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北京天安门

“咱们说去北京就去了,连个招呼都没打一声,会不会出事啊。”都登机之后,吕夏才想到这个问题。

“又不是迁居,今天下学之前,保证把你安全遣送回校。”罗晋已经摆脱了之前吕夏对自己关心不够准确的阴霾。

“今天就是我生日,我要许的愿望就是在天安门前拍一张照。”罗晋没法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不然说来话太长了。

不知为什么,吕夏觉得这事发生在罗晋身上,一切好像没什么不正常,也不再值得怀疑。

吕夏之前和家里人来过北京旅行,大概还记得这里,其实罗晋比吕夏来北京的次数要多的多,只是他每次去的都是医院,而不是旅行。

“只是拍一张照么。”吕夏的意思那咱们速战速决然后赶快回学校。

“不是。”罗晋又有些不愉快了。

“那还要干嘛。”吕夏突然萌生自己被拐卖的感觉,防卫的问道。

“当然是要先吃饭。”罗晋一个字一个字从嘴里喷出来。

罗晋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伤了。

实际上吕夏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此时此刻的心境,她不能过于表现自己的心意,但也不希望自己只是被动。她有些不知所措,所以没办法思考或者想清楚自己在想什么。

吕夏带罗晋去了一条有名的小吃街,这条小吃街她只是听说过,但是她还是想去。

寒冷的冬天像是突然回到了夏天,吕夏和罗晋暖融融得享受着他们的小吃时光。吕夏不再觉得会尴尬,但她又总觉得这样的时光会突然消失,然后没有人会再提起。

吕夏和罗晋终于像一对不受管教的小情侣洋溢在街头,乖乖好学生吕夏没觉得自己变“坏”了。她总感受得到这种时光时刻在倒计时,不是因为她知道其实是罗晋在倒计时,她知道自己回到学校的时候,自己必须变回原来的模样。

“天安门,我来了!”罗晋下了车就开始大喊,偌大的广场只有他一个人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大喊,实际上,从来只是见过世面的人才敢展现出自己好像没见过世面的模样,反而没见过世面的人才要表现出淡然神闲。

“你能给我留点面不。”吕夏伸手要捂罗晋的大嘴。

“你也喊吧,北京天安门,我来了。”罗晋举起吕夏的手像拉拉队助威左右摇摆起来。

“我不喊。”吕夏拼命从罗晋手里挣脱出自己的手,其实如果不是罗晋让自己这么丢人的话,她才不舍得抽出自己的手。

“天安门,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罗晋看吕夏嫌弃自己,故意冲在吕夏的耳边连喊了几声。

偌大的广场上只有他们敢这么无聊幼稚了。

因为不知道这是罗晋的“遗愿”,吕夏没觉得天安门和以前见过的有什么不一样。

“我们一起喊茄子啊,还有剪刀手,这样这样。”罗晋给吕夏示范如何拍照。

“罗晋!”吕夏抓狂,声音也很大。帮他们拍照的人似乎秒懂一切,及时按下了快门。

心愿已了,罗晋恢复平静。

“毛主席,我们来了,来了,来了。”吕夏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