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反水**

训练完毕,还需要经过实战性的结业考核。

考核的内容包括,跟踪特定人士、情报资料的整理与研判读、“境外综合考查”等。尤其“境外综合考查”,就是通过岛外旅游方式,考核特工的境外调查与综合情报获取能力。

经过这么一套的完整训练,培训出来的特工,应该具有一定的情报收集和特种作战能力。但李秀香是陈桂人重点发展的特工,竟然这么不堪一击,让李海潮和专家们,感到费解,感到不可思议,并大伤脑筋。

但综合分析后,他们马上就想通了。

蒋介石逃到台湾后,从来没有放弃过对大陆的特工战。但派来大陆的特工,基本上都有来无回。进入八十年代,招募优秀的特工越来越难,尤其是在当地招募的人员。除极个别思想反动的除外,几乎都是意志薄弱分子、投机分子。

台“军情局”指望这样一批人,在大陆收集军政情报,焉有不败之理。想当年风光一时的“军统局”,落到今天这种地步,让李海潮大为感慨。李秀香反水后,竹筒倒豆子一般,主动把知道的全坦白了,还生怕说漏了李海潮不高兴。

陈桂人早年毕业于上海医学院,曾在大陆行医。1980年携妻女赴香港,在一家企业任贸易部经理。1980年5月,陈桂人从大陆购买蚕丝运到台湾,被台湾当局无理扣押,并被宣布充公。

陈桂人不服,亲赴台湾交涉。他当时仅是一介商人,不知如何保护自己且毫无防备的他,并不知道接待他的,竟然是台湾“军情局”的高级特工。

他被软禁在军情局,特工们连续一周,不让他睡觉,轮番威胁利诱,说他涉嫌“通共”,要长期监禁。开出的条件也颇有吸引力,只要加入军情局,不仅立功之后,可以恢复自由。而且,他的全家将有移民m国的机会。

陈桂人就这样被“军情局”招募,在台湾受到基础训练后,便被委任为中校。他从香港进入中国大陆,并出任红星电扇厂副厂长后,迅速在香港注册成立红星电扇厂外贸办事处。原义群帮黄吉的部下,先后多人进入外贸办事处。

这些人都在军情局香港站,受到极为粗糙的特工基本训练。当然也有一批资质好的,受到严格的训练。由于业务交流、事业发展需要等借口,这些帮众们得以获得正式身份,先后有若干人进入金瓯。

陈桂人还就地发展了十余名金瓯各界人士,成为“军情局”特工,收集大陆政治、经济、军事情报。其中有多人,因提供的情报有价值,如港口情况、军备情况等,受到“军情局”4000-8000美元不等的现金奖励。

他们的活动,其实早已经被大陆公安盯上。为了麻痹“军情局”,一直没有动手。随着李海潮进入金瓯市,高层便决定将“义群特工案”一并交由186部队,与“灰色别动队案”一起,予以彻底解决。

李海潮在临安呆了整整半个月,没费什么劲,李秀香最后自己表态,要给李海潮当“**”。

于是,李海潮告诉李秀香,她的父亲,刚由大队书记被提拔为公社副书记。她的妹妹高中毕业,已经被保送到外贸学校,学习国际贸易。已经抛弃她的前对象赵斌,也表态要与她重归于好。

特别是,赵斌即将从外地,调入金瓯工学院做讲师。而她也有将功赎罪,重新做人的机会。甚至,老帐旧帐都可以一笔勾消。

李秀香虽然生性**、水性杨花,但她对家庭的爱是真实的,她对赵斌的爱也是真实的。于是,李海潮只是将李秀香的幸福全家照,让她捧着看了一眼,李秀香这个“特工”,精神就彻底崩溃了。

她与陈桂人的姘居,其实主要是报复赵斌对她的抛弃。她加入“军情局”,也完全是陈桂人床上工作的结果,她根本就没想过后果会是什么。

当天晚上,李海潮祭出“杀手锏”。当赵斌神奇般地,出现在临安警备区招待所时,她才相信李海潮所说的,一切的一切,全是真的。于是,她真的没得选择了。

李海潮刻意安排,让久别后小聚的两人,在临安幸福地生活了几天。他自己则在离开临安前,又将一叠照片交给她,让她主动提供给台湾“军情局”。那是一艘我已经定型的,最新型军舰的海试照片。

……

决定行动后,虞松远当天晚上九点整,提前潜入莫愁园。

夏微提供了莫万英重要信息,因此,他决定在行动开始前,提前安排好夏薇,给她和她不争气的儿子一条生路。莫家运虽然可恨,但也太过可怜,夏微更可怜,他不想斩尽杀绝。

他知道一日夫妻百日恩,但他并不害怕夏薇会告密。因为,即使夏薇向莫万英报信,以目前两人的关系,莫万英也不会相信她。庄园内安保严密,高手如林,四条大狼狗在院内四处巡逻。莫万英绝不会相信,真有什么世外高人,能闯进他戒备森严的庄园内部搞袭击。

尽管这样做要冒一定风险,但他的同情心开始泛滥。因为,一旦行动,如果夏薇仍住在莫愁园就不安全了。她是莫万英名义上的妻子,案情一旦公布,公安会限制她的行动自由。丧失亲人的仇家,会要了她的命。而莫万英的徒子徒孙,会以为是她告的密而撕碎了她。

他观察了一下,觉得莫愁园没有异常,便悄悄潜入,轻轻跳到楼旁边的大树上,然后来到她卧室的窗外。只见夏薇已经能穿上宽大的裙子,罗圈着腿在室内慢慢走动,他感到稍微宽心。破坏的玻璃夏薇并没有换一块新的,只是在里面贴了一张纸。

虞松远伸手进去将窗户打开,悄声跳下,然后关好窗户,拉好窗帘。夏薇戴着面罩,正在慢走,回过头,却见那个英俊小伙子正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她。她大惊,摇晃了下,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看清是他后,才摸着胸口,回过头急忙将门锁上,欣喜地说,“小弟真是好身手,来无影去无风,谢谢你来看我。”

虞松远说:“看到你的状况,我放心了。你的伤怎样了?”

“外伤虽然还疼,但也没有发炎,不要紧。只是里面似乎伤得不轻,都几天了,仍是疼得很。”

虞松远从桌面的药箱内,拿出一个温度计,甩了甩,让她含到嘴里。夏薇听话地掀起面罩含到嘴里,几分钟后,虞松远拿过一看,“不要紧,你暂时没有发炎。里面的疼,是一种什么样的疼?”

“我自己换药时可能不小心,就开始疼了。是那种火辣辣、钻心割肉似的疼。”

“说明你抽出药纱布时用劲过大了,可能撕破了已经开始愈合的创口,造成二次创伤才疼的。应该不要紧,继续认真护理。要完全痊愈,现在看得需要一个月以上时间。”

“我自己不方便,又该换药了,你……能帮帮我吗?”

虞松远帮她换好药,忽然发现,面罩下的夏薇,双肩颤抖着,竟然在慢慢地啜泣。虞松远说,“哭一哭吧,大胆地哭吧,哭出来心里会好受些。你现在正处在恢复时期,心情要保持快乐,这样恢复得就快。”

夏薇咬着面罩,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虞松远看看表,“你今天晚上必须离开这里,回到市里你的娘家去。你的身体已经基本能开车,今天夜里一点半就出发。走前,给公安留一封信,告诉他们你的下落,留下你的联系方式,表示你会配合调查,对你会很有帮助。”

“走?那运儿怎么办?”她坐了起来,紧张、惊慌地问。“我不能走,我走了,我儿子必死无疑。”

虞松远不容置疑地说,“一起带走,到市里找医院再给他整容。据我所知,他面部破损比你厉害,整容是有一个过程的,深度破损需要多次整容。你可以带着他到南方的大医院,甚至出国去整容,尤其是欧美。他们的医学水平比我们要高,你们会回到过去状态的。”

“我早就有这个打算,可莫万英这个恶魔,他一直软禁着我,不让我单独离开。”

“莫家运的跟腱,也可以到国外重做,起码能部分恢复行走功能。只不过间隔时间太长,手术会很痛苦。”

“痛苦不怕,可我走不了啊。”

“为什么?”

“你不知道,上次事发后,莫万英怪罪两个保姆没有报信,他已经将两人弄走,又找了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孩陪着运儿。这两人对他忠心耿耿,我根本弄不过她们,哪里走得了。”

“一会,我把这两人捆起来,你带着你儿子先上车等着。一定要在夜里一点半时,准时离开。时间一定要准,懂吗?”

“好,我听你的。”

“你这边有车吗?需要我给你弄一辆车来吗?”

“不用。这边车库里有一辆皇冠轿车,一辆金杯面包,很长时间没开了。”

“那你开面包吧,方便放轮椅。你能把你儿子弄到车上吗?”

“这个没问题。车库内有值班的,我撤不动,就让他们帮忙行了。”

虞松远轻轻推门出去,刚要往楼梯上走,一条狼狗无声地扑了上来。虞松远闪身躲过,脚下没有停留,手中的潜水刀就着劲,噗滋一声,插入狗的脖子。狼狗扑嗵一声,摔倒地下,扭曲挣扎抽搐着。

一个女孩听到狼狗的动静,从五楼的起居室内伸出头,哇地惊叫一声,回身想关门。虞松远推开门,一把将她提起,在她的恐怖哭泣声中,将她捆了起来。另一女孩早吓傻了,虞松远也将她捆起,并堵上嘴。

防止她们示警,他又将她们分别捆在沙发脚上,堵好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