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千里追踪 第二十章 女人的悲哀

夏薇痛苦地抽搐着、扭曲着、惨叫着。

血快速流出来,洇到床单上,令人触目惊心。夏薇已经晕死过去,这时,女秘书冲上来,用自己的身体挡着夏薇。并与莫万英激烈地推搡着,阻止他的摧残,还试图夺下他手里的东西。

这惨绝人寰的一幕,让虞松远极度震惊。弩枪已经拿到手上,不知不觉中瞄准了室内施暴的老魔头。

就在这时,或许同为女人的缘故,女秘书不惜用自己的身体,死死护住夏薇。莫万英见夏薇已经奄奄一息,这才恨恨地松开手里的东西,猛地向她的躯体“啐”了一口。转身拉着试图救助夏薇的女秘书,扬长而去。

莫万英离去后,虞松远才清醒过来,见弩枪已经拿在手,自己都吓了一跳。正欲破窗施救,忽见门又开了。莫家运身无片缕,戴着面罩坐在轮椅上。两个女孩推着他,在门边瞅了几眼,便掉头上楼,再也没有现身。

那条大狼狗则推门进来,走到夏薇血糊糊的身体前,伸长鼻子嗅了几下,也出去了。令他震惊的是,在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内,莫家运和两个保姆,并没有进来救助夏薇。

夏薇依然被捆成一个“大”字,血仍在一个劲地流着,腚下床单上已经血红一片,而且血迹还在慢慢扩大。

虞松远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如果放任,夏薇定然会失血而亡。想到她曾经对林雪的帮助,他没有犹豫太久,便轻轻地从树冠移到窗台上。拿出一个戒指一样的东西戴在手上,在琉璃上轻轻一划,稍一用力,便将一小块琉璃轻轻取下。伸手进去,打开窗户,跳进室内。

他先将一小瓶胡椒或辣椒粉一样的东西,洒在门下。然后插死门,先将夏薇解开,小心地取下黑色的警用硬塑料甩棍。棍上血肉模糊,血迹斑斑,惨不忍睹。

他感到触目惊心。

这得多大的仇恨,才会这样摧残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还是他法律上的妻子,是他儿子的亲生母亲。对一个女人来说,还有什么,能比这种酷刑更残忍,更没有人道的了。

夏薇早已昏死过去,即使在昏迷中,身体依然被疼痛折磨得反射性地抽搐着。虞松远在室内寻找了一下,果然在柜子里有一个非常正规的药箱,里面常用药俱全。看来,夏薇肯定是早有防备,眼前的一幕肯定也不是第一次上演。只不过,这一次惨烈了些。

他没有考虑太多,先救人要紧。他拿出药棉和酒精,用棉签一点一点地清理着夏薇的身体。然后,将一卷医用纱布卷起来,先用碘酒沾湿,再沾上止血药粉、消炎药粉,小心避开她的伤处,慢慢地送进身体内部。

体内的创伤出血,终于慢慢止住了。

体内的损伤,主要是钝器造成的表面创伤,止血粉、消炎药粉起到了作用。此时,夏薇的身体在酒精刺激下,不停地抽搐、颤栗、扭曲着。虞松远分明感到,面罩下,她已经醒了过来,却咬着牙一声不吱。

“你要咬紧牙关坚持住,伤口如果不做处理,感染了会出人命的。”

虞松远一边安慰着她,一边用酒精棉将她体表的创口血污,细心清理干净,然后洒上消炎药粉。又用碘酒将腹部、胸部、臀部鞭痕清理了一遍,全部洒上消炎药。最后,从柜内找出一条干净的白床单,撕成条条,仔细将身体包裹起来。

他将她身下被血染红的床单抽了下来,换上新床单,抱她躺好。最后,又从药箱内拿出一瓶针剂,先做了过敏试验,然后便给她注射了一剂青霉素。

虞松远的注意力,完全被同情心笼罩。这个女人的悲惨遭遇,让他深深同情。他聚精会神救治她,忘却了自己也正身处魔窟之中。

此时,夏微起居室的门外,一个年轻女人,手提着一个小药箱,已在门前站了多时。她原本想推门施救,但推了两下没推动。正想敲门,忽然隐隐听到了轻微的说话声音。于是,她又将耳朵贴着门上,仔细聆听室内的动静。

虞松远和夏微的对话,她全部听见了。

这时,夏薇虚弱地哭着说,“谢谢你小弟,你救了姐一命。姐活得卑贱,连条狗都不如,你救我干吗?梳妆台柜子的最上一格,里面有许多钱和首饰,你都拿去吧。”

虞松远洗洗手,“我不要你的钱。打伤你的人是谁?屋里的其它人为什么都不管你?你背着丈夫偷情,确实该打。可也罪不至死,这到底为什么?”

夏薇失血过多,正要昏昏欲睡,听他这么问,仇恨马上冲跑了睡意,她咬着牙小声说,“是我死鬼男人和那个小妖精。是我害死了小海,这个老王八蛋,肯定要会把他泡进王水里,我真是造孽啊。”她悔恨得哭了起来。

“泡王水?你是说莫万英会将刚才那个保安泡到王水里?”这是他第二次听到莫万英有王水一说,难道是真的?

虞松远对此表示怀疑,他们在训练营的时候,曾经做过实验。王水可以腐蚀金属,但对肌肉和毛发、骨骼等,腐蚀效果并不好,且极难操作。

夏薇抽泣着,竟然打开了话匣子,“庄园下有一个地下魔窟,他手里有一个什么‘别动队’,凡是与他作对的,不管是商业对手,还是家中不听话的小保姆,只要带到地下室,没一个出来过。之前和我来往的两个青年,都被他逮住扔进大缸里化掉了。”

“这个地下魔窟,能肯定在庄园下面吗,你亲眼所见吗?”

“小弟,这个魔鬼多数时间呆在金瓯,这里的庄园其实是他北方物流公司的总部,北方公司总经理是肖玉书。这个姓肖的是莫万英的铁杆心腹,只有他可以随时进出魔窟,我从没进去过。我知道你是来索他狗命的,找到魔窟,真相就会大白于天下,他的死期也就到了。”

由于失血过多,加上刚才的精神和肉体摧残,夏微的声音越来越弱,即将昏睡过去,但仍用虚弱的声音说,“他搞物流,是为了走私违禁品,毒品、枪支、兴奋剂……柜子底层,你可以看……”

说到这里,她就一下昏睡了过去。虞松远拉开柜子,果然见底层有十几个精致的绿色盒子。他拿出最上面一盒,打开一看,里面有两片锡膜包装的扁片装药丸。每片上面有二十颗,五颜六色,极为精巧。

英文标签为“甲基苯丙胺兴奋类处方药”,虞松远拆开,拿起一颗闻闻,略有一股熟悉的苦味。甲基苯丙胺,正是当时风靡全球的冰丸?

冰丸是北美大陆的称呼,它的全称为甲基安非他明,是一种优质的精神兴奋类药品。它的学名叫甲基苯丙胺,原料外观为纯白结晶体,晶莹剔透,尤如冰片。按医嘱服用该药,可以使人精神振奋、思维活跃、情绪高涨、耐力和爆发力增强,甚至可以长时间从事高强度工作,而无疲劳感、饥饿感。

甲基苯丙胺早在1887年,由倭国科学家分离并合成,并从当年投入医药生产。只到1933年,它超强的精神兴奋作用,才被人们发现。并成为治疗发作性睡病、鼻充血、忧郁症、巴金森氏病和哮喘等病的处方药。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不管是同盟国,还是轴心国,为提高士兵的战斗力,都曾广泛使用甲基苯丙胺兴奋剂。德军制成甲基苯丙胺注射针剂,从德国元首希特勒等德国军政要人,到党卫军普通士兵,普遍注射使用。

倭国则将其制成甲基苯丙胺口服兴奋剂,成为提高倭军士气,增强作战效能的利器。如太平洋战争中,臭名昭著的神风特攻队,在驾驶飞机、船艇、有人鱼雷等,执行自杀攻击任务前,均普遍使用甲基安非他明。

战后,吸食或服食甲基苯丙胺及其衍生物,成为一种时尚,在倭国、欧洲、北美迅速流行。上至国家政要,下至普通中产阶层人士,均广泛使用。到八十年代,在上述地区,吸食或服食甲基苯丙胺人数,已远远超出吸食海洛英或k粉人数。

之所以如此,就在于甲基苯丙胺的衍生物,还是一种极其优良的助性药。它能刺激性冲动,极大地增强人的性能力。并能让人在食用后,诱发极致**亢奋,完全放弃性道德约束,彻底失去性选择性和性自律性,使***乱、**,成为西方当时一种极其流行的生活方式。

虞松远手里拿着的这种精致的小药丸,是m国正规药厂生产的兴奋药。

由于甲基苯丙胺的衍生物的注射、服食、吸食,已经受到m国政府的控制,因此,这种小药丸主要流行于上流社会,在高级白领、政商人士、娱乐明星、体育明星等人士中,被当作提高性品质的特效助性药,食用冰丸是一种时尚。

虞松远有预感,虽然这种药丸在中国当下仍不流行,主要是政、商、文化、艺术等高端阶层人士,偷偷作为催性药服用。但要不了几年,这东西一定会取代海洛英和k粉,成为危害巨大的主流毒品。

因为,冰丸衍生品对人体心理和生理的危害,要远远大于海洛英或k粉。一旦沾上了,一生基本也就毁了,绝对没有回头路。

见夏微已经平静地睡去,虞松远推上柜子。先是倒了一杯水,放在她的床头柜上,然后从窗户钻出,消失在黎明前的黑暗之中。

……

莫氏庄园的地下建筑内,一幕惨剧正在上演。

两个保镖扛着夏薇的那个小情人,穿过长长的走廊和两道厚重的大铁门,进入摆放着若干刑具的刑讯室内。保镖将保安小海从大袋子里倒出来,将双手捆到刑架上,保安瞪着恐惧、乞求的双眼,绝望地看着正慢慢向自己走近的莫万英。

而莫万英的手里,正拿着一把修剪花坛用的大剪子。

两个保镖拉开他的两只瘦长腿,莫万英一言不发,先用剪子拨弄了一下保安裆下的一团物件。保安魂飞魄散,恐惧得浑身缩成一团,身体不停地扭动、颤抖。

莫万英狂笑着,一点一点地收紧剪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