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回 答应答应酒楼遇薛

“走吧,我也想他们了。”小杰唇勾了一下,走到了两个人的前面。

“妹妹你,你知道他是——男子i?”水溶回眸看她。

“怎么不知道,我又不是傻瓜?”林黛瞥了他一眼,他肯定一早就知道了,只有她后知后觉,真讨厌!

“你知道,知道,以后他还住在贾府吗?”水溶不解的问道。

“他不想走,我有什么办法——其实都是我太自私了,因为自己的事让他没有自由,在身边保护我。”林黛黯然说道。

“呵呵……谁叫他是妹妹结拜的好兄弟。”

“这你也知道?”林黛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她好像没跟他说过这结拜的事情吧?

“你有没有什么不知道的事情?”

“呵呵……那好象还没有。”水溶得意的扬起了下巴,三个人顺着宁荣街的后巷走出来,又走了一箭之地,拐了一个弯儿,进入了正街,街两边商铺林立,天子脚下一派繁华的景象。

“还有一件事情,我要和你说,就是那位薛姑娘进宫待选的事情已经有消息了。”他不疾不徐的沐浴着正午的阳光说道。

“宝姐姐?”林黛叫得很亲切,丝毫看不出两个人之间有什么嫌隙。

“怎么样?”

“妹妹想让他怎么样?”水溶含笑问道。

“不是原来说的让她入宫吗?”林黛挑了挑眉头道。

“其实她很有可能会被‘撂牌子’,因为先皇规定外任文官在同知(正五品)以下,武官在游击(武从三品)以下的女儿都不必参选。而她的父亲虽系皇商,但官阶品位至多在六品与从五品之间,因此……再者真的让她如愿吗?”水溶求证道。

“是啊,那样也有些太便宜她了?”林黛歪着头,停了下来,不过看着水溶脸上的神情,似乎已经更好的主意。

“水哥哥,你说呢?”林黛甜甜的眨了眨眼睛,顿时让水溶受不了了,他的面色微红,拉紧了林黛的小手。

“依我说,让她入宫做个答应吧。”

“答应?答应——”林黛想了想,好像在清宫电视剧里面听过这个称呼,好像、貌似宫女。

“是宫女吗?”

“不完全是。”水溶摇着头,宠溺的看着她,然后目光落到小杰的身上。

“他的武功很不错,尤其是轻功。”

“这我知道,你还没说什么是答应呢?”

“呵呵……妹妹应该知道这紫禁城内的三宫六院内居住着皇帝的一大群妻妾,其中地位最高的是皇后,她主治内宫,声明显赫;而地位最低的则是答应。这‘答应’在先朝便是有了的,而且有大小之分,但当时还不是皇帝的小妾。”

“以你的说法,现在这答应便是皇帝的小妾?”林黛恍然的问道。

“嗯,正是如此,从当朝皇帝开始,答应便成为皇帝的小妾,她们的职责是跟随妃嫔居住在后宫,“勤修内职”,不能随便跑到前朝交接大臣。

答应在皇帝的妻妾中虽处于最下层,但大小也是个“主”,在名义上也就与宫女、太监不同。答应地位低下,宫中举行盛大庆典活动时从没有答应的位置。”水溶缓缓地说道。

“哦,原来这就是答应啊,这个不错,让她进去玩玩儿吧,她一定会很长见识的!”林黛雀跃的说道。

“瞧你!”水溶轻轻的拧了一下她的鼻尖儿。

“你真不怕她那样的女子若是真的了皇帝的宠爱,你不怕她……”

“我怕她做什么,不是还有你呢吗?呵呵……再说水哥哥你会让她得见皇帝真颜吗?”林黛赖皮的说道。

“你呀!”水溶无奈的摇了摇头,却是他如果经手了这件事情,就不会让它自行发展下去,谁知道后面会变成什么样?他可不喜欢他掌控的东西逃脱自己控制范围之外,比如眼前的小小人儿,他这么爱她,就决不允许失去她,凡是让她不好过的,他会让她生不如死的,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水哥哥你这次回来是不是不走了?”林黛抱着他的胳膊,仰头看着他被金色的阳光照得犹如天使般的男子,他总是对她温柔的笑着,笑得她的心暖暖的。

“嗯,暂时应该不走了,妹妹还不知道哥哥打了大胜仗吧,朝廷要摆宴庆典三天。”水溶骄傲的说道。

“打胜了,那……”林黛锁着眉。

“那是不是以后再有什么战事,都会派你去呢?”

“这……”水溶的心一紧,他倒是没想这么多,虽然他不是很热衷朝堂之事,可是有些事都是身不由己的,而且他也想得到更多的荣耀,让她与之分享,更让她得到别人的敬仰。

“算了。”林黛看着他,不再说下去,只是松开他的手,快步赶上了一直在前面闷闷走着的袁成杰。

“三哥哥,还有多远啊,我的脚都走累了。”她孩子气的抱住他的胳膊问道。

“呵呵……”他见到她现在仍是这般亲昵的与他相处,脸上露出了和煦的微笑。

“不远了,前面就到了,文哥哥也不知道有没有公事,那个钻到钱眼儿里的二哥,谁知道会不会在。”

“呵呵……瞧你把他们说的,他们不在我们去找他们呀。”两人正说着,就看到远远地驶过来一辆豪华的马车,这辆马车驶到一座酒楼前停了下来,那酒楼林黛记得是上次他来的时候,成渝新开的。

车子停下来之后,一位小童快速的从车辕上跳下来,从车后面拿过一条马镫放到了车轱辘前,这时候车帘一挑,林黛瞧见了一个熟人,那相貌堂堂,有些男子气概的薛蟠吗?不过等他先下车来,朝着车内伸出手,不料却被车内伸出的扇子骨敲打了一下手背,薛蟠顿时眉眼挤到了一起,讨好的向里面笑了笑,这时才从里面探出人来,这人一出现在林黛的眼前,林黛差点儿没晕过去。

“天!”一声低呼,林黛握紧了拳头,丫的这小子太不给她争气了,竟然敢玩男男爱,以前小时候怎么就没看出来,当时她怎么看怎么都是那个翰文哥哥玩这个比较适合呢?【呸呸!她这是什么思想,合力鄙视她一下!】

“哼!”林黛哼了一声,啪的一下将手中似道具般的扇子展开,身体快速的走到了马车前,还没等许成渝走进酒楼,她就一把将他拉住了。

“哥哥,你这几日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回家,你不管林儿了吗?”她楚楚的说着,望着成渝变了好几个颜色的莲花俊颜,最后他的目光飘到她身后小杰的身上,然后他又看到了一个有些面善的少年,就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是认识他的。

“林——小弟,你怎么来了?”他忽视她脸上丰富的表情,撤掉她拉住自己的小手,而变成他拉着她的衣袖不松手。

他这边因为林黛等人的出现,而没有跟上薛蟠的脚步,等薛蟠进了酒楼,刚要回身与他说话,却见身后的人没有跟上,似乎是在门口被什么人给绊住了。

“好兄弟,你怎么还不进来?”他说着走了出来,放眼看过去,他的眼睛立马就直了,这是什么情况?他是不是在做梦,那个他苦寻了好久,遍寻不到的袁成杰,妖孽、美人竟然又出现了,而且又长高了不少,还有这许兄弟手中拉着的小美人,有些似曾相识,不过柔弱的美极了,让人禁不住生出怜爱@?之意,还有最后一个,玉树临风、俊逸不凡,真正的堂堂男儿,而且骨子里透着高贵之气。

“喂,他是谁呀?”林黛假装不认识他的指道。

“他是你朋友?许哥哥竟然有这样的朋友?”实在是让她想不到,他们两个人是怎么认识的?

“哼!”许成渝听林黛这么一说,;冷哼了一声,这个狗皮膏药怎么沾上就甩不掉了,不过既然他窥伺他的产业,那么又只有忍忍了,只是不知道忍到无法忍受的时候,他会采取什么极端的手段。

“这位是薛蟠,薛兄弟,京城皇商,不——得——了——”他最后三个字,故意拉长了声音,那薛蟠听了竟然也是得意的笑了起来,这皇商的名号,多少能在这几位俊美的公子面前,为自己增光不少。

“哦,薛公子。”林黛淡淡的笑了笑,小杰鼻孔了哼了一声,他最讨厌这样的人,看也不看薛蟠眼里对他炙热的目光,一甩袖子。

“我先上去了。”

“呵呵……”水溶冲着薛蟠温和的笑了笑,顿时薛蟠脚下虚飘了。

“薛公子,失敬,失敬!”他说完看了一眼林黛,林黛冲着他点了点头,却没有离开许成渝的身边,唯有瞪了许成渝一眼,然后简单的扫视了一眼还在笑得薛蟠。

“薛公子请吧。”他知道林黛不跟他一起走,应该是有什么话要单独对他说。

“请,请,敢问公子贵姓!”他讨好的说着。

“呵呵......你猜?”水溶笑了笑,说出了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不禁让身后的许成渝翻了一个白眼,而林黛确实觉得水溶越来越可爱了。

【我会尽力再码一章的,有可能会晚一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