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罗晋死了

罗晋迟迟没有消息,毕业聚餐那天,班主任决定把罗晋的情况告诉大家。

班上气氛正浓。

“有件事老师我一直骗了大家。”班主任原本想好好说的,可是没控制住,开口的时候,声音已经哽咽了。

原本不会想到这样的学生们真得被老师直接吓住了,没一个人敢出声,大家意识到情况可能比较严重,卢超嘴张了张,有些抽搐。

班主任还没说什么事,接着先哭了起来,虽然大家不知道到底什么事,一些女生也跟着哭了起来。

“罗晋,罗晋……”班主任终于失控,只交出罗晋的名字的时候嚎啕大哭起来。

一些敏感的学生似乎也感受到了不好的情况,跟着哭了起来。

卢超突然发疯了似的,当着全班的面,从桌子上跳到班主任的面前,揪住班主任的衣领,“罗晋怎么了,你要是乱说话,就算你是我人生中最尊敬的老师,我也会打你几拳的。”卢超太失控了。

班主任不顾此时被学生揪住衣领的尴尬,突然抱住卢超。

“是我,是我没能好好守住我自己的学生,我连他的命都守不住。”班主任真得太动容了。

一瞬间,房间里安静得像太平间。

卢超挣开班主任的怀抱,手里还揪着班主任的衣领,甩了出去,嘴角冷笑了一下。

“吕夏又是怎么回事?”卢超用着使人害怕的微笑问老师。

“精神病院。”班主任的眼神空洞起来了。

卢超什么反应都没了。

卢超安静得走了。

房间里只剩下啜泣声。

“砰”~卢超一脚踹开了房间的门,然后静静得掀翻了所有的桌子,班主任像是犯了错的小孩,低着头,一声不语,他们没有一个人互相安慰,好像谁都无法原谅谁。

等到拿毕业证书那天,6班的学生像是说好了一样,没有一个人到学校,班主任就站在6班的讲台上,哭得像个罪人。

6班的学生也没有谁联系谁,6班好像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似的,有些伤害大概真得比我们想象的要厉害。

卢超虽然考得不好,但勉强上个大专还是没问题的,但是那天聚餐之后,卢超就跑到了一个工地上,成了一名苦力工人。有些伤害不是自己给的,但是自己却成了受害者。

“我来吧。”卢超和正陪吕夏散步的护士说。

不知道卢超从哪打听到了吕夏的医院,但每次都是悄悄地来,没和吕夏打过一次招呼,但是护士们都已经认识他了。

卢超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他是有柔情的,汉子都有柔情。

吕夏的眼睛里太空洞了,连悲伤都看不见了。

“哪天要是让我看见罗晋这小子,我非暴打他一顿不可。”卢超虽然在和吕夏说,但他也只当做是自言自语。

大家都想不明白,吕夏为何变得如此严重,卢超似乎懂但又不懂,但他又大概理解。

“我今天通知书来了,可是我不想上了,反正最后都是死要么变成你一样,一个神经病。”卢超苦笑。

说完这就话,就是干坐。

“罗晋为什么死了?”卢超为吕夏,他以为吕夏会知道。

没人回答他这个问题。

“来头真得不小。”卢超咬咬下唇。

卢超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班主任。

班主任也看见他们了,朝着他们过来。

“他最难熬吧。”卢超看了一眼班主任,又扭过头去。

“应该收到录取通知书了吧,如果好好上课的话,可以考得更好的。”班主任好像没什么,但谁都能看出来这压抑的气氛。

“我可以理解您,但是我不会原谅您。”卢超站起来,要走。

“卢超。”班主任顿了顿,“你是我教过的最好的学生。”

卢超头也没回走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