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府 第九回 救危困两小除戒心(下)

“你的意思是让我做监工,看着他们干活?”成渝的眼珠转了转。

“怎么?你是不愿意干还是干不了?”林黛挺直了身体。

“哼!谁说我不能干了,只不过就是做个监工,你得给我加工钱,还有文哥哥现在在哪里?你把他怎么了?我要见他!”他握紧拳头,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呵呵……”林黛扇子刷地展开。

“加工钱当然没问题,至于你的文哥哥你现在还不能见他,他——”林黛的扇子摆了摆示意他不要插话。

“现在正在医馆养病,等病好了你自然就见到了,许是这里一切妥当之后他的病也好得差不多了。”

“在医馆养病?你的意思——你花钱给文哥哥治病了?”

“是。”

“你——谢谢您——您是我们的大恩人,更是文哥哥的大恩人!谢谢您,我给你磕头了!谢谢!”成渝激动得热泪盈眶,趴在地上不住的颤抖。

“成渝哥哥你怎么了?”跑出来的小杰一见到这个架势顿时唬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杰!快点儿给恩公磕头!”成渝红着眼睛一把将小杰拉过来,跪在地上。

“小公子给文哥哥治病,他是我们的恩公,对了——工钱我不要了,我会好好看着他们干活的,您就放心吧!”成渝伸出胳膊蹭了一下鼻子。

“哼!这倒不必。”林黛心情不错,看着跪在面前的两个人感动的样子,完全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这里是五十两银票,你负责他们的花销支出,三日后本公子再过来。”

“嗯!您就放心吧,我成渝一定会办好这件事情的。”他接过银票郑重的说道。

林黛走进土地庙里面又指点那些人几句,跟他们说让他们有什么事情都找成渝说话,最后她退出来,成渝和小杰送她上了马车。

“姑娘您怎么能把银钱交给他?不怕他卷着银子跑了吗?”上了车,雪雁挑开车帘望着成渝越来越小的背影疑惑的问道。

“怕什么?况且他不是那样的人。”林黛不以为意的闭上眼睛,身体一歪靠在了她的肩膀上。

“怎么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我们又不是他,姑娘不要这样轻易相信别人的好。”雪雁纠结着眉头仍是不放心。

“如果他跑了,就当花钱买教训吧。”

“姑娘!唉!”看着自己姑娘懒懒的样子,丝毫不放在心上,她这个时候还能说些什么。

一行人回到林府的时候,天色还尚早。林黛下了马车之后,自然还向昨日一般嘱咐了自家的家丁,顺带眼角瞄了一下身旁的水溶,水溶马上转身也叮嘱了自己的亲随一番,众人这才进了府内。

“妹妹,不知收拾那个地方做什么?”水溶随着她进了房低声的问道。

“闲着无事,做着玩儿的,你当真不能随便说给别人,就是你的父王也不能讲的。”林黛接过雪雁递过来的手帕擦过手嘱咐道。

“这是自然。”水溶点头道。

“好了,水溶哥哥也和玉儿出去一天了,现在时间也已经不早了,我现在要躺一会儿,你且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