气势上的压迫,径直的走了过去。

可就在这血魔附身的仇万良朝着青山走去时,先前刚被他拦下的血尸陈世达这时候突然闪身出来,躬身说道:“魔尊,这种小脚色不劳您动手,交给我处理就好!”

“你?好吧,做事干净利落些,不要磨磨蹭蹭的,在这些蝼蚁身上用不着浪费过多的时间和精力!”

血尸陈世达点头应承一声之后,原本收起来的那一身狂暴气息瞬间外放出来,一阵阴风刮起的同时,更是带起了无数的血腥气息。

那浑身上下散发着嗜血气息的血尸陈世达,身形暴动间径直冲向了身躯魁梧洋溢着如山岳般稳重气息的青山。

“青山这真的是请祖师上身了嘛?”

就在我心里发出这么一丝疑问的时候,只听耳旁传来了血魔附身到仇万良身上那股冷漠至极的言语声响起:“神打,雕虫小技,无非就是借助请神上身的幌子,来增强自身的能力罢了;哼、不堪一击!”

随着他的这一句话语声落下,不远处的马若兰脸色一变,接着就扭头看向了一旁的吴伯,而此时的吴伯如同老僧入定般模样闭目不言,压根就没有这注意力放到这场中的变化上来。

而此时的我,也暗中不断地积蓄这力量,慢慢适应着这刚有所好转的身体状况,心想只要情况有所不对劲,就竭尽所能的去救下青山来,哪怕是拼的一个身死的下场,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

这时候的青山已经和血尸陈世达你来我往的都在了一起,就连一旁附身到仇万良身上的血魔,也是饶有兴趣的把注意力放在了这场中的战斗当中,那是一种对吴伯正在进行血祭的绝对藐视和不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