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罗晋没死

“卢超。”卢超在去网吧的路上被一辆黑色房车拦住。

罗克从车里下来。

“快来看是大明星罗克,这里有明星。”卢超突然振臂高呼。

听到卢超声音的人开始半信半疑看过来,当有人发现真得是罗克的时候,一波波的人群真得很快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

罗克一下子又被困在了人群中心,亲眼看着卢超一边离去还一边继续振臂高呼“快来看啊,这里有大明星。”

罗克好难过。

罗克好生气。

罗克好沮丧。

罗克又上了新闻头条。

然而卢超也并不好受。

高三8班的教室里,大家正在自习。吕夏大概有些跑神,眼神散漫得呆坐着。过了一会,吕夏开始若有所思起来,好像还有些烦躁。

“吕夏,吕夏你怎么了。”吕夏的同桌竟然发现吕夏在哭。

吕夏不说话,趴在桌子上嘤嘤得耸着肩。

“没事,可能压力有点大吧。”吕夏担心同桌告诉老师,趴了一会起来继续做试题。

从罗晋离开到吕夏精神变差再到自己重新参加高考,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年。这期间发生了太多事,可是没人知道吕夏到底是怎么受的伤又到底是怎么愈的合。吕夏又是真得没事了吗?她知道罗晋又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你昨天看《我的初恋癞皮狗》了吗?”吕夏的同桌问前面的女生。

“嗯,男主角真得太帅了。”女生一脸的花痴状。

“我也觉得。”别桌的女生也探过头来。

“吕夏,你不是也喜欢那个男主角吗?”

“对,听说那个男主角和我们学校以前的一个男生长得超像诶。”

“我也听说过诶,好像还是我们的上一届呢。”

“吕夏你不是休学过吗,那上一届的事应该比较清楚,你知道吗?”

“嗯。”吕夏精神有些游离。

“是的吗,真的是我们上一届学长吗?”好多女生围了过来。

“我说我去年是休过学。”吕夏。

卢超神烦的躺在宿舍里,翻来覆去又睡不着,干脆起来做了一百个俯卧撑。

“卢超。”一个黑色人影突然窜进卢超的宿舍里,大家都去上课了,所以宿舍里只有卢超一个人。

卢超背着这个人,但还是猜出来是谁了。

“我们别生气了,不对,你别浪费时间自个气自个了,将来你会讨厌自己的。”罗克一点不怯得坐到了卢超的床上。

“是在帮你赎罪。”卢超的意思,我不理你是为了吕夏,为了将来你能够坦坦率率的面对吕夏,也算是对你的惩罚吧,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原因,但肯定不是凭白由。

“为什么,为什么以前你有苦衷不能说,现在为什么也不说。”卢超从地上一个后翻想跳起来,没想到跌个狗吃屎。

“电话不接,面也不给见,怎么说,怎么说。”罗克欠着身子向前,弄得让人怪不好意思的。

“生气,生气怎么了。”卢超有些不好意思。

“我比你难过,是我的朋友不能理解也要试着理解我一次。”罗克本来表现得挺悲伤的,说完难过两个字就撒着娇得往卢超怀里滚。

“因为你,我们班像被炸弹炸过一样,碎得稀里哗啦。”

“陈老师听说也住了一个星期的院,妈的,我都没去看过他,就因为你。”

“吕夏也在精神病院足足治疗了五个月。”

“所以没法见你,不想见你,就算你真的死了,还是不能一下原谅你,人死了就死了,不应该还这么放着活人不松手。”

“第一次在报纸上看到你的消息还是吕夏拿给我看的,两个人像个陌生人一样坐在那里谁也一句话不敢说。”

“时刻担心吕夏会想不开,虽然她看起来现在很好,但因为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她突然一下就好了,她身边的所有人每天都过得很惶恐。”

“然后你就这么回来了。”

卢超真得想暴打一顿罗克,想真得不见罗克,但他知道罗克不是这样的人,他也许真得曾经要死过,死也许要比去获得一个人的原谅原谅更难。

“我见过了吕夏的治疗医生,她让我暂时不要见吕夏。”

罗克真得很想见吕夏的样子。

“所以说,当初为什么要不辞而别。”

“不知道,也不知道自己竟然没死可是每没办法让一个人祝福。”

“为什么要改名字。”

“没有,就是希望自己可以永远克服死亡,不用再天天面对他。”罗克对死亡越来越恐惧。

“我从生下来就有心脏病,越来越严重,一直等不到可以移植的心脏,每天都活在死亡的恐惧中,很累也很想死掉算了。直到后来转学到你们班,从见到吕夏第一眼开始,我就不想死了。”罗克的声音意外颤抖起来。

“我害怕自己会伤害她没想到还是伤的这么重。”

罗克,罗晋深吸了一口气。

“我还是想见吕夏。”罗晋吸了一口气郑重的说。

“反正她也知道你现在成了大明星,只是不知道你当初为什么要走,见吧,是福是祸谁知道呢?”卢超实际上是有担忧的,担心吕夏见到罗晋后受到刺激。