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堂堂的雨泽国的国主劫持我一个小女子干嘛?”月雪和楚肂对面而坐,并没有一丝惊慌。他既然将自己劫来这里,定然不会伤害自己,相反,他会保护好自己,因为他有他的目的。

“好奇啊!你以为还会有什么原因么?顺便也可以将你送给李璟瑄,那个时候他是不是会更加的臣服于雨泽国呢?”他邪魅的眼睛轻佻的看着她,眼中有着太多的探究。

“我不过是一个平常女子,有什么好奇的呢?”月雪淡然的笑,看着他。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哪里出色的地方。相貌,很平常,别的,也算不得最好,还有什么值得他好奇的呢?

“平常女子?平常女子能让三国的王子喜欢?平常女子能让李璟瑄念念不忘?呵呵,你说,你有什么平常呢?”楚肂拿过茶杯,给自己斟了一杯茶,笑着继续说道:“我还是太子的时候就听说关于你的事情了,我也很想知道,你到底有什么奇特之处,能让这么多的人如此喜欢你!”

“看出门道了么?”她笑,原来如此!“看出有什么与众不同了么?”月雪仍旧带着笑,不自觉的抚摸上自己的小腹。还好,孩子还在。

“没有,带回去好好看!看来你要跟着我吃苦了!”他大笑,这次回国,至少也得一个月的时间。现在还带着这个女子,怕是没有一个月的时间回不了国了。

“你想带我回你的国家?而我也听说你要帮着李璟瑄攻打天朝。现在你要带着我回去的话,至少也得一个月的时间,恐怕那个时候,两国都已经开战了,你觉得,你有机会带我回到你们的国家么?”月雪站起身,看着窗外。外面已经封城了,看来李璟琪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失踪。

“你觉得我会帮着他攻打你们么?错了,我不会帮助他。至少现在还不能。以我一个国家的兵力去对抗三个国家的兵力,你以为我傻了么?”他斜着眼睛看着她。现在的形式这么明显,除非他想将雨泽国拱手相赠!

“哈哈,看来你看的倒是挺透彻的。”月雪大笑。李璟瑄所托非人啊!

“那是!不过,如果你在我们的手中的话,就不一样了。你认为呢?”他的桃花眼中放出了精芒。

“你以为,我一介女子能敌得过天朝整个江山么?”她笑,笑容中满是轻蔑。

“可是我知道的是,在李璟琪的眼中,你应该敌得过整个江山。”楚肂笑着说道。

月雪笑看着他,没有说话。他既然这么认定了,不会因为她几句话就放弃的。但是她心中明白,在李璟琪的心中,宁可牺牲他们两个,也不会将江山拱手送出的。他们都不会看透。

“明天我们出城!今天晚上你就好好休息吧,不要试图离开。你知道你不可能离开这里的。”楚肂笑了笑,仍旧坐在那里。

月雪看了看他,和衣躺在了床上。今天晚上,李璟琪肯定不会找到他们的,他定然会知道自己已经被楚肂带走了。琪,千万不要来。

一个月后。楚肂带着月雪出现在了雨泽国的皇宫。

风风尘仆仆的归来,他要尽快的洗个澡休息休息。这一路上他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原来月雪竟然怀孕了,他的筹码又多了几分。他并不打算帮助李璟瑄,但是,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他就不相信,现在苏月雪在他的手中,他要九州跟雪狼国一同攻打天朝的话,他们会不肯?!

“跟我一同去沐浴更衣吧!”他放浪的笑,让她发虚。她挣脱了他的手,笑着说道:“楚肂,你不要太过分!我跟你来已经是最大的限度了,如果你还要过分的话……”

“过分的话又能如何呢?”他硬生生的拉着她,“你别忘了,你是我的手下败将,谈何言勇?呵呵,如果你不跟我一同去沐浴更衣的话,难道我就这样硬生生的看着你走么?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只是洗个澡而已。”说完,硬是将月雪抱了起来,朝着他的专属房间行去。

这样的张扬,自然引来无数的好奇,也引来无数记恨的目光。在他的女人认为,月雪不过是他弄来的又一个新的女子罢了。

“楚肂,你放我下来!你现在都封了我的武功,还想我怎么样?!”不就是一起洗个澡?说的谈何容易?那种赤身相对,除了和李璟琪之外,再也不可能有别人。她做不到!

“你觉得,你现在有的选择么?”他狂妄的笑,依旧抱着她,径直将她抱紧了屋子中,才将她放了下来。这其中早就有侍女将轻纱拢了起来,月雪放眼看去,才知道,这间浴房却是勾够大。

这是个长方形的池子,池子中竟然是温泉水,冒着氤氲的热气。池子的周围有六个龙头,龙头的口中不断的流着水,一点一点注满了整个池子。

他笑着看着她惊讶的目光,笑着说道:“这里,比之李璟琪那里,如何?”他这里鱼米之乡,什么不比李璟琪那里富足!

“你们这里自然是比我们那里富足,但是,那里是我的家乡,不管它是什么样子,在我的心目中总是最好的。”她轻启朱唇,笑着说道,那种淡然,那种满足,是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还不脱衣服么?”他在说话间已经将衣服褪了下来,人也跟着往池子中走去。回头看着月雪,还是没有动静,竟然又折回身来。月雪看到他的动作,只好快步走向了池子,先于他下了池子,然后远远的躲开他。

“怕什么?我现在有的是女人,可不想对一个孕妇下手。来人,叫兰妃,静妃过来服侍我。”他厉声吩咐道。看着远处的月雪,哈哈哈一笑:“你要不要本王给你安排几个?如果你愿意,本王也可以代劳,或者,李璟瑄?”他挑着眉毛,眼中满是邪魅。

“滚!”月雪从头上将一只金钗拔了下来,朝着楚肂扔了过去。

这时,两个貌美的女子走了进来,愤恨的看着水中的月雪,才在楚肂的身边跪了下来:“皇上~~”娇滴滴的声音让月雪浑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月雪抱了抱间,看着那两个女人竟然争先恐后的脱了衣服,然后像是蜘蛛一样,挂在了楚肂的身上。

楚肂竟然也不避讳月雪,当着她的面竟然和他的两个妃子嬉戏起来。月雪只得呆在那个角落里。眼前的情景是越来越不堪入目了,月雪是在欣赏不了这个活春/宫,揽着自己的衣服,朝着楼梯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如果不是被他点了穴道,她还有武功的话,那会这般的受气?!

就快要到了楼梯处了。她快步走了过去,竟然被楚肂长臂一伸揽在了怀中:“怎么,这么快就洗好了?连衣服都没脱?”他湿热的气息吹拂着她的面庞,有些痒,也有些暧昧。她挣扎着想从他的怀中出来,却没能逃脱,只好柔顺的呆在他的怀中。

旁边的两名女子愤恨的看着她。她轻轻一笑:“乖,你好好在这里玩,我穿上衣服等着你。”说着,还在他的脸上拍了怕。样子十分的暧昧。旁边女子的眼中嫉妒更胜。她们一边一个攀住了楚肂的胳膊:“皇上,臣妾,想你了~~”

月雪不停地咳嗽了几声,这两个女子也真是太大胆了吧?要急也没有这么猴急的啊!她可不想当他的挡箭牌。月雪在他的怀中大叫:“楚肂,你赶紧放我下来。唉,你们两个,管好你们的男人!”

“喂,我喜欢你刚刚的表现!你最好乖乖的,要不然我们的孩子怎么办呢?”一句话,彻底将两个女人激怒了。两个女人又重新攀在了他的身上,使尽了浑身解数,讨好他!

月雪听到他刚刚的话,不由得大怒:“楚肂,你跟你的女人之间有什么事情我不管,但是,你别想拿着我当挡箭牌!放我下来,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可是现在的她,真的是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抵抗过他呢?

他将月雪禁锢在怀中,小声对她说道:“安静,要不然我怕我真的控制不住!你帮我挡挡又如何?”原来他是有阴谋的!怪不得,怪不得,非要两个妃子过来,他是想让她成为他的女人的众矢之的!

月雪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现在将我一身的武功禁锢了,难道你想我在你的宫中尸骨无存么?那样对你可是没有一点的好处!”她说完,将胳膊挂在了他的脖颈间,笑得一阵春风:“肂,放我下来,你也知道,我们的孩子……”说完,她不由得在心中一阵腹诽!

“这才乖!”楚肂将她放了下来,看着兰妃和静妃说道:“这个就是你们的新姐妹,我希望你们能好好相处,而且她现在有了朕的孩子,所以,如果她出来了什么差错的话,小心你们跟着一同陪葬!”说完,抱着月雪自水中站了起来,报到岸上之后,才发现原来她的身材竟是如此的好,虽然没有夺目的脸蛋,但是身材却也算的上是数一数二的了!

“月雪,看来以后你在我的宫中要时时小心了。要知道,还没有一个朕的妃子给朕生下孩子呢!”说完,哈哈大笑,月雪气的翻了翻白眼,想一刀杀了他,却忌惮她的武功,不敢贸然出手。

“走,我们去看看朝思暮想你的李璟瑄去!”说完,揽着换好衣服的月雪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