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仙峰

大雾开始出现了散去的痕迹,不久之后便薄云惨淡了,已经可以看得清很远的物事了。飞身起来方才可以看清瀛洲仙岛的全貌,只见岛上满目狼藉,眼见均是被妖兽践踏过的痕迹,尸体暴尸荒野,惨不忍睹,远处还有零零散散的妖兽不知在寻觅什么,看到张行健等人的时候顿时张牙舞爪的冲了过来,倒是被张行健等人杀掉了。

几人看到眼前的场面都是震惊不已,这场面比当日在中原的时候还要惨烈数倍,岛上的珍奇异兽几乎统统的被杀戮了,只见尸横遍野几乎绵延了整个仙岛,这哪里还能称得上仙岛,如今应该叫地狱还差不多。

目光所及的地方只有掉队的几只妖兽却不知道成群的妖兽如今在何处,玄冥等人好生奇怪。虽然云雾有所消失,但远处的地方还是弥漫的淡淡的云雾,不曾散去。极目望去,只见远方正有一座挺拔的山峰昂然的屹立在岛的中心,山峰极高,遥遥传入云中,再加上这不曾散去的雾到显得有些飘渺除尘,堪称仙峰。

只是山峰孤零零的矗立与岛上,实在有些不相称,颇让人有些纳闷,玄冥已言道:“这仙岛之上也只有这座山峰还像一回事,只是这山峰生的颇为奇怪,何以会孤零零的生在哪里,如此挺拔的山峰至少旁边也应该有连绵的山脉,虽然哪里还有云雾缭绕但是我还是看出确实是一座孤峰。”

张行健也抬头望去,只见山峰挺拔高耸入云,仔细看去似乎四周还有紫气氤氲,只是有些恍惚,而且云雾围绕着山峰缭绕不绝,颇为怪异。张行健内心猛的一跳,似乎想要抓住些什么,可是低眉苦苦思索却是毫无头绪。

玄冥注意到张行健的不寻常之处,不禁问道:“张兄弟可看出什么?”

张行健眉头紧皱,望着远方的山峰轻轻的摇了摇头。

玄冥见此,眼神稍稍一变却是没有再继续追问,转而道:“既然张兄弟也看出它的不同,那么我们就前去看上一看,反正此时也是毫无头绪。”

乱夜立刻道:“玄冥长老,现在这岛上妖兽成千上万,只是不知隐藏在何处,我等还是小心一点为妙,弄不好就陷入那成千上万的妖兽之中,虽然我们可以从容离去,可是说不得要受一些拖累,到时如果正派之人出手的话,那么……”

玄冥一想也对,叹息道:“可惜这些妖兽不能人言,不然抓上一只拷问一番什么都了解了。”

明风眼神一动,道:“玄冥伯伯,不是妖兽之中有一个人么?”

玄冥脸色露出慎重的神色,望着远方的山峰道:“这个神秘的黑衣人实在神秘莫测,既能统领无数的妖兽就绝非一般人,而且当日我见道心与此人过招的时候,道心都奈何不得此人。不过此人的目的显然不是我们,不然当时就会御使这无数的妖兽占据了中原。也不知道成那些人怎想的,就算是前来历练也应该在能活命的前提下,如果他们与那神秘人动起手来我敢保证绝没有一人能逃脱的了。”

张行健听玄冥说完神色间不自然的一动,眼神露出一丝向往担心,可是这种神色立刻又被无声的绝望取代,神情萧索,无声悲叹!

玄冥已经观察到张行健的变化,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张兄弟你无需担心,我想既然正派敢派遣这些弟子出来历练,自然也会传授保命之法,不会让他们妄送性命。”

张行健脸色缓和了一些,转而道:“当日,这神秘人既能和五行法阵内部的阵灵进行神识交流,显然具备不一样的神通。而且我看那人身法诡异,用的道法也完全不是中原各大派的道法,而且那根骨头状的法宝才是最最可怕的。”张行健的眼中露出一丝回忆的目光,只是目光中参杂的深深的震惊,想起了当日道心与神秘人斗法的场面。当日道心和神秘人斗法的时候,张行健已然出现了旁边,只是一直观察着,当然也看到了神秘人的神秘。

“哈哈,张兄弟无需担心,此人虽然神秘但我等也不用惧怕他,让我们现在就去会会此人。”说着已大步向着前方走去,前方正是那巍巍高山,直插云霄。

一路无话,小心走来还是不时的会碰到落单的妖兽,只是随着越来越接近山峰碰上的妖兽越多了起来,明风刚用混沌珠击碎了一只妖兽的头颅,喘息了片刻道:“玄冥伯伯,我看事情有点奇怪,这里妖兽越来越多,不会是妖兽如今全部都集中在这山峰前吧。”明风抬头抬头望向山峰,眼神中露出一丝思索。

众人均是神色一动,明白过来,乱夜道:“难道这山峰真有玄机不成?”

玄冥停住脚步,再次忍不住向着山峰望去。此刻已距离山峰不算太远,而眼前的大雾竟然再次浓密了起来,显得恍惚而迷离,前方颇为看不清楚,只是那挺拔的身影却还是依稀可以辨的清楚,玄冥脸色微变,道:“果真如此,这山峰必定另有玄机,你们现在此处稍等,我先去看看。”说完看了张行健一眼,已化作一道幽光没入了浓雾之中。

玄冥走后,三人都没有说话,不久之后明风忽然来到张行健身边道:“张行健你看出些什么?”

张行健回头看了一眼稍显朦胧的面庞摇头不语。

后面的乱夜上前几步道:“张师兄道法不俗,难道一点其他都没有看不出?”

明风一听乱夜既然敢如此说那么他一定是看出些什么,转头望向乱夜。只见乱夜还是一副小心翼翼道:“我想是张师兄一定是看出什么了,只是不屑的说而已。”

明风似乎听出点什么,脸色转为恼怒道:“乱夜,你知道些什么,不要吞吞吐吐,知道就说出来。”

自从绿袍老祖死后,乱夜运用噬血之法剥夺了了绿袍老祖的功力之后又紧随着众人到了无妄血池,之后竟然又深入血海下面将血魔化为己用,功力顿时一日千里,再也不是当日那个小小的弟子。但是乱夜是何等心机又岂能满足眼前的这点小小收获,转而下定决心又投身于大光明教。由于乱夜做人低调,但做事突出,而且一身道法也颇为不俗,深的教主耶罗的赏识,此时正好就随着玄冥和明风一道出来历练一番。

此时见明风什么事情都想着张行健问询,心中虽然有些发怒,但绝对不会表现出来,还是一副低调谨慎的表情道:“师姐,你看大雾如今早已散去了,而为何这山峰周围还笼罩着许多的云雾,这其中必有原因。不是说异宝出世,必有异状么,此处不正就是一处。”

明风听完乱夜的描述也觉的甚是有理,竟然又向着张行健问道:“张行健你觉得呢?”

张行健对于明风早已没有了什么恶感,只是当做萍水相逢一场,没想到的是明风竟然事事都要想他征询,虽然奇怪但也不好不说,只是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忽然体内的洪荒图录真力乱窜了起来,似乎受到什么牵引一般。张行健眉头一皱向着大雾中望去,然后头也不会的消失在了大雾之中。

明风见张行健竟然忽然跑了,还以为是自己问的他烦了,心中一阵苦楚,徒然的向着大雾中喊了两声,脸色暗淡了下来。

乱夜见张行健消失在大雾中,眼色一动,道:“师姐,张师兄为何会这么着急的离去,难道是不想搭理师姐你。不过也不会啊,教主和玄冥长老都对他如此器重,他应该知恩图报。”乱夜边说边看着明风的脸色变化。

果然明风的脸色慢慢的变化,不过可能让乱夜要失望了,因为明风想的却不是他心中所想。

张行健感受到体内洪荒真力的不安分的躁动,立刻向着某处飞驰而去,只是眼前大雾浓密只能依着心中的感觉而来,走了不久之后体内的躁动越发明显了起来。张行健停下脚步,身体的幽芒也慢慢的散去,然后缓慢的向前走去,似乎前方正有苦苦寻觅、九转轮回也不曾舍弃的物事。

那种早已习惯了感觉忽然离去,如今却要失而复得感触是何等的迫切,还有那黑暗的夜里孤独而恐惧的感觉直让他心性大乱,现在一切都要回来了,只要它在手中那么就算失去了一切也不打紧,只要它还在手中比什么都重要。

越来越近,忽然前方传来了打斗声而且还伴随着阵阵青红不定的剑芒,可是张行健已无所畏惧的继续向前而去。

大雾中,首先映入眼眸的是两道剑芒,一红一青,吞吐流转威力不俗,接着就是掌握这两道剑芒的两道女子的身形,外围应该是被好几十只妖兽包围,两女子正奋力斩杀,再看地面之上似乎已经密密麻麻的堆积了不少的尸体,不过两女子身形已显的缓慢,似乎是法力衰竭,打斗了很久的样子。

打斗正处于紧张的阶段,两女子也没有发现张行健的到来。只见其中一个女子身着绿衣,手中仙剑红光飞舞纷纷向着妖兽的要害斩去;另一女子则是一袭白衣,如雪如霜,一抹青光在她手中如梦如幻,妖兽中者必定横尸当场,而她的背后赫然是一把漆黑的长剑!

腾蛇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