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回 祝寿辰王妃订婚事

贾政见他惶悚,应对不似往日,原本无气的,这一来倒生了三分气。方欲说话,忽有回事人来回:“忠顺亲王府里有人来,要见老爷。”贾政听了,心下疑惑,暗暗思忖道:“素日并不和忠顺府来往,为什么今日打发人来?”一面想一面令“快请”,急走出来看却是更加生气了,原是那宝玉不知怎么的与亲王府上的一个戏子纠缠到了一起,那戏子已经不见了很多天,各方巡查,却在他这边得了些消息,便寻了过来。听了此话,那贾政听了这话,又惊又气,即命唤宝玉来。宝玉小心的过来,没说上几句话就全都交代了那戏子的住处,那长史官闻言,冷笑了几声,站起来拂袖走了,贾政此时气的目瞪口歪,一直送那官员去了。才回身,忽见贾环带着几个小厮一阵乱跑。贾政喝令小厮将他扭了过来,贾环见了他父亲,唬的骨软筋酥,忙低头站住。贾政一顿喝斥,那贾环趁机编排了贾宝玉的不是,说宝玉拉着太太的丫头金钏儿强奸不遂,打了一顿。那金钏儿便赌气投井死了。”话未说完,把个贾政气的面如金纸,只叫下人将宝玉拿来,那袭人一直都在一边小心的看着,听着这边闹成这样,见事不好连忙跑了出去,可是等老太太、太太他们过来的时候宝玉已经昏死过去,王夫人抱着宝玉,只见他面白气弱,底下穿着一条绿纱小衣皆是血渍,禁不住解下汗巾看,由臀至胫,或青或紫,或整或破,竟无一点好处,不觉失声大哭起来,“苦命的儿吓!”王夫人哭着贾珠的名字,别人还可,惟有宫裁禁不住也放声哭了。

贾政听了,那泪珠更似滚瓜一般滚了下来。正没开交处,忽听丫鬟来说:“老太太来了。”一句话未了,只听窗外颤巍巍的声气说道:“先打死我,再打死他,岂不干净了!”

她这一过来自是贾政更加的不好受了,免不了贾母的一般冷嘲热讽,伤心不已的跪地谢罪,其他人忙着将宝玉抬出去请太医诊治且不说,那都是宝玉命中注定必有得劫难。

却说那忠顺府的长史官离开了荣国府,一刻不停的朝着东郊离城二十里的紫檀堡赶了去,约莫半个时辰他便来到了紫檀堡。略微打听了一下,长史官很容易的找到了蒋玉菡的住处,带着五六个手下的人冲进了院子里,可是里里外外的寻了个遍,只看到了四五个无关的小厮,却不见蒋玉菡的踪影,拉过来一个小丫头问了问,却也没说出个子午卯酉。

忠顺王府的长史官狠狠的跺了一下脚,吩咐在这里留两个人死死地先盯着,他回去先复命去了。

这蒋玉菡今天原本是在家里的,只是北静郡王府那边今日有热闹的事情,原是老太妃过寿辰,所以水溶专门叫了来唱善于唱小旦的蒋玉菡。

当天上的日头刚刚过午的时候,水溶亲自来到林府,邀林黛过去为老太妃祝寿。穿堂过院,水溶像是到了自家一样,径直走向竹林苑,远远地就看到林黛和袁成杰都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闭着眼睛卧在软榻上,似乎是睡着了。

“嘘!”水溶朝着坐在一边的雪雁伸了一根手指,雪雁会意的低头继续做自己的针线活。

水溶从旁边拉过一个小马镫坐在了林黛的旁边,静静地看着她熟睡的容颜。

“林妹妹上午出去了?”他的声音很轻的问道。

“嗯。”雪雁头也不抬的哼了一声道:“姑娘上午和林夫人去了趟贾府,看老太太去了,刚回来不到半个时辰,姑娘应该还没睡实成。”

“嗯,雪雁你去屋子里给妹妹准备一套衣服,等会她醒过来与本王一起出门。”水溶眼睛一刻不离林黛的身上吩咐道。

“是,王爷。”雪雁领命的站了起来,刚转身没走几步就回头问道。

“是男装还是女装?”

“这……”水溶略有犹豫,最后看着林黛被日头晒得粉红的小脸儿道:“男装吧。”男装出入任何地方都比较方便。

雪雁听了转身进了屋子,片刻之后她已经把自己也换上了男装,然后走了出来,水溶一抬头有些诧异的看着她。

“你这是要做什么?”

“跟姑娘一起出去啊,姑娘的衣服已经准备好了。”她说完就站在他们的身旁不动了。

哼!这次他们休想把她还甩掉,虽然还不知道郡王爷要带姑娘去什么地方,反正不管去哪儿,她都是跟定了,再说姑娘身边不总得有一个贴身的丫鬟伺候着,才方便吗?

“哦。”水溶浅笑着摇了摇头,身子动了一下,便把睡得不是很沉的林黛吵醒了。

“水溶哥哥……”林黛迎着阳光,眯着眼睛看着他。

“你怎么有空过来了?”她说着坐直了身体,揉了揉眼睛问道。

“今天是我母妃的寿辰,所以我过来接妹妹一起过去,妹妹快起来换衣服去吧。”他笑着先站了起来,然后伸出手,林黛也不扭捏,拉着他的手站了起来。

“你这人真是的,既然今天是母妃的寿诞,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也叫我有些准备,你说说这叫我临时准备什么生日礼物才好呢?”林黛皱着眉有些生气的说道。

“妹妹不用准备什么,母妃说了,说本王只要把妹妹请了去,就比任何生辰的礼物都要好上千倍、万倍的。”

“啐!这全是你自己胡说的吧?哥哥是想让妹妹在其他宾客面前出丑不是?”林黛扭过脸儿朝着屋子里面走过去。

“哎~!好妹妹,我没有这个心思,真的没有。”水溶紧紧的跟在她的后面道:“今日母妃的生辰并没有其他的宾客,全都是自家的人,妹妹真的不用特意准备什么。”说着他的人已经挡在了林黛的前面。

“算了,我才不信你说的话。”林黛一撇嘴,回过头叫了一声雪雁,却发现这丫头一身男装的打扮,站在不远处不知要干什么。

“你这是要做什么?有事儿出去吗?”林黛微蹙了一下眉头不解的问道。

“我——姑娘,我这是要和你一起出门啊。”她摊开两只手说道。

“哼!你这个丫头瞧瞧你那身打扮,快快换了下去,你与我一起去厨房看看。”说着一撇嘴,不理会水溶,径直就要走。

“妹妹~”

“你且在这里等着吧,也就个把时辰,我就会出来的。”林黛淡淡的一笑走了,水溶不解的看着她的背影,实在是弄不明白她这个时候去厨房做什么?

这时,袁成杰已经睁开了眼睛,他看了一眼水溶,然后身子一翻,又转了个身继续睡了过去,水溶挑了一下眉头也不去管他,而是转身进了屋子里面,随便从书架上翻了一本手写的书看了起来,不过,他刚读没几页,就被里面的言论给惊住了……

……

“林姑娘,您要的发酵的面这就是,早上就活好的,原本打算晚上蒸馒头的。”厨房里面一个干净利落的中年妇女端过一盆发胀的一大坨面说道。

“啊~~”林黛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要的不是已经活好的面。”她说着自己走到装有面粉的面袋子处,雪雁已经端着盆站在她的旁边,林黛伸手拿起面袋子里面的海碗,就蒯了三碗,感觉好像是差不多,应该是差不多吧?因为上大学的时候,里面有一门选修课就是家政,做一些生活中的小食品,由于她对吃的方面不是很讲究,随便听了一节课,就再也没有进过哪门课程的课堂,唯一听过的那节就是制作家庭小蛋糕,依稀记得制作的方法,这正是亲朋好友过生日首选地生日礼物吗?尤其还是在古代,如果她这个蛋糕做成功的话,那到时候一定很有面子,一想到其他人看着这不一样的东西,而吃惊的表情,林黛就有些雀雀欲试了。

“林姑娘,鲜奶接回来了。”一个中年男子风风火火的跑进来,手中端着一大盆刚挤出来的鲜牛奶。

“速度。”林黛赞叹的说了两个字,不过她看了看鲜奶,又歪头想了想,左右看看,拿起了旁边比较小一点儿的盆子,往里面倒了约有七十多克的食用油,然后让端着牛奶的那个人慢慢的往油盆里倒鲜奶,感觉差不多了,她摆手示意他停下来,然后交给雪雁。

“拿筷子搅成奶昔状。”

“奶昔?”雪雁不解的皱了一下眉头。

“哎呀,你就不要管什么是奶昔了,你就搅合吧。”懒得解释的林黛转身,那位中年妇人手中端着加入发酵粉的面粉不知道接下来干什么。

“你把面粉先放下,嗯……去那五六个鸡蛋,把蛋白、蛋黄分开,在蛋黄里面加入一些糖,搅匀了。”

片刻,雪雁和妇人就都依照她的吩咐做好了,林黛将搅入发酵粉的面粉倒入了油奶混合物中,慢慢的搅匀,等搅拌湿了之后,叫那妇人再将加了糖的蛋黄倒进来,她可是没有力气再搅合了,伸手将筷子递给了那妇人道:“用力、使劲儿的搅吧。”说完,她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雪雁掏出手帕为她擦了擦额上渗出来的细密的汗水,不解的问道。

“姑娘,你这是做什么啊?我怎么没看出来,是做什么小点心吗?”

“呵呵……天机不可泄露,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林黛搓着双手,真是憋足了劲儿。

又过了一会儿,妇人端着盆子走过来问道。

“姑娘,你看行不行?”林黛低头一看,油黄油黄的,感觉还不错。

“很好,你再去把剩下的蛋白打发了,一边打一边加糖……嗯,等一下。”林黛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她走到糖罐处,从里面倒出一些糖到碗里,然后才说道。

“这些糖分三次往里打,一定要等蛋白打出粗泡的时候才加糖,加糖打到成鸡尾状就成了。”

这一步骤准备完毕之后,林黛将三分之一蛋白放到面糊里顺时针搅匀,然后又将搅匀的面糊倒入剩下的三分之二的蛋白中,上下搅匀。等以上都准备完毕之后,水溶已经在林黛的屋子里面将那本书看得七七八八了,心中盛满了疑惑,他还从来没有读过这样的书,而且看这本书的字体,娟秀、飘逸,应该是林妹妹撰写的吧?可是她怎么知道这些知识?微锁着眉头,他将这本书揣进了怀内,然后踏出房间来,寻到了厨房的外面,趴在门口他朝着里面望了望。

“林妹妹可好了?”

“再等一会儿,等一会儿!”林黛端着盆子左右转了转,为在她周围的人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只能瞪着眼看着她。

“等一下……等一下,有没有锡纸,锡纸?”林黛问向妇人道。

“有,有!”那妇人看着她这个样子,顿时觉得这个小姐好可爱,马上转身走了去,不一会儿的功夫不知道从哪里弄了好大一块的锡纸。林黛将手中的打好的蛋糕糊倒进了一个干净的圆形木盆内,轻轻地颤了颤,将一些小气泡震掉,然后放进了身后的最开始已经预热的烤箱内,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大功告成!”林黛得意的一拍巴掌,那妇人却不解的晃了晃手中的锡纸道:“姑娘,这个是做什么?是不是你忘记了?”

“呵呵……一会儿再用,上火吧,不要太猛了。”

大概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林黛让他们打开了烤箱,她小心的将锡纸糊在了蛋糕的表面,然后吩咐他们继续上火,自己转身走了出来。

水溶站在外面并没有离开,他见林黛这个时候,终于走了出来,连忙把她拉到了一边阴凉的地方,掏出手帕为她擦着额上的汗水。

“妹妹,你说你这大热的天,到厨房里做什么,母妃不会介意……”

“嘘!”林黛伸手掩住了他的嘴,水溶动容的将她的手按在他的唇上,舍不得再放开。

“雪雁,你去找一些这个时候的水果来,无论什么都行。”她最后吩咐道。

“呵呵……”雪雁闻言,扫了一眼他们两个人亲密的举止,快活的跑了出去。

“妹妹……”水溶亲昵的叫着,唇角一动,舌尖儿微微的探了出来,林黛腾地一下小脸儿红了起来,她要缩手,却被他拉得很紧,无法挣脱。

“你要做什么?堂堂一个王爷,对我一个小女子无礼,也不怕传出去被人笑话?”林黛低着头,小声的斥责道。

“我管那个做什么?若是要顾及那些,怕是这一辈子也不能与妹妹亲近了。”

“……”林黛无语的白了他一眼,扭了头,心中却是甜丝丝的。

“妹妹——”水溶拉了一个长声,执着她放在他唇边的小手,又往她的身前凑了凑。

“你到底在做什么?”他低着头,闻着她发间好闻的香味儿,整个人有些飘飘然了。

“等会儿不就知道了。”林黛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儿道。

“妹妹……”

“嗯?”林黛哼了一声。

“我……”水溶的心此时砰砰的跳得厉害,他伸手将他轻轻地揽进了怀中,林黛乖巧的将头枕在了他的胸口。

“你的心跳得很厉害。”

“都是因为妹妹。”水溶咬了一下嘴唇。

“呵呵……”林黛笑了笑,不再说什么,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相拥在一起……

一刻钟之后,林黛挣脱了水溶的怀抱,折回厨房让人将火小了些,又过了一刻钟之后,命人将烤箱打开,将已经烤好的蛋糕小心的拿了出来,马上一股奶香并参杂着蛋黄的味道飘散开来。

“真香啊,姑娘,我们做的是什么点心啊?”妇人一脸的钦佩,看着散发着浓郁香味的大面块问道,依她平生所学的,若说这便是面制的点心,可是这点心也恁大了。

“呵呵……这也算是点心吧,名字叫做蛋糕,我们现在做的是为别人庆祝生辰的生日蛋糕。”林黛一边说一边将蛋糕上面蒙着的那层锡纸揭了下来。

“这是什么?这么香?”闻着香味进来的水溶,双眼冒着异样的光彩注视着眼前有些超大的大面饼。

“蛋糕,生日蛋糕。”林黛仰着小下巴自豪的介绍道,这个时候雪雁已经胳膊上挎着篮子走了进来。

“姑娘,你看看,这些够不够?”她说着将篮子放到了桌子上,林黛伸过头一看,里面的水果可是真的齐全,从大到小什么都有,不过他就相中两样,一个是小小的红樱桃,一样是接的丰美、红润的桃子。

“把这桃子洗干净,还有这些红樱桃。”林黛吩咐道,接着她的眼珠转了转,瞧见了放在墙角落的红心儿大萝卜,走过去捧起了一个,递给了妇人。

“能不能把它修成像开放的花一样?”

“能。”妇人点头接过去,一眨眼的功夫,一朵栩栩如生,怒放的红色花朵映入了眼帘。

“真的很漂亮!”林黛由衷的赞叹道,直说的那个妇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起来。

“姑娘您过奖了,我们这些人就是凭着这些吃饭的,倒是让姑娘见笑了。”她说着手下刀飞如梭,不一会儿功夫,四五朵已经雕刻完成,雪雁的水果已经洗好放在了桌子上,林黛首先将那颗大红的桃子摆放到了正上方,左右看看感觉不是很稳妥,又将桃子拿下来,在放桃子的位置上用刀挖了一个凹陷,然后撒了一下碎芝麻,之后才又把桃子放了上去,这回看着还算过得去,就这样吧,马马虎虎,依照她这人的审美观点,还有现有的这些材料,也是在不能完善得更好,接下来她将一个个小樱桃沾了一点儿黄油,摆了四个字“生辰快乐”。

最后将雕刻出来的一朵朵漂亮的红萝卜花用竹签固定到蛋糕的四周围,林黛看着还真有点儿那个意思,只是不知道吃到嘴里味道怎么样?

“好了!”林黛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神采奕奕的望向水溶。

“这就做好了?”水溶皱着眉头看了看,五颜六色,这就是她说的生日蛋糕?

“做好了,拿食盒来!”林黛小心的捧起蛋糕说道。

“其实如果有生日蜡烛就更好了,不过这个我看着也不错。”

“呵呵……嗯,好像很不错。”水溶脸上挂着感动的笑容,这时林妹妹用心为他的母亲做的生日礼物,无论好与坏他都是很喜欢。

“我们出去吧。”将蛋糕放好,林黛交到雪雁的手中,让她提稳当了,拉着水溶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

五月的天,不是很闷热,太阳慢慢的往西移动着,林黛换好了一身紫色的男装从府上的后角门和水溶走了出来,马车已经备好多时的等在那里。

风轻轻的吹着,吹着林黛已然向水溶敞开的少女的心扉,一路上无话,水溶只是含情脉脉的看着林黛,偶尔林黛说了几句话,他也只是哼哼哈哈的答应着。

“宝姐姐在宫里怎么样了?”

“她——现在正在储秀宫那边进行宫中礼仪训练,应该会吃些苦头。”

“吃些苦头?那她会不会受不了?”

“没事的,妹妹该不是又起了怜悯之心,担心她了吧?”

“呵呵……我也说不上那是什么,应该不是担心吧,宝姐姐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子,她的骨子里有股不服输的劲儿,只有要合适的机会他一定会出人头地的。”林黛目光深沉,郑重的说道。

“机会?哼!”听她这么说,水溶冷哼了一声:“那要看她有没有机会,如果没有机会,说什么都是无用的,最后只能是老死在皇宫内。”

“哼!瞧你的样子,她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吗?”林黛不解的看着他。

“她不是与我,是与妹妹,谁让她得罪了妹妹,凡是得罪妹妹的,我都不会让她好过!”水溶低沉的说道。

“你——?”林黛握了一下拳头,心中有些感动,可是——

“水溶哥哥,你真的很喜欢我吗?”

“那是当然,妹妹万万不可怀疑我对妹妹的那份情谊?”水溶紧张的说道。

“那是很爱我?可是——”爱得最深,怕是等失去了才会痛得最切吧?未来的事情谁也不知道将会怎样发展,若是她负了他,她也会是他最痛恨的人吧?

伤痛!

痛恨!

这两个都不是她想要的,可是她真的能把握住她手中的这份美好的幸福吗?她能吗?

“妹妹,你怎么了?”水溶看着她忽然目光哀切的没了声音,有些心慌的拉住了她的手,轻轻地摇了摇。

“好妹妹,你是怎么了?我水溶对妹妹可是千真万真的,妹妹千万不能怀疑我对妹妹的感情,若是妹妹怕日久生变,那今日我们就让母妃为我们做主,先把婚事定下次来,然后再择日举行庆典,妹妹意下如何?”他紧紧的拉着她的手,深怕她这个时候从他的身边溜走。

“你又胡说了,我不曾怀疑水溶哥哥对妹妹我的感情。”林黛垂下眼帘淡淡的说道。

“哥哥你也不要在你母妃的寿辰上提我们的事情,一切顺其自然吧,只要哥哥心中一直有妹妹就好。”林黛说着伸手轻轻地拂过他俊美的脸颊,从此把他深深地印在心底。

“妹妹……我——”

“郡王爷,姑……咳!!”雪雁刚挑开车帘,就看到两个人默默相视,越来越近的两张脸,于是她马上将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帘子也放了下来,林黛脸瞬间又红了起来,她收回放在水溶脸颊上的纤手,别过头,不再说话了。

水溶只是狠狠地瞪了一下缩回去的雪雁,硬生生的咽下已窜到嗓子眼儿的那团热火,挑开了车帘一看,原来前面已经就是北静郡王府了。

“我们到了。”水溶说着回头,冲着林黛露出了他纯真的笑容,林黛哼了一声算是回答他了。等到了郡王府门口,王府门口的总管已经远远就看到这辆马车了。他一边派人进府内向老王妃报信儿,一面快步的迎了上来。

“小王爷,您可算是回来了,王妃已经催了好几次了。”这个郡王府的总管一直都是这样称呼水溶,虽然现在他已经袭了父亲的王位,可是因为叫习惯了,倒是一时改不了嘴了。

“嗯,”水溶在车子里面哼了一声,等马车彻底停下来的时候,水溶一挑车帘,先从里面跳了下来,这个时候才有小厮将马镫从车后面拿过来,水溶一伸手,林黛将手搭在了他的大手上,从车子里面探出了脑袋,那管家并没有抬头直视,他当然知道自家的小王府出府这么半天是去接谁去了,现在接过来的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将来郡王府的王妃。

“小心点儿。”水溶体贴的说着,林黛嘴角一翘儿,从马车上走下来之后,便松开了他的手,她现在是男装,跟他拉拉扯扯也是不好的。

“水溶哥哥,你先请吧。”林黛站定了身子伸手道。

“呵呵……”水溶摇了摇头,先一步走在了她的前面,雪雁紧紧地提着食盒跟在林黛的后面,这是她第一次到郡王府,心中难免有一些紧张,圆圆的大眼睛时不时的左右打量着王府内的景色,古朴、典雅,没有丝毫奢华的景致,可是看在眼里却觉得异常的舒服。

几个人一路走来,确实没有见到其他人,只不过越往里面走,越能听清楚里面似乎在唱戏,那戏子的声音犹如出水的芙蓉,清凉入耳,如丝竹般动听。

“这是什么人在唱,声音竟然如此的动听?”林黛虽然对中国的戏曲一点儿都不感兴趣儿,对戏词更是知之甚少,不过说话听声,锣鼓听音,这戏子音色的好坏她还是能听个明白的。

“呵呵……这妹妹就要认识一下了,他的曲儿可是唱得相当的好呢?”

“哦?是男的还是女的?”之所以她这么问,是因为她没有听出来,声音都是这么雌雄莫辩,那么这个人是不是也如他的声音般动人呢?

“男的。”水溶淡淡的说道,林黛闻言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又想到,如果是男子的话,会不会也像她的三哥哥一样,长得犹如妖孽一般呢?那样的男子倒是跟三哥哥配成了一对,想到这里她竟不自觉的笑出声来。

“怎么了?”水溶转头看向她,林黛摇了摇头,却见从前面的假山后面蹿出来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少年,看着水溶,立时两眼放光的扑向了他,这水溶也不躲让,径直让她扑满了怀。

“几个时辰了,哥哥究竟是跑哪里玩儿去了?”那少年声音甜美,林黛一听就听出来那是女孩子的声音,不禁有些困惑的扫了水溶一眼,她是谁呢?

“就属你淘气。”水溶爱怜的点了一下她的额头,那少年禁了一下小鼻子,拉住了他的手说道:“快些走吧,妈妈都等急了呢?”

“呵呵……”水溶笑了笑,也不挣脱她的手,跟着她走出了几步,这才想起了身边还有林黛跟着,而且……他转头却见林黛低头站在原处,心下顿时不好受的甩掉了那少年的小手。

“林——”

“不用解释,我们走吧。”林黛嘴角一翘,露出了高深的笑容。

“我——”水溶还要说什么,却见林黛已经走到了那少年的面前,歪了一下头问道。

“你是水溶哥哥的妹子吧?”

“是——你是——”水灵眨了眨大眼睛,看着眼前弱不禁风的俊美少年,刚才并没有多注意,以致现在懵住了。

“我是你哥哥的好朋友,这才来是特意为老王妃祝寿的。”林黛微笑的说道。

“哥哥的朋友?”水灵侧头看了一眼哥哥,又看了看林黛,她的眼睛可不瘸,而且她也不是傻瓜蛋儿,当然也察觉出这个和她说话,一身男装的少年,似乎、好像跟她一样都是女孩子吧?不过——这个女孩子长相也太柔弱了,似乎一阵风就能将她吹跑了,她就是哥哥这些年来一直喜欢的人吗?

“我叫水灵,你呢?”

“黛玉,林黛玉。”林黛依旧是笑盈盈的样子。

“黛玉,这个名字真好听!呵呵……我今年十四岁,你呢?”水灵见这个林黛一点儿也不似其他的那些大家闺秀扭捏作态的样子,所以越发的亲近她了。

“十三岁,是郡主大黛玉一岁。”

“大一岁,那我便是玉儿的姐姐咯!”说着她眉飞色舞的跳了起来,就像捡了多大的便宜似的。

“灵儿,不得放肆,玉儿妹妹以后,她以后…..她以后可是……”水溶涨红了脸,下面的话有些羞于出后。

“呵呵……我的好哥哥,林妹妹以后是什么?你倒是说啊?”水灵歪着小脑瓜儿俏皮儿的问道。

“你——你——”

“好姐姐,你便不要再逗水溶哥哥了。”林黛看着水溶脸红到了耳根子处,顿时觉得这个时候的水溶很可爱。

“呵呵……林妹妹说不逗,那我便放过哥哥,林妹妹我们快些进去吧,妈妈可是等急了呢。”她一边说一边拉着林黛就往里走,水溶心有不甘的赶紧跟上,他这个妹妹刚从外处回来,满肚子学的都是新奇的思想,有时候她的想法都比他这个男儿还要大胆,而且她自从回来以后就是这一身男儿的装扮,常常趁着他和老王妃不注意就溜出去,真是不知道如此性情大胆的她,会找到什么样的夫婿。

水溶一边思虑着,等他走到后院的时候,林黛已经坐在了老王妃的身边,王妃甚是疼爱她的拉着她的手,左看看、右看看就是看不够,如果不是因为她现在年纪还小的话,他恨不得马上就让水溶将她这个儿媳妇娶进门。

不大的院子的前面搭了一个同样不算是很大的戏台子,有几个男女戏子正在台上拿腔作调的唱着什么,林黛并没有听出个子午卯酉,只不过刚进门听到的那个声音却是没有了,可能是已经退下去了。

那方唱罢,老王妃挥了挥手,锣鼓点儿都停了下来,郡王府的一些丫鬟、婆子、小厮们纷纷上来给老王妃拜寿,虽说是拜寿,也是这样称呼她为老王妃,可是她的年纪并不是很大,不到四十岁的年纪,正是女子风韵犹存的时候,那老王妃笑得眯着眼睛,那些下人每个人到了她的身前,她都派些碎银子给他们,接过碎银子的下人们,都是喜气洋洋的走下去。

最后过来拜寿的是水溶和水灵两兄妹,水灵送的生日礼物是一个小巧的西洋怀表,不过那怀表送给老王妃似乎有些不适用,可是老王妃仍是一副很欢喜的样子,自己的孩子无论送什么都是喜欢的。

而水溶则紧抿着嘴唇走到了林黛的面前,拉着她的手走到了自己母亲的面前。

“母亲,溶儿只是趁着今天喜庆的日子,把妹妹带来让母亲更加高兴,还有……还有就是……”说到这里他温柔的看向林黛,林黛望着他,心不由得紧张起来,他不会这个时候提他们的事吧?

“王妃千岁……”林黛张了张口,水溶马上开口道。

“母亲,还请母亲为溶儿和玉儿妹妹做主,今天就把我和妹妹的事情定下来吧,否则,否则我的心——不踏实。”他说着,‘扑通’一声跪在了老王妃的面前。

“呃~!”林黛刷的一下脸红了,她低着头,一只手被水溶紧紧地拉着,不放开。

“哦?”老王妃笑容很淡,她瞧着面前的两个孩子,眨眼的功夫,已经长这么大了,可是,可是贾敏曾经说过的话她不曾忘记过,不过——瞧着林黛现在的气色,除了身体柔弱了一些,与正常人并没有什么不同,或许,或许是那些道人胡乱说的吧。

“可是——溶儿的玉儿妹妹似乎是没有这个心思呢?”老王妃故意刁难起自己的儿子来,他这个儿子什么都是非常出色,就是看到他这个林妹妹就英雄气短起来。

“林妹妹?”水溶闻言抬起头凄然的望向林黛,林黛的心被柔柔的撞了一下,膝盖一软,与他一起跪在了老王妃的面前。

“妹妹,玉儿妹妹!”她这一举动,喜得水溶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玉儿全凭王妃做主。”林黛低着头,脑中却思绪万千,她不知道她现在的这一决定对不对?

“全凭我做主?那好,溶儿,你和玉儿的婚事就暂时这么定下,等玉儿年满十六岁的时候,母亲就给你们完婚,你们觉得怎么样?”

“谢谢,母亲!”水溶闻言,高兴地一头重重的磕在地上。

“我的儿,你可轻点儿。”老王妃心疼的说道。

“呵呵……”水溶展颜一笑,看向林黛。

“谢谢王妃成全。”林黛也磕头在地。

“咦?小嫂子现在不应该再称我妈妈为王妃了吧?那样就太见外了。”水灵在一旁打趣儿的说道。

“呃~!”林黛咬了一下嘴唇,这处对象,谈恋爱她可是一点儿的经验都没有,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灵儿,你别没大没小的,玉儿,快起来吧,以后就和溶儿一样叫我母亲便是了。”老王妃和蔼的拉着林黛的手,扶她起来。

“母亲。”这两个字一出口,林黛的眼窝儿就红了起来,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我可怜的孩子。”老王妃将林黛抱进怀中,不觉得想起了她的身世,想起了贾敏年纪轻轻的就去了,自是万分的感伤起来。

“瞧瞧,瞧瞧,明明是高兴的事情,怎么都哭起来了?”水灵嘟着嘴说道。

“是啊,玉儿不哭。”老王妃擦掉自己脸上的泪水,又为林黛抹起了眼泪,这倒叫林黛不好意思起来,她回身退后了一步,朝着雪雁招了招手,雪雁连忙的走过来,将食盒递上来。刚才的一幕她看在眼里,也为她家的姑娘能嫁给北静郡王爷,而且还是老王妃做的主,自是心中高兴万分。

“母亲。”林黛低声道。

“玉儿不知今天是您的生辰,也没准备什么像样的礼物,只是来之前胡乱做了一个糕点送给您。”说着她将食盒打开,将那个摆放寿桃和樱桃的蛋糕呈到了她的眼前。

“咦?这是什么?”老王妃深感稀奇的说道。

“这是——生日蛋糕,玉儿还是第一次做给别人吃,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这是点心吗?”水灵几乎都要趴上去看着仔细道。

“这是生日蛋糕,蛋糕!”水溶拉着她的后衣领子纠正的说道。

“能吃吗?”她扭头询问的看了一眼林黛。

“应该——能吃吧?”林黛说道,就是不知道吃了会不会闹肚子,或者——

“还是不要吃了......”

【下章别点,明天再看吧,对不起亲亲更新上来的晚了点儿】

小说MM提供红楼一梦之这个黛玉有点儿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文字品质更高,如果觉得小说MM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