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光天化日 无忧中文网

林涛突然笑了。看最快更新就得上无忧中文网他听懂了她后面的话。他想起在开伯尔大山上见识过狼肉的利害。知道巫婆真正想说的是。你们四个人吃了这东西要是也变成了野兽。自己一个小女人可就危险了。

回到洞内。众人点燃篝火。开始烤干粮。却见后卫刘国栋提着两只獾进來。众人不禁大喜。巫婆则主动打开竹筒。让刘国栋洗手。刘国栋感动得声音发颤。“妖婆。啧啧。这待遇。谢谢噢。”

晚上食物丰富。她心情很好。叫她妖婆也一点不恼。

消灭了安南678兵团一个完整的特工排。可小队众人却沒有一人议论此事。吃着鲜嫩的兽肉。就着龙傣部族腌制的小咸菜。大家美极了。

“來澜沧这么长时间。第一次遇到。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蚂蚁。太瘆人了。”林柱民心有余悸地问。

“澜沧是动物王国和植物王国。在那个山洞旁边。肯定有蚂蚁山。这是一种食腐蚁族。这东西很可怕。一闻到动物的气息。它就会群起而动。宿营的动物。一旦被它们缠上、包围。很少有能逃脱的。”巫婆心有余悸地说。

“被白星干掉的那十几个苗族特种部队的人。会不会也是这东西吃掉的。”林涛问。

“不是。他们是被豺狗分食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刘国栋肯定地说。想起南康河畔那一幕。心里只感到恶心。他仔细地勘查过尸体。骨头上有咀嚼的痕迹。而蚂蚁噬食。是不会有痕迹的。

“老大。这座苗寨与洞下的白星有联系。如果我们晚上悄悄先占领苗寨。肯定能找到地下洞穴的线索。”林涛建议。刘国栋和林柱民也有此想法。

巫婆点点头。一会又摇摇头道。“幽灵的处置是对的。我们有时间。况且沒暴露。这里我们情况不熟悉。白星基地和苗寨究竟什么关系。我们一无所知。白天侦察清楚后。再相机袭击。把握性更大。”

第二天晨。天刚蒙蒙亮。林涛在外面值最后一班岗。巫婆早早起來。就将肉都烤好了。

巫婆虽然邪得很。但女人的天性。让她对大家的照顾可说是一丝不苟。众人起床。道一声谢。开始吃早餐。刘国栋忽然说。“妖姐。你象我们的后勤部长。对了。象大嫂。以后希望一直在一起执行任务。”

林涛在外面也听到了。一边啃着嫩美的獾肉。一边带着酸味说。“怎么叫象大嫂。本來就是。人家可是在东河时。就和幽灵谈过恋爱。那亲密劲。想想我就來气……”

这话说得充满醋味。沒等巫婆发作。刘国栋和林柱民都对林涛瞪起了眼。吓得林涛赶紧缩回头。后面的话也噎了回去。

“妖姐。老二这人嘴就是欠。他是皮又痒了。回头小弟替你收拾他。你别和他一般见识。”林柱民赶紧安慰道。

妖婆和虞松远对视一眼。虞松远沒往心里去。但巫婆的小脸竟然绯红一片。她的羞涩。让虞松远想起两人在东河时的“恋爱”。不禁也感到有点不自然。

再一次潜到苗寨旁边的林地边缘时。天还未全亮。但这个苗寨却象过年一样。男女老少都起來了。正在开展狩猎野牛嘉年华。

原來。几头黑色大水牛莫名其妙、误打误撞地來到苗寨不远处的草丛内宿营。早晨时被早起的苗人发现了。送上门來的猎物。苗寨男人虽然懒。但狩猎部族当然是不会放过。

等兄弟小队到达林地边缘隐蔽观察时。狩猎野牛盛宴才刚刚开始。

山涧平地内。十几个老少男人率领几条猎狗。隐在低矮的植丛内。已经远远包围了四五头大水牛。并慢慢向牛群靠近。水牛们沒有发现危险。仍然安静地卧在草丛中歇息。

猎人们身上背着狩猎工具。手持简易的弩箭。伏在草丛中向水牛靠近。几头猎狗个头虽然不大。但个个跃跃欲试。由于主人在场。面对凶猛的大型动物。一点也不怯场。正借助植物掩护。随着主人向水牛慢慢靠近。

这时有两个猎人举起弩箭。距离水牛只有二三+米距离。随时准备射击。就听见猎狗的主人一声清脆的口哨。几只凶猛的猎犬忽然向两边纷纷闪开。箭已从弩弓上飞出。直接击中一头体形庞大的大水牛。

中箭水牛的哀嚎。令其它几头水牛从地上蹦了起來。向丛林内狂奔而去。而中箭后的大水牛。挣扎了一会后。便轰然倒下。几条猎狗全部冲到水牛边。象征性地撕咬着水牛。

弩箭是这些山地民族的狩猎工具。结构简单。但又准又狠。威力无比。它的箭头是用竹子制成。箭尖鋒利。并且还用麻醉草药煮泡过。第一时间更新当箭头进入动物体内后。麻醉药马上就会发挥作用。动物只需一会就动弹不得。

见水牛已经倒下。猎手们围了上去。拨出身上佩戴的腰刀。迅速切开腹部。将水牛的内脏取出一部分。分割成若干小块后分给每条猎狗一份。这是一种传统的奖励方式。是为了提高猎狗的捕猎。提高它们捕猎的信心。

寨子里的男女老少都涌了过來。孩子们嗷嗷叫着。來回奔跑。如过年一般热闹。牛肉很快被分到各家各户。整个苗寨内。竹楼或草房上都冒出了炊烟。男人们骄傲地聚在一起吹牛、吸烟。寨内的妇女们则开始了忙碌。第一时间更新烹制牛肉。

这头膘肥体壮的成年大水牛。足足有二千來斤。这个小村寨几天的食物都有了。不一会儿。喷香的牛肉味儿飘出小寨。飘进了丛林。让人垂涎欲滴。

这种原始社会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反映了澜沧原始丛林部族的生存状态。他们也会在山里开垦一些荒地。种植水稻和玉米等作物。但能有糯米和苞谷吃的日子。仅有几个月。一年内剩下的日子。只能靠狩猎为生。

村寨的分配原则也是原始分配法。大家有粮食和肉时就大吃大喝。吃完了就一起挨饿。平时打猎时捕获的马鹿、野猪等猎物。全村寨人人有份。由有权威的长老公平分配。

几家女人快乐的呼唤声后。院内玩耍的孩子们。都各回各自家中。享受牛肉盛宴了。两名背着枪的武装人员。也进入竹楼内享受牛肉美味。

营地中央的水池边。还有三个妇女仍在木盆内洗着牛下水。两名年龄稍大的中年苗女。穿着破旧的苗装。而其中一名高个子年轻苗女。则穿着用绿军装改成的裙子。

“小队注意。有‘客人’到寨内來了。”尖兵林柱民发出警报。

牛肉的香味。终于吸引來了不速之客。虞松远和巫婆都观察到。从苗寨内一间很大的破茅屋内。走出四个身材高大的“苗人”男子。他们正向营地中央的一个竹楼上走去。寨子院内的人都躲进屋去。几条猎狗和看门狗。见到有人进入寨子。竟然也一声不吱。吓得躲得远远的。

水池边的三个女人。却无处可躲。见四个高大的男人走过來。便一齐低着头。同时跪在地上。

四人走到三名女人身边。其中一个高大的“苗人”。分别捏着三个女人的下巴瞅了一眼她们的脸庞。便搂起中间的高个年轻女人。上下其手。猥亵一番。然后。命其扶着水池。剥光下身。当众**起來。另三人则抱着臂。叼着烟。呵呵淫笑着。指指点点地在一边助威、围观、叫唤。

女人一直低着头。逆來顺受。任其所为。院内发生的这一切。各家各户却无人敢伸头出來观看。

水池前的暴行仍在持续着。高大的“苗人”一边**。一边将年轻女人的上衣剥光。粗暴地拧着女人的酥胸或臀部。不一会。女人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在几名男子的讪笑声中。开始“噢。噢-”地昂首嚎叫开了。

这声音象狼嚎一般。这是在痛苦或快乐的极致状态下。人神智迷离时才会发出的声音。一声一声。声声凄厉、嘶哑、呜咽。在早晨的寨子和林地间回荡……

这种对人性和女人人格的污辱和摧残。让树上的巫婆再也看不下去了。她眼里喷着怒火。枪口一点一点地指着院内。

“巫婆冷静。闭上眼睛。不得暴露。”旁边树上的虞松远。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迅速严厉地命令道。

巫婆手离开枪机。痛苦地闭上眼睛……

水池前的兽行仍在持续着。仿佛无休无止。丛林内早晨的时间。从來沒有变得象今天这样漫长。终于。暴行结束了。高个男人拍拍女人白晰的臀部。四人趾高气扬地走进寨子正中一座竹楼内。竹楼上一个男人跪在竹楼上。将他们迎了进去。

水池前的女人。瘫倒在地上颤栗着。等四名“苗人”已经进入竹楼。另外两个女人才将她扶起。并帮她穿好衣裤。三人又开始默默地在水池前洗着牛下水。院内变得宁静起來。仿佛一切都沒有发生过。

虞松远正在琢磨是否行动。中央大竹楼内。两个持枪的矮个苗佬。被赶了出來。又委琐地走向另一座竹楼。

此刻正是早饭时候。苗寨内水牛内飘香。这四人肯定是來开早饭的。

深山里的猎户居民。一年四季。几乎都在山里打猎。其步伐、姿态都极容易识别。而这六人。虽然都着苗装。却都穿着皮质战靴。完全沒有一点猎人的样子。从他们的状态看。不可一世的淫欲和食欲。使他们根本沒有发现已经面临的危险。

虞松远一瞬间下定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