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第一学期要结束了

昨天好像还在过圣诞的6班,马上就进入到第一次期末考了,高考倒计时也从三百多天变成了一百多天。

罗晋在圣诞之后的日子一直老老实实没有请过假,只不过他和吕夏的同桌关系变成了前后座,不管罗晋是否是因为没有参加上次和吕夏的赌约考试才会输给吕夏,总之吕夏和老师提出了分开坐,这次罗晋没有反抗。

罗晋不知道吕夏为什么坚持这样做,他有点伤心,但他得尊重吕夏,他走了,但他不能留下一个因为他的不负责任而被自己毁了的女生。

班主任说还剩半个月就期末考了的时候,罗晋突然特别难过,一个人的时候,嚎啕大哭了一场。其实为什么哭,他自己都不知道,就是伤感,就是难过,他很久没哭了,所以这一次他哭了很长时间。

哭完罗晋去找班主任,“陈老师,我喜欢吕夏,可是我不能说,不是因为怕影响她高考,可是我就是不能说。”

班主任从罗晋这样过来过,他懂,作为班主任,还不到半年就要高考了,他也懂。

“昨天你爸爸打电话来,我没有跟你说,希望我可以劝你做换脏手术。”

“我怕。”罗晋双手捂着脸,他今天一整天都太悲伤了。

班主任没有这样过,可是他懂。

罗晋抹了抹眼泪,没事似的回到了教室,这节课是班主任的课,他可以蔫在桌子上,班主任不会管他。

同桌推了推他,示意这样不行,罗晋没理会,摊了摊手,搡到了前座吕夏。

吕夏回过头看了看他,“你不舒服?”吕夏小声问,吕夏要和罗晋分开,不是讨厌他,她想更专注一点迎接高考。

“嗯。”罗晋仍然埋着头。

“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吕夏有点担心,其实一直她都很关心罗晋,罗晋也是知道的。

“不用,趴一会就好了。”罗晋推了推吕夏,示意她好好听课,自己没事。

这半个月罗晋都莫名的伤感,尤其期末考越是挨近,他就越难过,这次期末考结束后,他决定做那个手术,那个生死未卜的手术。

“我们再赌一次吧,这次考试如果我比你考的好,下学期我们还坐同桌。”课间的时候,吕夏转过来,对罗晋说。

“期末之前你对我好点吧,就赌这个,如果到时我输了,下学期一整个学期都换我对你好。”罗晋调戏吕夏。

吕夏思考了一下,不是纳闷,“好。”

罗晋变得更难过了。

从这一天开始,吕夏积极得向罗晋靠近,从早餐给他带温好的牛奶,课间陪他聊天,互相讨论习题,体育课陪他散步,罗晋反而有些失落感。

“你想考什么大学啊?”罗晋问吕夏,这是他重新回到6班后,问的吕夏第一个问题,可是那时吕夏没回答他。

“厦门大学,听说那所学校是中国最美的学校,我要考到那所学校,然后在那里谈一场轰轰烈烈最美的恋爱。”吕夏憧憬的眼神。

“你就是为了谈恋爱?”罗晋多么伤心。

“你呢?”吕夏反问罗晋。

“我没想过。”

“没想过?”吕夏挺诧异的,罗晋成绩那么好是为了干啥。

“唉,我现在想想。”罗晋叹了口气,吕夏的考学志愿太让他寒心了。

“不然你也考厦门大学好了,咱俩到时还可以做同学。”吕夏真正的私心始终没说出来。

不管吕夏到底是什么想法,作为正常男生,罗晋当然也会想,吕夏是为了他?“考完再说吧。”罗晋敷衍,高考的日子明明很近,但却也可能变得离他遥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