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惊魂

话语冰蓝、周晓涵几日后与昆仑和禅宗弟子汇合后就向着瀛洲而去,此行虽是凶险万分,但却茫然不知头绪。所以一行人均是心事重重,赶路倒也不快,只是多了许多的愁绪,实在不知到达岛上之后将要发生何事,唯有任其自然了。

这一日来到东海边上的小镇,稍微盘旋少许,正要继续前行的时候却发现禅宗的道成大师正带领着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在吃饭。众人均是诧异不已,尤其是禅宗的法恒和法正两人更是惊讶不已,何以自己的师傅会领着一个小孩子呢?

法恒已忍不住上前问道:“师傅,这孩子?”

道成脸色祥和,轻轻的喂着天赐吃着东西,然后抬头道:“此去东海虽是凶险万分却未尝不是一件幸事,你等遇事量力而行即可,凡事不要强求,切记切记!”

法恒虽然奇怪这孩子的来历但既然道成不言,自也不会再去相询,只是点头应是,接着又问道:“师傅,你可曾见到张施主?”

道成点了点头却没有言语。

法恒和法正一开始就对张行健破有好感,后来更从道成和道心等人的言语之间得悉其中玄机,自也不会对张行健恶言相向,于是不禁问道:“结果如何?”

道成却只顾给天赐喂食,似乎没听到一般。

听得法恒问起张行健的事情,卓华玉立时满脸激愤之色,见道成没有答话,立刻说道:“大师,这等妖邪之辈,何以还要三番五次的留他性命,不如早早杀了,以绝后患。”木瑾一虽然也听说了张行健的事情,却也只是知之甚少,所以只是旁边听的。

只见周晓涵脸上露出疑惑不解的事情,似乎脑海之中有些东西想要去抓住,却永远都是差之千里。到是冰蓝偷偷的向着周晓涵望了一眼,然后向着道成问道:“大师,难道这贼子也去东海了?”

道成望着寒玉宫的两位弟子,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法恒和法正道:“你二人此去只为平息这场东海之危,却并不是去造杀戮,虽然是些妖兽之辈,但要三思的时候还是要谨慎。”说完已起身对着天赐道:“天赐,咱们走吧。”

望着越来越远的一个苍老一个幼小的背影,法恒和法正竟然都陷入了曾思,唯有卓华玉恨声道:“这个贼子,不要让我遇到,不然非将他一刀两断不可。”

微微逗留片刻之后,六人分别祭出法宝向着海上而去。

这海上一望无垠也不知究竟来到了何处,只是按照瀛洲仙岛的方向而行,只见夜色透明如玉如洗。卓华玉似乎心情大好不时的向众人讲述这东海之上的处处险境,虽然是飞行于天际,但也来去自如,可见此时众人的法力均是非同小可。

虽然卓华玉总是靠近周晓涵想要博得仙子的开心,可是周晓涵这块万年难溶的寒冰一直都是一副冷冰冰的颜色,对卓华玉的话不理不睬,弄的卓华玉尴尬万分,一时六人都没有太多的言语,只顾得向前飞行。

忽然六人的脸色均是微微变化,竟然同时感觉了前方的法力波动,竟然传来了惊涛骇浪的声响,众人立刻不在犹豫,全速向着法力波动之地赶去。

六人来到近处才发现,只见海面之上此时竟是翻云覆雨、大浪滔天,似乎正有着什么庞然大物在海底掀起这惊涛骇浪。而且在惊涛骇浪上方的不远处正有一个女子的身影盘旋瞭望,似乎神情颇为焦急。

忽然这女子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向着周晓涵等人所处的地方望了一眼,微微迟疑少许,然后竟然蓦地向着远方飞去。

周晓涵也不答话,青萍剑上青光倏然而射,已如流星一般的向着下方急速而去。冰蓝心内大急,急忙向着周晓涵喊了几声,可是周晓涵却仿似没有听到一般,急忙后面跟上,其余众人也急忙向下方落去,唯有卓华玉叮嘱了木瑾一一声然后只身向着女子消失的方向而去。

来到近处才感觉到了这惊涛骇浪的威力,如果一个不慎被骇浪扫中的话立刻就会被甩到茫茫的大海之中,不成重伤才怪。

只感觉海底下似乎正有一个海底怪物正在翻云覆雨,搅动着海面奔腾不休,只是水浪翻飞哪里还能看得清楚这海底的情况。只见第一个来到近处的周晓涵,微微迟疑片刻就要纵身向着海里而去,却被后面紧跟而来的冰蓝一把拉住,道:“晓涵,不要冲动。”

周晓涵蓦然惊醒,诧异的望了海面一眼,正是也料不到她自己为何会有这种突然的举动,好像体内似乎有一股莫名的气流指引着她向着海面而下,似乎这海里面有着她迫不及待欲找寻的事物一般。只见冰蓝聚目向着海面下方望了几眼后,转头对着法恒道:“法恒师兄,可否能得悉这其中情况,难道是这海面之下正有一直庞然大物修炼得道,才掀起如此的惊天骇浪么?”

法恒也不答话,只见他微微闭目然后双手画圈,立刻身前出现了一道光幕,这光幕将法恒完全笼罩在其中。然后法恒睁开双眸向着海面之上而来,光幕顿时被激起的大浪剧烈的拍击而来,竟然出现了一阵颤抖。法恒脸色微微变化,急忙双手再结法印,光幕的强度立刻加强了不少。法恒艰难的站立在海面之上,任凭骇浪猛烈的拍击,竟是摇摇欲坠,接着只见法恒双手合掌然后向着海面推了出去。

两道佛光顺势而生向着海中穿行了进去,这两道佛光穿越海水大浪竟然不停歇的向着海里而去,只是随着佛光的越来越深,法恒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突然只见法恒的身形猛地一颤,身上的光幕瞬间变若了许多,大浪立刻拍来,法恒定身不住立刻随着大浪而飞。

法正见自己师兄危险,急忙全身佛光笼罩向着法恒飞去。然而就在此时突然一声惊天巨吼响彻天际,法正下去的势头猛地一颤,竟然也向着海面掉了下去,就是连在上方的周晓涵三人也是心神大震,全身不由的颤抖。

三人见法恒和法正皆有危险,立刻各自祭出法宝乘风破浪般向着二人掠去,可是这滔天海浪是何等之威,三人虽然法力颇高,但一时也破不开去营救法恒二人。不过幸好的是只见正要控制不住身形掉落海里的法恒全身再次佛光笼罩竟然慢慢的飞了起来,而法正却还是想着下方落去。

周晓涵眼角收缩,青萍剑仰天一指,一道丈许的光芒立刻凝聚而成然后向着下面的骇浪斩去。青萍剑之威,堪与天齐,大浪纷纷破散分裂,周晓涵乘此机会踏波而去向着法正而去。

虽然一剑是将水浪破了开来,可是这水浪一波未平一波已是再起,周晓涵唯有挥动的手中的仙剑不断斩去,同时身体已被青光笼罩免受突破防线水浪的袭击。终于周晓涵神威所及一把将法正抓了个正着,正要飞身跃起的时候,突见一道水浪竟如箭矢一般的向着她闪电般而来,伴随着水浪下面似乎正有一个黑色的物体正要破浪而出。

周晓涵脸色巨变,此时她身在半空,刚才的拼力凝聚的法力此时也已消耗无几,如若此时正是这庞然大物出世的话,不命丧在茫茫大海才怪。周晓涵那还敢犹豫,青萍剑再起青芒,将体内凝聚的残留法力一剑挥了出去,以求拖延一段时间,因为她已看到冰蓝正破浪而来。

“住手,晓涵师妹!”这时却蓦然听到一声大吼,竟是法恒大声喊道。

可是为时已晚,青萍剑所携带着威势早已斩在了水浪之中,顿时一片水花激起,然后眼前一片灰蒙,当一切都落定的时候却哪里再能看到那黑影的踪迹。

冰蓝刚将周晓涵救起还没来得及向法恒询问的时候,只见海面异变突生。

只见偌大的海面突然冒开了无数的气泡,气泡越来越急,似乎正有人在下面剧烈的喘息一般。海面同时也慢慢的漩涡了起来,只见漩涡的旋转速度越来越快,然后蓦地似乎海面猛的塌陷了一般,接着一头庞然大物豁然现世。

怪物头上生在一只独角,头如蛇头竟是大上了许多,满身鳞片遍布,令人惊奇的是这怪物一只眼睛闪着诡异的红芒而另一只眼睛却被一把剑刺了进去,形态颇为怪异,只见这怪物忽然巨口一张顿时一条水浪向着众人扑面而来。

众人虽然深知这还下面必定有什么怪物,却没料到竟然是这么一头深海怒蛟,而且庞大至此。眼看蛟龙嘴里喷出水浪,众人急忙御起法宝躲开。

可是转头一看,这周晓涵竟然再次身化流光奋不顾身的向着蛟龙的脑袋而来,众人大急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同时向着蛟龙而去。周晓涵乘着蛟龙喷出水浪的瞬间眨眼之间便到了蛟龙的头顶,青萍剑青芒耀眼,向着这怪物的头顶就刺去。

这怪物岂是如此容易就被杀了,只见怪物的后面突然窜起一道激流向着上面的周晓涵飞速射来,同时只见后面一声惊天炸响,然后再看竟是一条几人合抱粗的尾巴出现在了水面。这尾巴向着哪里拍去哪里便是惊涛巨浪而起,一时竟然阻挡住了众人,只余下还在坚持的周晓涵。

周晓涵感觉到背后水浪的来势汹汹也不敢大意,急忙想要飞身躲开,可是还没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股大力已然扑至,身体顿时就不受控制的欲要向着海里而去,落雨纷纷周晓涵也不辨东西,唯有拼命的想要抓住一点东西,免得葬身在海里。匆忙之间也不知是抓住了什么,只感觉触手一片冰寒,体内用起法力想要抓牢的的时候,蓦然发现体内的法力竟然不受控制的向着这东西流去,周晓涵真是灵魂大震。

急忙想要甩开这东西的时候却再也脱不了手了,周晓涵心胆俱寒,右手举起青萍剑就向着蛟龙此去,只听似乎是扑哧一声,应该已是刺穿了蛟龙的逆鳞。

突然一声惊天吼叫再次响起,竟然是这蛟龙似乎痛苦不堪,仰天而啸。接着蛟龙就似疯了一般在海里胡乱的拍打撞击,状似翻江倒海,顿时惊天大浪再次而起,犹如惊涛击空,一时漫天水浪竟成了数道水幕簌簌而落。

周晓涵手握着那件物事任凭着水浪的猛烈拍打,却就是放不开手,而体内的法力竟然还是不停歇的向着上方流去,似乎无休无止一般。

忽然周晓涵的脑海中蓦然一震,恍然之间似乎一幕幕画面划过脑海。

荒原,杀戮,黑暗,噬血!

周晓涵心灵惊颤,一瞬间忘却了所有,早已不知身在何方身处何世!

然后一个人,两把剑紧紧的握在手中向着海里掉落而去,一直,一直!

原来海里竟有红尘在,只是无奈叹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