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怒蛟

夜色如水,那繁星点缀,映着那无际黑暗的苍穹,似乎早已脱离了凡尘,逍遥与尘世之外,宇宙之间。

瀛洲仙岛距离神州千里,遥遥处于海外,也不知当日那些妖兽是如何万里而行,穿越这茫茫大海到达岛上。阵阵海风吹来,唯有衣衫声声作响,再有就是法宝划过虚空的声音。张行健、黄玲、武滕三人各自御起法宝飞行于云端,状态甚是出尘。别看武滕的法宝似乎拿不出手的模样,可是此时看来竟也光华流转,颇为神奇。

张行健一言不发遥遥在前面飞行,后面则是相距不远的黄玲和武滕,只见两人在这等情势之下竟然还在谈话,只见武滕颇为小心的御使的自己的法宝向着黄玲问道:“黄玲师妹,不知这位师兄叫什么名字,听说昆仑有位惊采绝艳的师兄叫卓华玉,可否就是这位师兄?”原来一路上黄玲和武滕早已谈了很久,张行健却是寥寥几句而已。

黄玲所使用的法宝是一朵色彩亮丽花朵,这花朵捧在手中根本就发现不了丝毫异状,可是只要在法力的驱使下立刻就会慢慢变大,到了足以站立一人大小的时候便不动了,而黄玲此时正站立在花朵之上,如果不晓得黄玲身份的人还以为是遇到仙子了。

黄玲听得武滕的问话,回头道:“哦,你是说我卓师兄啊,不过你这就错了,其实卓师兄也只是徒有其名而已,要说论及法力道行的深厚还是要说我这位师兄无疑了,”忽然黄玲似乎斟酌语言的道:“其实不瞒武滕师兄,我这位师兄虽然法力道行都深厚,却一直隐姓埋名,才让卓华玉抢了名头,此次听说东海有异,才不得已出关去看看。”

武滕霍然而惊,满脸震撼的道:“原来这位师兄是一位得道高人啊,怪不得似乎好少见过呢。”他到对黄玲如此说卓华玉没有在意,只是惊叹张行健。

黄玲眼中的狡猾之色一闪而没向着张行健望了一眼,见他没有反应于是又接着和武滕攀谈了起来。

三人都是修道之人,也不畏惧路途的遥远,只是时间长了便会找寻一处小岛略微休息片刻,然后继续飞行,如此下去估计用不了多久便可赶到瀛洲岛了。

忽然正在飞行中的张行健脸色微微一变,后面的黄玲和武滕脸色也是变化不定,急忙运转法力然后向着下面的海面望去,透过云烟缭绕依稀看到海面之上似乎正有一个巨大的漩涡正在不停旋转不休,而一股偌大的吸力正从漩涡中传了出来,使得上方他们飞行不稳,险些掉入海里。

黄玲脚下奇花光芒闪烁向着来到张行健旁边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张行健脸色凝重,微微摇了摇头,不知究竟是何原因,只是感觉脚下似乎正受到某种庞大的力量的拉扯向着下方落去,自己体内的法力全力运转方可自由飞行。再观黄玲和武滕两人,脸上早已是汗珠淋淋,显然是法力不支。

“快点,不要犹豫全力飞行。”张行健也看出事情的严重,急忙喊道。

“啊!”却在这时,只听后面武滕的一声惊呼急促传来,原来武滕法力本就低微,本来勉强还可以坚持,只是路上一心二用还和黄玲攀谈,此时遇到危机了,那还能坚持,虽然体内的法力已经运转到了巅峰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向着下方的漩涡而去。

武滕下落的势头越来越急,虽然还在挣扎着却是于事无补了。张行健看着慢慢下落的武滕,眼神微微变化了几下后,忽然剑光一转,向着武滕下落的方向而去。

本来吸力就是向着上方而来,再加上张行健是去救人,这势头是何等之急,眨眼之间已经远离了黄玲。虽然张行健全身上下幽光闪烁向着武滕追去,可是终究还是差了一点,。加上落下去空气的撕扯力道,张行健全身竟然出现了撕裂般的疼痛。

眼见武滕就要落向那漩涡之中,张行健那还犹疑,洪荒图录瞬间生发,身体已化作流光向着武滕而去。流光渺渺,刹那间已到了武滕的旁边,张行健也顾不得看武滕的情势,一把将其抓住就向着上方而去。

此时两人已经接近了海面之上,甚至都可以闻到清晰的海水的气息,张行健虽然只是对漩涡匆匆一憋,却是大惊失色。这漩涡翻滚,竟然携起了如此的惊涛骇浪,威力实在不容小觑,似乎这海底有什么怪物一般。

落到里面不一定会是怎样的后果,所以张行健丝毫不敢停留,抓住武滕就急于离开。可是还没等张行健抓牢武滕,只听水下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巨吼,张行健瞬间双耳失聪,紧守的心门也是微微的一颤,刚刚抓在手里的武滕也再次向着海里落去。

张行健的震惊岂是言语可以描述,此等危机时刻那还犹豫,身化幽光,人剑合一,一道丈许粗的幽光所凝聚的光柱向着下方漩涡而去。光柱所及之处,海水纷纷破开,只是那漩涡却是凝而不散。刹那之间,就在光柱就要击打在漩涡的中央的时候,异变突生,只见这漩涡的中央突然生出一股狂霸之极的力道携着惊涛向着张行健而来。

光柱瞬间与海下而来的惊涛剧烈的撞到了一起,张行健全身大震,竟然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到了腾蛇剑上,同时受到这反震之力,张行健落下去的势头也慢了少许。睁眼看去,只见下面的漩涡旋转的速度也慢了很多,然而惊涛骇浪却依然没有停息的迹象,却始终发现不了那水下的怪物所在。

此时武滕早已掉落到了海里,可是看不到人影,张行健心内大急,微微迟疑片刻,再次身化幽光,向着下面的海面而去。一声巨响轰然在水面炸响,顿时水面似乎沸腾了一般,大浪纷纷,劈天盖地。

张行健制造这等威势正是掩饰自己的身形,海底这怪物实在深不可测,刚才那水柱之威已是如此,不可不防。果然这次并没有水柱向着剑光而来,剑光破开水幕,转入了漩涡之内。刚入漩涡立刻一道拉扯的力道瞬间传来,竟然身不由己的随着漩涡而转了起来。

任凭张行健如何用力却始终也摆脱不了这漩涡的巨力,这漩涡竟是将人紧紧的吸附住了一般,任凭你道行多深也是无济于事。张行健心内大急,正在这时手中的腾蛇剑光芒耀眼,瞬间穿透了漩涡向着海里的茫茫射去。

顺着光芒望去,张行健陡然脸色大变,只见深蓝的海水里,一双甚至比铜铃还要大上许多的眼珠赫然就在眼前,眼珠内幽幽的光芒一闪一闪,甚是骇人。

这怪物被这光芒一照,似乎颇为反感,微微将眼珠晃动一下后,突见海水波动,然后海水似乎慢慢的向着下面塌陷下去,而困住张行健的漩涡却慢了许多。乘此机会张行健正要脱身出来的时候,忽然又是一声巨吼,张行健顿时亡魂皆冒,只见海水中自那眼珠的前方似乎开合了一下后,一道汹涌无匹的水柱再次向着他而来。

眼看是避之不及,张行健只能从漩涡中脱身出来,然后举起手中的腾蛇剑,三光合一,携着水波骇浪向着水柱撞击而去。

“哗!”却并不是撞击的声音,而是海水受到这强烈冲击而纷纷飞扬了起来,接着才传来了两种力道的撞击之声。撞击之处轰然炸裂,海水瞬间翻飞了起来,一道水箭更是突破海水向着天际射去,差点将在上面观看的黄玲都伤到。

黄玲眼见海水翻腾,竟如炸裂的一般,哪里还分得清谁是谁。忽然发现海水中有一个人影急忙飞到近处看去,才发现竟然是武滕。

武滕脸上苍白,嘴角更有血丝不断的流出,显然是受了重伤,正担心张行健安危的时候,却见海水异象再生,哪里还敢迟疑急忙托起武滕就向着远处飞去。

这海水奔腾,忽起忽落,而且下面搅动旋转,正是奇观一处,可却不知道这海水下面的情况是何等的凶险。

张行健受这一击,体内顿时气血翻腾,险些晕了过去,正好借着水柱之威逃命之际,想要飞身向上方而去的时候,忽然水下竟然又传来了一道吸力,虽然是弱了很多,但对于此时体力透支、法力损耗的张行健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张行健心内骇然之际,实在想不到这怪物竟有如此神通,心内已来不及思量如何逃脱眼前的危机,只能祭起腾蛇剑化作一道无与伦比的光芒然后顺着吸力向着吸力的源头急刺而去。

这速度是何等之快,眨眼间似乎已经到了末日,吸力越来越强,张行健也逐渐的看清楚了这怪物的模样。

只见这怪物头上独角,眼如灯笼,一颗犹如蛇的脑袋竟然比一头牛还要大上许多,后面长长的身躯望不见尽头,皮肤上破光粼粼,竟然长满了鳞片,竟然是一头深海怒蛟。只见这时这深海怒蛟正张着一张巨口向着张行健全力吸来,而后面的尾巴似乎正不停的摇摆着,激起了层层骇浪。

吸力正是从怒蛟的嘴里发出,张行健剑光层层破浪耀眼无比,倏忽间就到了蛟龙的巨口之前。如果进入了蛟龙的嘴里那还有命,只见剑光微偏,然后竟然是向着蛟龙的眼睛而去。眼见近在眼前,蛟龙的眼内似乎闪过一丝惧意,虽然努力的想要摆脱这剑气,可是如此近的距离哪里还能逃脱。

“扑哧!”腾蛇剑完全没入了蛟龙的右眼内,同时一道血液瞬间喷到了张行健的脸上。

张行健也顾不得脸色的血液,急忙运转法力驱使腾蛇剑,只见剑身之上开始亮起了血红的光芒,慢慢的剑身开始血芒微微的闪烁了起来,不一会儿竟如充满了血液一般,鲜艳欲滴。再看蛟龙似乎痛苦不堪,腾蛇剑所刺的地方竟然开始慢慢的干瘪下去,这噬血之剑岂是凡物可以抵御!

这深海怒蛟不停的摆动身体,依然还是摆脱不了这种痛苦,忽然之间它大口一张,一声惊天般的凄厉声轰然传出。张行健瞬间七窍充血,身体立刻不受控制的被甩了出来。

张行健虽然受伤颇重不过尚有一丝清明,此时不逃走更待何时,也顾不得腾蛇剑了,顿时用尽体内残余的法力就向着海上疾驰而去。可是刚刚露出水面的一刹那,只见一道青芒携着水浪迎面而来,海水浪花劈头盖脸而下。

张行健心胆俱寒,匆忙间用起体内的最后一丝法力抵挡了一下,接着就消失在海水里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