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授法传道

离开紫霄殿,慕青雪儿和张行健走在一起。

慕青调头开心的道:“你可是得了大便宜了,能让晓涵师妹传你道法,晓涵师妹的道法精深,功力通玄,有她相授你的道法肯定也是一日千里。”

张行健苦笑,其实自己身怀道法,不过其他人却看不出来,是否告知她们?不过再想到那个诡陌的一夜,心内黯然,轻轻的摇了摇头。

雪儿见张行健摇头还以为他不乐意,道:“怎么你还不乐意,想让师傅教你啊,师傅那有哪些闲工夫,平时新入门的师妹都是我们传授,那能轮到师傅和晓涵师姐,得了便宜还卖乖。”雪儿一副愤愤不平的意思。

这时天逸和长月两人从殿内出来,看到张行健同时微微的笑了一下后转身离去了。

“师姐,怎么今天没有见到大师姐呢?”雪儿忽然想起今天大殿内并没有大师姐冰蓝的身影,疑惑道。

慕青也想了想道:“可能是师傅有事情让她处理去了。”

雪儿叹道:“幸好大师姐今天不在,不然不知道会说些什么话了,她那张嘴可真是厉害。”

慕青微微一笑,道:“雪儿不要这么说大师姐,其实大师姐也就是话说的难听点,就是刀子嘴,没有什么恶意的。”张行健也想起第一次到紫霄殿见到的大师姐,确实话说有点难听。

只听后面有一个清冷透寒的声音说道:“慕青师姐。”

三人一起转头只见一袭白衣的周晓涵正站在后面,脸色看不出喜怒,眼光晶莹剔透,其中却透着着一股寒意,令人不敢正视。

“哦,晓涵师妹是要带行健走的吧,”慕青又转头对张行健道:“如果想灵儿的话,就托人给我带个信,我带灵儿上去看你,我们先走了。”说完拉着雪儿已走了。

待两人走远后周晓涵也没和张行健说一句话,眼光微微扫了一眼后迈开步子已走在了前面,张行健无奈只得快步跟上。

周晓涵的清修之所四野无人,距紫霄殿和其他人处所甚远,处于寒玉宫的极北,再往北就是张行健走出来的一望无际的密林,估计是周云特意安排,以便让周晓涵专心修道无人打扰。

两人走了一路却是谁也没有出声,周晓涵是天生少言寡语之人,如今对得张行健更是不欲多说,而张行健本是见前面女子高傲的姿态更是不欲和他搭讪。

周晓涵领着张行健来到来到距离自己不算太远的茅舍内,从怀中掏出一卷卷轴,随手扔到一边的桌子上后道:“有不懂得地方找我。”就转身而去了。

张行健也不在意周晓涵傲然的态度,观察了起了屋子,屋子内除了一张床和桌子和椅子外别无他物,不过墙上到是还挂在一副画,画中冰雪遍野,山势陡峻,观之令人心底生寒,也不知是何人所作。

忽然想起自己的还在周晓涵的清修之所扔着,今早去紫霄殿也没有带走,正打算出去唤着周晓涵,不过想了想还是作罢。

无聊之际张行健拿起周晓兵刃涵丢下的卷轴,一股清冷的淡香竟然扑鼻而来,心中又忽的想起了那天自己刚出寒玉洞看到周晓涵舞剑的姿态,仙姿渺渺,确实不可方物,心内一阵神往。张行健终究是乡野长大何曾见过这许多美丽的女子,而且周晓涵给人的感觉就是高高在上,凡尘俗子只能叹影遥望,才使得他越发神往了起来。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屋门忽然被打开,只见周晓涵拎着张行健的兵刃走了进来,将剑扔到一边转身就欲出去。

“等等,”张行健急忙喊道,周晓涵凝住身形臻首轻移望着张行健。

张行健被周晓涵看着有些不好意思,低声道:“烧饭的地方在哪里?”张行健本来修道不久,未脱凡胎,对于人间的五谷杂粮还是有些奢望,正好一早就被带到紫霄殿,现在回来又没有吃饭,说不饿那是假,所以才不好意思的问。

周晓涵也是微微一怔,也没料到这个问题,本来自己平日饭食吃的也少,况且吃饭的地方距此甚远,自己尚可御剑而去,可是眼前此人毫无修道更急,来回一趟估计也得一两个时辰。想了半天终于说到:“吃饭之所距此甚远,我每日给你带过来吧。”

这可能是对张行健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张行健心里也微微一刹,立刻推迟道:“不劳晓涵师姐了,你告诉地点我自己去就可以。”

周晓涵本来也不想给张行健每日送饭,既然他都如此说也就顺理为之了,于是又说了地点,走出去的时候心内还在诧异师傅为何要将此人交与自己传道。

张行健虽然有些饥饿,但也不便此时就去找饭,将一旁的剑拿在走中感受着那冰凉的感觉,心中似乎找到了一丝依托,良久后才放到床的里面,之后又拿起桌子卷轴仔细的看了起来。

卷轴首页上印着几个字:仙心御剑诀,正是寒玉宫玄修功法,相传练到第四重的时候,剑气纵横,仙魔无挡。当然据所知至今也没有人能练至此境界,只有传说中的主师拓跋清寒创建寒玉宫之时,才使用第四重天下无双立威天下,也使得寒玉宫才能屹立数千年而不倒。

此剑决重在修心,外辅修身,不过最后达到心身兼修,达无为无欲之境,才能得胜天道。当时寒玉宫从古至今从来也没有一个男子的出现更没有男子修炼过其中的功法,向来都是女子在修炼,而且此剑诀也正好适合女子修炼,其中每一重都是以轻灵出尘为基,现在让张行健修习,不知会是怎样的一种结果!

当然张行健也不会晓得这些,他已经仔细的开始参研起了剑诀。仙心御剑诀第一重就是御剑诀,第二重是倚剑决,第三重则为烟云决,第四重即为天下无双决,张行健看着这些名字实在有些头痛,但是山洞老人传授自己功法的时候也并未讲解的如此详细,只是嘱咐自己按着内容修炼就好,此时见的这些华丽的名目实在有些不理解。

不过张行健终究也修道有些时日,不算修道的初哥了,仔细看去每一重的修炼之法也略微懂些,于是就按照所载之法开始修炼了。

修习良久之后,张行健睁开双眸,眼神微微有些疑惑,似乎体内有某些东西在排斥着这新来的客人。不过稍微疑惑片刻也放开了不以为意了,反正体内奇奇怪怪的东西不少,自己都不了解,奇怪也没有用,只要不破体而亡就行了。

修炼了半天张行健也有些饥饿了,站起身来走出屋外,只见夕阳已逝,只余下了一抹残红还在密林间不甘的遥望着无暇的寒玉宫,张行健又望了一眼处于远处山顶的一所木屋,然后转身向着寒玉宫而去。

幸好来此之前和周晓涵步行而来,不然哪里能记得路途,只见满目白玉,不分他色,唯一的一点点缀就是偶尔依然挺立在白玉间不惧寒冷不知名的几株树木,傲然挺拔。

张行健东转西转终于来到寒玉宫的中央,看着偌大空旷的四野,顿时有点晕头转向,不知所以之际正好有个女子走来,急忙走过去问道:“这位师姐,不知烧饭的地方该怎么走?”

女子有些羞涩,又仔细的看了几眼才指着一个方向道:“穿过这个院落,后面就是厨房了。”

张行健道了声谢后向着女子所指的方向而去,本来看上去不太远的地方走起来却是远之又远。走到厨房的时候张行健已是饿的有点前胸贴后背了,厨房里正还有几个妇女正在忙碌着,在见到张行健的时候明显吓了一跳,不过马上反应了过来。张行健在寒玉宫的消息早已传了开来,只是有的人还没有见过张行健此人而已。

张行健被几人注视着有些不好意思,急忙问了有什么饭点。一个老妇人看着张行健单薄的身体微微一笑,然后拿了几个洁净的包子递到张行健,然后又取出了几样小菜放到他面前。

张行健将包子和小菜端着拿到一边,也不顾着什么文明不文明了大口的吃了起来。吃饱之后手中还余着几个包子,抬起头一看发现众人还盯着自己看,脸色一红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些我可以带回去吗?”张行健示意了一下手中的包子。

还是刚才那个妇女点头微笑道:“拿回去吧,这里还有再给你几个,”说着又递给张行健几个包子。

张行健立刻道谢然后抱着几个包子就跑了出去,张行健终于还是不失纯真本性,被几个妇女看着有些不好意思,不愿多做停留。

手里捧着包子走出来后张行健才后悔了起来,只见路上偶尔路过的女子都笑着看着自己,不由的有些尴尬,慌慌忙忙的向着住所跑去。不过这一慌忙竟忘记了回去的路,彷徨无计的时候只得硬着头皮上前问路了。

几个女子正在远处的桥上矗立遥望,只见敲下烟波浩渺,深不见底,张行健走过去有点结巴的问道:“请问几位师姐,晓涵师姐住处这么走?”他也不知道自己住的地方叫什么名字,只得抱上周晓涵的名号了。

几个女子回头看着抱着几个包子尴尬的张行健,同时低头抿笑,笑了好半天才问道:“你说的是晓涵师姐的凝霜阁吧,看到没有那天小路,直接往向上走,不要转弯,一直走到尽头就到了。”张行健顺着女子所说的小路望去,才想起了来时的路。

“多谢几位师姐,”张行健抱着包子又往回走去,只听背后还传来女生道:“这么看起来傻乎乎的呢,晓涵师姐这下愁死了肯定。”接着就是一阵哈哈大笑。

张行健也不在意,着急往回走去,只是这是天色已黑,道路险峻,不得不小心而行,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月上中天了。

走到近处一看只见有一个衣衫纷纷的人影正站在自己屋子的门口,料来应是周晓涵。周晓涵也看到张行健,待他走近后才责备道:“这么晚了你去哪里了,不好好待在屋中修炼?”却是忽略了张行健手中的包子。

张行健听着周晓涵责备的语气也不生气,天真一笑道:“饿了就下去找点吃的东西,没想到花了几个时程,我这里还有几个包子你要不要吃。”说完后张行健就有点后悔了,人家那会吃你包子啊,人家要吃的早就御剑而去了。

周晓涵这才发现张行健手中的包子,微微一怔,月光下也看不清她脸色的变化道:“修炼完功法就早点休息。”说完竟又转身而去了,留下了一脸无奈的张行健看着远处的背影静静的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