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黑幕重重

虽然是旱季,夜晚的丛林内,暴雨经常不期而至。

小队众人雨衣早已撕成了碎片,暴雨来临时,在雨林中常常找不到躲雨的地方,只能挤在一起取暖、小睡,每人都会在冷雨中被冻得浑身瑟瑟哆嗦。一个个难熬的雨夜,身体已经极度衰弱的陈乔山,双腿不时抽筋,倍受煎熬。张五常、刘卫民、庄玉书始终有一人关照着陈乔山,让他总算挺了下来……

多年以后,当笔者想重温炼狱、恶梦般的丛林潜伏时,仍心有余悸,且常常觉得词穷。没有经历过严酷战火考验的读者们,你根本难以想象在中南半岛的山岳丛林内作战,其艰辛、凶险到何种程度。

此刻,刚歇过劲来的陈乔山,再一次陷入迷茫之中。

张五常、刘卫民、庄玉书这三头野兽,在丛林内生龙活虎,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们前进的步伐。在雨林内可劲地折腾,还要钻到地下去,时间竟然可能是一个月……这怎么可能哪?陈乔山暗暗摇头,心里很不是味儿。堂堂的中国“幽灵”,国家最隐秘、最锋利的“尖刀”,威震世界,被称为“影子”战队,可在敌人的追剿堵截下,竟然选择的是躲避和“熬”的战术……

陈乔山看了一眼张五常,话梗在喉头,却欲言又止。

张五常自然能看出陈乔山的不安,但他不为所动,只是暗暗一笑,也不做任何解释。

其实,张五常是一个称职的战术小队指挥官。在训练营时,他和刘卫民就是虞松远极其看重的战友。虞松远的战术指挥套路,对他们影响很大。陈乔山不知道的是,“幽灵”被世界同行们称为影子战队,不仅突击能力强大,“藏”的功夫、“装死”的能耐,也不比他这个高级潜伏人员差。

张五常小队三人之所以心有灵犀,心心相映,是因为他们曾经在绝境中,成功用过这一招,从而绝处逢生,柳暗花明!

一年多前,我一条万吨货轮被南洋海盗劫掠,船员们与海盗抗争,虽然失败了,但海盗也死伤近十人。我二十余名海员被俘后,海盗为报复泄愤,将多数船员残忍地杀害,并抛尸海上。仅有水手长和一名水手跳海成功,飘浮逃生,几天后被当地华侨救起。

事件发生后,中国出手了。张五常受命率小队深入南洋瓜哇群岛,历经曲折,终于在一座孤岛上锁定海盗老巢,并彻底剿灭了这伙悍匪。当时,正是瓜哇**高峰时期。剿灭海盗之战,惊动了也在周边海域“剿匪”的瓜哇军队。完成任务后的小队,撤退之路被截断,在孤岛上陷入瓜哇军警数千人围堵之中。

退路已断,外援已绝,张五常没有冒险率小队强行突围。

相反,他们主动退入雨林深处,在一个隐秘、奇妙的洞穴内,整整躲藏了一个月。因为,洞穴是一个溶洞,陆上入口很小,入口处还长了一棵上千年的老榕树。茂密、粗壮的气根,将洞穴入口裹在中央,即使象他们一样的“专业人士”也很难发现。

更奇妙的是,阴暗潮湿的洞穴曾经是中世纪海盗的巢穴。一个简易的木头桌子、几把圆木坐椅,桌子上摆着乌黑的马灯,十几个拴在石头上的藤条吊床。坐椅和吊床上,共有七具海盗骷髅。

洞穴的另一个入口在海里,虽然瓜哇军警在岛上驻了军,半个月后的一个夜晚,小队成功脱身,乘我一艘一直在海上漂泊的“渔船”顺利归建。

这一次也一样,大袭击过后,敌人损失惨重,这可是捅了马蜂窝。此时,以静制动,隐秘雪藏是第一位的。大隐于世也是藏,消失在深山老林也是藏。只要找不到,敌人封锁时间长了就会懈怠,破绽就会露出。到那时,才是小队的逃生之时!

事情的发展,果然如张五常所料。

几天后,武秀开始搜索沱江东岸。他坐着直升机,搜遍了整个丛林,也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最后,他又找到了当年斩杀m军突击队的那个溶洞。可搜索后才发现,洞穴入口已经“崩塌”了,从痕迹看,最少也有两三年。

但是,经验丰富的武秀,深思良久,还是将这片区域严密封锁了起来……

此时,虞松远的兄弟小队虽然与张五常小队直线距离不过几百公里,但他们互相之间并不知情。因为这是个意外,按照总部原来的计划,张五常小队在完成任务后,是要立即返回中国的国境线之内归建,准备执行另一项重要任务的。

可由于在勐天府机场,安南警卫部队的反击过于凌厉,安12起飞时遇到险情,张五常小队不得不舍命狙击,确保飞机能够成功脱险,因而延误了撤退时机。而且,穿越澜沧上寮与安南边境返回中国国内的路线被封锁,他们不得不杀了一个回马枪,进入安南腹地。

当时通讯条件差,虞松远和他的小队对这一切全不知情。

如果他们知情,或者徐天一知情,小队一定会放弃出击普雷大山,隐秘出击安洲,设法接应出张五常小队。试想,如果186两支战术小队进入沱江两岸,“飞蝎”小队再厉害,也只有扑火一个下场。

此刻,远在万里之遥的中国滨海市的186总部内,气氛十分沉闷。两个小队的情况他们了如指掌,但他们却并没有给兄弟小队下达进入沱江丛林接应张五常小队的指令。

“施局,二部的情报来了。已经证实,安南特工司令部果然派出‘飞蝎’小队,进入沱江西岸了!”那处长拿着电报进来报告。

张铭和张广进趴在沙盘上,闻言却头都没抬。

“武秀亲征,事关重大!这小王八蛋是我们13军训练出来的,了解我们的战术啊。但他却并不了解‘幽灵’!”张铭手指着沱江西岸判断,“他的老家在安洲,他一定会在这里建立前进基地,试图困死我们!这里是他的命门……”

施鹤飞也走了过来,“张五常小队此时确定已经到东岸?具体位置?!”

“确定!与安洲基本在同一经度!”

张广进十分肯定地说,“大山重重,森林莽莽,张五常是一个很细致的人,战场感觉优秀,他只能如此!”

“是否通知兄弟小队,准备接应?”那处长请示。

三位大神对视一眼,竟然同时摇了摇头。张铭说,“徐丫头先斩后奏,擅自扣下他们,还命他们进入普雷大山内,摆明了是要收拾‘白星’。干脆,等他们完成任务后再说吧!”

“可是……单凭张五常小队三人,陈乔山还会拖累他们,想突出来进入澜沧,难啊!一旦失手,可就不得了了……”那处长担忧地说。

此时,三位大神闻言,不再是摇头,而是不约而同地点点头。施鹤飞挠挠秃顶四周的头发,叹了一口气说,“他们最困难的考验,就要来到了!根据我对张五常和刘卫东的了解,绝境之处定然有生机,他们肯定有脱身之策!我建议,静待时机……”

……

普雷大山下的地下世界里,却是另一番景象。刘国栋和林柱民砸开骷髅床下面的洞穴后,一股污浊的黑色气体扑鼻喷出,呛得两人赶紧躲到一边。众人按照徐天一的命令退回走廊,静待洞穴底下浊气散去。

徐天一和英雅则走进金库办公室内歇息。徐天一心情很爽,人也精神了不少。她顺手拿起刚才搜出的笔记本,翻看了几页,便被吸引住了,认认真真地一页一页翻看了起来。

“老大,你们估计下面会有什么?”走廊内林涛兴冲冲的声音传来。

大家都没吱声,只听刘国栋说道,“法国人进入南亚的时间,远比倭国人、m国人早。你们说南亚什么东西欧洲人最眼红?哪下面肯定就是藏匿着什么。”

“自然是女人了。在欧美白皮猪眼里,东南亚就等于女人,等于稚女、雏妓……”

“啪!”谁的头上挨了一巴掌。“闭嘴,低俗。应该是……翡翠硬玉?洪沙瓦底有很多这东西,全世界寻宝人都眼红……”

“说对了,我判断下面会藏匿一些极品翡翠玉原石。翡翠玉习惯上又称为缅甸玉,是洪沙瓦底出产的宝石级别的硬翡翠,供应世界各地。翡翠玉学名是硬玉,它是玉石中的上品,硬度与金刚石相当,颜色庄重而典雅,滋润而细腻,历来成为东方民族,尤其是中华民族所喜爱,它也是玉石文化中,最顶级的玉,可谓价值连城。”

“我一直想不明白,翡翠玉石是怎么形成的?”

“说法很多,没有定论。等有时间,我慢慢给你们上课。”

“大家都过来一下。”英雅打断他们的议论,突然召唤室外众人。原来,徐天一已经将笔记大体看了一遍,她有话要对大家说。

虞松远等都走进办公室内,在沙发上恭敬地坐下。徐天一优雅地翻看着手中的本子,看了一眼众人,说道,“底下这个洞里,不仅有你们猜测的王石。藏匿的大都是法国和英国殖民者从洪沙瓦底和中国抢劫而来的宝贝,多数本应该属于中国的国家财富。”

中国的国家财富,还大量?难道还有比宝石更珍贵的东西?

“这个本子的主人,就是床上的那个男子吗?本子里到底记录些什么玩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