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是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我,这时候甚至都提有些疯狂的老司机感到悲哀,可是当我想阻止他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而我也不由地对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张老头感到由衷的愤慨。

我伸手指向金杯车外的‘小胡’朝着张老头沉声说道:“这件事都是因为的偏执造成的,你说你都已经这么大的年纪了,就算是碰上了有些事情想不开,可是你觉得有必要,让别人也一样承受你的痛苦吗!”

“还有你看看这个大彪,尽管他已经死了,可最终的结果是什么?这家伙不甘心啊,这不这时候上了小胡的身体,然后借助的这么一种方式来找他报仇了,这就是你所想要得到的吗啊?!”

被我这一通训斥过后,张老头也是有些哑口无言的看着金杯车外,那一会是小胡,一会又变成了先前被老司机撞得不成人样地大彪模样,就这样,任由白色金杯不住的重复碾压着。

我气不打一处的继续喝问道:“好好看看,就是因为你当初的所做所为啊,这下好了,一个虽说有些已经不算完整的家庭就此让你给破坏掉了不说,现在更是又搭上了两条人命!”

我一想到这里就气愤不已,先是大彪被杀,在这接下来,又是小胡的身亡,最后,不得不说,就连那个老司机,估计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起先的时候,我还以为这诡异灵车,形成的原因,也许是因为老司机才会出现那样的异常状况,可现如今看来这罪魁祸首,竟然是这个死后却不甘就此认命的张老头而造成的!

作为当事者的张老头,被我这么一说之后,也是有些愕然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场景,最终还是低下了头,喃喃地念叨了一句话:“难道真的是我错了?!”

对此,我只能是报以一声深深地叹息,毕竟事情已经到了现如今这种地步了,我也没有什么变得办法去改变了,唯一的期望就是这张老头能认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千万不要再做出一些不可挽回的事情了。

而此时的老司机也是在撞倒了‘小胡’之后,才慢慢的停下了车子,当

他走下去车去,看到倒在血泊之中的小胡时,这才忍不住的放声嚎叫起来。

“为什么会是这样,老天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究竟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竟然让我承受这样的眼中后果!”

这一声声令人倍感无奈的言语声,就连我都有点同情起这老司机的遭遇来。

而另一旁的张老头则是陷入到了沉默当中,就好似这一切都和他无关一样。

然而,就在这种情况下,我猛地发觉车身不由地动弹了一下,接着耳旁就想起了一道发动机的引擎声响来,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不由地大吃一惊。

因为此时驾驶着白色金杯车的老司机正在车前不住的哀鸣无奈,车上就只有我和张老头在场,除此之外就再无别人,接着我就想到了一种令我感到不好的预感。

可就在我还没有完全下定结论的功夫,只见这白色金杯车失控了一样的径直撞向了不远处的老司机!

砰!

一道闷响传来的同时,那正在哀鸣无助的老司机已然倒在了血泊之中,而此时的白色金杯车,就和刚才老司机所驾驶着一样,先是倒退,接着又朝着已经倒地身亡的老司机碾压了过去,如此反反复复好几次之后,才算是慢慢地停了下来。

而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我,也是紧紧地皱起了眉头,手中更是紧握着那一枚雷击枣木印,走在白色金杯车内的同时,也沉声喝问道:“是谁在捣鬼,给我滚出来!”

其实在我喊出这么一番话的时候,我也在暗中留意着张老头的举动,虽说我没有怀疑起张老头,可是我有些担心这时候的张老头再给我整出些什么幺蛾子来,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留意举动。

不过,也正是随着我的这一道喊话声的刚一落下没有多久,在驾驶座上竟然慢慢地浮现出了一道身影,而随着这道身影的浮现,我也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测。

“好你个大彪,都说恶人多祸害,没想到还真有你的!说吧,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随着我的这一道言语声的落地

,端坐在驾驶座上的大彪先是一愣,接着就发出了一道猖狂至极的声音说道:“说真的,我也没有想到这车上竟然还有你们两个存在,当我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也就是我上了小胡身体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了你俩,可是那时候我并没有对你俩有过想法。”

“可是,现在不同了,我活生生的吞了小胡那小子的魂魄,我有能力对付你俩了;哼!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会这样做吗?好,我告诉你,对,勾引那家伙的老婆祸害他的孩子是我的错,可是我就算是身死,也不应该是这种下场!”

我静静地聆听着大彪的这一番言语,虽然有些恼怒,可我也知道,这事正如他说的那样,就算是他的错,可他还真不会是这么一个枉死的下场,就算是受到法律的惩罚,也不至于会落得一个尸骨不存的地步。

不过,对于他的这一番话,我也立马回顶了过去说道:“暂且不说该不该枉死的事情,就你的所作所为,就算是这次不死,最终也不会落得一个什么好下场,就算是下到了阴曹地府,你也会受到一定的惩罚!”

谁知,我的这一番话,刚说完的时候,一旁的张老头突然发出了一声的感慨道:“唉,我算是想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啊,有些事,就算是你再不甘心,再不想去承认,也得去面对现实,没必要有那么多的执念!”

我真是没有想到,这张老头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觉悟,心中一喜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和他说两句话,就见端坐在驾驶座上的大彪猛地身影一阵恍惚,接着就消失不见。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听见了大彪的阴沉笑声:“嘎嘎,甭管怎么样,这事,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这个老东西,要不是当时你上我的身,让我在无意识之下,说出了那么一番话,那个家伙也就不会疯狂的杀死我,而我也就不会在出现在了这里!”

见到这一幕的我,不由地心中大惊,看着怨魂索命一样的大彪,更是骇然地想到了一件事情,难掩震惊地念叨了一句:“枉死冤魂强如狼,冲天怨气猛如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