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再见

期末考很严肃,但考完之后大家都有一种终于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吕夏觉得自己正常发挥了,罗晋什么都没说,拿到卷子的时候,罗晋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考好或者不该考好。

可是,罗晋突然害怕这将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场考试,他的人生可能就要在这一张卷子上落幕了。

这次期末考在轰轰烈烈中结束了,每个人都很轰轰烈烈,因为每个人都突然莫名严肃。在等待成绩的日子里是煎熬的,但对吕夏来说最煎熬的是罗晋又不来学校了。吕夏觉得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班主任带着关子似的迈进教室。

“成绩出来前,给大家share一个消息,但不知道是一个好消息还是一个坏消息,所以你们商量一下要不要听。”

哪有什么可商量的,对于学生来说,地球毁灭也是一个绝妙的放松消息,他们才不在乎消息的真实及质量性。

班主任食指拿起来在空气中乱戳了戳,“你们有谁知道了解罗晋的?”班主任似乎底气不足,将空气中的食指黯然放了下来。

“上次罗晋亲口跟我说,他们家的钱用不完。”卢超口吻一如既往露出自豪感,这足以表明他和罗晋的关系很亲近。

“他们家是干嘛的你知道吗?”班主任对视卢超。

卢超挠挠头,这是脑子比较笨的人最具代表性的招牌动作。

吕夏有些自责起来,对于这些,她也是一无所知。

教室里哄乱起来,主要是因为罗晋家竟然这么有钱或者罗晋家到底有多少钱,还有他们家是干嘛的。

班主任45°仰望教室左上方,做出孤冷深沉状。

“因为罗晋的家里很有钱,所以罗晋出国了,所以说家里没有很多钱的只有高考这条路适合你们,你们必须在最后的一百多天用拼过罗晋的用一生的运气去高考。”班主任的话越来越沮丧像是越来越没有勇气再说点什么。

吕夏听到班主任的话,脑袋里轰得一下一股忧伤瞬间袭击了他,仿佛胸口压抑着太多的话想说。

“吕夏下课到我办公室来一下。”班主任察觉出吕夏的异样。

一整节课吕夏都心不在焉得发着呆,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但就算什么都不想也觉得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

“这是罗晋从美国寄来的信。”班主任没多说什么将一封信递给吕夏。

吕夏六神无主得拿着那封信走出办公室,直到放了学回到家,吕夏才拿出那封信来。

“写给亲爱的同桌的一封信。”

“期末考试的成绩你是不是故意输给我的,为了下个学期一整个学期我都对你好。不过我现在已经漂洋过海离开了你,怎么办,后悔的话一定要给我写信。因为我最近听了太多: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所以我决定不参加高考了,然后去周!游!世!界!嗯,所以可能都没办法收到你写给我的信了,但是等周游回来,我还是会看的,所以不要偷懒,也不要懈怠学习。不过你真那么想谈恋爱么,听说厦门大学有很多流氓的,你还是重新考虑一下比较好。如果你不考厦门的话,我也可以考虑告诉你一个秘密,绝对是独家报道全球限量的秘密。但是如果落榜的话,嗯~我不喜欢和没什么颜值还没什么才华的人做朋友。所以,落榜的话,我们大概永远都不会再相见了。所以还想见我的话,一定要专心学习,不要想着什么去厦大谈恋爱!!!

我马上要出发了,不和你说太多。还有

我不喜欢厦大。

我不喜欢厦大!

我不喜欢厦大!!”

吕夏只花了不到一分钟就把罗晋写给他的信看完了,她不知道,其实罗晋写给她的信要比这长的长,只不过罗晋最终没有鼓起勇气,将信全寄给她。

“吕夏,很想告诉你,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我有多么难过。我生病了,很疼的病,大概也治不好的病。我没有去周游世界,也没有想要离开你,可是我撑不下去了。以前,我一直很想活着,可是太累了,所以,我终于想要放弃,可是当我再次来到你的身边,我却发现我竟越来越加的害怕离去。我没有更多的选择,要么在你的身边死去,要么在远离你的地方死去,我不知道哪一种方法还可以让我多活一点。我第一次虔诚得向上帝祷告,希望这次手术可以让我再活的久一点。我不知道你是否记得我呆在你身边的每一段时光,我也没有记住我呆在你身边的每一分钟,但是我感受得到自己喜欢你的心意。我想像其他人一样向自己喜欢的女孩表白来着,可是我有太多顾虑,怕自己用了自己短的不能再短的人生却毁坏了你足足一辈子的人生。虽然没能记住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刻,但每一次的第一次见面我都刻骨铭心,有阳光,有掌声,就像是上帝藏着私心送给我的礼物。在你的身边的时候,我有好多次不辞而别,可是这一次好像是真得不辞而别了。你从来都不问我又到哪里去了,可是这一次可以给我安慰给我加油吗。如果我是不幸的,我希望至少你是幸运的,简简单单去喜欢一个人,简简单单活下去;如果我是幸运的,我想鼓起勇气再次回到你的身边。你还记得圣诞节那次我们拍礼服照吗,你真的很漂亮,在我的眼里,那天的你就是我的新娘。可是我给不起承诺,给不起你一辈子的爱,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将你永远刻骨铭心的留在我的生命中。吕夏,我很难过自己喜欢你,因为我想给你幸福却给不了。就连让自己继续活下去,我可能都没办法做到。吕夏,我现在的胸口越来越痛,也许是因为你,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心脏不再要继续运转了。如果我没有死去的话,我想继续喜欢你!”

罗晋还有很多话想说,可是他终于在飞机落地前昏迷了过去。

吕夏还在盯着罗晋写给自己的信,但很明显她已经跑神了,她的手不停的搓着。她想回头看看罗晋的座位,可是突然觉得没有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