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回 入住大观园揭性别

烟花过后,人群慢慢的散去,林黛手持着花灯久久的望着天空,没有说话,水溶拉着她的手低声道。

“夜色深了,我送你回去吧,想是他也等得急了。”

“嗯。”林黛点了点头,柔顺的陪着一路走着。

“明天我就要走了。”忽然,水溶开口说道。

“走?去哪里?刚刚回来怎么还要走?”林黛抬头望着他,听他说要走了为什么她的心顿时空烙烙的,像有什么东西被抽走了一样。

“不想让我走吗?”水溶很满意林黛有这样的反应,虽然她没有开口说过她喜欢他,她爱他,但是眼前的这些已经足够让他坚守着他对她的爱恋。

“不是……我。”林黛顿了一下。

“这么快?”她黯然的低下头。

“这次我也只是抽空才回来的,呈报那边的军机,回来看看母妃,还有你,我真的很想你。”他再一次说道,因为他怕她误会他真是顺便看她,她怎么会知道她在他的心中是何等重要的。

“那边的仗还没有打完吗?”

“快了,最迟一个月我一定会得胜回来,玉儿就等着给我庆功吧!”他语气轻快的说道。

“一个月?”林黛喃喃自语,一个月的时间是不长,旋即淡淡的一笑,拉着他的手晃了晃。

“不要再受伤,答应我。”

“嗯。”水溶郑重的点了点头,两个人的头不自觉的抵在了一起,静静地,一切都在不言中……

且说贾元春,因在宫中自编大观园题咏之后,忽想起那大观园中景致,自己幸过之后,贾政必定敬谨封锁,不敢使人进去骚扰,岂不寥落。况家中现有几个能诗会赋的姊妹,何不命他们进去居住,也不使佳人落魄,花柳无颜。却又想到宝玉自幼在姊妹丛中长大,不比别的兄弟,若不命他进去,只怕他冷清了,一时不大畅快,未免贾母王夫人愁虑,须得也命他进园居住方妙。想毕,遂命太监夏守忠到荣国府来下一道谕,命宝钗等只管在园中居住,不可禁约封锢,命宝玉仍随进去读书。

贾政,王夫人接了这谕,待夏守忠去后,便来回明贾母,遣人进去各处收拾打扫,安设帘幔床帐。别人听了还自犹可,惟宝玉听了这谕,喜的无可不可。

这几日内遣人进去分派收拾。薛宝钗住了蘅芜苑,林黛可能与这身子里原来的主有些心意相通的灵异,喜欢爱那几竿竹子隐着一道曲栏,比别处更觉幽静,便住了56书库馆,贾迎春住了缀锦楼,探春住了秋爽斋,惜春住了蓼风轩,李氏住了稻香村,宝玉住了怡红院。每一处添两个老嬷嬷,四个丫头,除各人奶娘亲随丫鬟不算外,另有专管收拾打扫的。至二十二日,一齐进去,登时园内花招绣带,柳拂香风,不似前番那等寂寞了。

小杰虽然也住进了园子,不过却仍是和老太太住在一起,不过这老太太却也是越来越喜欢他了,因为这小杰在人前也是极其乖巧的,虽然不会读书、下棋,但是所知的旁门左类的玩笑、故事却能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这老妇人顿时觉得新鲜。

而那几个觑于他美色几个家伙,色心未泯,却也无从下手,只是想趁着无人的时候,怎么样也得搞到手。

且说这一日,林黛懒懒的躺在软榻上,微闭着眼睛,这园子虽然众人都住着,可是却没有几个人与她往来,林黛也图个干净。

“呼呼~!”忽然耳边一痒,睁开眼睛,却看到小杰笑着站在她的面前。

“可稀奇了,老太太终于舍得放你出来放风了?”林黛躺着没动,自从上次搬到园子里面,她除了在老太太那里能见到她,其他时候他简直就是被监禁了,而且他还能忍受。

“呵呵……她再不放我出来,我可要发霉了。”小杰晃着头说道。

“再说,那块宝玉又没在府上,一早就去北静郡王府了,她当然放心。”

“你说什么,北静郡王府?”林黛闻言坐了起来。

“是啊。”小杰不解的看着她,干@?什么听到北静郡王府,她的反应这么大?

“水溶回来了?”

“他——应该是吧?”小杰皱着眉说道,看来他大哥是没希望了。

“他回来了?”林黛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平静,最后忽的又躺了下去,他回来了怎么没来看她。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说妹妹,我们不要再提他好不好,今天天气不错,外面的果子树都开花了,我们出去走走吧?”他俯下身子,看着她秀美的脸庞说道。

“我不去。”心意懒散,林黛一点儿也不愿意动弹,她翻了一个身,面向里躺着。

“那——我陪你说说话吧,你知道吗整天陪一个老太太说话,我都要闷死了!”他委屈的说着摇了摇她的肩膀。

“没看出来。”林黛没有理他。

“好妹妹~!”小杰继续央求。

“……你给我唱首歌吧,不——你给我跳个舞,我就陪你。”林黛沉吟了一会儿,忽然开口说道,嘿嘿,小样谁让你骗我,这可是你送上门儿来的。

“跳舞!”小杰听她这么一说,差点儿没从床上掉下去,让他跳舞还不如让他练武,或者直接让他死吧。

“姐姐这么漂亮,相信舞姿一定更动人。”林黛转过身,两眼冒光的看着他,瞧瞧那细腰如摆柳,啧啧,简直比她还要苗条,再瞧瞧那脸蛋儿,人家是怎么长的呢?如此祸害人间,老天哪!

“换,换一个吧?”袁成杰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

“换什么?”林黛眯着眼睛。

“换——要不我给你舞剑——”

“不要,女孩子舞什么剑?倘若让外面的人看了,又该说三道四了,最主要的是,我不想看你舞剑,我要看你跳舞,跳舞!”林黛用力的说道。

“可是我不会跳舞。”小杰苦着一张脸道。

“不跳你就走吧,别烦我。”林黛说着又倒了下去。

“……哼!你就折磨我吧。”小杰咬了一下嘴唇,反正他就是不跳,他就是赖在这里,他能怎么着吧?想到这里,他一歪身倒在了她的旁边,眼泪却噼里啪啦的落下来。

林黛感觉到身后的一样,慢慢的转过身,看着他流泪的样子,顿时心也不好受了,从怀中掏出手帕为他擦着眼泪。

“哭什么哭,再哭就不漂亮了。”

“漂亮不漂亮,对我有何用?”小杰按下她的手,泪水仍不自觉的流下来。

“你偏偏总是这个样子,你到底想我怎样,我只是不想让你烦闷,你却来耍我?”

“我……”林黛咬了一下嘴唇,真的是她的不是了,她是不是太自私了,现在明明已经知道他是男扮女装的陪她在这里,他快乐吗?自己尚且不快乐,难么他岂不更不快乐,他这样的人,无论女人也好,男人也罢,在心爱的人眼里一定是宠爱极了的,却偏偏在她这里陪她受委屈,他这是何苦呢?她又何必留他。

“你,还是出去吧。”林黛的手放下,垂着头低声的说道。

“出去?”小杰不解她为什么忽然说这个。

“出去吧,你终究不是一名女孩子……”

“你知道了?”小杰听林黛这么说,顿时身子一颤。

“知道了,所以你出去吧,和文哥哥、成渝他们一起,不用再在这里陪我受苦,我的事情我自己慢慢的解决。”林黛淡然的说道。

“不要!我不管你是何时知道的,可是他们既然没有知道,你何必赶我?”

“可是这里不自由,我不能自私的留你陪我。”

“可是如果我愿意呢,我愿意,你不要赶我走,如果你非让我走的话,我们一起走!”小杰坐起来坚定地说道。

“你为什么,为什么非要这样子?”林黛也坐了起来。

“因为,因为——因为我们说过,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是我们结拜的好妹妹,也是我们唯一的妹妹,他们两个在外面,不能进来,只有我能陪着你,所以你不能赶我走,如果在这里是受苦的话,我愿意陪着你受苦,我们是一家人。”他说着,动情的将林黛搂进了怀中。

“坏蛋,傻瓜!”林黛捶着他的后背,声音哽咽。

“对不起。”他轻声地说着,坏蛋就坏蛋吧,他一定会把她保护的好好地,一直等她出了这府门,不管他此时对她到底是不是自己所说的兄妹之情,总之他是不会离开的!

微风轻轻,坦诚之后的袁成杰反倒是舒坦了很多,放开已经不再哭的林黛,为她擦了擦眼角。

“要不我带你出去散散心吧?”

“出去——好啊!”林黛一听,顿时来了精神。

“呵呵……”小杰见她终于笑了,自己也露出了笑容。

“不过这次我们两个都穿男装吧?”他可不想在遇到那个成渝,让他笑掉大牙。

“男装,好啊!”林黛最后还是那两个字,不过又加了一句。

“你有给我准备男装?”

“我——”他没有,他只是随口而说,不过——

“你等会,我去去就来。”他微笑着从床上跳下来,然后出了门,林黛也赶紧下了地,对着镜子里眼睛有些红红的她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解开梳好的头发,全部归成一大绺,扎了一个高耸的马尾辫。

“嘿嘿,有点儿侠士的味道。”她冲着镜子里的人翘了翘嘴唇。

“咦,这是谁呀?”话音一落,林黛转过头来,却见是宝玉探头进来,宝玉见回过头的林黛,顿时吃了一惊,而在宝玉身后的人不解为何站在他前面不动了,所以也把头伸了进来,一时,三个人谁也不动的站在那里,就像有人给施了定身咒一般。直到林黛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转过了身,那门口的两个人才缓过神儿来。

“妹妹,你怎么这样梳头,教我一眼没人出来呢?还以为是哪个小公子进了你的屋子。”宝玉进了屋子道。

“啐!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林黛瞪了他一眼,然后看向跟进来的水溶,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有些长高了,却也瘦了。

“林姑娘,这些日子可好?”水溶按耐着要上前拥她入怀的冲动,彬彬有礼的说道。

“好不好,郡王爷不都看到了吗?”林黛歪了一下头,不客气的说道。

“呵呵……”水溶听了唇角一弯,笑得灿烂。

“凭白的,宝二哥你怎么把郡王爷千岁带到我这里来了?”

林黛说着走到了窗前,外面的天气确实很好,微风阵阵,夹杂着泥土的芬芳。小杰此时不知道跑哪儿去拿衣服去了?

“是郡王爷仰慕林妹妹的才学,所以过来虚心讨教。”宝玉偷偷看了一眼水溶道。

“仰慕——我?”林黛瞥了水溶一眼,又转过头,看到袁成杰提着两个包裹朝这里走回来。

“有人过来了。”还没等林黛想到什么对策,那水溶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望着窗外。

“嗯。”林黛哼了一声,你丫的耳朵真好使。

“妹妹。”袁成杰远远地当然看到了林黛束着头发,飒爽英姿的模样,那自是有另一番美丽,不过忽然从她的身侧闪出一个男人来,让他吃惊不小,细看之下,原来是那位郡王爷,怎么刚才才说到他,他就来了,难道他是千里耳不成?现在他在那里,估计他和林妹妹是不能出行了,可是现在也不能不进来,走到了门口,推门进来,直接忽视掉仍是热烈看着他的宝玉,很随意的将包裹放到了一边。

【有事,先出去,晚上有时间再写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