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第三七回 酷热炎炎炮灰寻来

“怎么回事,他们走了我怎么知道?”林黛懊恼的低吼道。

“小,小姐,彭公子是给您写了信的呀,还是小人亲自送到贾府去的,您没收到?”

“该死!”林黛咬着嘴唇,狠狠地咒骂了一声,眉头深深的锁起来,难道他们私自扣留了她的信,一想到这里,她的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

“小姐?小姐?”家丁乙轻声的唤道。

“可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林黛马上恢复了冷静,沉声问道。

“这……好像是那个彭公子因为学业不错,被扬州府尹举荐到什么书院读书,所以另外两个公子就一起跟过去了,至于那个书院在何处,小人就不知了。”

“嗯。”林黛眯着眼睛沉思了片刻,又问道:“那个成渝生意做得如何?你们可知道?”

“生意?”他们两人一听,脸上全是茫然之色,林黛见此唯有无奈的摇了摇头。算了,他们必是会自己照顾自己,活的或许比她自己还好呢?若是有缘必定会再次相见。

“你们下去吧。”林黛挥了挥手。

“姑娘,他们会不会就这么一走了之,没影儿了?”雪雁站在她的身后,纠结着眉头道。

“呵呵……他们不是那样的人,不要想他们了,药熬好了吗?我亲自给父亲端过去。”林黛回头问道。

“姑娘,我这就端过来。”雪雁说着头发一甩,转身跑了去。

酷热炎炎的八月接踵而来,临近月底的时候林如海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这一天林黛趁着他没有出门的时候,来到他的面前。

“父亲,您要出门?”

“嗯,为父这几个月一直身体抱恙,未到府衙处理公务,怕是现在哪里的事物已经堆积如山了,所以今日过去看看,玉儿如果有什么事情等我回来再说,好不好?”林如海溺爱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尖儿,淡淡的笑道。

“嗯。”林黛调皮的禁了一下鼻子,点了点头。

“父亲早些时候回来,不要太操劳了,现在天气这么炎热,注意身体才是最主要的。”

“呵呵……知道了,回去吧。”林如海冲着她摆了摆手,走出了府门,上了一顶小轿。

林黛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父亲不在府上,她也不用为他的安全守着了,正好到土地庙看看他们留下什么,想到这里,她没跟任何人打招呼,直接走出了林府,随手招了一辆路过此处的马车,说了去处,车马扬起了马鞭,吆喝了一声,便朝城门疾驰而去。

“咦——有点儿像?”一位风尘仆仆拉着马儿的年轻公子锁着眉头,望着方才马车疾驰的方向小声的嘟囔道。

“公子?公子到了,我们到地上了,可否小的去敲门?”一个滑头的小厮献媚的问道。

“滚!”年轻公子莫名的抬腿给了他一个窝心脚,然后没有半分的犹豫,翻身上了马,随着刚才马车离开的方向追赶过去。

……

林黛坐在马车上闭着眼睛,感觉外面透过车帘吹过来的风都是燥热的,心情说不出来的异常烦闷,就在此时马车顿了一下,紧接着又恢复如初的疾驰着,不过这时吹来的风越来越夹杂着田野的草香味儿了,想是现在已经出了城,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马车骤然停下。

“小姐,是这里吧?”外面的车夫挥着马鞭大声的问道,林黛闻声挑开了些许的车帘,眼前赫然便是那座土地庙,一点儿都没有改变。

“是这里。”林黛说着,已然从车里探出头来,烈日当空,晃得她有些睁不开眼睛,小心的从车上跳下去。

“你且到阴凉的树下等着,钱两自是不会少于你的。”林黛淡淡的说着,那位中年车夫闻言只是憨厚的笑了笑。

“小姐,那小人就到那棵树下等您,有事儿您也不用着急。”

“嗯。”林黛哼了一声,脚下迈步朝着土地庙走进去。

庙内,一切都如当初一样,虽然此时没人住在这里,却是被人打扫得异常干净,应该是还有人来这里吧?会是谁呢?他们三个人应该是都走了吧,那么打扫之人应该是花钱雇的照顾这个土地庙的,想想,也只有是这个答案了,而且土地公公的香炉里还燃着香,说明那个人刚走没有多久。

林黛细细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往事历历在目,就像发生在昨天一般,不知不觉日头有些偏了。

“公子,我们站在这里干什么?”小厮不解的望着前方的土地庙,站在这里差不多两个时辰了,腿酸酸的,而且嘴里更是冒烟儿的渴。

“你在这里等着。”他看了看头顶上的太阳,用力的抿了一下嘴唇,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他把缰绳甩给他,自己大踏步的朝着土地庙走过去。

‘吱呀!’的开门声打破了沉闷空气中的宁静,同样也使一直坐在炕沿儿上失神的林黛缓过神儿来。

“谁?”清脆的声音令走进来的人为之一振,就是这个声音,一直令他魂牵梦绕。

“林妹妹~!”他的声音抖得厉害,脚下的步子有些迈不稳,跨过门槛儿的那一刻,他几乎被绊倒。

“妹妹!”他站住身子,抬头,眼中全是惊艳之色。

“怎么是你?”林黛不解的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