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黄雀在后

听到引擎的轰鸣声,楼道内一人,刚伸出枪口要跟踪射击,被刘国栋一枪打来,子弹击中他脑袋旁边的水泥墙,一串火花在跳跃,吓得赶紧缩回了脑袋。

此时,巴扎内拥挤的人群早已经仓皇散尽。环行道上,很多车子撂在路人,开车的人早逃得没了踪影。车子冲出巷子,虞松远命令,“林涛、国栋、哈迈德撤退!”

刘国栋又射击几枪,才和林涛、哈迈德等人,从地上一跃而起,飞速跑向自己的车子。几人钻上越野车,快速掉头,跟着虞松远的前车,引擎咆哮着绝尘而去。

德里伤得不轻,虽然没有打断骨头,但是aks-74的.4口径突击步枪子弹,是贴着骨头贯通腿肚子,骨头表面搓伤,基本失去战斗力。

战斗是在老城区密集商业地带发生的,也就进行几分钟。可枪声、爆炸声这么密集,竟然没有一个警察或士兵前来支援。

山德拉非常不满,“这叫什么事儿,堂堂的陆军、isi和警察部队,一到晚上,集体丧魂落魄。这里离泰勒的老巢也就几百米,竟然见死不救。倒是我自己手下的一个小组,从新城区跑过来增援。丢人,寒心,莫名其妙!”

毛虫安慰说,“拉拉别自寻烦恼,怪他们也没有用。自从‘信号旗’的‘闪电’小队进入白沙瓦,夜晚几乎都是他们的天下,无一天晚上太平,所有人都被压迫得喘不气来。”

“林涛注意,观察后方是否干净?”虞松远怀里抱着德里,山德拉捧着德里的伤腿,他现在最怕的就是让人盯上。如果通讯社一旦暴露,麻烦就大了。

“没有尾巴,这一顿揍,狗日的还顾不上追我们。”林涛兴奋地说。

老城区发生激烈战斗,大学区和新城区竟然丝毫未受影响,城市的生活节奏丝毫未变。路上的行人、车辆等,慢悠悠地各行其道。在白沙瓦,尽管乱,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冷不丁就能听到一阵枪声、爆炸声,但城区堵成一堆谁也走不了的事,还从没有遇见到过。

战争的威胁,源源不断、无穷无尽的难民涌入,在这座动荡的城市,人们对爆炸声、枪声似乎已经麻木。

“德里,送你去医院吧?”毛虫边驾车,边掉头看了一眼虞松远说道。本来,这话应该由指挥员虞松远说的,见虞松远一点动静没有,忍不住说道。

“只能这样。好好疗伤,等伤好归队,我们再一起战斗!”虞松远说。

“不不不,我不!我要回‘通讯社’,isi会派医生来的,跟你们在一起,最安全。”德里象孩子一样,撒娇恳求开了,“组长,老大,指挥官,求求你们,别赶我走。aks-74子弹贯通,轻伤。骨头又没断,不会太拖累你们的。”

他说得那么可怜巴巴的,虞松远也就没有再坚持。

其实,虞松远还有更深一层的担忧。德里与山德拉太熟悉兄弟小队的情况了,袭击结束前,他不想让他们离开兄弟小队的视线。他们一旦落入无孔不入的“信号旗”手里,后果将不堪设想。

可这话又不好明说,于是,他在车内的微光中,看一眼毛虫和山德拉,故意不表态。

毛虫没有说话,山德拉却严厉地训斥道,“战争期间,不准任性。我准备派人把你送回伊斯兰堡做手术,摩尔将军会保证你的安全……”

德里不敢犟嘴,但却委屈地抽抽嗒嗒起来。

“虫子婶,看他们今天追踪拉拉姐和德里的劲头,他们不会罢休的。今天这一战,他们已经发现德里负伤,医院并不安全。现在是袭击夏宫前的关键时刻,我认为德里不能离开我们的视线。拉拉姐的身份也暴露了,学校也不能再去了。”林柱民见他们又在暗斗,便直爽地说道。

林柱民的话,让毛虫和山德拉不得不认真地思考。

德里起码在三二个月内,是无法正常行走的。隐秘战场,必须保持反应高度灵敏。可林柱民讲的也是实情,以克格勃的能耐,吃了这么大的亏,岂会善罢干休?难道他们不会对各大小医院进行监视吗?

毛虫思前想后,终于,她边驾车,边扭头狠狠地剜了虞松远、林柱民一眼,无奈地摇摇头,终于很不情愿地默认了。见毛虫分明已接受了林柱民的观点,山德拉也就不忍心坚持了。

回到“通讯社”院内,林涛和林柱民检查了一下,安全。于是,便将车子都开进院内。林柱民、林涛带着哈迈德小组,负责严密防卫。

虞松远和刘国栋将德里抬进地下室,给他注射了麻药。“山德拉负责监听,检视录音。虫子婶,烧一锅开水,准备手术。”

毛虫很快烧好水,心虚地说,“还是等医生来吧,我受过的外科训练有限。”

“虫子婶,不能让isi的泰勒知道德里负伤。外科手术,我们来就行。”刘国栋说。

虞松远和刘国栋却已经将手术器械、当做手术台的床铺、围裙等,都准备好了。接下来,虞松远主刀,开始手术。子弹从德里左腿后侧,贴着骨头穿过,如此大的冲击力,骨头竟然仅是裂了,愣是没断,真是万幸得很。

刘国栋给德里注射了局部麻药,虞松远手持手术刀,切开伤处的皮肤和肌肉组织,用镊子将碎骨仔细、全部捡出。然后切除被子弹绞烂的肌束和脂肪组织,再消毒,最后洒上消炎药。刘国栋则将伤口皮肤缝合,并做了夹板固定住。

毛虫看着他俩专心做着手术,就象一对技艺高超的外科医生,便露出欣赏的目光。虞松远做完手术,看了她一眼,“虫子婶,战场救护常识而已。该你了,给他注射一针青霉素。”

“好,好。186,国家铁拳,名不虚传,真是万能兵!”毛虫一边给德里做着过敏试验,一边低声感慨道。

手术做完,德里安静地睡了过去。刘国栋洗完手,嘻嘻笑着戏谑道,“虫子婶,不是万能兵,是万金油兵。”

毛虫收拾好手术器械,虞松远和刘国栋又将晚上的录音,全部听了一遍。从莫洛托夫和少校气极败坏的对话中,能明确听出,当晚,是“信号旗”第一小组跟踪并被伏击,六人参加行动,被击毙四人,一人重伤,仅有一人全身而退。

当第二小组快速赶到时,战场已经寂静,对手已经全身而退。

这是一次极其成功的伏击战,“闪电”第一小组再遭重创,而我仅三名isi特工轻伤。大胜之后,众人情绪高涨,虞松远却格外警惕。当天简单吃完晚饭后,他安排小队四人和哈迈德小组,两人一班,四个小时一换,轮流警卫。所有人武器、装备不离身,夜里不敢一丝一毫大意。

哈迈德也向山德拉汇报了支援的经过。

原来,山德拉给泰勒的呼救信号,竟然被隐身在萨沃旅社的哈迈德,无意中听到了。他一分钟也没有犹豫,马上决定前出救援。虽然当时没有车子在家,他带着他的小组,征用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就赶了过去。

刘国栋训斥道,“你们对你们指挥官的忠诚,让我感动。但你们很不专业,最少也应该携带突击步枪哪。手拿几支破手枪,与‘闪电’对抗,简直是儿戏,是拿任务开玩笑,也是拿你们的生命开玩笑!”

哈迈德被训得低下头,无言以对。

山德拉到底是女人,见状安慰说,“你们做得已经很好了,你们不是突击队,仅是特工,缺少突击训练。但忠心可嘉,我相信你们!现在你们已经知道我们的行踪,以后就跟着我吧。”

当天夜里,lh总部的监听专家截获了尼古拉.莫洛托夫上校的一封电报,并通过保密载波电话迅速传到白沙瓦。电报内容是,“二次遭遇战,一二小组九人阵亡,一人重伤,请求处分!”

一个小时过后,克格勃的电报就来了,“暂停活动,集体冬眠,严密防御,等待指示!”

所谓乐极生悲,整个晚上,通讯社地下室和小楼上,都洋溢着一股胜利后的喜悦。临睡前,刘国栋还提着一瓶葡萄酒,正准备打开庆祝胜利呢,国内一封没有落款的电报跟着就来了。电报内容是触目惊心的八个字,“火速转移,不得犹豫!”

总部在数千里之外,突然直接命令“火速转移”,而且明确要求“不得犹豫”,说明事态已经十分严重,这绝不是可闹着玩的。没等大家消化完电报内容,跟着lh总部的电报也来了,“十万火急,迅速转移!暂停行动,集体冬眠!”

老天哪,这注定又是一个不平常的夜晚,觉是没法睡了。一个前方、一个后方两个领导机关,都不约而同地严令转移,且用词越来越严厉,大家的神经迅速绷紧。

情况再明白不过,通讯社暴露了!!

毛虫厉声低吼道,“小虞,不要犹豫。由你组织撤退,十万火急,要快!!”

虞松远脑子里迅速将晚上的战斗过程,回放了一遍。车子,只有这个漏洞可能被利用。而如果是车子被做了手脚,爆炸就随时可能发生。想到这,他脱口厉声命令道:

“林涛和柱民注意,迅速清理‘通讯社’周围,确保小队安全撤退。请虫子婶携带电台,山德拉保护两本《archicrarligioclr》,哈迈德小组背着德里,迅速撤出。国栋安放炸药,摧毁这个据点。十万火急,行动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