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城市伏击战

“全体备战!”

虞松远咬咬牙,断然下令:“山德拉、林涛和哈迈德听令,大巴扎正东方向,第二个巷子内是预设战场。我先进入,山德拉和德里进入巷子,马上下车顺着绳索至楼顶隐藏,不得进入室内。林涛随问题车进入,哈迈德负责监视问题车,保证林涛侧翼安全。伏击、夹击‘闪电’,对所有危险目标,先发制人,杀无赦!”

“林涛明白!”“山德拉明白!”“哈迈德也明白!”三人几乎同时回答。

林柱民按令右拐,先行进入巷子。巷子很深,偶尔有几个吸毒者或卖**在阴间的街道上晃悠,林柱民将车子开到尽头停下。两侧都是二层老旧楼房,非常破烂。林柱民蹭蹭几下,顺着下水道管子,几下爬上右侧楼顶,建立起狙击阵地。

虞松远和毛虫,也想顺着下水管爬上左侧房顶。可下水管年久失修,烂了。没办法,虞松远蹭蹭蹭几下,抓着楼角和墙面凸起物,几下就上了房顶。然后放下绳子,毛虫顺着绳子也呼哧呼哧地费力爬了上去。

这条街道之所以如此清静,原来主要是吸毒和卖淫人员活动的地方。一些在黑暗中站街的女子,都惊慌地隐身进楼内。本来,见有车子进来,几个流氓正想动手捞洋落。可是见他们全付武装,下车后直接蹭蹭几下,全都上了房顶,吓得愣了一下,迅速全部躲到楼道里,再也不敢露头了。

虞松远呼唤山德拉,“山德拉,我们已经埋伏好,你们进入院子后,开到我们的车旁,迅速下车,从手电光处顺绳索迅速爬上房顶。林涛注意,封闭巷子,不抓俘虏,全部击杀!哈迈德注意,在林涛后方警戒,对所有有威胁人,全部击杀!”

“山德拉明白!”“林涛明白!”“哈迈德明白!”山德拉、林涛和哈迈德同时回答。

话音刚落,德里加快速度,突然离开环形路,扭头向巷子深处冲来。

毛虫用手电隐秘地示意着位置,车子一停,山德拉冲下车子,抓着绳子几下就爬了上来。德里也冲了过来,可是,他还是慢了一步。只爬到三分之二,枪声跟着就响了。一辆紧追不舍的面包车,还未停下,枪就从窗口伸出,砰砰砰地开始射击。

幸好车子是在运动中,打得稍偏了些,德里腿部中弹,巨大的冲击波让他差点脱手。但他坚持咬着牙,一点一点地往上爬。子弹不停地打在他的周围,他已经力竭,就在他即将想放弃时,毛虫和山德拉两个人,终于抓住他一只手,一下将他拖上了房顶。

虞松远在后车冲过来的同时,已经安置好榴弹,后车刚一开始疯狂射击,他就一弹射去,榴弹在车头前爆炸。车子蹦了一下刚刹住,轰地一声,后车直接撞上了前车。两辆车上人拉开车门就往下冲。虞松远和林柱民、毛虫三支突击步枪,居高临下,连续击毙二人,并将其余二人,死死压制在街道两边。

到底是“闪电”小组,在遭到伏击、形势如此不利的情况下,两人精准射击,还能让楼顶众人,必须不停地变换阵位,规避子弹。但不利的环境,还是让“闪电”面临灭顶之灾。虞松远和林柱民不时掷出手雷,两人慌忙躲进楼内。

林涛跟着“问题车”后面,巴扎东侧传来的激烈的爆炸声、枪声,已经让巴扎内的人群象炸了窝,挡住了去路。前面的“问题车”忽然拉开车门,车上下来一人端着突击步枪向东侧的巷子内冲去。林涛和刘国栋快速跳下车,跟了上去。

到“问题车”前一看,车上一个人未留。难道,车上就一个人?林涛脑子里浮起问号,但时间紧张,未容他多想。他紧跟刘国栋跑向街口,必须保证狙击手刘国栋的侧翼安全。

林涛和刘国栋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前方的对手身上。他们冲过去后,“问题车”上竟然又下来一人,跟着他们冲了过去,对刘国栋和林涛构成了严重威胁。就在这时,哈迈德的小组及时赶了上来,五名isi特工心急了些。他们手持短枪,刚要进入射击距离,却被对方先行发现。

对方一个卧倒,哈迈德高叫了一声“卧倒!”但还是晚了。对方手里的突击步枪已经响了,砰砰两枪,两名isi特工应声负伤倒下。哈迈德等人拖着伤员,连滚带爬地躲到一辆车子后面,手里的手枪也都响了,砰砰砰的枪声,在巴扎外响成一片。

但双方相距五六十米,手枪威力太有限,互相对峙开了,谁也奈何不了谁。但巴扎前环行路上的行人遭了殃,乱飞的子弹,误伤了好几人。众人狼奔豕突,哭声一片。

就在哈迈德小组与对方混战在一起时,他们后方一辆面包车上,有两个人走下来,手里提着一个皮包。走到林涛他们的越野车旁,象是很无意地、很熟悉似的钻进了车内。在周围其它车辆上的人看来,他们似乎原来就熟识。

过了也就一会,他们就钻下车,手里的皮包已经留在了车内。他们说着乌尔都语,嘻嘻哈哈地热烈讨论着什么,点上烟,若无其事、饶有兴致地看着不远处的对峙。对街巷内和不远处巴扎旁边不时传来的密集枪声,充耳不闻。

林涛和刘国栋快速跟着前面的目标,向巴扎东侧的巷子内冲去。前方的“信号旗”特工进入巷子后,紧贴着街道墙边,向车辆接近。林涛和刘国栋进入巷子只几米,林涛一支突击步枪掩护,刘国栋便在巷子中心,趴在地上建立狙击阵地,迅速瞄准射击。

这么近的距离,svd带夜视瞄准具,简直是屠杀,砰砰两枪,将这名“闪电”小组的特工当场击毙。隐蔽在街边的两人,一个就地翻滚,变换了阵位,并躲进街边单元门头内,开始还击。但刘国栋持续射击,将他们死死压制在门洞内。

后面炒豆子似的枪声,让林涛感觉后方的哈迈德小组有危险。

他此时离巴扎边对峙的哈迈德等人,足有近二百米。光线又已经暗淡,他根本就看不清对峙的双方。“国栋,你小心一点,我得去支援他们一下,保证退路安全!”

林涛说完,就借助路上车子的掩护,快速向巴扎边运动过去。很快,他就看清了,一个手持突击步枪的人,在两辆车子后象猴子一样灵活,不停地转移阵位。一支突击步枪,将哈迈德小组死死地压制在一辆车子后面,抬不起头来。

此时,他离对方约一百米远。对方的精力完全集中在哈迈德小组方向,林涛举起aks-74,在夜视瞄准镜里精确瞄准后,在一百多米的距离上,砰地一枪,精确地爆了他的头。

林涛不敢停顿,迅速回身冲回到刘国栋身后卧倒,以确保狙击手刘国栋不受侧翼安全影响。他感到纳闷,车上不是没人了吗?他万分懊恼,尼玛每次总是他大意,总是让人骂生瓜蛋子。如果刚才仔细搜一下,不就不会有这隐患了吗?

这时,哈迈德带着两名特工提着手枪,也跟着冲了过来。“指挥官怎么样了?”哈迈德焦急地问。

“卧倒,哈迈德,立即卧倒!”林涛断喝了一声。

哈迈德三人赶紧卧倒,林涛说,“注意警戒后面,前面不用你们管!指挥官不会有事,你们小组有人负伤没有?”

“两名特工负伤,已经被有好心人将他们送去医院。”哈迈德说。

此时街道上的两名“闪电”特工,已经被刘国栋逼进单元门内。

“老大,是不是进楼内清理干净?”

林柱民刚说完,在虞松远前方十几米处,一个人从楼顶天窗上露出脑袋一闪,虞松远赶紧就地一滚,“轰”的一声,一枚手雷爆炸了。右侧楼房顶上,林柱民砰地一枪,原想爆了攻击者的头。没想到这小子滑得很,一下子缩了进去。

楼内人再也不敢轻易露头。

夜幕降临了,情况不明,不知“闪电”是否会有后援,虞松远不敢恋战。对方隐进住户家内,如果进楼搜索,肯定要伤及住户性命。德里负伤,毛虫与山德拉虽然都是特工,但却都没有多少战场正面对垒的实战经验,他必须保护这三人安全。

于是,他通过对讲机命令,“情况不明,决定撤退!国栋注意掩护我们撤退,虫子婶和山德拉注意,我们掩护你们先行下楼,启动车子待命。柱民注意,准备撤退!”

四人均回答,明白!

毛虫先顺着绳子下楼,山德拉紧随其后,启动车子开了过来。就在这时,右侧楼顶上,又露出一个黑点,虞松远大喊一声,“柱民注意!”同时,砰地一枪,将黑点爆了头。但就在这时,轰地一声,又一枚手雷爆炸了。

在虞松远射击的同时,林柱民已经一个后翻,伏在楼顶,躲过了爆炸。但防御手雷的凌厉爆炸,还是让他出了一身的冷汗。

“柱民注意,预备-撤退!”虞松远话音刚落,他背起德里,直接从楼顶跃了下去,钻进车子。林柱民掩护虞松远和德里下楼后,自己也已经跳了下来,钻进车子的副驾驶室。

毛虫开着子,轰地一声,猛烈加力,快速向巷子出口处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